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雷,在天际不断的轰隆炸响,血仙疯了般的在虚空中翻滚,血雷自其体内轰隆炸响,暴掠而出,使得整个天际都看上去布满了无数血色蟒蛇般。

    “饶……饶我!”

    血仙双爪捂住头颅,一双血焰充斥的目光,死死盯着卓文,双膝跪在虚空,声音之中带着一丝求饶。

    卓文面无表情,右手印诀一次次掐出,根本就没有饶过血仙丝毫的意思。

    这血仙是个极大的隐患,不仅桀骜不驯,甚至实力一增强便是立马噬主,此次若不是卓文实力不弱的话,这血仙还真的有可能得手。

    而且之前这血仙的一系列的动作,一看便知道是蓄谋已久的,这畜生卓文若是不好好惩治一番的话,后患无穷。

    卓文要让这血仙知道,谁才是他的主子!

    “这血仙之前那举动,明显是在算计你,以血仙的那灵智,根本不可能想出这等谋略。”小黑的声音忽然响起。

    卓文目光虚眯,他诧异地道:“你的意思是……血魔的意识已经苏醒了?”

    “恐怕是的!”小黑点头道。

    闻言,卓文目光一寒,右手继续掐诀,猛地一跃而起,瞬间降临在血仙面前。

    此刻,血仙被那血色印记折磨的全身抽搐,虽说周身血雷极为恐怖,不过,卓文拥有大成圣体的恐怖体质,还真的不怕这血仙散发出来的血雷。

    卓文右手成爪,猛地一探,深入血仙头颅深处,旋即猛地一扯,那被他放置于血仙天灵穴深处的血魔识海,猛地扯了出来。

    血魔的识海,乃是一片恐怖的血海,原本小黑当初笼罩在这识海周围的黑炎则是尽数消散。

    血海深处的那小人,此刻早已苏醒,正捂着头不断的在血海之中翻滚,仿佛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而这小人正是血魔。

    失去了血魔识海,血仙整个人显得呆呆的,毫无灵性可言。

    卓文袖袍一挥,将血仙收入灵戒之中,旋即冷漠地盯着血魔识海。

    “卓文,你不如杀了我,为何要这么折磨我?”血魔抬起头,恨意滔天地道。

    卓文嘴角微翘,道:“你乃是血仙重要的组成部分,为何要杀你,不过今日你谋划噬主之事,我却是不能就这么算了。”

    说完,卓文双手捏诀,迅速打出无数血色印记,覆盖在血魔识海周围,顿时间,血魔惨叫声越发的凄厉。

    “这些血色印记足以持续三天三夜,这算是一次小小的惩罚,若是你再犯,可就不是三天三夜这么简单了,我会让你一直痛苦下去。”

    说着,卓文便是将血魔的识海也是收入灵戒内,旋即他饶有深意地朝着血永郡将军府瞧了一眼,旋即纵身化作一道长虹离开了血永郡。

    而这一眼,则是让得那站在将军府庭院内的魔光,心神巨骇,连连倒退,不敢与卓文对视。

    “这慕卓认出我来了……”

    魔光内心慌乱,不由得低声喃喃,不过感受到卓文那离去的气息,他这才微微放下心来。

    当卓文离开的瞬间,整个血永郡那严峻的气氛,也是平静了下来,许多武者都是轻吁一口气,悬着的心落了下来。

    而那伫立在血永郡中心的血塔,才是寸寸塌陷,彻底成为了废墟……

    从血永郡到寒鸣郡,卓文花了三天三夜时间,等他来到寒鸣郡后,却并没有第一时间找雷听琴,而是给她发了个讯息说明天出发。

    随意找了一家客栈,卓文住进了一间房间,旋即袖袍一挥,在房间内设了重重禁制,在确认无人后,他便是将魏毅从灵戒中释放出来。

    “你……你好大的胆子,我可是混沌神庙的弟子,你竟然公然囚禁我?”魏毅厉声大喝道。

    不过,魏毅的话语刚落,便是彻底的止住了,因为卓文的右手如刀,死死抵在他的吼间,使得魏毅将后面的话给生生咽了回去。

    “你若是想死的话,可以继续说。”卓文淡漠地道。

    魏毅吞了吞口水,彻底沉默下来。

    “现在我问你些事情,若是你回答得好的话,我可能会放了你!”

    卓文的下一句,顿时让得魏毅双目放光,他连连点头。

    “在中土混沌神庙内,是不是真的存在仙圣师?”卓文目光灼灼地问道。

    魏毅目光有些古怪,道:“混沌神庙可是汇聚了中土最多,最强的奥术师,我们混沌神庙怎么可能会没有仙圣师。”

    “而且仙圣师这种级别的,无论是九大圣符家族还是四大战场,都是不曾拥有的,也唯有我们混沌神庙拥有仙圣师。”

    说到这里,魏毅目光露出一丝自傲之色,混沌神庙乃是中土当之无愧第一大势力,而他身为混沌神庙的弟子,自然是觉得脸上有光。

    闻言,卓文却是蹙眉道:“九大圣符和四大战场不是也是中土的大势力嘛?他们居然没有仙圣师?”

