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方老身后的血林,满脸震撼,他可是知道江滨寒身上可是有着地仙级别强者的分身守护,即便是如此,这江滨寒还是身死了。

    这一刻,血林内心变得极为的恐惧,他看着卓文和雷听琴的目光,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不好,那神秘人的目的原来是这个!”

    雷听琴收起雷盘,绝美的俏脸之上,却满是铁青之色。

    她终于是知道那神秘人为何偏偏将她强行留在这血炼府寒鸣郡内,而她又如此凑巧的碰到了冰火家族少主江滨寒,以及这现在江滨寒死在她面前。

    恐怕,这一切,都是那神秘人早早就谋划好了的,而这神秘人的目的,即使她再蠢,也已经猜测出来了。

    他是想要搅弄冰火家族和风雷家族之间的关系,江滨寒的死明显是这神秘人强行嫁祸到她雷听琴身上的。

    而江滨寒又是现任冰火家族家主江左梅之子,虽然在家族中天赋算不上妖孽,不过却也算是顶尖,而且那江左梅又极为宠溺这江滨寒。

    江滨寒一旦身死的消息传到那江左梅耳中的话,江左梅以及整个冰火家族恐怕真的要炸开来了。

    到时候江左梅很可能会不顾一切的来风雷家族讨说法,到时候,两大家族碰撞是在所难免的。

    卓文也是考虑到这等后果,脸色自然也不会好看到哪儿去,现在他形单影只,可不是冰火家族那么庞大势力的对手,若是冰火家族怪罪下来,那么卓文真的要远走天涯了。

    “风雷家族雷系一脉继承者雷听琴,还有卓文你这小杂种,你们两人真是好样的,竟然敢杀少主,你们闯大祸了,家主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方老此刻回过神来,轻轻放下江滨寒的尸骨,他目光森寒地盯着卓文和雷听琴,声音之中满是怨恨和愤怒。

    “方老,江滨寒并非我们所杀,江滨寒身上可是有冰火分身符啊,那可是地仙的分身,你觉得以我们两人杀的了江滨寒嘛?”

    “你冷静思考下,若是真的是我们所杀,我们肯定是第一时间离开此地,又何必等到你的到来呢?你就难道没发现其中的疑点嘛?”

    雷听琴美眸满是冷静,临阵不畏,她开始一字一句的分析其中的利弊,倒是让得卓文高看了此女一眼。

    方老却是冷笑连连,道:“你不必辩解了,不是你们所杀,还是谁杀的?你找的借口真的很差劲。”

    “是一名带着鬼脸面具的黑衣人,他实力很强,至少也是地仙级别的存在。”雷听琴冷静地继续道。

    方老目光虚眯,却是咆哮出声道:“还想要狡辩吗?杀了我家少主,你们风雷家族也别想好过,此事老朽定会回家族通禀家主的。”

    雷听琴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原本站在其身后的卓文,一跃而起,袖袍一招,一张卷轴便是暴掠而出,猛地展开,幻化出无数的山川河流,大好山河。

    这些一幕幕的景观,犹如迷宫一般,将方老和血林包裹了进去。

    “公子,你这是干嘛?”雷听琴一怔,旋即娇嗔道。

    卓文却是冷漠地道:“你现在与他们说这些根本没用,江滨寒已经身死,而且是死在我们两人面前,算是死无对证了,你与他们废话再多,他们也不会相信的。”

    “若是想要瞒住此事的话,唯有杀人灭口,将这方老和血林杀掉,那么冰火家族的家主就不会那么快查到我们身上。”

    “雷姑娘,你助我一臂之力,将这两人尽数击杀,现在只有这个办法可以一试了。”

    雷听琴闻言,美眸闪烁,露出了一丝犹豫之色。

    “雷姑娘,这大好山河图并撑不了多久,你早做决断吧!不然的话,让那方老逃脱,恐怕冰火家族立马就会将矛头指向你们风雷家族,此事你应该也不愿看见的吧?”卓文沉声道。

    雷听琴深吸一口气,道:“公子所说的在理!”

    雷听琴的性格颇有些雷厉风行,一旦决定下来,那就会执着的去执行。

    只见她玉手一招,其手中的雷盘被她祭出,猛地落在了那大好山河图之上。

    此刻,大好山河图内正响彻着无数的爆鸣之音,在雷盘落在上空的瞬间,大好山河图轰隆一声,便是寸寸崩溃了下来。

    方老和血林两人猛地掠出,其中方老怒气冲冲,正准备出来掠向卓文的时候,那头顶上空的雷盘,猛地爆发出极为恐怖的雷霆。

    恐怖的雷霆劈了下来,犹如雷罚一般无穷无尽,瞬间将刚刚脱困的方老和血林两人困在了其中。

    “雷听琴、卓文,少主就是你们两人杀的,冰火家族不会放过你们的。”

