蹬蹬蹬!

    卓文缓步走来,他淡漠的俯视着倒在地上,不断抽搐的雷听琴。

    “别杀我,我将这雷翼让给你,放我一条生路,难道你要毁诺嘛?”雷听琴此刻极为的恐惧,双目上翻,全身在快速地干瘪下去。

    “卓某之前说过,愿以生命起誓,你若是真的告诉我雷盘使用之法,并且助我融合雷翼,那么我卓文绝不伤你性命;若是你出尔反尔,那就不能怪卓文不顾誓言了。”

    “但你现在却是出尔反尔了,那你就不要怪卓某了!”

    卓文目光满是森寒,但雷听琴却是不断挣扎,她甚至缓缓爬行到卓文面前,哀求道:“饶过我,我不会再这么做了!”

    卓文屈指一招,顿时间,雷听琴大叫一声,旋即直接成了一具干尸,而从雷听琴体内却是掠出二十滴黄泉水滴。

    瞧着那二十滴黄泉水滴,卓文目光虚眯,他倒是没想到这雷听琴居然产生了二十滴黄泉水滴,此女身上的罪孽之大,倒是出乎了卓文的预料之外。

    雷听琴一死,那原本极为的暴虐的雷翼,骤然变得安静了许多,甚至雷翼中央处的那雷盘也不再有任何的过激的表现了。

    “看来雷翼的异状,果然是这雷听琴搞的鬼,之前此女所说的到底有多少是真的,还真的是有待商榷啊。”

    杀死雷听琴,卓文没有任何的怜悯之色,在雷听琴算计他的那天起,卓文就知道这雷听琴恐怕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现在此女已死,他自然也没必要可怜此女。

    “主子英明,没想到这雷翼之中暗含乾坤,实在是让小的刮目相看啊!”

    血仙掠至卓文身边,立马便是一阵的拍马须溜,不过卓文却根本没理会这血仙。

    雷听琴本来就是个心机颇重的女子,卓文可并没有全部相信此女,所以在雷翼上留了一些黄泉水滴。

    原本,若是这雷听琴真的按照之前的约定,将雷翼融合后便是交给他的话,卓文自然也乐意放她一条生路。

    可惜的是,这雷听琴实在不知好歹,最终将自己的性命给活生生的给葬送掉了。

    卓文右手一招,那百丈雷翼逐渐的缩小,化作了巴掌大小,落在了卓文的掌心。

    “雷翼终于是完整了,我能够感觉到此刻雷翼的速度,远超以前,此翼若是配合爆步和虚空两种法则的话,应该能够将速度提升到极为恐怖的地步,不知道与地仙的瞬移相比如何?”卓文低声喃喃地道。

    “应该差不多,你这雷翼融合了雷盘后,趋近于完整和圆满,可以比得上地仙的瞬移了。”小黑沉声道。

    卓文目光虚眯,道:“可以比得上地仙的瞬移嘛?既然如此,那我也不着急着离开风雷府,既然风雷家族和冰火家族都想要置我于死地的话,那我虽然人微言轻,但怎么也要将他们反咬一口,让他们知道我并不是那么好惹的。”

    “主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外面可是还有地仙甚至是天仙在那里大战啊,我们不趁着这个鱼龙混杂的时候开溜,那还什么时候开溜啊?”

    血仙胆战心惊,不由得有些认怂地道。

    卓文瞧了血仙一眼,淡淡地道:“你太惹眼球了,我自然不会让你出来,给我滚进灵戒中吧。”

    说着,卓文袖袍一招,便是将血仙招入了灵戒内。

    “风雷家族、冰火家族!今日就拿你们两个家族来修炼杀戮黄泉指好了。”

    卓文咧嘴一笑,露出一丝森寒无比的笑容,旋即他缓缓的走出了出口,而他的面貌和气息,更是在走出的瞬间彻底的改变了,变成了风天寒的模样。

    轰轰轰!

    此刻,距离风雷城万里之遥的天际,风雷无机和江兵寒两人的战斗,依旧在进行着。

    两者皆是拥有圣符,虽说他们的圣符并不是太完整,不过其威力依旧是不容小视,再加上两人的修为实力相差不多,此战没有数天是很难结束的。

    而风雷城正上空,风雷家族和冰火家族两大家族的精锐依旧在交战,两方交战几乎陷入了白热化。

    至于风雷家族两大族长和冰火家族的江左梅和江哲四人则是远遁天际,四人的战团远远离开风雷城。

    当卓文走出阁楼的瞬间,便是发现风雷家族周围倒是遍布了府兵,而且数量还不少,至少卓文意念辐射探测了一番,起码也有近千之多,个个都是圣人的修为。

    这群府兵共有两大首领,这两大首领皆是半仙,其中一人在风系一脉那边巡防,另一人则是在雷系一脉这边巡防。

    卓文所在的这座阁楼,就遍布了十多名身着甲胄的府兵,眼见卓文从阁楼内走出来,这些府兵皆是单膝跪地,颇为恭敬地道:“拜见风少主!”

