此刻,被困于大好河山图之中的卓文,眉头微蹙,他环顾四周的山川河流,低声喃喃地道:“逆天圣宝大好河山图么?”

    卓文虽然被困在里面,不过外界江滨寒的声音他倒是听得清清楚楚,也知道他现在所在的是一件逆天圣宝当中。

    而且从那血恨天的表情,卓文也能看出,这大好河山图的威力不同寻常。

    想到这里,卓文右手一捏,黄泉水滴凝聚成一根黄色利箭,随后他弯弓搭箭,猛地一松手,黄泉利箭便是暴掠而出,轰在了周围的山川河流之上。

    轰隆!

    不过,让得卓文目光阴沉的是,黄泉利箭虽是轰碎了那山川河流,但其后面居然显化出一道又一道的山川河流,仿佛无穷尽一般。

    “这逆天圣宝比当初那杨逸给你的那瓦片要强多了,即使你使出大成圣体,恐怕也不一定能够轰破这大好河山图。”小黑的声音自卓文脑海中响起。

    卓文目光虚眯,他沉声道:“目前能够破开这大好河山图的,也唯有那九阳道剑中的第一阳道剑,不过这东西只能出其不意,若是我没料错的话,那江滨寒身上肯定也有更强大的宝贝。”

    “那江滨寒乃是冰火家族的少主,身上宝贝很多,你虽实力不错,不过与他还是有些差距,我劝你最好不要与那江滨寒硬碰硬。”小。

    卓文点点头,道:“此事我知道,不过我已答应了筱雨,定要取下那血恨天的性命,若是我能够引来那血恨天与我一战的话,那么我就能够以第一阳道剑瞬间杀掉这血恨天。”

    虽说九阳道剑剩下八阳道剑还在那血恨天手里,不过卓文却拥有九阳体质的筱雨。

    有着筱雨的存在,那血恨天根本无法使用九阳道剑,没了九阳道剑,以第一阳道剑之威,足以杀死这血恨天。

    “小子,刚才我问了下,筱雨那小丫头说了,还需要三天时间才能将那第一阳道剑彻底的炼化,到时候你才能使用那第一阳道剑,时间不够吧?”小黑蹙眉道。

    “我将筱雨转移到第二重天地,以那里的时间流速,三天转瞬即过。”

    卓文说着,意念一动,原本还身处于苍龙广场一处庭院中的筱雨和福老,只觉得眼前一晃,便是来到了一处陌生的地方。

    两人惊魂未定,刚想出言询问的时候,卓文的声音在两人脑海中响起:“两位,此处乃是在下空间圣器的另一处地方,筱雨尽管先将那第一阳道剑炼化了再说,炼化好了交由给我,现在事态紧急。”

    “慕大哥放心,筱雨定会抓紧炼化。”

    筱雨美眸露出坚定之色,旋即其锁骨的九阳印记便是涌出火热的能量,这股能量如梭子般掠出,将其身前的一柄火红色长剑包裹住,缓缓地炼化着。

    卓文意念刚从苍龙殿出来,便是瞧见那江滨寒背负双手,带着方老以及五名亲卫,来到了大好河山图的面前。

    江滨寒站在上空,俯视着卓文淡淡地道:“卓文,你应该知道我找你的目的吧?之前在东土让你溜掉算我失策了,现在你来中土了,应该明白冰火家族所代表的意义吧?”

    “我江滨寒并不是嗜杀之人,况且你也是个人才,若是你识时务的话,交出那东西,或许我江滨寒还会记你一功,到时候会向家族举荐,封你为家族客卿也未尝不可。”

    江滨寒此话一出口,血恨天脸色却是变了,他死死盯着那卓文,心中却掀起惊涛骇浪。

    血恨天可不是个不会察言观色之人,从江滨寒的一言一行之中,他已经猜到卓文身上的那东西,对这江滨寒有多么的重要了。

    而且这江滨寒甚至还打算不计前嫌,欲要招揽这卓文加入冰火家族客卿。

    要知道,冰火家族乃是中土数一数二的大势力,中土许多武者都是挤破头的想要进入冰火家族,为其效犬马之劳。

    之所以有这么多武者趋之若鹜,最主要的原因,自然是冰火家族的名气,还有冰火家族的资源丰厚,加入冰火家族修炼,可远比独自一人散修不知要好多少倍呢。

    可以说,江滨寒目前所提出的这条件,绝对是极其丰厚了,只要这卓文交出这江滨寒所要的东西,那么江滨寒不仅不杀此人,还会礼待此人。

    “此子身上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让得江公子都如此的慎重呢?”血恨天眉头微蹙,不由得心中疑虑。

    卓文仰视着那江滨寒,脸色微微有些发白,目光中更是露出一丝畏惧之色,他有些怯懦地问道:“此话当真?”

