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永郡城外千里外,一道长虹划过,停在了一处小山丘之上,显露出卓文那修长的身影。

    “血林死前,我探查过他的识海记忆,血魔一族的老巢就在这血永郡之内,血魔一族共有两大领袖,其一便是血林,其二则是一名老者名叫血衣。”

    “这血衣实力与血林差不多,应该都是逆天圣境巅峰左右,以血仙加上第一阳道剑,足以杀死这血衣,而且血魔一族足有十五人,这些血魔身上的精血,对于血仙可是补品啊!”

    卓文目光满是冷冽,在杀死血林后,他便是打算除去血魔一族的后患,不仅仅是因为血魔一族的精血对血仙有帮助,还有这血衣绝对是个极大的后患。

    血仙身上的烙印,根本无法驱除,而这烙印一旦存在,那血魔一族的领袖血衣那就可以循着这烙印找到他卓文的位置。

    若是这血衣提前通知冰火家族的话,那么对卓文来说,绝对是一种灾难,所以这后患他是一定要将其除去的,不除的话,他难以安心。

    嗖!

    卓文目光闪烁,一步跨在虚空,如闪电般,消失在原地,朝着血永郡掠去。

    此刻,血永郡中央位置的血色巨塔顶端,一道血袍老者负手而立,他的目光极为的阴沉。

    “血林死了,而且血将身上的烙印,正在急速的朝着此处掠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血袍老者便是血魔一族的另一名领袖血衣,在血林死去的瞬间,他就已经察觉到不对劲了。

    嗖嗖嗖!

    在血袍身后,站立着十四名血袍男子,他们恭敬而立。

    “布置血殇大阵,通知血永郡负责的将军魔光,我希望他能够助我们血魔一族一臂之力。”血衣对着身后十四人沉声道。

    “血殇大阵?大人,这大阵不是在我们血魔生死存亡时刻才能布置的吗?难道发生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情了吗?”其中一名血袍人不由得大惊失色道。

    不仅仅是他,其余血袍人也都个个带着惊色,心中升起一丝不祥预感。

    “血林死了,此次我们血魔一族确实是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赶快去布置血殇大阵吧,还有定要通知将军魔光前来协助我们,此次我们血魔一族愿意付出任何代价。”血衣沉声道。

    十四名血袍人不敢多说话,连忙应是,便是化作十四道血光,消失在了塔尖之上。

    其中十三名血袍人,环绕在血塔底部,开始布置强大的禁制之法,顿时间,血塔的气息变得浩瀚无比,一股血气冲天而起,化作一道不断旋转的血柱。

    这股血柱不断旋转,其内散发出极为浓郁的血之力量,顿时间,这些血之力量环绕在血塔周围环绕,形成了一道血之幕布。

    十三名血袍人分列在血塔十三个方向,每个人身上吞吐着血色力量,维持着这血塔周围的血之幕布。

    而血衣则是站在塔尖,目光极为的严肃冷峻,他很清楚这掠来之人必然是捉拿血将之人,他倒是要看看,此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血永郡,将军府,那名血袍人单膝跪在庭院之中,其前方的阁楼房门紧紧闭合着。

    “你说血衣愿意付出任何代价,让我助他一臂之力嘛?”阁楼中,飘出一道冷峻之音。

    “是的!”血袍人沉声道。

    “呵呵,连血衣都如此慎重对待的对手,恐怕本将军无能为力,毕竟我不过阳天圣境,远不如血衣,不过我可以派一万铁骑维持你们血塔的血殇大阵,这是我的极限了。”

    房门打开,一道魔气滚滚、身着甲胄的伟岸身影,缓缓步出,他一双黑眸,淡淡盯着下方跪着的血袍人。

    若是卓文瞧见这将军的话,定会认出来此人不正是上次统帅之争中的第四将军魔光嘛?

    血袍人眉头微蹙,最终心中一叹道:“可以,若是此次我血魔一族能够脱离危机,定不会忘记将军今日之恩的。”

    “嗯!这是本将军的令牌,你去演武场调一万铁骑吧。”

    魔光面无表情,右手一甩,将一枚黑光闪烁的令牌递给了血袍人,而血袍人再次一拜,旋即缓缓的退后。

    血袍人离开后,魔光仰头,盯着那被血之幕布笼罩的血塔,他目光落在那站在塔尖上的衣袍猎猎的血衣,蹙眉自语道:“血衣如此慎重,难道此次前来之人真的这么恐怖吗?”

    蹬蹬蹬!

    血袍人领来一万铁骑,顿时间带着铁骑浩浩荡荡的奔向了血塔而去,一路上无数武者都是朝着两边避让,他们目光都是露出奇异之色。

    “到底是怎么回事?将军府竟是调动一万铁骑出来,而血塔更是释放出血殇大阵,难道出了什么大事吗?”

