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数火星暴掠而出,江滨寒瞳孔微缩,手持铁折扇,不由得连连倒退,但那第一阳道剑,并无法刺穿这看上去有些破损的铁折扇。

    “给我滚!”

    江滨寒怒啸一声,右手一捏,旋即猛地一扬,那抵在铁折扇扇面之上的第一阳道剑,则是被其错开,旋即一股黑风自铁折扇那一扇之下暴掠而起。

    这股黑风直冲天际,化作一根通天彻地的黑色支柱,即使是第一阳道剑,竟也在这股黑风之下爆退。

    卓文右手虚空一捏,那第一阳道剑如一轮旭日,回到了卓文的掌心。

    卓文目光变得极为严肃,紧紧盯着那江滨寒手中的铁折扇,眉头微蹙。

    这铁折扇虽说看上去有些破损,不过竟能够轰退第一阳道剑,可见其不凡,而且这铁折扇所涌出的那黑风,威能更是不容小觑。

    “卓文,这可是你逼我使出这次仙器,这虽是残次品,不过也不是你那不完整的地仙圣器第一阳道剑所能够抗衡的。”

    江滨寒咧嘴一笑,右脚蹬地,整个人如离弦之箭般,猛地冲天而起,随后他右手铁折扇一挥,那横亘在天际的黑风更为的恐怖壮大,旋即朝着卓文这边席卷而来。

    呼呼呼!

    黑风极为的恐怖骇人,周围空间更是在这股黑风作用下,尽数崩碎,其速度极快地朝着卓文掠去。

    “次仙器?”

    卓文目光顿时变得严肃之极,关于次仙器他自然是听说过,所谓的次仙器,就是仙圣器的残次品。

    锻造仙圣器的锻造师,在炼制过程中,自然不可能会百分百的炼制成功,总还是会有失败品。

    而这种仙圣器的失败品便是叫做次仙器,这次仙器锻造所使用的原料与仙圣器是完全一样的,其上依旧有仙圣器的恐怖威压。

    不过由于是失败品,所以威力与真正的仙圣器却是相去甚远,但也远比逆天圣器要强大太多了。

    “这江滨寒身上果然拥有次仙器,我就知道,以他的身份以及那江左梅的爱护,不可能没有次仙器这等级别的宝贝护体的。”

    隐藏在人群中的绝美女子,在瞧见江滨寒取出次仙器后,美眸中并没有感到任何的意外,她早就有所预料了。

    原本与血仙在天际战斗的方老,一开始也是注意到那突袭而来的卓文,心中还有些担忧江滨寒的安危。

    不过,当江滨寒取出铁折扇这种次仙器后,心中的这缕担忧也是烟消云散了。

    他知道,有着铁折扇这件次仙器在手,这卓文即使拥有第一阳道剑又如何?根本就伤不到江滨寒。

    哗啦啦!

    黑风速度极快,瞬间便是掠至卓文面前。

    卓文目光淡漠,第一阳道剑脱手而出,这第一阳道剑化作一轮骄阳,冉冉而生,重重轰在了这黑风之上。

    轰轰轰!

    黑风与金芒,在半空中不断的爆炸。

    第一阳道剑乃是九阳道剑的其中一个部件,在某种意义上,也应该是一件次仙器。

    第一阳道剑猛地斩出,一轮骄阳虚影涌起,旋即猛地爆炸开来,爆发出无数耀目的金芒。

    黑风呼啸,最终在这股金芒爆炸之中湮灭,而那第一阳道剑则是化作长长的金芒,瞬间掠来,划破虚空,直刺江滨寒而来。

    江滨寒也不甘示弱,双手一掐决,将铁折扇祭出,掠上上空,与那第一阳道剑开始剧烈的碰撞。

    两件次仙器的碰撞所产生的余波,丝毫不亚于另一边血仙的战场,周边范围更大的建筑,更是因此化作了一片废墟。

    在铁折扇与第一阳道剑碰撞在一起的瞬间,卓文目光森寒,脚步一踏空,一道沉闷的爆炸响起,卓文如流星般朝着下方的江滨寒掠去,

    江滨寒自然也瞧见那掠来的卓文,他目光森寒,屈指一弹,取出一柄全身绘制着紫色符纹的长剑。

    “逆天圣宝紫罗剑!”

    江滨寒冷哼一声,手持紫罗剑,猛地向着天空一挑,其长剑剑身上的无数紫色符纹涌起极为炽烈的紫芒,旋即这些紫芒最终汇聚成了一道恐怖的剑芒,冲天而起。

    “又是逆天圣宝,这江滨寒根本就是个移动宝库,不仅拥有次仙器,一人更是独自拥有三件逆天圣宝。”

    瞧着那江滨寒手中的紫罗剑,卓文心中也极为惊讶,这江滨寒身上的宝贝之多,连他都为之感到震惊。

    “杀戮黄泉指!”

    卓文右手一指点出,两百二十滴黄泉水滴附着在他的食指之上,顿时这食指犹如镀金了一般,迸发出耀目的金芒。

    叮!

