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惊呼一声,一时之间,竟是手足无措,呆愣在了原地。

    原本在她看来,这杨彦已经身负重伤,即使这拼死释放的攻击也不可能强到哪里去,所以少女根本就不在意。

    不过,正是她的大意,使得她放出的防御并不是很强,现在自己布置的防御被破,她瞬间陷入了六神无主的地步。

    “哼!”

    一声冷哼传来,那一直沉默不语的老者,袖袍一挥,一股巴掌大小的旋风掠出,挡住了那恐怖的黑芒。

    而老者更是右手一抓,将那黑芒捏在手里,一把将其捏碎。

    “阴天圣境强者?呵呵,看来我是没有任何反抗的希望了。”

    杨彦嘴角满是苦涩,怪不得这青年和少女如此有恃无恐,原来两人身边的老者竟然是这等强者,他知道他是不可能拼死换掉三人中的任何一人了,而他也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了。

    “中土……很精彩,但也很危险!”

    杨彦叹息一声,目光中的死意越发的浓郁,当初他是带着昂扬的斗志进入中土的,现在却落得如此下场,他知道并不是他无法适应中土,而是中土的法则比四大域更残酷。

    “堂哥,杀了他!”

    少女此刻回过神来,顿感心有余悸,同时美眸中充满了暴虐之色,对着那青年道。

    “敢伤雪儿,我看你是找死!”

    青年目光阴沉,袖袍一挥,顿时间,其手中出现了一柄长柄大刀。

    “死吧!”

    青年右手一挥,那长柄大刀顿时脱手而出,带着撕裂空气般的异响,猛地暴掠而出,直指杨彦后心。

    感受到身后那狂烈的呼啸之音,杨彦嘴角满是苦涩,他很清楚,这一刀他接不下。

    “要解脱了啊!”

    杨彦低声喃喃,但他的目光中却露出一丝不甘,他千辛万苦修炼到这等修为,现在却要死在这里,他心中有万般不甘。

    叮!

    不过,当那长柄大刀掠至杨彦后心的瞬间,一道黄泉水滴瞬间掠来,抵在了那大刀表面,随后长柄大刀直接崩溃碎裂。

    “什么?”

    青年目光微缩,不由得惊呼出声,而杨彦则是露出一抹希冀。

    嗖!

    一道身影缓缓的自远处一步步踏来,看似闲庭信步,其实每一步都跨越数千米,速度极快,瞬间便是掠至了杨彦身前。

    “你是……卓文?”杨彦目光一缩,不由得道。

    “果然是杨彦兄!”

    卓文瞧了眼杨彦,但很快瞳孔微缩,目光中露出一丝诧异之色。

    卓文右手一探,抓在了杨彦的肩膀,黄泉水滴则是一滴滴地顺着杨彦的肩膀钻入了杨彦的体内。

    随着黄泉水滴的钻入,杨彦全身的皮肤竟然疯狂的蠕动,仿佛有许多微小的生物在杨彦皮肤内快速的爬动一般。

    而杨彦则是脸露痛苦之色,额前冒出无数的汗珠,仿佛正在承受着难以想象的痛苦一般。

    不过,随着时间推移,杨彦脸上的痛苦之色也是逐渐消褪了许多,而那青年则是脸色难看,因为他发现那被他释放出来,进入杨彦体内的断魂六角虫尽数湮灭。

    “他是怎么办到的?”

    青年脸色难看,心却是砰砰乱跳,断魂六角虫存活能力很强,一旦进入武者体内,其蔓延速度极快,遍布全身,想要驱除那基本是很困难的。

    而杨彦全身八成的肉身都被断魂六角虫侵蚀,即使是他这个身为主人的,想要驱除断魂六角虫也要花费巨大的心神。

    但眼前这忽然出现的冷漠青年,竟然直接将杨彦体内已经扩散的所有断魂六角虫给彻底湮灭,这彻底震撼了青年。

    而且青年还发现,他竟然完全看不透这忽然出现的冷漠青年身上的修为,这不由得让他心中一突,看向他身边的老者。

    “公子,老朽也看不透此人的气息,此人若不是拥有极强的隐匿之法,那便是修为比老朽还要高。”老者慎重地传音道。

    闻言,青年神色一凛,目光闪烁,却忽然对着这忽然出现的卓文拱手道:“这位兄台,在下许家许欢,这乃是堂妹许雪,而他是许家的管家许磊。”

    “我们三人并不知道此人与兄台有关系,之前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若是风雷府之人听见这许欢的介绍的话,定会有所吃惊,因为许家在风雷府威名远扬,乃是风雷家族的第一附属家族。

    由于背靠风雷家族,许家在风雷府可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大势力。

    这许欢很聪明,他知道连许磊都看不透眼前这青年,再加上此人轻易驱除断魂六角虫,恐怕这青年必然不简单,所以我第一时间亮出身份,并且放低姿态。

    一般他这样做,基本都能够博取对方的好感,到那时候,以他的手段,就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堂哥,你……你干嘛对此人如此谦卑,此人既然是这畜生的朋友,那就一并杀了,而且看此人的样子,实力不错,不如当我的新玩具也不错的。”

    许欢的这一行为,顿时引起了旁边许雪的不乐意,她双手叉腰,颇为刁蛮地道。

    “住嘴!”许欢脸色微变,不由得怒喝出声。

    不过,很快许欢脸色大变了起来,因为那冷漠青年不知何时,竟然出现在许雪身后。

    “什么时候出现在后面的?”