    血永郡的武者,哗然顿起,生活在血永郡如此多年,他们对于血塔自然是有所耳闻,知道这血塔乃是比那将军府更可怕的存在,决不能招惹。

    但现在,血塔释放出血殇大阵,一副风声鹤唳的模样,许多武者都是知道,恐怕等下血永郡要发生大事了。

    血袍人带着一万铁骑瞬间来到血塔底部,随后他便是指挥着这一万铁骑配合这些血殇大阵,吞吐出自身的力量,使得血殇大阵的力量更加的恐怖。

    冲天的血柱,更加的浓郁,冲入天际,使得天空的乌云都染成了血红色,成了名副其实的血云,这血云不断旋转,旋即缓缓下沉,犹如倒漏斗状般。

    血云内所透露出的威压,使得血永郡许多武者都是心神震撼,他们只觉得双肩一沉,仿佛身上压着恐怖的巨大山岳。

    “来了!”

    血塔塔尖,血衣双目血芒一闪,他目光盯着天际,那里一道长虹如流光般,迅速掠来,最终停在了血塔的血殇大阵之外。

    “你是何人?”

    血衣盯着眼前的青年,目光虚眯,冷冷地喝问道。

    与此同时,他心中却有些疑惑,因为眼前这青年,修为不过是阳天圣境,但他却是在此人身上,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血将的气息。

    “阳天圣境?难道血塔如此兴师动众,仅仅是因为这阳天圣境的青年不成?”

    血永郡,许多武者都是露出古怪之色,他们一眼就是看出了卓文身上的气息,阳天圣境实力确实是不错,不过还不至于让血塔如此慎重吧。

    不仅仅是血永郡的武者,连血塔的其他血袍人,也都是露出疑惑之色,他们只是遵照血衣的命令行事的,原本他们以为会是绝世强者前来,但没想到来的居然仅仅只是阳天圣境的小鬼。

    但将军府的魔光,在漫不经心打量着卓文的一瞬间,整个人却是僵住了,不由得低声惊呼道:“是他?怎么可能?”

    魔光不由得想起在碧血郡内所发生的一切,此人不仅大闹了血炼府邸,甚至还杀死了府主血恨天。

    魔光对于此人,有着深切的恐惧。

    “我是何人你没猜想过吗?你感觉不到我身上的烙印嘛?”卓文淡漠地道。

    此刻,血衣有些警惕,他冷冷地道:“血林……是你杀的?血将也是你抓的?”

    卓文淡漠地道:“你说呢?现在你们血魔一族还有机会,如果投降,我只杀你血衣一人,若是不投降,全灭!”

    血衣瞳孔微缩,却是冷冷一笑:“区区阳天圣境,竟然也敢放出如此豪言,以你的修为,怎么可能杀得了血林?”

    “血仙,轰破这防御,杀光这里面的所有人。”

    卓文却不再废话,他袖袍一挥,顿时间,全身骨刺,造型狰狞的血仙被其放了出来,一股莽荒恐怖的气息,自血仙之中暴掠而出。

    “血将?”

    血衣目光惊疑不定,他清晰的感受到这血仙身上有着他熟悉的烙印,那是他烙印在血将身上的印记,而且这血仙身上的气息极为恐怖。

    轰轰轰!

    血仙一出现,便是如疯了一般,朝着那血之幕布轰击而去,一次次的轰击,竟然让得血之幕布产生一道道恐怖的涟漪,朝着四面八方扩散。

    这一次次轰击,力量实在太恐怖,整个血永郡都被影响,大地传来剧烈的震动,使得许多武者都是避让不及,造成了不少的损伤。

    “我再说一遍,投降我只杀你,不投降,全灭!”卓文目光森寒,冷冷地道。

    血衣目光中露出动容之色,而下方的十四名血袍人也都个个露出惊惧之色。

    “哼!血殇大阵哪有这么好破的,你们使出全力,将血殇大阵的力量发挥出最大,此人轰不开此阵。”血衣冷冷地道。

    十四名血袍人自然不敢违抗血衣的命令,尽力将自身的血力吞吐而出,死死维持着血殇大阵,而那一万铁骑更是在那名血袍人的指挥下,大喝出声,涌出自身的力量。

    一瞬间,血殇大阵表面的血色更加的浓郁,几乎实质般,看上去极为的骇人。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了!”

    卓文目光中的寒意更浓,这血衣能够感受到血仙身上的烙印,他是必杀的,但这血衣既然是选择了反抗,那么也就别怪卓文手下不留情了。

    只见卓文右手一挥,顿时间一柄紫色长剑涌出,此剑一出,无数紫色剑影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