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文稍微询问了一番,便是知道那圆柱形的建筑就是兜售混沌巨兽船票的地方,这些人都是打算乘坐其他府域的武者。

    能够乘坐混沌巨兽的武者可并不一般,不要说那昂贵的车票,横跨府域这种事情可是极为的危险,若是实力不够,来到陌生的府域,很可能会遭遇生死危机。

    满眼望去,卓文发现排成长龙的队伍中,大多数都是圣人,其中玄圣居多,天圣虽比玄圣少很多,不过也有十多个。

    看到这里,卓文心中不由得慨叹,中土不愧为中土,里面的武者实力比四大域实在是强大太多了。

    而且船票的价格也是完全不一的,比如卓文要去的青莲府,因为与血炼府相距六个府域,距离极远,所以要价极高,需要一件阴天圣器价值的灵石或者其他宝贝。

    若是所去的只是相邻的府域的话,那船票价格则是要低廉太多了。

    卓文安静的站在一支队伍之中,默默地等待,心神却是沉入苍龙殿之中。

    大成圣体已经被他剥离开来,放入了苍龙殿内,同样放入苍龙殿的还有第九阳道剑。

    筱雨给卓文的那九阳印记卓文交给了大成圣体,卓文打算利用第二重天地内的时间流速,让大成圣体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尽快将第九阳道剑成功炼化,纳为己用。

    不过,第九阳道剑威力比第一阳道剑要强大太多,其炼化的难度也是成百上千的增加着,卓文很清楚,想要彻底炼化第九阳道剑,即使是有着九阳印记的辅助,恐怕也要花费很长时间才有那么一丝可能。

    当然,即使是一丝可能,卓文也不会轻言放弃。

    至于另一道分身,卓文则是安排其在修炼精神力,期望能够早日达到玄圣师之境。

    由于卓文继承了毕方的识海,他突破玄圣师其实并没有任何的瓶颈,只不过,现在他的那道分身精神力还差那么一些,若是精神力能够达到玄圣的标准,卓文成就玄圣师自然是指日可待了。

    时间缓缓的流逝,队伍也在缓慢的推移,很快便是轮到卓文。

    “打算去哪儿?”

    窗口里面,坐着一名面色清冷的女子,她淡淡看了卓文一眼问道。

    “青莲府!”卓文道。

    清冷女子柳眉一凝,旋即从柜子里取出一枚金色的长条竹筒,道:“你运气不错,我们血炼府去青莲府的船票并不多,这是最后一张了,日期是三天后,票价是一件阴天圣器或者与其相媲美价值的灵石或其他宝贝。”

    “三天后,难道今日的没有嘛?”卓文蹙眉地道。

    清冷女子瞥了眼卓文,不咸不淡道:“血炼府和青莲府的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两府更是很少往来,去青莲府的票自然是稀少,这最后一张你若是不要,可以离开。”

    闻言,卓文也有些无奈,但也没办法,这既然是最后一张船票了,他自然不会就此错过。

    毕竟现在血炼府对他来说,乃是是非之地,他不想再待下去,直觉告诉他,继续待下去,只会越来越危险。

    “好吧,这是阴天圣器,这船票我买了!”

    卓文暗自传音,旋即便是将一件圣器递了过去,只不过这圣器被卓文用圣力所掩盖,其他人根本看不出这圣器的虚实和品阶。

    清冷女子收起圣器,稍微打量了番,发现并无差池后,便是点点头,将那张船票递给了卓文。

    “且慢!可是去青莲府的船票?若是的话,这张船票我要了。”

    忽然,一道清脆如银铃般的声音,蓦然自不远处传来,旋即一道被数人簇拥着的倩影,缓缓的从队伍后面插了进来。

    这种插队的行为,惹得后面武者极为的不满,不过却无一人敢出头,原因便是这道倩影身边站着的四人气息都极为的恐怖,那气息远超过了一般的天圣境。

    卓文的注意也是被这道银铃般的声音所吸引,他的目光先是落在此女子身边的四人身上,瞳孔不由的微缩。

    因为,此女子身边的四人的气息太浩大了,以卓文的判断,这四人气息恐怕完全不弱于血恨天,特别是四人中的一名背负巨剑的中年男子,竟然给他极为强大的威胁感。

    兴许是感受到卓文看来的目光,这负剑的中年男子缓缓转过头来,他一双漆黑如墨的瞳孔,蓦然间闪掠过一丝恐怖的剑气。

    这丝剑气如跗骨之蛆,瞬间传递到了卓文的双目之中,一股浩大锐利的威能,自这丝剑气之中迸发而出,仿佛欲要刺瞎卓文的双目。

    卓文目光一寒,双目之中黄泉之力涌现,那丝剑气在掠入他双目的瞬间,便是被黄泉的轮回之力给席卷湮灭。

    “嗯?”

