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风雷无机右手轰在那冰火盾牌之上,仿佛轰在一道柔软无绵的水幕之中,他右手的力道,全部都被这冰火盾牌给瓦解了。

    而且冰火盾牌表面那交替的冰火能量,更是如跗骨之蛆般,钻入了风雷无机的掌心。

    风雷无机右脚一踏地,连连爆退,离开了江兵寒所在的范围。

    同时那附着在他右手掌心的冰火能量,更是被他强大的仙元给阻碍在外面。

    不过,虽说风雷无机的仙元极为的强大,但这冰火能量却极为的诡异,有着极强的粘性,一直黏在其掌心,试图再次钻入他的经脉之中。

    “给我碎!”

    风雷无机也有些头痛这股恐怖的冰火能量,手掌一握,风雷圣符的力量加上自身的仙元,这才将这冰火能量彻底的湮灭。

    “你竟也将冰炎圣符给带了出来了?”风雷无机目光闪烁,露出惊骇之色。

    此刻,江兵寒头顶上空承载着庞大的火海,脚下踏着层层叠叠的寒气,而他则是站在这冰与火两种能量中央,发梢无风自动,如神似魔。

    “江某今日敢闯你们风雷家族,自然是有着自己的底牌,我明知你家族中有风雷圣符,江某又怎么可能会不带出冰炎圣符来以防万一呢?”

    江兵寒右脚一跺,其脚下的寒气,开始以一种可怕的速度,朝着周围蔓延开来。

    只见江兵寒万里范围,尽数被这股寒气影响,成了一片恐怖的冰川领域,犹如冰封万里。

    而江兵寒的头顶上空,火焰焚天,恐怖炽热的高温,辐射向四周,天际的万里范围,尽数被火焰蔓延,而周围的温度,也达到了一种令人胆战心惊的恐怖地步。

    “趋近于完整的冰炎圣符啊,这就是冰炎圣符的真正威力吗?”

    风雷家族之中,卓文目光复杂,他终于是发现,原来圣符的力量居然能够这么恐怖。

    江兵寒手中的冰炎圣符并不是完整的,但却能够发挥出这般犹如天威般的威力,他知道若是冰炎圣符真正的完整的话,那么所能够发挥出的威力,将会远超想象。

    当江兵寒和风雷无机两人,分别拿出冰炎圣符和风雷圣符的那一瞬间,位列在中土其他七个方向的另外七个圣符家族内的圣符,尽皆都出现了或多或少的异动。

    先知家族,祭塔之中,神女蹲坐在蒲团之上,在她面前的祭台上悬浮的预卜圣符,此刻嗡嗡的叫着,整个祭台更是剧烈地颤动。

    “神女,预卜圣符如此异动,难道是有其他圣符发生了什么事情嘛?”

    一名身穿白色大褂的老者,手持一根拐杖,缓缓走到燕天玮身后,一双有些浑浊的老目中,显露出一丝惊疑不定之色。

    “老祖感受不出这两股气息嘛?这是风雷圣符和冰炎圣符啊,风雷家族和冰火家族已经开战了。”燕天玮面色颇为平静地道。

    老者缓缓平静下来,他深深地看了燕天玮一眼,道:“风雷家族和冰火家族两大家族都是根基深厚的家族,轻易是不可能动手的,若是真的动手的话,神女你也应该预知的到的才是,为何……”

    “老祖,有些事还请不要多问,天玮所做之事,全部都是为了我们先知家族!预卜圣符已经在先知家族蒙尘了数千年了,为此先知家族这些年来,更是成了九大圣符家族的末流。”

    “天玮既然拥有了沟通预卜圣符的能力,那么天玮必将近我所能,崛起我们先知家族,还望老祖以及整个先知家族上下,尽力助天玮!”

    神女忽然俯下身,颇为诚恳地对着燕天玮道。

    老者扶起燕天玮,叹息道:“神女你如此便是折煞了老朽了,你是先知家族中自第一代先祖之后,第二名可以沟通预卜圣符的族人,你是我们先知家族天赐之人,我们封你为神女乃是心悦诚服。”

    “神女既然有崛起先知家族之心,老朽老怀大悦,定然鼎力相助!”

    燕天玮嘴角露出一抹微不可觉的笑意,旋即道:“那便多谢老祖!”

    除了先知家族以外,重盾、旋刺、永生、血祭、王刃以及兽使另外六个圣符家族内手握圣符的老祖,尽数在这一刻,纷纷睁开双目。

    他们的目光,越过中土无尽的疆域,最终落在了风雷府风雷城之外的那上空手持冰炎圣符的江兵寒和握有风雷圣符的风雷无机两人身上。

    “风雷家族的风雷无机和冰火家族的江兵寒两人发什么疯?居然使出圣符战斗,难道他们不管我们九大圣符家族共同立下的规定了吗?他们想要打破平衡吗?”

