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脸面具之人接过玉简,稍微查看了一番后,嘴角露出一抹阴寒的弧度,低沉道:“风雷无机和江兵寒皆是重伤,两人的修为也是有所跌落,现在知道这两人的闭关之所,那么夺得圣符的机会可不小啊。 ”

    “这两人毕竟是活了许多年的老怪物,你可不能掉以轻心,风雷圣符和冰炎圣符必须得到。”燕天玮沉声道。

    鬼脸面具之人点点头,旋即虚空一踏,消失在了燕天玮面前。

    风雷城,此刻充满了颓败的气息,身为风雷家族风系一脉的族长,风如戟则是不断的调遣着族人在大兴土木,开始重建风雷城。

    此刻,风雷家族一处极为僻静的庭院内,伫立着一座微不足道的小庙宇,在这小庙宇之中,端坐着一座平平无奇的雕像。

    一道鬼魅般的身影,悄无声息的来到了这小庙宇面前。

    此人带着鬼脸面具,淡漠地盯着眼前的小庙宇,低声喃喃地道:“如此平平无奇的小庙宇,居然会是风雷无机的闭关之所,若不是神女指点的话,恐怕我是不可能怀疑到这小庙宇上面的。”

    鬼脸面具之人目露沉吟之色,他很清楚风雷无机应该是在这小庙宇中自创了一处空间,想要进入这小庙宇之内,唯有以特殊的手印才能打开里面的小空间。

    关于如何打开小庙宇之法,神女燕天玮自然也是以大能预卜到了。

    此刻,鬼脸面具之人右手五指迅速点出,其指尖顿时浮现出一道血色的阵纹,他将阵纹悄悄打入庙宇中的雕像上,旋即这雕像的眉心出现了一道灰色漩涡,而鬼脸面具之人迅速消失在了漩涡之中。

    这是一片灰色的世界,这里面除了灰色以外,就只有一片一望无际的灰色湖泊,在湖泊中央有一块百丈的岛屿,岛屿上伫立着一座楼阁。

    此刻,楼阁内,一道盘膝而坐的中年男子,猛地睁开双目,他目光如炬地盯着眼前的鬼脸面具之人,冷冷的道:“你是谁?”

    鬼脸面具之人却是冷笑道:“风雷无机,今日我前来为的是你身上的风雷圣符,将风雷圣符交给我吧,不然你将性命不保。”

    风雷无机面色阴沉,心中却是憋了一团火,原本与江兵寒一战,他就已经很不爽了,现在居然还有人胆敢在他面前讨要风雷圣符,这一刻,风雷无机身上充满了杀意。

    “死!”

    一瞬间,风雷无机便是祭出了风雷圣符,其速度快若闪电,便是出现在鬼脸面具之人的身后,右爪一探,直取鬼脸面具要害之处。

    鬼脸面具之人却是冷笑一声,其身后顿时出现了恐怖的黑色气旋,这气旋犹如黑洞一般,有着极为恐怖的吸力,那风雷无机探来的右爪,居然直接被其吸扯了进去。

    噗嗤!

    风雷无机瞳孔微缩,想要抽出右手,但为时已晚了,那黑色气旋猛地闭合,直接将他的右手绞碎。

    蹬蹬蹬!

    风雷无机连忙退后,瞳孔微缩地盯着眼前的鬼脸面具之人,他死死地盯着此人身后的黑色气旋,惊怒交加地道:“你到底是谁?”

    “风雷无机,你与江兵寒一战,早已身受重伤,连境界都跌落地仙巅峰了,即使你靠着这残破的风雷圣符,又能够发挥出多少的实力呢?今日你注定要死。”

    鬼脸面具之人猖狂大笑,脚下爆发出无数的黑色气旋,其速度竟然超越了瞬移。

    而风雷无机则是面目惊惧,连连倒退,同时双手捏诀,便是打算离开此地。

    但很快,他便是脸色难看的发现,这个他自创的小世界,居然尽数被诡异的黑色气旋给笼罩,其出口更是被黑色气旋堵塞,而他却根本传送不出去。

    “你出不去的,说起来你还真是可悲啊!身为风雷家族的老祖,本身又是天仙级别的绝世强者,却是落得如此下场,或许你还不知道自己被人当枪使吧?”

