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好山河图本就是他江滨寒的逆天圣宝,若是那卓文真的因为抵抗不住血恨天的攻势而出现溃败甚至生命之危的话,江滨寒他完全可以利用大好山河图的掌控救下卓文。

    只不过,在此之前,他倒是想要好好看看这卓文实力到底如何,毕竟方才这卓文瞬败那石裂他可是记忆犹新。

    那石裂修为虽不强,但也达到了空天圣境,此子以阳天圣境越级挑战,竟能够瞬败对方,这足以让江滨寒刮目相看了。

    血恨天瞬间而至,只见他一刀挥出,黑龙之影隐现,同时卓文还在那刀气之中,感受到一股蛊惑的杂音。

    这杂音犹如靡靡之音般,钻入他的耳畔瞬间,竟是影响了他的心智,好在卓文那遍布在周身的黄泉水滴倒是抵御住了大部分的这股杂音,再加上卓文意志颇为坚定,所以他瞬间便是清醒过来。

    眼见黑龙之影掠来,卓文袖袍一挥,吞灵岩浆河横亘在身前,那流动的岩浆之河仿若世间最坚固的防御一般,彻底挡住了黑龙刀气。

    “十龙刀意!”

    在黑龙刀气被吞灵岩浆河挡住的瞬间,血恨天威势不减,只见他手持大刀,举过头顶,旋即猛地劈了下来。

    一道落下,天际乌云密布,在那乌云之中沉下一条巨大的黑龙,仿佛这一刀引动了隐藏在世间的巨龙。

    “十龙刀意,这不是血府主最强的招式嘛?当初血府主便是因为这杀招而成名的。”

    “十龙刀意,共有十刀,一刀比一刀恐怖,一刀比一刀变态,而且每一刀落下,都会叠加在前一刀的力量之上,使得这十龙刀意变得分外的恐怖骇人。”

    当血恨天使出十龙刀意的瞬间,周遭顿时爆发出一阵阵的哗然之音,许多武者都是认出了血恨天的这一杀招。

    血恨天使出这一招,无疑是要置这卓文于死地啊!

    “少主!这血恨天有点过分了,竟将你的话语当耳边风。”方老眉头微蹙地道。

    江滨寒摆摆手,道:“无妨,这两人既然在大好山河图内,那么就是在我的掌控之下,有我在,血恨天杀不了这卓文,我们倒是看看这卓文到底能够撑下几刀吧。”

    既然江滨寒如此说,方老自然也没意见。

    轰隆!

    第一刀落在吞灵岩浆河之上,顿时引起万丈海啸,无数岩浆冲天而起,肆意翻滚,看上去颇为的骇人。

    不过吞灵岩浆河毕竟同样是逆天圣器,这一刀还真的难以突破吞灵岩浆河的防御。

    血恨天也没想要这第一刀就能够有成效,所以在第一刀落下的瞬间,他又是斩出第二刀,旋即是第三刀……

    血恨天一刀刀斩出,其刀意也是越来越强大恐怖,吞灵岩浆河在这越发强大的刀意之下,反而有些摇摇欲坠,随时都会崩溃一般。

    卓文身处于吞灵岩浆河内,随着血恨天刀意越来越强大,他一步步后退,并没有与这血恨天争锋,只是专注于防守。

    而在外界人看来,则是那卓文在血恨天的攻击之下,毫无还手之力,看上去几乎是一边倒的战况。

    “看来阳天圣境和逆天圣境差距太大了,此子完全不是血恨天的对手,少主是否要插手进去?”方老沉声道。

    江滨寒却是摆摆手,道:“此子还能扛得住,若是本少主要出手的话,自然要在最关键的时刻出手,若是那血恨天即将杀死那卓文,正是那卓文最绝望的时刻。”

    “若我在这卓文最绝望时刻出手,你觉得到时候他会怎么想?”

    方老目光一亮,拱手笑道:“少主,这招高明啊!在其最绝望的时刻,少主救下此子,那么此子必然感恩戴德,到时候不仅会交出那等东西,甚至还会因此臣服于少主。”

    听得方老那略带恭维的话语,江滨寒微仰头,目光露出受用的神采。

    “第九刀!”

    血恨天劈出了第九刀,顿时间,前八刀的刀意顿时叠加在第九刀之上,使得这第九刀的威能恐怖到了极致。

    哗啦啦!

    第九刀落下,吞灵岩浆河掀起恐怖浪潮,无数岩浆飞溅爆涌,随后吞灵岩浆河表面的光华迅速暗淡了下来,随后哀鸣一声,便是化作火红色腰带缠在了卓文的腰间。

    血恨天的十龙刀意确实是恐怖,到达了第九刀居然就将吞灵岩浆河劈的黯淡无光,当然这也和吞灵岩浆河刚认主卓文没多久有关系,两者并没有十分的默契。

    “哈哈,受死吧,垃圾!”

