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杀我,我现在已经手无缚鸡之力了,你不能这么做。”血恨天感受到筱雨目光中的杀意,头皮发麻,不由得大叫道。

    筱雨却毫不理会,她淡漠地道:“当初你偷袭我父亲的时候,你就没想过会有现在这样的报应吗?现在求饶有什么用?”

    说着,筱雨玉手一捏,那元丹顿时四分五裂,最终碎成了齑粉,血恨天在这世上的唯一痕迹,也是彻底的抹掉了。

    “老朽,多谢慕大人!”福老深深地对着卓文一躬身道。

    “慕大哥,杀父之仇得报,谢谢!”筱雨已是梨花带雨,瞧着卓文泣不成声地道。

    卓文却是摆摆手,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本是天经地义之事。”

    说到这里,卓文袖袍一挥,将那悬浮在旁边的八柄九阳道剑中的七柄交给了筱雨。

    “按照约定,第一阳道剑和第九阳道剑我取走了,这七柄道剑就归还你们。”卓文道。

    筱雨和福老两人面面相觑,倒是没想到卓文居然还真的说一不二,还真的只取两柄道剑。

    他们两人很清楚,以卓文的实力,杀他们两人是易如反掌之事,而他心中若有贪念的话,将九阳道剑全部占为己有也不是不可以。

    但卓文却偏偏遵守约定,仅仅只取走两柄道剑,这让得两人心中对于卓文升起极大的好感。

    “筱雨姑娘,这第一阳道剑你能成功炼化,不知道这第九阳道剑是否也能将其炼化,并且为我所用呢?”

    卓文捏着第九阳道剑,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这道剑之中有着一股很顽强的阻力,在阻碍着他的控制。

    筱雨美眸露出一丝歉意,道:“慕大哥,对不起,第九阳道剑乃是九阳道剑之中威力最强的一柄,我虽是九阳体质,不过实力太差,最多只能勉强炼化第一阳道剑,至于第九阳道剑,则是有些无能为力。”

    “这样啊!”

    听得此言,卓文目光流露出一丝失望之色,不过他也能够理解,毕竟筱雨仅仅只是帝境武者而已,能够炼化第一阳道剑已经很了不起了。

    “慕大哥,这样吧,我复刻一道九阳印记给你,以慕大哥的实力,完全可以借助九阳印记,从而慢慢的炼化第九阳道剑,不过这需要颇长的时间才行。”

    筱雨贝齿一咬,玉指忽然点在了其锁骨九阳印记之上,随后玉指一扯,顿时那九阳印记犹如投影般,投射出来。

    随着这九阳印记的投影出现,那筱雨锁骨处的九阳印记则是比之前要暗淡许多,而筱雨脸色更是苍白无比。

    “慕大哥,这九阳印记你拿去,拥有这九阳印记,你就拥有炼化第九阳道剑的资格了。”

    筱雨玉指一点,那九阳印记便是飞掠而出,被卓文接在了手中,而在这九阳印记落在卓文掌心瞬间,他明显感觉到第九阳道剑之中的那股阻力变小了许多。

    “小姐……”福老脸色微变,连忙扶住筱雨道。

    盯着手中的九阳印记,卓文沉默许久,旋即便是从灵戒中取出两个瓷瓶交给筱雨,道:“我也不占你便宜,这两个瓷瓶,其中一个装着上品仙丹地灵丹,一个装着绝品仙丹显圣丹。”

    “地灵丹可助你短时间内在帝境节节突破,而显圣丹则可以提高你五成成圣的几率。”

    筱雨接过两个瓷瓶,美眸露出动容之色,旋即便是摇摇头道:“慕大哥,这东西太珍贵了,我不能接受,你杀了血恨天已经帮了我大忙了。”

    卓文却是摇摇头,道:“我平生不喜欢欠别人人情,你将一部分九阳印记交予我,这才是真正的珍贵。”

    说到这里,卓文走向洞口,袖袍一挥,将洞口的禁制解开,沉声道:“我现在正在被那冰火家族少主江滨寒通缉,与我有瓜葛对你们并没有什么好处,而且你们的事情我已经办好了,所以我们就此别过吧!”

    卓文说完,旋即一步踏出,瞬间消失在了洞口。

    洞穴内,筱雨张张嘴,最终却没说出话来,只不过其美眸却有着一丝惆怅。

    “小姐,我们不可能跟在他身边的,冰火家族的少主可不是普通人物,我们跟着他只会成为他的累赘,而且现在血恨天已死,不会有人再追查我们的身份,我们可以继续在血炼府生活下去了。”福老轻叹一口气地道。

    筱雨叹息一声,道:“福老,此事我知道,我打算闭关修炼了,此次我定要早日成就圣境,然后带着九阳道剑重回碧血郡,夺回我父亲的位置。”

    血炼府东部边际,一座名叫血永郡的郡城,此刻却是掠来一道长虹,速度如电,瞬间打破了血永郡街道上的宁静。

    “混沌梭?哪位大人物竟是降临我们血永郡啊?”

