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汇脸色极为的警惕,他暗自对着那女子传音道:“小姐,这江滨寒来的实在太蹊跷了,他的目标不会是我们吧?若是的话,当初那神秘人很可能就是这江滨寒派来的。”

    女子却是摇摇头,回道:“应该不是这江滨寒,那神秘人太强大了,比这江滨寒身边的方老还要恐怖,这江滨寒虽然贵为冰火家族少主,不过他在家族内的地位并不如江泽天和江滨巍两人。”

    “江滨寒根本无法调动如此恐怖的强者出来,江滨寒的可能性很低。”

    闻言,水汇目光闪烁,疑惑地问道:“那这江滨寒此次来这血炼府干嘛?而且还恰巧来到我们所在的寒鸣郡,这实在太巧了。”

    “此事我就不得而知了!”

    女子摇摇头,柳眉蹙起,她也觉得这江滨寒的到来十分的巧合,虽然不排除这是一种意外,但女子却隐隐的感觉到,这江滨寒的到来,恐怕与那神秘人有一些关系。

    此刻,江滨寒转头看向身边的血林,笑着道:“血林前辈,是在此处嘛?”

    血林布满血丝的双目,四周扫了扫,旋即他右手打出一个印诀,血气自他指尖喷涌而出,幻化出一道奇异的图案。

    这图案呈现血色,在半空中旋转了一圈后,猛地暴掠而出,朝着某个方向掠去。

    “就在此处,江公子随我跟着那血芒吧,我能感应到血将的气息,就在此处不远处。”

    血林对着江滨寒说了一句,脚步一踏地,如一道梭子般暴掠而出,紧紧跟着那掠出的血芒。

    “我们也跟上去。”

    江滨寒说了一句,便是带着方老和五大亲卫紧随其后,速度极快。

    广场周围众人自然是感受到血林等人的不同寻常,在血林暴掠而出的瞬间,都是很自觉的分开一条道路。

    当血林和江滨寒等人随着血芒离开广场后,那隐藏在众人内的女子五人却是目光闪烁,其中那水汇道:“小姐真是料事如神,这江滨寒目标果然不是我们。”

    女子点点头,道:“我们跟上去看看吧,不知道到底是何人,竟是让得江滨寒如此兴师动众的前来捉拿。”

    女子发话,四人自然没有意见,点点头,便是暗暗跟随在江滨寒等人之后。

    女子五人并没有引起江滨寒的注意,因为此刻因为血林和江滨寒等人气势汹汹的掠出,已经引起街上许多武者的注意。

    其中不乏一些好奇心极浓的武者,纷纷跟随在江滨寒等人之后,而女子五人又没有展现出奇特之处,自然不可能会被江滨寒注意到。

    血芒速度极快,很快便是停在了一座客栈之前,随后这血芒嗖的一声,便是没入了这客栈之内,消失无踪。

    在血芒进入这家客栈的瞬间,距离这家客栈不远处的另一家酒楼二层的一个座位上,一名身材修长的青年,猛地睁开双目,目光中爆发出一丝浓烈的寒芒。

    “还是被找到了么?看来血仙身上的烙印根本就没有被驱除掉。”

    此人正是卓文,此刻卓文目光中的寒芒极浓,随后他一步跨出,消失在了酒楼二层。

    “血将就在这里面!”

    血林目光寒意吞吐,旋即对着江滨寒点点头,便是一步跨出,掠入了客栈之中。

    江滨寒静静站在客栈之外,却并没有丝毫进去的意思,其身边的方老却沉声道:“少主,我们不进去嘛?”

    “那血将被卓文抓去,血林前辈必然会向其讨要,并且有可能争锋相对,我们就暂且不要凑热闹了,等他们血魔一族的矛盾解决掉后,我们再进去算算与那卓文的旧账。”江滨寒淡淡的道。

    方老一听,心中一凛,旋即点点头不再言语,江滨寒此举他自然是看得出来,是打算要来一次渔翁得利。

    血将既然在那卓文手里,以那卓文的性格,自然不可能轻易交出来,到时候这血林恐怕是会与那卓文起冲突,并且可能会大战一场。

    那卓文手里拥有地仙圣器九阳道剑的一部分第一阳道剑,虽说只是一部分,但其威力还是很可观的,足以与这血林一战了,甚至有可能压制住这血林。

    当然,只要这血林不死就行,江滨寒就能够借机出手,将那卓文给擒拿下来。

    “方老,在周围布置禁空领域吧,此次可不能让此子再使用那虚空法则给逃脱了啊!”江滨寒忽然对着方老开口道。

    “是!”

    方老一拱手,便是跃入上空,双手印诀打出,一股封禁的力量,顿时弥漫在客栈周围的虚空之中,范围足足蔓延有数百米,倒是恰好将客栈周围全部都囊括了进去。

    周围有些掠过此处客栈上空的武者,在进入此处的一刹那,顿时东倒西歪,直接摔在了地上。

    “禁空领域?”

