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湮黑风极为恐怖,他可以吞噬天地万物,无论是什么,都能够将其尽数都吞噬殆尽。

    仙圣级别以下的武者,进入此地,基本都无法坚持太久,就会被这遍布在深渊上空的无数碎湮黑风尽数都给摧毁,所以此风在中土凶名赫赫。

    碎湮深渊边缘,卓文猛地停住身形,他俯视着深渊上空的那无数碎湮黑风,脸色颇为凝重,他能够感觉的出来,这碎湮黑风所蕴含的破坏力极为恐怖。

    这种感觉很强烈,仿佛只要他一深入此地,就会粉身碎骨一样。

    “这些是碎湮黑风,小子,祭出苍龙殿,直接冲破这碎湮黑风吧!”小黑沉声道。

    此刻,后方追逐的雷擎天和江左梅两人,瞧见那停在碎湮深渊边缘的卓文,两人脸上皆是流露出嘲弄之色。

    “小杂种,以你的修为一接触碎湮黑风,必死无疑,我劝你现在立马给我滚过来,不然待会儿我会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雷擎天冷冷地道。

    卓文冷冷瞥了眼雷擎天,袖袍一挥,顿时间,祭出了苍龙殿。

    恢弘的大殿,出现在了碎湮深渊上空,一股沧桑而恐怖的气息流泻开来,碾压下来,仿佛出现的不是一座大殿,而是一座可以碾碎天地的大山。

    祭出苍龙殿的瞬间,卓文便是踏入殿门内,旋即双手印诀一打,苍龙殿犹如自由落体般的沉入碎湮深渊之中。

    嗖嗖!

    当苍龙殿沉入深渊的瞬间,雷擎天和江左梅两人也是掠至深渊边缘,两人愣愣地瞧着那朝着深渊坠去的苍龙殿。

    苍龙殿所过之处,虽然碎湮黑风纷纷轰然而至,但让得雷擎天和江左梅两人目瞪口呆的是,即使是他们地仙都不敢随意碰触的碎湮黑风,居然无法吞噬那苍龙殿。

    虽说,由于碎湮黑风的阻碍作用,苍龙殿下坠的速度颇为的缓慢,但依旧在下坠,而且那苍龙殿甚至都没有任何的受损的迹象。

    “这大殿是什么级别的圣器?碎湮黑风居然无法对其造成任何的伤害。”江左梅瞳孔紧缩成针地道。

    碎湮黑风很恐怖,即使是地仙圣器,若是在这碎湮黑风中停留颇久的话,也会受损极为严重,但这大殿居然根本毫发无损,实在有些不可思议。

    “这大殿至少也是天仙圣器吧,而且有可能是真仙圣器,连碎湮黑风都对其毫发无损,绝对不可能是地仙圣器。”

    雷擎天沉默片刻,目光忽然充斥着一抹炽热,却是吐出此话。

    而江左梅浑身一震,双目也是流露出一抹贪婪之色,他沉声道:“真没想到,此子身上的秘密真多,不仅有冰炎圣符和风雷圣符的本源,居然还有这座不同凡响的大殿……”

    “江左梅,你不用拐弯抹角了!你说此话的目的,我又如何不知道?我们二人任何一人想要突破碎湮黑风都机会渺茫,但若是你我二人合力,那么突破碎湮黑风那就一切都变得简单了起来。”雷擎天沉声道。

    江左梅笑道:“雷兄果然慧眼,江某的想法你一眼便是看出了,目前也确实是只有这个方法了,此子秘密太多,若是一旦成长起来,对你我两家都没有好处,必须要尽快除去才行。”

    “那是自然!雷某的雷芒尺加上江兄你的冰火轮回镜,应该能够勉强突破碎湮黑风。”

    雷擎天说着,袖袍一挥,表面充满雷芒的雷芒尺持在手中,而江左梅也没废话,取出了冰火轮回镜。

    两人将雷芒尺和冰火轮回镜相合在一起,旋即雷芒和冰火能量猛烈的迸发开来,接着两人便是缓缓地朝着碎湮深渊坠去。

    时间缓缓的流逝,在卓文、江左梅和雷擎天三人突破碎湮黑风,进入碎湮深渊中的时候,风雷无机与江兵寒两人的战斗也是在一个月后结束了。

    两大天仙,持着两大圣符,在风雷府的地域之中,大战了足足有一个月时间。

    风雷府庞大的地域,也彻底成了两大天仙的主战场,经过一个月的大战,风雷府许多郡城都是受了无妄之灾,死伤无数,生灵涂炭,哀鸿遍野。

    而最终的结果,却是以风雷无机和江兵寒两败俱伤为结局,两大天仙在大战过后,便是各自回家族闭关了起来。

    此次,两大家族的大战,最吃亏的其实是风雷家族。

    风雷家族所在的风雷城被毁,其家族中的一千府兵被斩杀殆尽,风雷府更是在大战中变得满目疮痍,可以说风雷家族此次吃亏吃大发了。

    而两大家族的大战,这在中土乃是大事,可谓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是传遍了整个中土,变成了口耳相传的传闻。