    一指落下,卓文长发无风自动,一股杀戮之意自他的体内涌现而出,仿若这一刻,卓文化身远古杀神,带着无尽的杀戮一步步走来。

    自从在血鼎之灵那里,感悟了苍龙道人施展了真正的杀戮黄泉指的画面之后,卓文对于杀戮黄泉指有着完全不一样的领悟和运用。

    这一指点出,威力比之前他所施展的杀戮黄泉指不知道要强大多少倍。

    轰隆!

    紫色剑芒速度极快,瞬间掠至卓文身前,而卓文目光寒意攀升,也是一指点在了剑芒之上,旋即空气中发出连续不断的爆鸣之音。

    一指落下,紫色剑芒竟是瞬间停滞,随后表面浮现出无数裂痕,旋即直接破碎。

    嗖!

    狂风呼啸,卓文如陨石般,继续下坠,他目光凝聚在江滨寒身上,一股杀机掠出,竟让得江滨寒心中寒意凛冽。

    “区区阳天圣境,竟能爆发出如此恐怖的战力,你足以和中土那些妖孽天才相媲美了。不过现在你遇到了我,所以……你注定要陨落。”

    江滨寒冷哼一声,竟是又是取出一枚金色的符箓,他左手捏着金色符箓,按在了胸口,那金色符箓瞬间融入他的胸口。

    一瞬间,江滨寒身上的气息在不断的攀升,他的双目迸射出两道金芒,发梢更是染成了金芒。

    在这一刻,原本应该是空天圣境的江滨寒,此刻因为融入了那金色符箓后,气息在节节攀升,最终攀升到了逆天圣境的巅峰。

    “区区阳天圣境,我倒是想要看看你如何越两阶与我一战?”

    江滨寒嘴角露出嘲弄笑意,双腿一蹬,其地面开始浮现出无数裂痕,随后直接崩碎成了一片废墟,而江滨寒则是如一头暴怒的雄师,冲天而起。

    轰!

    江滨寒瞬间与卓文擦身而过,在那一瞬间,他一剑斩了过来,目标赫然是卓文的要害之处。

    卓文杀戮黄泉指猛地点出,精准地点在了那紫罗剑的剑尖之上,只听叮咚一声,紫罗剑岿然不动,而卓文则是不由得连连暴退。

    “哈哈!你的修为依旧太低了,如何与现在的我争锋?今日我不杀你,只是弄残你,你身上的那东西,必然会是本少主之物。”

    江滨寒肆意大笑,一步蹬空,手持紫罗剑,继续朝着卓文冲击而去。

    砰砰砰!

    两者再次大战,而气息暴涨的江滨寒犹如磕了春药一般,仿佛有着使不完的气劲一般,而卓文则是在其攻势之下,节节败退,死死被压制着。

    但卓文却极为的冷静,他静静地瞧着眼前如怒狮般的江滨寒,目光很冷。

    “这卓文被死死的压制住了,不出百招,就要败了!”人群中水汇目光如炬,沉声道。

    其身边的绝美女子,美眸却炯炯有神,她的眸子并没有落在江滨寒身上,而是放在了卓文的那一双冷静如妖的目光之中。

    此刻,卓文的冷静让绝美女子诧异,甚至是奇怪,还有一丝怀疑。

    “或许未必!”绝美女子收回目光,却是喃喃说道。

    “现在的你只能被动挨打,卓文,现在你就算是求饶也已经来不及了,你以后的命运注定要掌握在我的手里了。”

    江滨寒咧嘴一笑,五指紧捏,握着紫罗剑,猛地斩出,一瞬间,他面前显化出十道紫色剑影,随后十道剑影迅速分化,十化百,百化千,千化万,满眼过去,尽数都是紫色剑影。

    “紫罗万斩!”

    话音刚落,万道紫色剑影,犹如一条条紫色蟒蛇般,在半空中游走飞舞,纷纷朝着卓文掠去,瞬间将卓文淹没。

    不过,当卓文的身影被淹没的一瞬间,卓文那一双冷漠如妖的目光,却是透过了缝隙,落在了江滨寒身上,他淡淡地道:“我的命运你掌握不了……”

    话音刚落,卓文整个人便是彻底消失在了无数紫色剑影之中。

    “可笑,都已经到了这地步了,还敢说这等狂言。”

    江滨寒满脸嗤笑,不过很快,他脸色变了,只听两道破空声,自他的左右两边暴掠而来,将他一人夹击在中央。

    “什么人?”

    江滨寒目光冷漠,紫罗剑猛地斩出,两道紫色剑芒掠出。

    那两道身影身形不变,不过这两道身影背后虚空,轰然落下了两座巨山,这两座巨山泰山压顶,直接湮灭了那两道剑芒。

    轰轰!

    两座巨山余势不减,朝着江滨寒轰去,欲要将其碾压成肉酱。

    江滨寒不敢怠慢,展开身法,猛地退后,欲要避开这两座巨山的夹击。

    不过,当江滨寒退后的瞬间,一股极为强烈的气息,自他的背后暴掠而来。

    江滨寒猛地转头,瞧见背后掠来的身影,不由得瞳孔微缩,惊呼出声道:“你……怎么会出现在我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