    周围许多武者都是脸色微变,目光骇然地瞧着这一幕,旋即纷纷汇聚在禁空领域范围之外,默默关注着这客栈周围的一切。

    他们自然是能够嗅到了此处的不同寻常的味道,特别是那布置下禁空领域的灰衣老者,其身上的气息极为的浩大恐怖,他们稍微一接触,就感觉到心惊肉跳,不敢与其对视。

    “看来是有大事发生了!这些人身上的气息都好恐怖,不知道他们汇聚在这客栈到底是打算干嘛?”

    周围武者议论纷纷,他们先是注意到那灰衣老者,当灰衣老者恭敬地回到江滨寒身边后,瞧见江滨寒身后那气息也极为浩大的五名亲卫后,目光皆是流露出敬畏之色。

    此刻,客栈中的武者,也都是注意到此处的异状,同时他们联想到之前那掠入客栈内的那血袍男子身上恐怖的气息后,都是极为识相的离开了客栈。

    “各位客官,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小店好像并没有得罪各位客官吧?”

    柜台前的掌柜,连忙走了出来,挤出一丝颇为难看的笑容,看着江滨寒等人道。

    江滨寒不动声色,淡淡地道:“掌柜的,我们只是在你客栈中找一个人,你不用太过于惊慌,等我们将此人找出来后,就会自行离开的。”

    掌柜却是心中叫苦不迭,瞧见方才那灰衣老者在周围布置禁空领域,他便是知道,进入他这客栈恐怕要经历一场未知的大战。

    虽然他心中颇为的愤恨,但碍于眼前江滨寒等人身上恐怖的气息,这掌柜的也只能有苦往肚子里咽了。

    轰隆!

    忽然,一道恐怖的爆炸之音,猛地自客栈之内传来,旋即只见客栈剧烈颤动,旋即这客栈便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轰然崩塌,化作废墟。

    “这……”

    瞧着这一幕,掌柜脸色煞白,连连退后,心中却哀嚎不已。

    嗖!

    一道壮硕的身影,猛地自那废墟之中倒飞而出。

    江滨寒目光中寒光凛冽,旋即他便是发现那自废墟中倒飞而出的不是别人,竟是那血魔一族的领袖血林。

    “怎么回事?这血林居然这般的狼狈,难道那卓文实力变得这么强了?方老,截住他。”

    在血林倒飞而出的瞬间,江滨寒瞳孔不由得一缩,其身边的方老微微一点头,瞬间掠出,双手之间灰气暴掠而出。

    当那血林临身的瞬间,方老那承载着灰气的双手猛地推出,抵在了那血林的背上。

    刺啦!

    不过,当方老双手刚刚与血林接触的瞬间,一股恐怖的血雷猛地自方老脊背之上蔓延开来,顺着方老的双手弥漫至他的全身。

    方老猝不及防,竟是被这血雷击中个正着,这血雷威力也着实不凡,竟是在他身上游走一周后,直接让得他全身麻痹。

    轰!

    而方老被血雷麻痹的瞬间,血林的身体重重的撞在方老身上,旋即方老也跟着那血林倒飞而出。

    “什么?”

    这一幕,在江滨寒看来,实在有些诡异,那方老刚刚接触血林的瞬间,便是毫无反抗之力的被冲击的倒飞而出。

    不过,好在方老实力极强,在短暂麻痹过后,他右手一旋,灰气蔓延全身,直接抵在了血林的脊背之上,彻底接住了血林。

    “血林前辈,你没事吧?是谁把你弄得这般狼狈?”

    方老接住那血林后,江滨寒不由得急切地发问道。

    血林吐出一口鲜血,他脸色微微有些发白,沉声道:“是一个怪物,奇怪的是,这怪物身上居然有我留在血将的烙印,这烙印是无法转移的,这怪物就是血将,但怎么可能呢?血将怎么可能变成那副模样呢?”

    说到这里,血林面庞变得极为的激动,仿佛受到了某种刺激般,声音更是微微颤抖着。

    江滨寒不明所以,正待要继续发问的时候,一道嘶吼之音,骤然从前方废墟传来,旋即一道恐怖的血影,如电般掠出,目标赫然便是江滨寒。

    “少主小心!”

    江滨寒目光一寒,其身后的五名亲卫大喝出声,皆是暴掠而出,身上的逆天圣境的气息展露无遗。

    “五名逆天圣境的圣人做侍卫,这青年到底是谁?”

    当那五名亲卫齐齐爆发出恐怖气息,更是使出各自最强大的攻势,轰向那血影的时候,却是发现那血影仅仅右手一撕,那恐怖的五道攻势纷纷破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