    负剑中年男子目光如炬,颇为诧异地瞧着卓文,他乃是剑修,主修剑术攻伐之术,人如剑,故而双目也迸发出强烈的剑气,这丝剑气足以弄得一般天圣极为狼狈。

    眼前这青年,身上的气息不过是阳天圣境,竟能够承受住他双目迸射出的剑气而岿然不动,此子不简单。

    负剑中年男子方才的那举动,自然是逃不过那女子的目光,特别是女子瞧见卓文竟然在负剑中年男子的那丝剑气之下,丝毫无损,泰然自若的时候,美眸中流露出一抹动容之色。

    “这位兄台,可否将你手中的船票转让下给小女子呢?小女子此次去青莲府有重要之事。”此女子落落大方地对着卓文一拱手笑道。

    此刻,卓文的目光这才落在了女子身上,眸子中露出一丝惊艳之色。

    只见此女秀发披垂素肩,姿色动人,有如柳杨醉舞东风,玉貌花容,艳色照人,眉淡拂春山,双目凝聚秋水,朱唇最一粒樱桃,皓齿排两行碎玉,零龙嘴角,含着欢欣欣笑,一双明眸中,却是水光流转,实人间尤物。

    此女姿色极为动容,甚至与慕辰雪都已经不遑多让了,只不过两人的气质却有着极大地不同。

    慕辰雪生性淡雅,生人勿进,就仿若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极为的动人心魄。

    而此女气质有大不相同,此女落落大方,身上有着一丝华贵之气,行为端庄典雅,如大家闺秀一般。

    特别是此女朱唇露齿而笑的时候,其笑容之内蕴含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媚意和轻柔,倒是看得周围许多武者都是目露痴迷之色。

    卓文目光虚眯,盯着眼前这绝美女子,却冷漠地道:“抱歉,这船票于在下十分重要,不便转让!”

    此话一出,这绝美女子俏脸一僵,略有些不自然地道:“这船票票价应该是阴天圣器吧,小女子愿出双倍的价钱买下兄台手中的船票,若是兄台还是觉得不够的话,空天圣器也好商量。”

    此言一出,周围不少人都是露出惊讶之色,他们都是惊讶于此女子的财大气粗,竟是打算用空天圣器买下去青莲府的船票,这可谓是极其的奢侈啊。

    此等好事若是落在他们头上,他们自然是满口答应下来,同时也有些人心中暗自猜测此女子的身份,能够如此干脆拿出空天圣器来做交易的,背后势力必然不简单啊。

    卓文眉头微蹙,却是摇头道:“抱歉,这船票对在下确实是很有用处,我不打算交易。”

    说着,卓文便是踏步准备离开此地。

    轰隆!

    不过,当卓文迈出一步的瞬间,一道恐怖的破空之音凭空乍起。

    卓文目光一寒,猛地退后数步,旋即那破空声如期而至,砸在了卓文方才所在的地方。

    卓文定睛一看,发现这砸在地上的乃是一柄黑黝黝的巨剑,而这巨剑的主人卓文也不陌生,正是那跟在女子身边的负剑中年男子的武器。

    “阁下此举何意?”卓文转头,阴森森地盯着那中年男子。

    不知为何,当中年男子对上卓文那阴森的目光的瞬间,他心中凛然,仿佛那与他对视的乃是一只阴冷无比的毒蛇一般。

    不过,中年男子很快便是恢复了平静,他沉声道:“我家小姐已经足够放低姿态了,你小子一定都不识抬举,你若是不想有个三长两短的话,最好还是交出那船票吧,我们也不占你便宜,以空天圣器购买下你的船票。”

    卓文却是嗤笑一声,他并没有理会中年男子,而是看向那女子道:“你们这是强买强卖喽?”

    那女子沉默了片刻,玉手轻轻撩起发丝,将那青丝捋至脑后,她摇摇头道:“我们并不是强买强卖,既然兄台不想贩卖给我们,那我们也不为难兄台。”

    说着,女子看向那负剑男子道:“水汇大哥,让他走吧!”

    那负剑中年男子眉头蹙起来,沉声道:“小姐,那些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追上来,若是错过了这次航班的话,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次等到去青莲府的航班了?”

    “此子不过是阳天圣境,要这船票去青莲府又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其事情能比得上我们重要吗?”

    女子却是摇摇头,道:“算了,强买强卖这件事情上,我并不愿意做,这位兄台不想卖的话,我们强迫也没用,而且也仅仅只是一张船票,我们却有五个人,没用的。”

    闻言,负剑中年男子陷入了长久的沉默,最终叹了一口气,收起了那巨剑,站在女子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