    魏毅却是冷笑道:“奥术师晋级的难度,远比武者要困难许多,晋升仙圣师的难度乃是仙圣境界的武者十倍以上,你以为那么容易嘛?”

    “九大圣符家族和四大战场或许拥有仙圣级别的武者,但仙圣师却根本培养不出来,唯有混沌神庙才有这种级别的奥术师。”

    卓文点点头,道:“原来如此,那么你可知道,若是我想请那仙圣师帮忙,需要什么条件?”

    魏毅脸色一滞,旋即目光古怪地盯着卓文道:“请仙圣师帮忙?你想多了吧?平日里,我都见不到仙圣师前辈,你一个外人想要请仙圣师帮忙,是在痴人说梦嘛?”

    “很难?”卓文眉头蹙起道。

    “当然,可以说基本不可能!”魏毅插嘴道。

    “一点办法都没有?”卓文沉声道。

    魏毅思索片刻,忽然道:“倒是有一种方法,混沌神庙的奥术师乃是中土众多势力中最多的,混沌神庙对于奥术师的培养极为重视。”

    “若是你能够成为混沌神庙奥术分部,并且被仙圣师老祖看重的话,到时候被其收为亲传弟子,或许他会念在师徒面子上,帮你一把也说不定。”

    卓文沉默下来,从魏毅的话语中,他可以看出,想要被那仙圣师老祖看重,那基本是万中无一,卓文精神力天赋确实不错,但他还不会自大到自己的精神力天赋会被那仙圣师看重。

    “看来只能另想他法了,不过如今还是先进入那混沌神庙再说,至于辰雪的事情,我定会让混沌神庙的仙圣师帮忙的,不惜一切代价。”卓文捏起双拳,心中暗道。

    魏毅有些畏惧地瞧着卓文,道:“现在我都回答你了,可以放我走了吧?”

    “可以,不过你需要把自己关于我的一切事情的记忆,全部都摘除掉,我就放了你。”卓文淡淡地道。

    魏毅瞳孔一缩,不过在卓文冷峻的目光下,最终还是屈服了,只见他右手剑指一点眉心,旋即痛吼一声,猛地将识海中关于卓文的记忆给剥离开来,化作一团光团,而他则是由于剧痛直接昏迷了过去。

    卓文袖袍一招,将光团拿捏在手里,细细查看了一番,发现这光团之中并无问题,他便是将其捏碎。

    做完这些,他便是留魏毅在房间中,而他则是重新在客栈另外开了一间,静静等待着第二日的到来。

    第二日,魏毅醒来后,便是带着迷茫和疑惑离开了客栈,而卓文则是取出传讯玉符,传递了讯息后,便是站起身来,离开了客栈。

    白玉圆盘上,雷听琴带着水汇四人,悄然而立,瞧见卓文前来,雷听琴美眸满是笑意,而在雷听琴五人身后,这是巨大的混沌梭。

    “卓公子,你可是让小女子好等啊,今日总算是来了啊!”雷听琴略有些嗔怪地瞥着卓文道。

    卓文打了个哈哈,道:“卓某有些要事要办,确实是耽搁了不少时间,还请雷姑娘不要见怪啊。”

    雷听琴抿嘴一笑,道:“这混沌梭外面的禁制,已经被我破去,现在可以为我们所用,我们一起进去吧。”

    说着,雷听琴袖袍一挥,混沌梭船舱打开,一行人走了进去,而卓文也是紧随其后。

    一行人进入混沌梭后,这混沌梭便是尾部喷出长长的尾气,嗖的一声,便是一跃而起,跃入高空,在寒鸣郡无数武者羡慕的目光中,扬长而去。

    混沌梭的速度极快,卓文盘膝坐在船舱最角落处,瞥眼看了下窗外,发现窗外的景象,全是一片漆黑的通道,他知道这混沌梭应该是进入了空间塌陷之中。

    毫无疑问,这混沌梭的速度,比他施展的虚空法则要快许多,最重要的是,这混沌梭乃是死物,不会觉得累,只要能够提供足够的灵石它就能够一直保持这种速度穿梭。

    利用这段时间,卓文打算将意念沉入苍龙殿内,开始认真的炼化那第九阳道剑。

    雷听琴五人则是坐在最前面,雷听琴则是默默控制着混沌梭,而其身后的水汇四人则是窃窃私语起来,同时不时的将目光落向后方的卓文。

    关于江滨寒的事情,雷听琴也是说过了,这让得水汇四人对那神秘人恨得牙痒痒,但又无可奈何,因为那神秘人太强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