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隆!

    四象阵法上空,庞大的四象蜈蚣嘶叫一声,猛地俯冲下来,那庞大的身躯,犹如遮蔽天地的乌云一般,迅速地朝着其中的雷擎天和江左梅掠去。

    “这畜生还得劲了啊!”

    雷擎天乃是火爆脾气,他本来就已经被四象阵法搞得心烦意乱,现在四象蜈蚣更是得寸进尺,竟然冲入四象阵法内,对他发动攻势,他立马爆发了。

    只见雷擎天右手一翻,其掌心顿时出现了一根十寸长的细尺,此尺表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雷霆,无数的电丝缠绕着,看上去极为的诡异。

    “地仙圣器雷芒尺!”江左梅目光虚眯,颇为诧异地道。

    这雷擎天与他一战的时候,可是从未拿出来过这雷芒尺,现在遇上这四象蜈蚣竟然直接祭出了雷芒尺,看来是打算出全力了。

    “江兄,你也不用墨迹了,若是我没料错的话,这四象蜈蚣恐怕是那卓文引出来的,想要找到那卓文,必须要击退或者杀死这四象蜈蚣。”雷擎天冷冷地道。

    闻言,江左梅哈哈一笑道:“雷兄这是什么话,江某自然是打算出全力的。”

    说着,江左梅右手一捏,手中出现了一面光滑无暇的圆镜,此圆镜边缘环绕着冰与火两种能量,冰火能量犹如两条小蛇一般,在圆镜周围不断的环绕着。

    “地仙圣器冰火轮回镜,看来江兄此次前来我风雷家族,还真的是准备的挺周到的啊。”雷擎天不阴不阳地道。

    江左梅却神色如常,道:“此时可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我一起合力破开这四象阵法,并且击退这四象蜈蚣吧!”

    雷擎天冷冷一笑,不再言语,手持雷芒尺,托天而起,顿时间,雷芒尺表面爆发出无穷无尽的恐怖雷芒,此雷芒尺每一道雷霆都足以杀死半仙,如此众多的雷霆交织在一起,地仙都要退避三舍。

    江左梅不甘示弱,右手一翻,将那冰火轮回镜的镜面对准上空的四象蜈蚣,顿时间,在镜面之中映照出四象蜈蚣的身形。

    当这四象蜈蚣的影子出现在镜面的瞬间,那环绕在镜面边缘的两条冰与火的能量,犹如两条灵活的蟒蛇一般,瞬间将四象蜈蚣缠绕住。

    而镜面所发生的事情,顿时出现在了真正的四象蜈蚣身上,只见四象蜈蚣周身不知何时,竟然出现两条巨大的冰火巨蟒,紧紧将其勒住,使其完全无法动弹。

    在四象蜈蚣被冰火巨蟒勒住的瞬间,雷擎天双目精芒爆发,右手将雷芒尺猛地一抛,那布满恐怖雷霆的雷芒尺,犹如离弦之箭般,瞬间掠出,重重轰在了四象蜈蚣身上。

    噼里啪啦!

    只是瞬间,四象蜈蚣的周身响彻起犹如鞭炮般的声音,恐怖的雷霆连续不断的在四象蜈蚣的周身轰隆炸响。

    这四象蜈蚣的甲壳极为的坚韧,但这雷芒尺也不是等闲之物,其爆发出的威能,更是恐怖到了极点,这四象蜈蚣表面的甲壳开始出现了一丝丝的裂痕。

    嗷呜!

    四象蜈蚣怒啸一声,全身奋力的扭动着,可惜的是,那两条冰火巨蟒却是将其捆缚的严严实实的,四象蜈蚣即使剧烈的挣扎,居然也无法挣脱冰火巨蟒的禁锢。

    而雷芒尺所爆发出的雷霆,此刻,在雷擎天的印诀之下,瞬间狂飙了数倍,四象蜈蚣的甲壳终于是碎成了无数的碎片,而四象蜈蚣更是爆发出惊天大吼。

    此刻,四象蜈蚣的怒火几乎达到了顶点,咆哮所产生的音波,形成极为恐怖的冲击波,一瞬间,数十万里的碎湮沼泽翻起万丈恐怖的巨浪。

    碎湮沼泽内的无数生灵,全部心生恐惧,一哄而散,六神无主。

    而那环绕在雷擎天和江左梅两人四周的四象阵法所幻化而出的四象,更是愤怒咆哮,竟然纷纷自爆起来。

    轰轰轰!

    四象阵法的自爆,太过于恐怖,整个天际都晃动了,弥漫在碎湮沼泽的庞大灰雾,更是直接被吹散,沼泽中央产生了庞大的漩涡。

    在漩涡之中,有不少沼泽本土生灵,由于这恐怖的漩涡,直接被撕成了粉碎。

    沼泽深处的礁石群,也是深受影响,而卓文则是立马展开雷翼,脱离了那漩涡的范围,一跃而起,直接跃出了沼泽水面。

    此刻,在沼泽上空,四象阵法的自爆所产生的恐怖能量团,此刻一阵阵的席卷而来,卓文望之心生敬畏。

    “如此恐怖的爆炸,雷擎天和江左梅不死也要重伤吧!”卓文低声喃喃道。

    与此同时,小黑不知从何处,跃入卓文的肩膀上,老气横秋的双爪拍着,嘿然笑道:“你看,本龙爷出马,没有完成不了的事。”

    卓文竖起大拇指,倒是毫不吝啬自己的赞赏,此事小黑确实是做的很不错,利用这四象蜈蚣对付雷擎天和江左梅二人。

    轰!

