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左梅的目光,最先被那祭台所吸引,在那祭台之上,悬浮着一块不断旋转的符箓。

    此符箓色灰,其中绘制着奇异的图案,一缕缕诡异的力量自这符箓之中散发出来。

    不过,此刻这符箓却是被一团灰白色的火焰所包裹,这火焰犹如枷锁一般,牢牢的将这符箓封锁在这祭台顶部,使得这符箓根本无法寸进。

    江左梅知道,这枚符箓,便是先知家族的根基预卜圣符。

    瞧了预卜圣符几眼,江左梅的视线落在那跪在蒲团上的娇小身影身上,一抱拳,颇为客气地道:“江左梅,特来求见神女,还请神女能够帮江某一个忙。”

    燕天玮静静地跪在蒲团上,并没有任何的动作,轻声道:“江家主此次所来,可是为了江滨寒一事?”

    江左梅深吸一口气,慎重地点头道:“正是!”

    燕天玮沉默一会儿,旋即玉指虚空伸出,在半空中缓缓地画了个圈,接着她右手一点那圈中心,顿时间,那圈内浮现出一丝丝的涟漪,旋即便是浮现出一张张的画面。

    “江家主想要知道的真相,都在这画面之中,你看看吧!”

    燕天玮说完,右指轻点,那浮现画面的圈顿时掠出,出现在江左梅的身前。

    只见,眼前圆圈的画面,瞬间便是切换到寒鸣郡白玉圆盘之上,画面里面,方老和血林降临白玉圆盘,而方老则是抱着江滨寒的尸首,目光怨毒地盯着前方的卓文和雷听琴。

    画面并无声音,但单单看这画面所发生的种种事件,就基本能够看懂其事件的具体是什么情况。

    当画面中,卓文与雷听琴配合,击杀方老和血林的时候,他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目光极为的难看。

    “风雷家族雷系一脉传人雷听琴,还有那青年面生的很,他是谁?”江左梅脸色极为的阴翳,他看向燕天玮问道。

    “此人名叫卓文,来自于四大域,江公子此次从冰火家族偷偷前往血炼府,为的便是此人。”燕天玮淡淡地道。

    江左梅眉头微蹙,江滨寒偷偷出去这件事他自然是知道,只不过他当初并没有过多留意,而且再加上江滨寒身上拥有冰火分身符,所以他并不担心江滨寒的安危。

    但就是这一次,却让得江滨寒有去无回,但江左梅却是没想到,此次江滨寒外出居然是另有目的。

    “此人不过是来自于四大域,寒儿为何为了他千里迢迢去血炼府呢?到底是为什么?”江左梅百思不得其解地问道。

    燕天玮缓缓转过身来,她抬头盯着江左梅,虽然由于瞎目的原因,她的双目紧闭着,但江左梅却有一种被一双明亮的眼睛盯着的错觉。

    “因为此人身上有冰火家族一直想要寻找的那丢失的一缕冰炎圣符本源,所以江公子才会火急火燎,千里迢迢地前往血炼府,目的便是想要剥夺此人身上的那一缕冰炎圣符的本源,以此作为自己继承家主的重大筹码。”

    燕天玮声音很平缓,但说出来的话语,却是犹如无数的炸弹在江左梅脑海轰隆炸响,使得他双手猛地一哆嗦。

    “神女,你……你说的……这些是真的?”

    江左梅整个人僵硬在原地,他瞳孔紧缩成针,浑身颤抖,显得极为的激动。

    燕天玮平静地点点头,道:“这是占卜出来的结果,若是江家主有异议的话,可以选择不相信。”

    江左梅目光闪烁,连忙笑道:“中土谁人不知神女占卜能力出自于预卜圣符,江某如何信不过,只是江某还有一问。”

    “你想问那卓文现在何处吧?”燕天玮嘴角微翘,道:“他现在应该在风雷府。”

    江左梅微一拱手,道:“多谢神女指点!”

    “嗯!不过小女要提醒下江家主,此事虽与那风雷家族雷听琴有关,不过我想那主谋应该是那卓文,毕竟雷听琴乃是风雷家族雷系一脉继承人,肯定是以大局为重之人,绝不会干出这等轻率之事。”燕天玮劝告道。

    江左梅并没有答话,不过心中却满是冷笑,燕天玮的话语一听就是劝解之言,他自然不会相信。

    在他看来,拥有冰火分身符的江滨寒,凭那来自于四大域的卓文根本就不是杀死,但江滨寒却死了,恐怕主谋肯定是那雷听琴。

    而且,在他想来,那雷听琴背后肯定有风雷家族强者协助,不然也不可能杀得了江滨寒。

    “好一个雷听琴,好一个风雷家族,还有那卓文,这几人还真的是太猖狂了,我江左梅若是不向他们讨个说法的话,别人还以为我冰火家族怕了那风雷家族呢。”

    江左梅此刻心中思绪万千,杀气腾腾,越想越气,最终便是向燕天玮告辞后,便是急匆匆离开了祭塔。

    “神女不愧是神女,一句话便是引导这江左梅将矛头指向了风雷家族,恐怕江左梅是真的打算回去准备进击那风雷家族了啊。”

    在大厅偏僻昏暗的角落之中,一道黑影缓缓步了出来,此人带着鬼脸面具,声音带着一丝邪气。

    “没那么容易,江左梅或许会冲动,不过冰火家族老祖江兵寒可不会冲动,那老家伙可精明着呢!”燕天玮淡淡地道。

    鬼脸面具之人脚步一顿,他蹙眉地道:“也就是说,两大家族打不起来了?”

