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梭的速度确实是快,不过两个月时间,便是来到了青莲府上空。

    雷听琴美眸微转,落在身后的卓文身上,笑道:“卓公子,青莲府就在下方!”

    卓文缓缓睁开双目,在他的目光中闪烁着一缕精芒,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便多谢雷姑娘的送行了。”

    说着,卓文站起身来,却是发现雷听琴并没有将混沌梭降落,目光露出一丝疑惑。

    “卓公子,风雷府就在青莲府附近,此次获得这混沌梭大多数的功劳都是在卓公子身上,不如卓公子先去我们风雷家族坐会儿,这样正好可以送小女子一程,到时候卓公子离去也能直接带走这混沌梭。”雷听琴抿了抿嘴唇笑道。

    闻言,卓文目光闪烁,露出一丝迟疑。

    “卓公子不必担心,现在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听琴可没有丝毫害卓公子的意思!”雷听琴继续道。

    听得此言,卓文目光却寒意渐浓,雷听琴此话略带着一丝威胁,不过也确实是如雷听琴所说,此次江滨寒之死,他和雷听琴都脱不了干系。

    “既然雷姑娘盛情邀请,卓某也不好拒绝,一同前往吧!”卓文微笑道。

    雷听琴螓首一点,旋即便是控制着混沌梭,直接掠过了青莲府的上空,朝着风雷府而去。

    卓文则是默默地盘坐在后面,原本他的内心还有些欣喜,而这欣喜则是来自于苍龙殿内那第九阳道剑终于是彻底地被炼化成功了。

    两个月时间,在苍龙殿内相当于六十年时间,这绝对是极为漫长的岁月,大成圣体的分身在这六十年里,一直都是盘膝坐在第十八山上炼化第九阳道剑。

    此刻,苍龙殿内第三重天地第十八山上,大成圣体缓缓睁开双目,他的头顶上空,一轮百丈恐怖的金色太阳缓缓的悬浮着。

    金芒万丈,将整个第三重天地都是染成了金色,屹立在天地间的十九座山更是成为了金山,而天地间的无边无际的大海,更是掀起无数的巨浪,哗啦啦的冲天而起。

    “第九阳道剑总算是炼化成功,这威力还真是恐怖啊!”

    大成圣体站起身来,他目光灼灼地盯着那百丈太阳中的那柄长剑,旋即他右手一挥,将第九阳道剑抛了出去,此剑则是掠入了苍龙广场之中。

    “大成圣体与本体的意识是共用的,我倒是可以派大成圣体进入第十九山的第四禁区之中,领悟第九种法则,毕竟若我能够真的领悟出十种法则的话,那么便能够触及到道意了。”

    卓文目光闪烁,心念一动,那站在第十八山的大成圣体,便是按照卓文的吩咐,如一道疾风一般,朝着第十九山掠去。

    以大成圣体现在的实力,进入第四禁区并不会太困难,卓文对其还是有些信心的。

    从青莲府到风雷府,混沌梭只用了两天时间便是抵达。

    风雷府,乃是九大圣符家族风雷家族的管辖的府域,其府域的面积,远比血炼府要大许多,里面的强者数量也远比其他府域要多许多。

    “咦?雷姑娘,可否停下,在下有些事情要办!”

    刚进入风雷府域没多久,卓文忽然轻咦一声,开口说道。

    雷听琴一怔,美眸微闪,道:“卓公子有何事需要办理呢?很急吗?要不要听琴帮忙?”

    卓文微摇头道:“卓某只是在附近感应到一丝故人的气息,所以想要下去看看,雷姑娘就不必凑热闹了。”

    雷听琴露出恍然之色,她透过船舱瞧了眼外面的地域,道:“此处乃是风雷府东南部的一处名叫奔雷郡的郡城,离我们风雷家族距离颇远。”

    “卓公子对我们风雷府人生地不熟,这地图你暂且收起来,里面有着风雷府极为详细的记载,还有这令牌乃是我的腰牌,卓公子若是进风雷家族的话,持着这腰牌便可畅通无阻。”

    既然卓文有事情,雷听琴也不好多加阻拦,所以她袖袍一挥,将一枚腰牌和玉符递给卓文。

    卓文双手一抱拳,旋即便是打开船舱,一跃而出,离开了混沌梭。

    “小姐,就这样让他走了吗?”水汇有些犹豫地道。

    “放心好了,卓公子可不是那种言而无信之人,而且这混沌梭对于他这样的散修来说,可是难得一见的好东西,他可不会放过这等宝贝的。”

    雷听琴却是自信满满,在卓文离开没多久,玉手一挥,关上船舱,便是驱使混沌梭离开了此地。

    “这是地狱法则的气息,这种法则很特殊,基本很少有人能够掌握,在我所认识的人当中,也唯有那参加过九幽大会的杨彦了。”