    瞧着卓文这幅模样,江滨寒嘴角的弧度越发的浓郁,心中却有些不屑,一开始他还以为这卓文是个宁折不弯之辈,现在被他的大好河山图所困,一切原形毕露了啊。

    “自然当真,本少主目的可不是你的那一条贱命,既然你能够识相的交出来,本少主为何要脏了自己的手去杀你呢?当然本少主也是赏罚分明的,你将那东西给我,也算是一件功劳,举荐你加入冰火家族,对我来说不过举手之劳。”

    “这可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机会,我想你最好权衡利害想清楚了啊。”

    江滨寒背负双手,满脸傲然,不过他本身也却是是有些气量。

    在东土的时候,卓文从其手里逃脱,这江滨寒也并没有打算追究,而且现在处理事务也颇为的冷静,这倒是让得卓文高看了这江滨寒几分。

    毫无疑问,这江滨寒能够成为冰火家族少主如此多年,恐怕自然有着自己的一套行事准则,而这种人一般来说,最是可怕。

    卓文对着江滨寒暗暗有了些提防,旋即忽然指着不远处的血恨天,对着江滨寒道:“此人身为血炼府府主,当初不分青红皂白的对付于我,更是联手府内八大高手围剿于我,可谓是卑鄙无耻。”

    “那时候卓某不过碎玄圣境,而血炼府府主已是逆天圣境,两者差距犹如鸿沟,但血炼府府主依旧联合府内高手围剿我,这等心胸,卓某十分佩服。”

    “但也因此,心中有些积郁难平,现在卓某因血炼神潭,修为提升至阳天圣境,所以想要向血炼府府主单独讨教讨教,我倒要看看当初的那卑鄙小人,若是单独面对我的话,是否也敢出手呢?”

    卓文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一丝愤懑之色,继续道:“江公子,卓某现在积郁难平,想要先与府主切磋一番,等切磋过后,卓某必然将那东西双手奉上交给江公子。”

    卓文此话说的合情合理,也无什么漏洞,不过江滨寒却是眉头蹙起来,而那血恨天却气得牙痒痒,这卓文说的话语着实有些难听,以他多年当府主的心态,如何忍得住?

    当下,血恨天便是对江滨寒拱手道:“江公子,此子既然积郁难平,想要与本府主切磋一二,那你就成全这小子吧。”

    江滨寒眉头微蹙,倒是饶有深意地瞧了卓文一眼,沉吟片刻道:“可以,不过血府主切磋可得点到为止,莫要出现什么损伤才好!”

    血恨天心中一凛,江滨寒此话摆明是护着这卓文,让他莫要伤到这卓文才好。

    而江滨寒的这句话,顿时让得血恨天心中怒火腾腾的上扬,但他却并没有表现出来,心中暗道:“既然这江公子想要的是这卓文身上的东西,我进入里面杀掉这卓文,到时候取出他的灵戒交给这江公子便是,到时候这大功可就落在我的头上。”

    血恨天心中暗暗打着小算盘,便是颇为慎重地对着江滨寒点点头道:“江公子放心好了,血某出手会有分寸的,还希望江公子先让血某进入这大好山河图内吧。”

    江滨寒微点头,右手一捏诀,口中念念有词,旋即只见他右手掐诀点在那大好山河图的屏障之上,顿时那屏障便是张开一人高左右的圆弧空洞。

    血恨天一抱拳,便是一步踏入里面,在他踏入大好山河图内的瞬间,他的目光变得森寒无比,一股杀机瞬间便是锁定了卓文。

    感受到血恨天那目光中的一缕杀机,卓文目光虚眯,淡淡地道:“血府主看起来不太高兴啊?看来卓某说的一些事实,血府主不是很爽啊!”

    血恨天冷笑道:“对付你一个区区阳天圣境,本府主一人足矣,当初若不是你不知使用什么手段,让得那血鼎助你进入血炼神潭的话,你以为本府主用得着那么大费周章的围剿你?你也不过是喜欢借助外力的垃圾而已。”

    “哦!血府主说够了没有?说够了就可以放马过来了。”卓文有些不耐烦地道。

    而卓文的这等不耐烦的表现,顿时惹得血恨天额前青筋竖起,旋即他一踏地,如离弦之箭般,暴掠而出,速度飙升到了极致。

    与此同时,血恨天屈指一弹,便是取出了逆天圣器黑龙刀,无数刀气纵横,幻化出无数黑龙之影,气势如虹,仿若天神下凡。

    “这血恨天一出手就使出全力,看来是完全没将我的话放在眼里啊。”

    瞧着那全力出手的血恨天,江滨寒目光一寒,不过却并没有出手阻止,他倒是要看看那卓文如何抵抗这全力出手的血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