    而之所以两大家族的大战,其中与一名名叫卓文的青年有着脱不开关系,据说这卓文来自于四大域,但此子身上居然同时拥有冰炎圣符和风雷圣符的一部分本源。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此子才会成为了引导两大家族的导火索。

    所以,卓文的名头,也是在短短时间内,在中土彻底的传开。

    而且不知道是谁传开,冰火家族家主江左梅和风雷家族雷系一脉族长雷擎天两人,一路追逐那卓文,竟然将那卓文逼入了中土六大险地之一的碎湮深渊,而雷擎天和江左梅也是在那碎湮深渊生死不知。

    这一日,碎湮深渊的边缘,一道背负长剑的修长身影,静静地站立着,迎面狂风呼啸,乱发飞舞,衣袍猎猎,站在那里,犹如一柄绝世好剑。

    这道身影带着鬼头面具,面具之中透露出的双目,竟然蕴含着极为凌厉的剑气,仿佛与这双目光接触,必然会被这股剑气搅成粉碎。

    眼前的鬼头面具,与上次家伙卓文和雷听琴的那名鬼头面具之人的气息完全不同,很显然,眼前这鬼头面具与上次根本不是同一人。

    此人看了眼碎湮深渊,旋即右手一捏,猛地将背后的长剑抽了出来,顿时,一道凌厉的剑芒,自剑刃之中爆发开来。

    此人一步踏出,直接纵身跃入碎湮深渊之内,当他跃入深渊的瞬间,那遍布在深渊上空的碎湮黑风如跗骨之蛆般,纷纷朝着此人汇聚,欲要将此人彻底的搅成粉碎。

    铿铿铿!

    此人却极为了不得,手中长剑瞬间斩出,顿时间,迸发出一道道剑气。

    而且这些迸发出的剑气,居然精准的落在周围席卷而来的碎湮黑风之上,并且这些剑气极为的凌厉,将那些碎湮黑风一一抵消。

    此人一剑剑斩出,周身剑气纵横,深渊上空的碎湮黑风虽然恐怖,但都能够被此人极为精准的捕捉到,并且以剑气抵消。

    毫无疑问,此人的剑道天赋达到了极为恐怖的地步,每一剑所控制的力道都极为精准,都能够刚好抵消掉了碎湮黑风的能量。

    砰砰砰!

    剑气与碎湮黑风碰撞的声音,不断地在深渊之中响彻,此人势如破竹,竟然如一道长虹一般,其身影直接消失在了深渊上空。

    先知家族,祭塔内,燕天玮依旧端坐在蒲团上,面朝前方的祭台,身上散发着安静祥和的气息。

    “神女,那卓文居然进入了碎湮深渊内!”

    在偏暗处,鬼脸面具之人缓缓的步出,他凝视着神女,声音充满了慎重和低沉。

    “此人是个变数,我一开始就已经知道了,本想此次利用完此子就借风雷家族和冰火家族的手除去,却是没想到最终还是生出了变数。”燕天玮轻叹地道。

    鬼脸面具之人目光闪烁,沉声道:“神女放心好了,我已安排剑奴进入了那碎湮深渊,我想以剑奴的实力,那卓文必死无疑,并且带回此子身上的风雷圣符和冰炎圣符的那丝本源。”

    燕天玮柳眉微蹙,她右手大拇指在其他四指迅速点出,但最后她闷哼一声,道:“我还是算不出来,这卓文到底是怎么回事?修为还未达到真仙的地步,居然能够让我无法推算出此人的过去未来,实在太奇怪了。”

    “神女放心好了,剑奴的实力你还不放心?此人乃是极为罕见的剑修之体,乃是修剑的绝世妖孽,此人在你的帮助下,修为已然达到地仙巅峰,但他的战力却是连天仙都不一定能够拿得下来。”鬼脸面具道。

    燕天玮沉吟片刻,摇头道:“剑奴的实力我自然是相信,只不过那卓文身上变数太多了,我怕还会出现其他的意外啊。”

    鬼脸面具之人却浑然不在意,道:“此人即使是个变数,但在剑奴的追杀之下,绝对不可能会有任何活路的,神女不用太记挂在心上了。”

    “现在我们应该关心的是那风雷家族和冰火家族才是,你我谋划了如此之久,终于是让得两大家族大战起来了,而且那风雷无机和江兵寒也是最终落得两败俱伤的境地,此乃是夺取圣符的最好时机啊!”

    神女点点头,道:“确实是,不过两者之中,伤势更重的应该是风雷无机,而且风雷家族此次损失惨重,戒备极为的松散,你先去夺风雷圣符。”

    “风雷无机和江兵寒两人的闭关之所极为的隐秘和偏僻,不过却是被我推算出来了,你去这两个地方,这两个地方便是风雷无机和江兵寒两人的闭关之处。”

    说着,神女小手一挥,顿时一枚玉简掠出,落在了鬼脸面具之人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