    卓文低声喃喃,旋即便是如电般掠出,能够他乡遇故人,对于卓文来说,倒是颇为的感触,他自然是要查看一番。

    距离卓文数千里之外,有四道身影如四道长虹般暴掠而过,若是仔细看的话,可以看出四人中后面三人应该在追逐着前面一人。

    前面逃逸的青年,身着白色长衫,身材修长,只不过此人身上的白色长衫早已被鲜血给染成了血红色。

    这青年身上伤势极为的严重,脸色苍白无血,但他目光却极为的坚毅,一次次躲避着身后三人的追击。

    后面三人,其中一人是名面色倨傲的青年,另一名则是身着翠绿色长裙、颇有些紫色的少女,最后一名则是年过六旬的老者。

    “此人意志倒是极为坚定,我的断魂六角虫一旦入体可是极为的痛苦,在此人竟是生生忍下了这股疼痛,拼命的逃窜,实在有趣。”青年慢吞吞的跟在后面,评头论足地道。

    “我们可是追了五天,这家伙本来就已经是重伤了,居然还能逃窜五天五夜,确实是我有生以来所见过的最好的玩具了。”青年身后的少女嘻嘻笑道。

    青年颇为宠溺地拍了拍少女的脑袋,道:“雪儿,你若是想要多玩会儿这玩具的话,为兄帮你将他擒下来,废去他的修为,让你好好玩玩如何?”

    少女却是吐了吐舌头,摇头道:“不用了,这玩具虽然有些意思,不过还没有达到让我收藏的要求呢?我们继续玩几天,然后弄死他吧!”

    少女的表情看起来人畜无害,但其说出来的话语,却让人为之恶寒,不过青年和老者却见怪不怪。

    “呵呵,既然雪儿说多玩几天,那就多玩几天,你亲眼看为兄的断魂六角虫的威力如何?”

    青年微微一笑,旋即右手剑指一点,顿时间,原本在前方逃窜的青年,痛苦嘶吼出声,只见他身上皮肤表面浮现出许多蠕动的凹凸,这些凹凸径直朝着他的右手掠去。

    青年右手的凹凸越来越多,最终他的右手几乎不成样子,几乎肿了数十倍,看起来极为的不协调。

    噗嗤!

    那肿起来的右臂,忽然猛地爆裂开来,无数血水飞溅,从其中竟是飞出密密麻麻的虫子。

    这虫子外形呈头盔型,其背部浮现骷髅头的图案,颇为诡异。

    这些掠出的无数虫子,嗡嗡嗡的扑闪着翅膀,旋即纷纷朝着青年断臂处的伤口钻了进去,一下子就进入了青年的体内。

    噗嗤!

    青年猛地吐出一口鲜血,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目光中满是绝望之色,但他依旧没有停止住脚步,依旧在拼命的逃窜。

    他知道,以身后三人的实力,想要追上他是轻而易举的,之所以不追上来,恐怕也只是为了戏耍他而已。

    这就像猫抓老鼠一样,猫抓到老鼠的时候,一般不会立马杀死吃掉,而是会一次次的戏耍老鼠,让老鼠在恐慌中不断的逃窜,而那猫则是一次次的跟在其身后,等到老鼠已经精疲力竭或者猫玩腻了,就会将老鼠杀死。

    “没想到我杨彦在进入中土,一直都是谨小慎微,努力修炼,竟然没想到会无缘无故碰上这种事情,这三人根本就不将人命当回事,在他们眼里,修为比他们低的武者,尽皆都是他们的玩物。”

    此人正是杨彦,只不过此刻的杨彦嘴角满是克色,满脸的死意,目光中却是恨意滔天。

    他杨彦根本就没招惹过这三人,这三人竟然无缘无故将他当做玩具戏耍,他心中的恨,如滔天般剧烈。

    “即使是死,我也要让你们付出代价!”

    忽然,杨彦目光中露出一丝狠意,他知道他继续逃窜的话,只会称了后面这三人的心意,既然横竖都是死,那他死也要死的有尊严。

    “地狱!”

    深吸一口气,杨彦身上的地狱法则开始浮现,随后从第一层到第十八层地狱,竟然在杨彦的控制之下,尽数崩溃。

    十八层地狱崩溃,所产生的崩溃的力量,顿时被压缩成了一缕黑芒,这缕黑芒落入了杨彦的左手。

    “死吧!”

    杨彦怒喝一声,左手一甩,黑芒猛地朝着那少女掠去,

    少女冷笑一声,玉手一捏,顿时墨绿色的圣力自其体内掠出,旋即幻化出一张狰狞的利爪。

    此爪猛地探出,抓向了那黑芒,不过刚一接触黑芒的瞬间,利爪直接破碎,而黑芒则是势如破竹,迅速朝着少女眉心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