    “即使这两家打破平衡,也与我们无关,他们要斗就让他们斗好了,最好让他们斗个两败俱伤,或许我们可以做下渔翁!”

    “……”

    这一刻,这六大家族的老祖,恐怖的神念,跨越重重疆土,不断的交流着,当然唯一没有释放出神念的,唯有先知家族。

    而六大家族的老祖,却并不感到奇怪,虽说先知家族出了个旷世奇才神女,但先知家族的底子实在太弱,底蕴远比其他八个家族要弱太多了。

    即使是先知家族的老祖,实力也不过是地仙巅峰,却并无天仙的存在,其战力极弱,一直是其他八大家族忽略的对象。

    虽说最近千年来,出了个神女,使得这先知家族地位倒是高了不少,不过其他八大家族依旧没有将先知家族太放在心上,因为先知家族的威胁太低了。

    不仅仅是圣符家族,风雷府周围的许多府域的武者,也都是感觉到风雷府那边传来的恐怖的能量。

    而此刻,青莲府毕家,一座颇为豪华的阁楼之中,两道依偎的身影站在庭院外,他们的目光看向风雷府,目光中充满了担忧之色。

    “天哥,我们都受到了卓大哥发来的讯息,让我们莫入风雷府,现在风雷府那边好像发生大事了,这大事会不会和卓大哥有关系?”舞蝶美眸担忧地道。

    吕寒天深吸一口气,沉声道:“既然卓文让我们不要去,我们就不要去,这股波动太恐怖了,根本就不是我们所能够承受的,而卓文他有苍龙殿,相信也不会有事。”

    “现在,我们只需要待在这毕家,以前卓文与我说过这毕家,据说是他的一位长辈的家族,以后他来青莲府毕家的话,定会来看看。”

    “现在毕家处于艰难时期,若是换做卓文的话,必然会出援助之手,现在卓文不在,那我们就代替他来帮助毕家。”

    闻言,舞蝶点点头,虽说她心中颇为担忧卓文,但之前卓文的讯息也说过了,他一切都安好,并且警告他们绝不要擅自去风雷府,所以她也并没有冲动的和吕寒天前去风雷府。

    “风雷老头,来战战看吧,到底是风雷圣符更胜一筹还是冰炎圣符更胜一筹?”

    江兵寒目光淡漠,右手一握,顿时上空的焚天之火和地面的万里之寒,急剧收缩,冰与火相接触,旋即便是散发出呲呲呲的异响,接着形成了一朵花开四瓣的冰火莲花。

    这朵冰火莲花实在太大了,辐射足有万里。

    在这朵冰火莲花形成的瞬间,风雷无机脸色阴沉,厉啸一声,背后三对庞大的风翼,席卷出一道道通天的飓风,旋即这三对风翼猛地一张合,连连躲避那冰火莲花的攻势。

    风雷无机纵身一跃,风翼一扇,直冲天际,而其身后冰火莲花则是如怒龙般紧追不舍。

    哗啦!

    风雷无机瞬间跃入万里高空,那里此刻已经乌云密布,一道道比水桶还要粗的雷霆,在云层内不断的交缠。

    “我的风雷圣符并不完整,想要真正发挥出此符箓的威力,唯有借助这自然之雷,形成风雷大翼,给我吸!”

    风雷无机跃入云层瞬间,右手一抓,顿时间整个乌云都剧烈的翻滚,无数的雷霆尽数都汇聚在了风雷无机的背后之上。

    只见,他背后的三对风翼,在汇聚雷霆的瞬间,竟然开始有着涨大融合的趋势。

    当云层的所有雷霆全部都被吸收后,乌云忽然被一股飓风吹散,旋即一对夹杂着风雷的巨大翅膀,出现在万里高空之上。

    这双翅膀展开弥漫足有万丈巨大,仿佛这一对翅膀将这片天空都尽数笼罩了进去。

    轰隆!

    冰火莲花依然抵达万里高空,而那一对翅膀则是缓缓的合了起来,冰火莲花撞在这对翅膀的瞬间,轰然溃散,冰火能量则是如火山爆发般哗啦啦的倾泻在整个天空。

    这一幕,犹如世界末日一般,因为整个天空都被冰火能量以及风雷能量所充斥,白天不再是白天,天空也不再是天空。

    这一幕太震撼了,整个风雷府的人都永远无法忘却今日的这一幕。

    “左梅、江哲,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夺来那卓文!这风雷老头现在拦不住你们,此子我们冰火家族定要得到。”

    在冰炎圣符与风雷圣符在万里高空碰撞出令人心惊胆战的炫彩后,江兵寒的声音也是在天际滚滚传来。

    “是!”

    原本还因为江兵寒和风雷无机大战而处于失神的江左梅等一众冰火家族高手,都是反应过来,纷纷应和。

    “雷擎天、风如戟,今日这卓文我们冰火家族要定了。”

    江左梅冷笑一声,带着一众高手,直掠向风雷家族府邸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