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门之中,前面乃是一条蜿蜒端庄的大道,卓文刚步入大道的瞬间,两道身影缓缓前来。

    “雷姑娘!”

    卓文目光落在其中一道倩影之上,颇为客气地拱手道。

    两道身影,其中一道亭亭玉立,绝代风华,正是雷听琴。

    而跟在雷听琴身边的乃是一名身材修长,身着花格长衫,面带儒雅笑意的青年。

    两人并肩而来,不过卓文却敏锐的发现,雷听琴柳眉细微的蹙起来,显然雷听琴对于身边的青年并不是特别的感冒。

    “卓公子果然守信,应邀来此!”雷听琴笑吟吟地道。

    卓文点点头,将那腰牌递给雷听琴,道:“这是雷姑娘你的腰牌,此物物归原主。”

    雷听琴收起腰牌,螓首微点,刚想说话的时候,其身边的青年,忽然轻笑道:“琴妹,此人就是那卓文嘛?”

    雷听琴美眸一寒,不咸不淡地点点头,不过青年也不以为意,他对着卓文一拱手道:“卓兄,在下风系一脉风天寒!”

    卓文察言观色的本领虽然比不上一些活了数千年的老家伙,但眼色也不会差,他自然是看到雷听琴眸子中的寒意,但却又偏偏不敢发作,很显然这风天寒在风雷家族中地位不低。

    “卓兄,我带你先去逛逛吧,天寒大哥,你若是没事的话,听琴就不打搅了!”

    雷听琴玉手一伸,拉着卓文的右手,与风天寒打了个招呼,便是急匆匆地离开了此地。

    风天寒瞧着那离去的两道身影,目光寒意渐浓,不过很快便是被他收敛了起来。

    幽静的园林小道上,雷听琴与卓文并肩而走,两人沉默不语,清脆的脚步声倒是回荡不已。

    走了许久,雷听琴轻叹一声,道:“卓兄,我想你应该尽快离开风雷家族了,江滨寒的事情,恐怕瞒不了多久了。”

    卓文一怔,略有些诧异地问道:“当时的见证人应该都不在才是,此事也只有你我知道,那冰火家族不可能这么快就查到我们吧?”

    雷听琴美眸充满了无奈,道:“据说那江左梅去了一趟先知家族,找了神女算了一卦,结果如何,我是不知道,不过从先知家族回去后,江左梅便是开始警告我们风雷家族高层,将我给交出来。 ”

    “现在,两大家族已经开始僵持着,好在那江左梅并没有说起你来,你还有机会离开。”

    闻言,卓文脸色有些难看,他蹙眉道:“是先知家族的神女么?不过杀死江滨寒的乃是鬼脸面具之人,我想那神女真的拥有预知过去之能的话,她应该将矛头指向那鬼脸面具之人才是。”

    “此事我就不得而知,我只知道那江左梅现在开始针对我们家族了,那混沌梭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就在这里面。”

    雷听琴玉手一招,将一枚灵戒递给卓文。

    卓文目光复杂,道:“雷姑娘你接下来该怎么办?”

    雷听琴螓首微摇,道:“此事你放心好了,我乃是雷系一脉的继承人,风雷家族不会轻易把我交出来,我有家族作为后盾,倒是无碍,但你却不同,你孤家寡人,你的处境比我要艰难很多。”

    卓文深吸一口气,沉声道:“不知道雷姑娘对于那鬼脸面具之人是否知道一些?”

    雷听琴摇摇头,道:“此人太神秘,即使是我们家族的情报局,依旧没有查出这鬼脸面具之人的身份,好似此人是忽然凭空出现一般,现在我们家族正在与冰火家族交涉,若是进展顺利的话,此事可能会被压下来。”

    “雷姑娘今日之恩,卓某铭记于心!”卓文拱手,道:“在下还有一件事,想要请求雷姑娘。”

    “你说吧,只要我能帮上忙的,一定帮!”雷听琴道。

    “雷姑娘可否替卓文查下这两人,这两人是在下的朋友,听说这两人曾经出现在许家!”

    卓文拿出一枚玉简,递给雷听琴,里面绘制着吕寒天和舞蝶的画像。

    雷听琴查看了下,点点头道:“许家乃是我风雷家族的附属家族,我去帮你查下,应该很快就会有所答复。”

    “那就有劳了!”卓文拱手道。

    “卓兄不如先在我家族中休息一两天,等查到你想查之人,到时候再带着你的朋友离开如何?”雷听琴嫣然笑道。

    卓文目光闪烁,微笑道:“不必这么麻烦了,卓某就在风雷城中找一家客栈住下即可,到时候雷姑娘传讯于我就行了。”

    “也好,我先送你出去吧,等有消息,我定会第一时间通知卓兄的。”雷听琴笑道。

    送走卓文后,雷听琴在大门口站了一会儿,美眸闪烁,不知在想些什么。

    “琴妹,难道见你如此殷勤地对待一名陌生男子,莫非你看上此人了?”