    卓文面无表情,他缓缓的走下阁楼阶梯,而卓文没答话,这些府兵自然是不好意思起来,都是俯下头,单膝跪地。

    嗖嗖嗖!

    当卓文走到这群府兵中央位置,其体内顿时掠出十几道黄泉水滴,分别悄无声息地掠入这群府兵眉心之中。

    砰砰砰!

    这群府兵根本没有对卓文有任何的防备,当黄泉水滴掠入他们眉心的瞬间,他们瞬间化作了十多具干尸,一滴滴黄泉水滴便是从这些干尸之中掠出,汇入了卓文的体内。

    这十多名府兵,便是给卓文增加了四十滴黄泉水滴,加上之前那雷听琴的二十滴黄泉水滴,此刻卓文的身上足足有三百滴黄泉水滴。

    将这十多名府兵的尸体处理后,卓文便是走出庭院,不得不说,风天寒的身份很好用,卓文只要出去碰到府兵,那些府兵基本都会俯身行礼。

    不过,卓文较为谨慎,一般若是他面对的府兵数量足够多的话,他基本不会出手,唯有遇到的数量不多,且位置比较偏僻的庭院内,卓文才会使用雷霆手段,杀死这些府兵。

    一路过来,卓文在雷系一脉中,几乎杀死了将近一百多府兵,此刻这雷系一脉的府兵首领雷林发现了不对劲,开始彻查府兵失踪的事情。

    而卓文自然也是在此刻罢手,他的黄泉水滴,在方才到现在,已经快速增长到了五百滴。

    “该去一趟风系一脉了!”

    卓文低声喃喃,便是打算离开雷系一脉的府邸,不过当他走到雷系一脉的地域边缘的时候,却是被一群府兵团团包围住了。

    一名身着雷霆铠甲,骑着高头大马的中年男子,迅速逼近,旋即越过众多府兵,落在了卓文的面前。

    “风少主,你这是打算去哪里?”雷林俯视着卓文,淡漠地道。

    卓文目光如炬,平淡地盯着雷林,淡淡地道:“雷首领这是何意?本少主是打算回风系一脉,难道雷首领也要多管闲事嘛?”

    雷林目光森寒,他冷冷的道:“之前雷某听手下说过,风少主与我们小姐一起进入了祖地,怎么现在只见风少主一个人出来?我们小姐呢?”

    “你说听琴啊,她在祖地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可能要晚一点,所以才会到现在还没出来,你们若是不相信的话,自己去祖地看看吧!”卓文淡淡地道。

    雷林眉头微蹙,道:“风少主可真会开玩笑,祖地哪里是我们这些做下属的可以随便进的,雷某只是问问而已。”

    “既然如此,那么雷首领现在是不是可以先让开了呢?”卓文淡笑道。

    雷林目光闪烁,一抱拳道:“雷某还有一事想要询问风少主,自从风少主出了祖地之后,我们雷系一脉的五百府兵,便是少了近百,不知道风少主可知到底是怎么回事?”

    卓文深深地看了雷林一眼,道:“雷首领,你这话的意思是怀疑我了?”

    雷林深吸一口气,抱拳低头道:“属下不敢,只是这其中确实是疑点重重,所以雷某不得不谨慎而为之。”

    卓文却是冷笑连连,旋即大吼一声道:“风啸何在?”

    这一声大吼顿时得到了另一边风系一脉的府邸的相应,旋即一名身着白色铠甲的青年,带着一众风系一脉的府兵尽皆汇聚而来,走到卓文面前,单膝跪地道:“风啸在此,少主有何吩咐?”

    卓文指着雷林,道:“雷首领说,他们雷系一脉的府兵失踪了一百之多,现在怀疑这些失踪的府兵与本少主有关,你们觉得可不可笑?”

    “哈哈哈!确实是可笑之极,荒唐至极,雷林你自己治军不行,居然将怀疑的矛头指向我们少主,你居心叵测吧?”风啸却是哈哈一笑,仿佛遇见了最可笑的笑话。

    而风啸所带来的府兵,也都是跟着猖狂的大笑,使得雷林一阵青一阵白,最终黑着脸对着卓文一抱拳,道:“风少主对不住了,是雷某误会了,告辞!”

    说完,雷林便是带着雷系一脉的府兵,掉头就走,根本不想停留。

    “少主,这雷林还真是胆大包天,居然将怀疑的矛头指向你,实在是可笑。”风啸来到卓文身边,咧嘴笑道。

    “不用理会这家伙,我们回风系一脉了,对了,你们也不能放松警惕,那冰火家族或许还会有其他的后援也说不定,千万不能掉以轻心。”卓文提醒道。

    “少主说的是!”风啸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