    血永郡许多武者抬头望天,在瞧见那混沌梭的外形的时候,目光皆是露出敬畏之色。

    混沌梭速度极快,瞬间来到了血永郡上空,不过,混沌梭的速度不停,径直朝着血永郡中央的一座巨大的血塔掠去,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掠至了塔顶一层。

    塔内的面积极为的广袤,混沌梭降临,仅仅只是占据其中极小的一部分。

    船舱打开,江滨寒带着方老以及五名亲卫缓缓的步了出来,在塔内尽头,有着一座巨大的血色巨兽的雕像,这雕像有两个角,角尖镂空形成两个座位。

    此刻,两个座位上,正盘膝坐着两名血袍身影,其中一人是满头发白,年逾古稀的老者;另一人双目锐利如剑,布满丝丝血红的中年男子。

    两人目光同时汇聚在江滨寒身上,旋即一跃而下,来到江滨寒等人身前。

    “江公子竟是亲自前来血炼府,有失远迎了啊!”白发老者笑眯眯地拱手道。

    江滨寒目光闪烁,淡淡地道:“你们血魔一族倒也是挺懂得暂露锋芒的道理的啊,竟是隐藏在这小小的血永郡,偏安一隅。”

    白发老者神色不变,淡笑道:“江公子此言差矣,我血魔一族毕竟不是人类武修,天赋虽然得天独厚,但数量太少,自然不可能高调行事。”

    “无事不登三宝殿,我想江公子此次前来必然有什么目的的吧?”站在白发老者身边的中年男子则是干脆直接多了。

    “看来两位消息颇为闭塞啊,碧血郡的事情,两位应该还不知道吧?”江滨寒饶有深意地道。

    “哦?何事?”白发老者蹙眉道。

    “呵呵,方老,与他们说说。”

    江滨寒嘴角含笑,而他身边的方老则是龙行虎步,开始缓缓述说着碧血郡所发生的事情,其中具体提到了那血魔被卓文擒拿之事。

    “嗯?血将被擒拿了?那卓文胆子真大!”白发老者和中年男子双目血光闪烁,杀气腾腾地道。

    “好在,血将身上的血之烙印并没有消失,应该生命无忧,不过听江公子说,这卓文心狠手辣,很有可能会杀掉血将。”中年男子有些急迫地道。

    “两位莫急,若是两位能够以那血之烙印感应出那血将的具体位置的话,到时候我们就能够找出那卓文的大致位置,然后我们再细查一番,那卓文定然插翅难逃。”江滨寒不急不缓地道。

    “江公子说得对,血将身上有我们的血之烙印,我们完全可以通过血之烙印去找到血将的位置。”白发老者道。

    江滨寒颇为的淡定道:“二位,江某目的便是那卓文,而二位又颇为急切于那血将,不如你们二人其中一人随我去一趟,找出那卓文如何?”

    白发老者和中年男子相视一眼,沉吟片刻后,那中年男子走出来道:“我随江公子去一趟吧,血将乃是我血魔一族后起之秀,我决不能让他有事,这卓文既然如此不开眼,我会让他知道血魔一族的恐怖的。”

    “那就有劳血林前辈了。”江滨寒嘴角微翘,颇为得体地一拱手道。

    离开洞穴之后,卓文自然不放心那江滨寒,施展了虚空法则和爆步法则,又是横跨数个郡城,最终来到了最北处的一座名叫寒鸣郡的郡城。

    他之所以选择寒鸣郡,可不是胡乱寻找的,而是因为这寒鸣郡有一处混沌巨兽的码头。

    他很清楚,血炼府他已经不能待下去了,虽说他已经摆脱了江滨寒等人。

    但他的直觉却隐隐告诉他,那江滨寒并没有那么简单,在血炼府多待一刻,那也就危险一分,所以他打算尽快离开血炼府。

    寒鸣郡的这处码头,极其庞大,而且这码头并不是建在河边的,而是建在千丈虚空之上。

    在千丈虚空上,一块足有数万里庞大的白玉圆盘悬立着,这白玉圆盘便是这码头的主体部分。

    卓文化作一道长虹,瞬间掠至白玉圆盘之上,此刻白玉圆盘人来人往,倒是数量极多。

    在圆盘的中央处,伫立着一座圆柱形的建筑,这圆柱形建筑占地面积很大,底层足有近百个窗口,每个窗口都端坐着一名女子。

    而且在每个窗口处,都排满了一条长龙,看上去颇为的壮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