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之间,雷擎天和江左梅两大地仙对峙在一起,周围空气沸腾,一股如天塌下来的恐怖威压,顿时压了下来。

    而两人所在的这处阁楼,更是因为承受不住两人那恐怖的气势而摇摇欲坠,最终轰隆一声,便是寸寸崩溃,轰然崩塌。

    一瞬间,此处的气氛压抑到了极点,而雷系一脉八名老者和江左梅带来的高手,更是毫不示弱,虎视眈眈。

    “江家主,雷族长,你们两人好歹也是地仙,可别像个市井之徒一般,一言不合,便是大打出手啊!”

    风如戟眼见事情不妙,连忙带着风系一脉的高手赶来劝解道。

    “风族长,你也看到了吧?明明雷擎天这厮之前说好了,要将这卓文交出来的,现在居然临时反悔,这是完全不将我冰火家族放在眼里啊!”江左梅冷冷地道。

    雷擎天显然是个暴脾气,他冷冷地道:“此子事关风雷圣符的雷系部分,你若是觉得心里不平衡的话,我雷系一脉大不了再给你一些补偿好了。”

    风如戟却是颇为头痛,不过事关风雷圣符的东西,风如戟心中自然也不会同意将这卓文交出来的。

    他们风雷家族的根基便是风雷圣符,虽说分成两个风系和雷系两个派系,不过风雷圣符却是一体的。

    风雷圣符中的雷系部分能够找回来,无疑能够让他们风雷家族的根基更加的深厚,此事,风如戟自然是支持雷擎天的。

    只是,现在让他头痛的是,雷擎天之前可是大言不惭的许诺过了,现在又如此干脆的毁诺,实在让他无奈至极。

    “江家主,此事我们也是没料到,此子毕竟是关系到风雷圣符,而这东西乃是我们家族的根基,你退一步吧,我们风雷家族必然会给你足够的补偿的。”风如戟轻叹地道。

    轰轰轰!

    江左梅一脚踏在地上,顿时周围的地面轰然碎裂,旋即一股至强的飓风席卷而出,密密麻麻的扩散开来,雷擎天等人都是不由得倒退几步。

    “欺人太甚了!雷擎天、风如戟,你们是不是真的欺我冰火家族无人?这雷擎天当面毁诺也就罢了,你风如戟竟也不知脸面,帮着雷擎天这厮?”江左梅目寒地道。

    此刻,风如戟的脸面也有些不好看了,方才他已经放下身段,好言好句的劝说了,这江左梅竟然根本不领情。

    风如戟怎么说也是风雷家族风系一脉的族长,也是如江左梅这般的地仙强者,此刻被江左梅如此数落,他内心也有些恼怒了。

    “江左梅,我们给你脸,但你却不要脸,那就不要怪雷某不客气了。”

    雷擎天冷哼一声,也是一脚踏出,恐怖的雷霆如天雷滚滚一般,轰隆炸响,自上空云层接连不断的轰击下来,一时之间,将江左梅的那股可怕的威压给抵消了。

    “江家主,你这是打算与我们风雷家族开战吗?为了一个无名之辈,你与我们风雷家族开战实在是不智的行为。”

    风如戟也是一步踏入,顿时间,他的周身掀起数十道恐怖的风暴,犹如数十根通天彻地的风柱,捅破天际。

    风如戟和雷擎天两人的气势加起来,太过于恐怖了,一举压制住了江左梅。

    江左梅却毫不退缩,他沉声道:“雷擎天,江某之前已经给足你的面子了,犬子江滨寒的死与你们雷系一脉传人雷听琴脱不了任何的关系,但江某却是愿意放其一马,息事宁人,只要那卓文。”

    “但现在你是怎么做的?拿出点东西赔偿,是打发叫花子嘛?犬子的命就如此不值钱,现在更是打算包庇这卓文,你们偌大的风雷家族就是这样行事的吗?”

    江左梅声音之中隐含着怒火,关于卓文身上拥有冰炎圣符他确实没说,他很清楚这东西他也说出来的话,雷擎天和风如戟更加不可能让他将卓文带走了。

    毕竟,谁都知道他们冰火家族的冰炎圣符,仅仅只是差了一丝本源,若是这丝本源得到的话,那么冰炎圣符的威力将会更上一层楼,对于提升他们冰火家族的实力可是有着极大的好处。

    而身为竞争家族的风雷家族,自然是不可能让他们冰炎圣符恢复完整的。

    而江左梅此刻心中也颇为的惊讶,他没想到这卓文身上居然同时具有冰炎圣符和风雷圣符的一部分。

    “江家主,区区一个无名之辈而已,你也太过于在意了吧?难道此子身上还有什么你在意的东西?”风如戟目光虚眯,冷冷地道。

    江左梅目光闪烁,冷漠地道:“此子关系到杀子之仇,江某如何不在意?”