    风天寒不知何时,出现在雷听琴身后,嘴角露出一丝邪意的弧度。

    “此人是我的朋友,对待朋友,自然不能失了礼数,天寒大哥若是没事情的话,听琴就此告辞了。”

    雷听琴淡淡地瞥了眼风天寒,旋即便是与其错身而过。

    “真的只是因为朋友吗?”风天寒嘴角喃喃,目光中涌出一丝深邃。

    “这雷听琴有些问题,他对我的态度未免太好了,一开始她出现在我面前,而且还用雷盘帮我挡住一击,我就觉得有些奇怪了。”

    “我与她非亲非故,她为何要帮我呢?现在更是将混沌梭亲手交给我,而且还如此豪爽的答应帮我查人之事,我的事情她来者不拒,实在有些可疑。”

    离开风雷家族,走在路上,卓文目光眯起来,雷听琴的态度,实在让他觉得可疑。

    “这雷听琴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你回去查看下那灵戒中的混沌梭便是一切都明白了。”识海中,小黑淡淡地道。

    在风雷城,卓文找了间客栈后,便是住了进去。

    昏暗的房间内,卓文在房间中布置了重重禁制,旋即屈指一弹,便是从灵戒中取出混沌梭。

    这混沌梭可大可小,此刻拿出混沌梭,卓文自然以圣力将其缩小了数十倍,房间倒是刚好放得下。

    卓文右手触摸着混沌梭表面,开始仔细查看着混沌梭每个角落,他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旋即他右手一捏,取出了一点黑色的粉尘。

    这黑色粉尘很不起眼,放在混沌梭的底部,就仿佛是不小心沾上的灰尘一般。

    若是卓文事先没有怀疑的话,他是不会注意到这块黑色粉尘的,但既然他有所怀疑,那么这唯独粘在混沌梭底部的粉尘则是最大的疑点。

    “这粉尘是……”

    卓文目光寒意越发的浓郁,不过他并没有捏碎粉尘,而是重新将其黏在混沌梭上。

    “雷听琴……”

    卓文深吸一口气,心中暗叫一声不好,之前他拜托了雷听琴去查询吕寒天和舞蝶的下落,若是吕寒天和舞蝶真的在许家的话,那么吕寒天和舞蝶的处境恐怕将会举步维艰。

    “看来我得去许家一趟了!”

    深吸一口气,卓文袖袍一挥,便是将精神力分身招了出来,他打算让这道分身守着混沌梭,以此来迷惑那雷听琴。

    而卓文则是面貌逐渐的改变,变成了许欢的模样,他目光中寒意凛冽,冷冷地道:“雷听琴为何要这么做?她一开始找上我就应该抱着某种目的的吧?”

    卓文很快就想起之前雷听琴拿出雷盘之时,他体内的雷三翼的异状,他心中暗道:“难道雷听琴察觉到了什么了吗?此地,恐怕不宜久留,不过在此之前,许家必须要走一趟。”

    说着,卓文离开了客栈。

    许家虽然也在风雷城,不过其府邸坐落的位置,倒是与风雷家族有一段相当大的距离。

    当卓文化身许欢来到许家府邸的时候,两名守卫皆是露出惊喜之色,其中一人道:“少爷!您总算是回来了,老爷这段时间一直在找您呢。”

    卓文点点头,屈指一弹,将吕寒天和舞蝶的画面呈现出来,问道:“你们二人可认识这两人?”

    两名守卫定睛一看,连连点头,道:“自然是认识,这两人不是我们许家的客卿嘛?”

    “那你们可知道这两人的踪迹?”卓文目光精芒闪烁,问道。

    “前一段时间,这两人好似被老爷派出去了,至于到底去了哪里?我们就不得而知了。”守卫摇摇头道。

    卓文蹙眉,静立在门口,沉默不语。

    那名守卫小心翼翼,谨慎地道:“少爷,老爷一直都很担心您,现在您回来了,小的是不是要先去通知老爷啊!”

    “不用了,你直接带我去吧!”卓文干脆利落地道。

    守卫也不怀疑,连连点头,旋即便是带着卓文朝着府邸走去,很快便是带到了一处颇为豪华的阁楼面前。

    在阁楼的大厅之中,一名身穿锦服的威严中年男子正在大厅中踱步,此刻眼见那守卫走进来,脸色顿时露出一丝不悦。

    不过当中年男子瞧见守卫身后之人的时候,虎躯一震,旋即目光露出激动之色,进步并作一步,走到了卓文面前。

    “欢儿,你总算是回来了,你出去这么久了,怎么到现在才回来?雪儿和许磊呢?”中年男子极为激动地捏着卓文肩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