    “那是自然,江滨寒虽说是冰火家族少主,但毕竟冰火家族家主候选人可不止江滨寒一人,冰火家族绝不会为了江滨寒而与风雷家族打起来的。”燕天玮道。

    “看你的样子,你应该已经想好主意了吧?”鬼脸面具之人倒是颇为自信地道。

    燕天玮缓缓站起身来,道:“两家要真的战起来,需要导火索,而这个导火索就是那卓文,也是我口中的变数。”

    “为何是他?”鬼脸面具之人问道。

    “或许你只知道此人身上拥有冰炎圣符吧?但你知不知道,此人身上除了冰炎圣符,其实还有另一种圣符。”燕天玮道。

    “什么圣符?”鬼脸面具之人严肃问道。

    “风雷家族内分作两个派系,一个是风系一脉,一个是雷系一脉,不过在很久以前,并无两个派系之分,自从风雷家族的雷系圣符的关键部位丢掉之后,便是分出了这两大派系。”

    “而那雷系圣符关键部位,也在那卓文身上,你说若是让风雷家族知道那卓文身上有这东西的话,你觉得会怎么样呢?”

    燕天玮转过头,看向鬼脸面具之人,她嘴角的弧度翘的很高,犹如一轮弯月一般。

    鬼脸面具之人目光爆发出一缕精芒,低声喃喃地道:“此人身上同时拥有冰火家族和风雷家族都想要的至关重要的东西,那么两家很可能会为了此人而大打出手。”

    “对,不过导火索虽然重要,但时机却是更重要,冰火家族那方面已经知道那卓文身上拥有冰炎圣符一丝本源,但风雷家族却不知道,但那卓文却在风雷府地域,我想接下来该怎么做,你比我更清楚。”燕天玮淡淡地道。

    “那是自然!”

    鬼脸面具之人咧嘴一笑,旋即犹如鬼魅般,朝着后面缓缓的漂浮着,最终消失在了大厅之内。

    燕天玮轻叹一口气,低声喃喃道:“我筹划了这么多年,希望最终那东西真的能够助我脱离这种无法修炼的废体。”

    “这如凡人一般,没有任何武道资质的身体,我早已经厌倦透顶了,而且凡体的寿命终究有限,虽然家族中那些老家伙几乎每年给我洗筋伐髓,脱胎换血,但这种方法又能够持续多少年呢?”

    “以这凡体之躯,终究无法达到武道至圣那般的寿命悠久,更是有着诸多的限制,这并不是我想要的,所以我必须要蜕变才行。”

    说着,燕天玮缓缓端坐在蒲团之上,而大厅之中周围的黑暗中,时不时响起一丝丝的异响,若是仔细查看的话,会发现大厅的周围,罗列着一座座的石架。

    而在石架之上,则是摆放着一座座的棺椁,这些棺椁形形色色,看上去与尸幽绝地的棺椁极为的相似。

    风雷府中心地域,则是一座名为风雷城的巨大城池。

    这座郡城常年遍布着风雷的能量,远远看去,雷随风动,风雷交加,看上去倒是颇为的壮观。

    风雷城外,一道长虹瞬间而至,在城门外百米处,显露出一道修长的身影。

    “风雷家族应该就在这风雷城里了,还有那许家也在此城呢!”

    此人正是卓文,他如一道长虹,落在了城门外,以他的实力,城门守卫自然不会拦着,而是毕恭毕敬的将他迎了进去。

    卓文一路循着街道,按照雷听琴给他的玉简的路线,很快便是来到了风雷家族的府邸。

    站在偌大的府邸门外,卓文取出那雷听琴的腰牌,输入了一段讯息后,便是踏步走入大门。

    “来者何人?”大门两边的侍卫顿时拦住卓文,厉喝出声道。

    “我乃是雷听琴雷姑娘的朋友,这是雷姑娘的腰牌,此次受邀来风雷家族,我想雷姑娘应该已经知道在下前来了。”卓文拿起腰牌道。

    两名侍卫相视一眼,目光露出一丝古怪之色,倒是让开一条道路,不言不语。

    卓文眉头微蹙,两名侍卫的反应有些古怪,这让卓文暗暗有些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