    风如戟和雷擎天两人更是冷笑连连,风雷圣符对他们风雷家族也是重中之重,他们又怎么可能将这身上具有风雷圣符的雷系部分的卓文交出来了,除非他们脑袋进水了。

    江左梅自然也是瞧见风如戟和雷擎天两人脸上的冷笑,他知道两人是不太可能交出那卓文的,现在想要争夺这卓文,唯有一战了。

    “江哲,出来吧!既然风族长和雷族长没脸没皮的毁诺,那我们冰火家族也不用给他们面子了。”

    江左梅说完,其身后蓦然走出一道身影,此人身材修长,背负丈二蛇矛,而且这蛇矛也颇为的奇特,通体由冰火两种能量组成。

    一股不弱于江左梅三人的气息,从此人身上暴掠而出,直冲天际。

    “你们冰火家族大长老江哲也来了吗?之前一直隐匿在后面,倒是没注意到,看来你是有备而来啊。”风如戟冷冷地道。

    地仙级别的强者极为稀少,即使是九大圣符家族,也基本都只有两三个,不过这些地仙强者的数量都是明面上的,至于这些圣符家族暗地里是否还有地仙,基本都是难以知晓的。

    不过,在中土,所有人都是知道,九大圣符家族之所以远远凌驾于九十九府域所有势力的最主要原因,便是九大圣符家族内,都是拥有天仙级别的存在镇压着。

    而圣符家族的重中之重的圣符,也基本都是掌握在这种坐镇家族的天仙的手中,冰火家族的老祖如此,风雷家族亦是如此。

    不过,能够修炼到天仙的,基本都是活了近万年的老怪物,这些老怪物基本都是从万年浩劫过后的那最艰难的一段时间过来,并且修炼成天仙这种恐怖的高度的。

    当然,也不排除有一些老怪物是从万年前存活下来,并且一直活到现在的存在。

    “江左梅,你以为我们怕你了,要战就给我滚上来!”

    雷擎天冷哼一声,一步一道雷霆的迈向天际,只见天际乌云滚滚,在乌云之中无数的雷霆肆虐翻涌,而雷擎天则是站在乌云之下,迎着无数雷霆,犹如一尊至高无上的雷神一般。

    “家主,我来战他!”

    江哲目光森寒,右手一旋,顿时取下了背后的丈二蛇矛,旋即他猛地一抛,丈二蛇矛如风驰电掣般,暴掠而出,划破空气。

    一时之间,丈二蛇矛所过之处,冰火能量犹如爆发的火山般,冲天而起,蔓延在天际,居然盖过了那漫天的雷霆。

    嗖!

    丈二蛇矛速度极快,瞬间便是掠至雷擎天身前。

    雷擎天目光一凝,右手一捏,顿时间,滚滚的雷霆从乌云深处劈了下来,纷纷汇聚在了雷擎天的右手掌心之内,化作了一柄硕大的雷枪。

    轰!

    雷擎天一枪撩出,竟是掀起无数的螺旋雷霆电光,爆发而出,那原本掠来的丈二蛇矛,轰在这螺旋雷霆电光的表面,猛地停滞了下来。

    轰轰轰!

    接着,在雷枪与丈二蛇矛周围,竟是轰隆隆的喷发出无数的雷霆和冰火能量,天空数千丈范围的空间,尽数塌陷形成恐怖的黑洞,无数黑色的气旋自黑洞之内涌出。

    一股崩灭的感觉,顿时间传遍整个风雷城,处于风雷城的无数武者,尽数跪在了地上。

    此刻,他们跪下来是不由自主,双膝跪地,仿佛身上压着恐怖的山岳一般。

    咔擦!

    咔擦!

    ……

    旋即,风雷城上空的那闭城禁制,出现了无数的裂痕,最终崩裂成无数的碎片。

    “地仙之战,那是风雷家族的雷系一脉族长雷擎天啊,另一人乃是冰火家族的大长老江哲,两人都是地仙。”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风雷家族和冰火家族怎么会对上呢?地仙之战啊,那对我们风雷城来说,是个灾难啊!”

    在雷枪与丈二蛇矛碰撞到两者产生的恐怖余波蔓延开来后,风雷城便是炸开了,所有人都能够感受到那蔓延而来的毁灭般的恐怖气息,他们一眼就知道造成这一幕的唯有地仙,唯有地仙才能够爆发出让他们所有人都恐惧的威能。

    嗖!

    雷枪与丈二蛇矛碰撞过后,那丈二蛇矛顿时抛飞,而雷擎天则是手持雷枪,如雷神降世,冲着江哲便是暴掠而去。

    江哲凛然不惧,一步跨出,脚下升起一朵朵冰火莲花,而他的速度则是在踏着冰火莲花的瞬间,便是飙升到了极致,瞬间接住那抛飞的丈二蛇矛。

    轰轰轰!

    一瞬间,两大地仙便是爆发出了惊世大战,在风雷城上空,掀起灾难性的涟漪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