    方老在雷盘之中不断的咆哮,虽说不断轰击那弥漫而出的雷霆,但根本无法破开。

    “雷姑娘,放我进去,让我来终结这两人吧!”卓文目光森寒,对着雷听琴道。

    雷听琴轻轻颔首,控制雷盘露出一块缺口,卓文立马带着血仙冲了进去,在卓文冲进去之后,那缺口便是重新闭合。

    很快,雷盘之中传来极为剧烈的战斗之声,大约半柱香的时间,嘈杂的战斗之声逐渐的敛去。

    雷听琴知道,战斗应该是结束了,玉手一招,将雷盘收了起来,其中显露出卓文那略有些狼狈的身影,而血仙则是被他收了起来。

    卓文的眉宇之间充满了倦意,但目光却是神采奕奕,在他的身后,方老和血林死气沉沉的躺着。

    特别是血林的尸体,此刻几乎不成样子,仿佛是被某只猛兽啃食了一般,而血林的尸体正是那血仙造成的。

    不知道是不是都是血魔一族的原因,血魔被他炼制成血仙之后,对于血液有着难以控制的渴望,特别是血仙杀死血林之后,竟然直接撕扯血林的尸体,并且吸食血林体内的精血。

    而且在啃食了血林的尸体以及精血之后,卓文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血仙的气息比之前提高了不少。

    “看来血魔的精血,对于这血仙有着促进和提高的作用啊!”卓文目露精芒,心中暗自沉吟道。

    雷听琴瞧了眼卓文身后的尸体,并没有感到丝毫的惊讶,之前她就已经见过卓文的战斗。

    毕竟后者可是拥有半仙级别的血仙,再加上这卓文本身又拥有第一阳道剑这等媲美次仙器的宝贝,血林和方老会是卓文的对手才怪呢!

    卓文屈指一弹,从指尖掠出三缕火苗,分别射入血林、方老和江滨寒三人的尸体之上,将三人毁尸灭迹之后,便是面不改色地走到雷听琴面前。

    瞧着卓文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后,竟然面不改色,雷听琴美眸满是复杂之色。

    卓文的果断和狠辣,倒是给了雷听琴极深的印象,在方才那个情形下,她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冷静,但内心依旧还是有些慌乱。

    但眼前这青年,却一直都很稳,并且当机立断的选择了杀人灭口,这是雷听琴在当时那情形下做不到的。

    卓文袖袍一招,取出了三枚灵戒,呈现在雷听琴面前,道:“这是江滨寒、血林和方老三人的灵戒,里面的东西我并没取出来过,我们二人可以平分一下。”

    雷听琴却是摆摆手,道:“他们的东西我并不需要,你拿去吧!”

    卓文一怔,旋即想起这雷听琴应该在风雷家族中地位不一般,恐怕也不缺宝贝,特别是此女手中的那雷盘很不一般。

    想到这里,卓文也是微微点点头,便是收下了灵戒。

    “等等!江滨寒灵戒之中,是不是有混沌梭?”雷听琴忽然道。

    卓文一怔,旋即取出江滨寒灵戒,将上面的印记抹去,意念探查了一番,立马就查看到了灵戒之中的那混沌梭。

    嗖!

    卓文将混沌梭取了出来,放在了雷听琴面前。

    “果然有混沌梭!”

    雷听琴美眸一亮,他看向卓文道:“公子,小女子还不知道你的姓名呢?”

    “卓文!”

    卓文也不再隐瞒真实名字,在中土能够认出他名字的也就江滨寒和血魔等几人,这几人基本都被卓文处理掉了,所以卓文也就没必要多此一举。

    “卓公子,小女雷听琴,乃是风雷家族雷系一脉继承人,这混沌梭恕小女冒昧,能否让给小女呢?”雷听琴得体大方地笑道。

    卓文目光虚眯,却是笑道:“实不相瞒,在下也是打算横跨府域的,只不过错过了一次航班,这混沌梭在下也挺需要的。”

    雷听琴琼鼻一蹙,显然两人都需要这混沌梭,但混沌梭却只有一个,这就成了一个难题了。

    “我之前听公子是打算去青莲府的吧?那青莲府乃是风雷府的附属府域,就在风雷府旁边,此次我们完全可以一起同行。”

    “一旦小女子进入风雷府,这混沌梭就让给公子也未尝不可,公子意下如何?”雷听琴嫣然笑道。

    卓文一怔,旋即点点头道:“既然如此,卓某恭敬不如从命,不过卓某在这血炼府还有些宿怨需要了结一下,雷姑娘可否等待一段时日再出发去风雷府?”

    雷听琴美眸微闪,轻轻颔首道:“既然公子还有些事情,那小女子等一段时间又有什么关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