    忽然,那爆炸能量团轰然溃散,恐怖的雷霆和冰火能量暴掠而出,最终化作两道极为狼狈的身影。

    这两人正是雷擎天和江左梅,其中雷擎天比江左梅要凄惨许多,全身上下衣衫褴褛,左手齐肩而断,右手更是被炸的露出森森白骨。

    江左梅倒是比雷擎天好多了,不过双手和双腿也是被炸得皮开肉绽,隐约可见里面的森森白骨。

    虽说以地仙的修为,想要恢复自身的伤势,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不过江左梅和雷擎天两人所受的可不是普通的伤势,而是四象蜈蚣以自身的四象本源自爆所产生的。

    这种伤势想要恢复根本不是一日两日的事情,而是需要长时间的调养才有可能达到。

    此刻,江左梅和雷擎天两人神色颇为的萎靡,身上的气息也极为的虚浮不定,此次四象蜈蚣的自爆,给他们带来的伤势可不轻啊!

    “不愧是地仙,四象蜈蚣的自爆居然都没死!”小黑目光虚眯,有些诧异地道。

    “小杂种,始作俑者是你吧?今日我雷擎天不杀你,誓不为人。”

    雷擎天立马注意到沼泽水面的卓文,双目喷火,恨意滔天,根本不管恢复自身的伤势,便是犹如一头疯了般的牛犊直接朝着卓文冲去。

    不仅是雷擎天,即使是颇为冷静的江左梅,也是憋着一肚子的火,他也是知道,他被这卓文给算计了,此刻,他也是失去了理智,跟在雷擎天身后。

    “这两个家伙都已经受了这么严重的伤了,居然还不放弃杀你,小子,离开碎湮沼泽朝着那碎湮深渊掠去,今日,我就让你试试弑仙的滋味。”小黑双目寒意如霜道。

    卓文点点头,右脚一蹬,雷翼展开,虚空和爆步法则结合,如一缕青烟般,朝着碎湮深渊方向掠去。

    雷擎天和江左梅虽说再次使用那秘法,不过两人由于受伤颇重,其瞬移的速度反而降了下来,即使联手,竟然仅仅只能与卓文的速度持平。

    瞧见这一幕,卓文轻吁一口气,同时目光中露出疯狂之色。

    从小黑方才种种的行为可以看出来,小黑对着碎湮深渊极为熟悉,或许靠着小黑,还真的能够完成弑仙之举。

    而江左梅和雷擎天两人分别是风雷家族和冰火家族的中流砥柱,若是将这两者给杀了的话,恐怕将会给风雷家族和冰火家族带来重创。

    “雷擎天、江左梅,你们两人既然非要置卓某于死地的话,那也就莫怪卓某行这弑仙之举了。”卓文心中暗自沉吟道。

    嗖嗖嗖!

    三人速度极快,瞬间便是飞出了碎湮沼泽,慢慢朝着那碎湮深渊靠近。

    “此子要去的是碎湮深渊?”

    江左梅那原本失去的理智,终于是逐渐的恢复了回来,他眉头微蹙起来,对着身边的雷擎天提醒道。

    雷擎天双目赤红,他头也不回地道:“江兄,你若是害怕了的话,大可自行离去,我雷擎天今日不追上这卓文,枉为雷系一脉族长。”

    此刻,江左梅心中也纠结了起来,明知那碎湮深渊极为危险,但又担心这雷擎天真的追上那卓文,将其就此拿下,到时候他更加没机会得到冰炎圣符那最后的一丝本源了。

    “拼了,我就不信此子真的敢进入碎湮深渊,就算进入,此子也是必死无疑,一旦此子死掉,其体内的冰炎圣符和风雷圣符的本源将会随机飞走,到时候我只需要拿住夺来那飞走的冰炎圣符本源即可。”

    想到这里,江左梅心中豁然开朗,也打消了放弃追逐卓文的想法。

    碎湮深渊,位于碎湮沼泽前方数十万里之外,那里存在着一条巨大的深渊,这深渊犹如大地裂开的沟壑一般,深不见底,漆黑一片,而且这其中的黑色极为的深邃,深邃的可怕。

    而且在这深渊的表面,更是漂浮着极为诡异的黑风,这些黑风很短小,犹如一道道黑色的风刃一般。

    这些黑风所过之处,竟然能够使得空间碎裂,产生一道道极为密集的小型黑洞。

    而这些黑风也是碎湮深渊最著名的陷阱,此黑风名叫碎湮黑风,据说可以吞噬一切能量。

    而碎湮深渊之所以看上去深邃而不见底,最主要的原因,其实还是这碎湮黑风的原因,黑风吞噬了空间,连外界照射进来的光也吞噬了,所以此深渊看上去才会如此的深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