    许欢瞳孔微缩,内心浮现出一丝恐惧,甚至连旁边的老者,也犹如见鬼了般,方才卓文出现的实在太诡异了,他居然丝毫没有察觉到这青年是如何出现的。

    许欢和老者的表情,自然是被许雪瞧见,她美眸顿时露出一丝诧异之色,但很快,一张手掌猛地掐住了她的玉颈。

    “放开她!”

    许欢和许磊两人同时大喝,尽皆朝着许雪这边暴掠而来,不过,卓文却是冷笑一声,迅速遁入虚空,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现,已经站在杨彦身边。

    “没想到再次与故人相见,竟是以这种方式,杨彦兄,你的体内生机……”

    卓文捏着许雪,目光却悲哀地瞧着身边的杨彦。

    那断魂六角虫确实是恐怖,这断魂六角虫不仅仅能够吞噬肉身,甚至能够侵蚀灵魂。

    杨彦全身八成的地方,都是被断魂六角虫所充斥着,内部脏腑已经空了,甚至那丹田都被啃食的残破不堪。

    这点倒还罢了,杨彦识海的灵魂,居然随着肉身被啃食,居然也变得残破不堪,这断魂六角虫极为奇特,竟能够通过蚕食生灵肉身为媒介,一步步侵蚀灵魂。

    这种古怪的爬虫,卓文乃是平生仅见。

    若是杨彦仅仅只是肉身被啃食,丹田被损坏,那还不至于会死,顶多可能会成为修为尽失的废人。

    但杨彦的灵魂竟也被蚕食了,遭到了重创,其灵魂已经开始溃散了。

    杨彦能够撑到现在,完全是凭借着自身那强大的意志才没死的。

    杨彦嘴角满是苦笑,他看向那许雪,目光中充满了怨毒的恨意,他沉声道:“卓兄,帮我杀了他们,此次当我求你。”

    卓文一怔,瞧着眼前目光满是死意和恨意交加的杨彦,他轻叹一口气,虽然他与杨彦接触的不长,不过他却能够感觉出这杨彦是个不轻易求人之辈。

    现在他求自己杀眼前这三人,可见对这三人的恨意有多么的浓烈。

    “反了天了,你知道我是谁嘛?我可是许家嫡系,你敢杀我,我许家到时候灭你们全家。”

    许雪虽说心中慌乱,不过一想起有许家这个强大的背景,她底气顿时足了不少,不由得对着卓文气焰嚣张地道。

    以前,许雪经常闯祸杀人,也不是没出现过这种状况,不过在她报出许家的名头后,那些人基本都不敢杀她。

    “许家?不认识!”

    卓文根本没理会这许雪,右手一点,一滴黄泉水滴掠出,瞬间钻入许雪眉心。

    原本手舞足蹈的许雪,顿时僵硬在了原地,旋即她全身抽搐,口吐白沫,翻着白眼。

    “追杀杨彦兄你应该是主谋,我不会让你这么快死的,我让你慢慢死,体会下万箭穿心般的痛苦。”

    卓文说完,许雪开始剧烈的抽搐,口中发出鬼哭狼嚎般的痛苦叫声,卓文故意控制那一滴黄泉水滴,缓慢吸收此女身上的精气。

    “放开雪儿,你想找死嘛?你若是杀她,许家与你势不两立。”青年脸色微变,声色内荏地道。

    “我说过,我并不认识许家!我只知道你们伤害我故人,所以你们该杀!”

    卓文淡漠的吐出这一句,袖袍一挥,顿时间,血仙被他召唤了出来。

    “主子叫我何事?”

    血仙一出来,便是颇为讨好地看着卓文。

    血魔一开始还是很桀骜不驯的,不过在卓文待在混沌梭的那两个月内,卓文一遍遍的打出血色印记,狠狠的教训血魔,还真的将血魔给教训怕了。

    现在血魔一见到卓文,心中就发悚,生怕卓文使用那血色印记教训他。

    “杀了那两人!”卓文淡淡地吩咐道。

    “一个净玄圣境和一个阴天圣境的垃圾,主子放心,这两个垃圾我一招就灭之。”

    血仙嘿嘿一笑,旋即一步跨出,挟裹着恐怖的血雷,瞬间降临那青年和老者面前。

    “公子,快走,这怪物气息太强足以媲美半仙,我们根本不是对手!”

    老者脸色大变,立马袖袍一挥,便是打算带着青年,立马离开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