    破开吞灵岩浆河的瞬间,血恨天哈哈一笑,黑龙刀举起,旋即劈了出来,劈出了第十刀。

    第十刀一出,前九刀的刀意瞬间叠加在一起,使得这第十刀的威能,比方才的第九刀还要恐怖太多。

    “这卓文完蛋了,血府主的十龙刀意的第十刀很恐怖,根本不是区区阳天圣境能够接得下来的。”

    周围许多人瞧见这一幕,都是露出动容和惋惜之色,所有人都看得出来,这血恨天是带着杀意进入这大好山河图的,血恨天目的便是要杀这卓文。

    第十刀缓缓落下,卓文仰天而望,狂风呼啸,乱发飞舞,他的目光此刻显得极为的平静,在他目光深处,有着一丝神采。

    这丝神采隐藏的极深,谁也看不出来。

    站在大好山河图外的江滨寒,目光顿时变得锐利,只见他右手一掐决,口中念念有词,顿时间,大好山河图内涌出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

    第十刀速度极快,不过在抵达距离卓文数十米之处的时候,周围一座座山川忽然飞掠而出,挡在了卓文的身前,挡住了那恐怖的第十刀。

    轰隆隆!

    第十刀虽然威力恐怖,不过这些山川就犹如野草一般,每每被崩坏后,就会形成更多的山川,竟是硬生生的将第十刀挡了下来。

    “江公子……”

    血恨天嘴角笑意凝固,不由得目光落在大好山河图外的江滨寒身上,目光中满是不解。

    江滨寒目光淡漠,刚想说话的时候,他的脸色忽然一变。

    嗖!

    只见一轮炽烈到耀目的光芒骤然升起,旋即在这股如太阳般耀目的光芒之中,掠过一道金色的长虹。

    这道金色的长虹速度极快,只是眨眼之间,便是掠至那血恨天的身前。

    此刻,血恨天的注意完全是在江滨寒的身上,当他意识到不妙的时候,那金色的长虹已经瞬间掠至他的脖颈之处,血恨天意识到想躲,但已经来不及了。

    噗嗤!

    金色长虹一划而过,旋即一颗头颅冲天而起,飞的老高,随后砸在了地上,鲜血飞溅,洒了一地。

    而化作无头尸体的血恨天并没有死,他的四肢还在摆动,握着黑龙刀的手更是连连挥动,一股股刀气纵横掠出。

    “死!”

    此刻,一道身影瞬间掠至这无头尸体身边,旋即只见他猛地右手探入此人下腹之处,接着剑指一捏,顿时捏出了一枚金色的元丹。

    卓文右手圣力吞吐,一把将金色元丹团团包裹住,将其封印了起来,随后他更是果断的将血恨天的灵戒取了下来。

    卓文的这一系列动作,仅仅只是在一息之间完成,而那金色的长虹在斩下了血恨天的头颅瞬间,便是猛地轰在了大好山河图的边缘无数山川。

    轰隆!

    金色长虹猛地一斩,任其这大好山河图中的山川数量有多么多,尽数都被其斩的湮灭成齑粉,随后那大好山河图便是被这金色长虹捅出了一个窟窿出来。

    卓文右脚一蹬,如离弦之箭般,瞬间便是顺着那窟窿钻了出来,旋即立马遁入虚空,爆步法则更是运用到了极致,直接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之前,卓文若不是因为被困在大好山河图的原因的话,他早就遁入虚空逃窜了,毕竟那大好山河图内拥有着禁空大阵,他被困在那里面,根本无法使用虚空法则。

    卓文的动作实在太麻利了,麻利地让得所有人都齐齐陷入了呆滞中,甚至连那江滨寒和方老也因为失神,而错过了最好的阻拦住那卓文的时机。

    谁又能想到,这卓文最后忽然发力,竟是祭出了一道金色的长虹,一举击杀那血恨天,更没人能想到那金色长虹竟能够破开大好山河图这等逆天圣宝,将那卓文带出去。

    正是这种种的意外,以至于江滨寒和方老根本就没想到那卓文能够逃出大好山河图,所以也错失了拦截下那卓文的最好的时机。

    “那卓文就这样逃了?方才那金色的长虹,莫不是那九阳道剑中的第一阳道剑吧?”

    “对,确实是第一阳道剑,当初是那卓文从血府主手里强行夺过来的,只不过这第一阳道剑明明是不完整的,那卓文是如何炼化并且控制这第一阳道剑的呢?”

    “对啊,按理来说,第一阳道剑只是九阳道剑一部分,而九阳道剑核心是在血府主手里,这卓文即使夺去第一阳道剑,那也基本不可能炼化并且控制的,但他却偏偏成功控制第一阳道剑杀死血府主,并且破开了大好山河图了。”

    在短暂的寂静过后,周围便是爆发出极为热闹的哗然之音,而江滨寒的脸色却是逐渐的变得青黑下来,分外的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