    鬼脸面具之人一步步走来,语气之中满是猖狂,其中还带着一丝怜悯。

    风雷无机目光闪烁,蓦然回想起一切的来龙去脉,他心中一寒,冰火家族来他们风雷家族的时机太巧合了,而且更巧合的是,那卓文居然同时身具冰炎圣符和风雷圣符的本源。

    这一切切的巧合,却是让得风雷无机一瞬间发觉到了不对劲。

    “是你安排的这一出?”风雷无机深吸一口气,沉声道。

    “老家伙,反应倒是不慢,居然这么快就想通了,不过可没有奖励。”

    说着,鬼脸面具一跃而起,顿时间,遍布在整个小世界的黑色气旋,密密麻麻的朝着中央收缩,一瞬间,整个小世界在黑色气旋的包裹下,陷入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感受到周围那无尽的黑暗,风雷无机脸色发白,这鬼脸面具之人身上的气息很恐怖,恐怕达到了天仙巅峰,即使是风雷无机未受伤,恐怕也不一定是此人的对手,更何况现在身受重伤,修为跌落。

    风雷无机怒吼出声,奋力挣扎,不过在那深邃的黑暗之中,他的吼声却显得那般的微不足道……

    恬静的小庙宇之外,一道修长的身影自灰色漩涡中缓缓步出,此人带着鬼脸面具,他深深地看着身后的小庙宇中的雕像,低声喃喃道:“风雷圣符到手,该去一趟冰火家族了。”

    冰火家族的守卫比风雷家族森严太多,在冰火家族的命牌阁的层层柜台上,在最顶层的柜台,静静伫立着一块颇为庄严的命牌。

    此命牌正面刻录着江兵寒三个大字,这正是冰火家族老祖江兵寒的命牌。

    一道黑色的气旋出现在了命牌阁之内,旋即踏出了那鬼脸面具之人,他双目森寒地盯着那最顶层的命牌,道:“这江兵寒更绝,居然将闭关之处建立在自己命牌之内,若没有神女的话,我是不可能找到这里的。”

    说完,鬼脸面具之人右手屈指一弹,一道拇指大小的黑色漩涡出现在那最顶层的命牌上,旋即此人一步踏出,进入了那命牌中的黑色漩涡之内。

    这是一片布满了寒冰与烈火的世界,在这世界中央处,伫立着一座直插云霄的山岳,此山岳下半部分烈火焚天,上半部分冰封万里,在山顶则是一座冰火宫殿。

    鬼脸面具之人桀桀一笑,袖袍一挥,密密麻麻的气旋将这个世界包裹进去,同时屈指一弹,一道气旋打出,没入那冰火宫殿之上。

    轰隆!

    冰火宫殿爆炸,江兵寒头顶冰炎圣符暴掠而出,目光森寒地盯着眼前的鬼脸面具之人。

    “看来与风雷无机一战,江兄是处于上风啊,你身上的伤势倒是比那风雷无机要轻上一些。”鬼脸面具之人怪笑道。

    江兵寒眉头一蹙,冷冷的道:“你去过风雷无机那边了?你是风雷无机派来的?”

    鬼脸面具之人淡笑道:“风雷无机可没有资格调遣我,我是来夺圣符的,刚刚从风雷无机那里夺来了风雷圣符,现在江兄交出冰炎圣符吧。”

    “你杀了风雷无机?”江兵寒瞳孔微缩,极为忌惮地道。

    “呵呵!你说呢?不过看江兄的意思,是不打算交出圣符啊,那我也没办法了,只有硬抢了。”

    说着,鬼脸面具之人,右脚踏在虚空,一道道的黑色气旋凝聚在其右脚之上,旋即他的速度直接超越了瞬移,掠至江兵寒身后。

    江兵寒也不是等闲之辈,怒喝一声,冰炎圣符祭出,爆发出一朵崩天裂地的冰火莲花。

    砰砰砰!

    两者瞬间便是在这冰火世界之中大战在一起,其战斗所产生的余波,连整个小世界都晃动不已,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崩溃一般。

    两人的战斗越来越激烈,整个小世界开始了崩溃,而外界命牌阁内的那代表着江兵寒的命牌,表面也是出现了多处的裂痕。

    “冰炎圣符不愧是冰炎圣符,虽说并没有彻底完整,但却也能够发挥出这般强大的力量,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

    鬼脸面具之人哈哈一笑,右手一点眉心,顿时间,其天灵穴上空悬浮出一枚漆黑的符箓。

    这枚符箓通体漆黑,隐隐泛着神秘的紫气。

    当这符箓出现的瞬间,遍布整个小世界的黑色气旋顿时沸腾了起来,旋即在符箓的作用下,纷纷凝聚在一起,居然在天际形成数万丈巨大的黑色气旋。

    这黑色气旋犹如黑洞,威力太过于恐怖了,单单悬浮在天空,就能够将那天际的虚空尽数的崩裂成虚无。

    “旋刺圣符?你是旋刺家族的司徒老鬼?”江兵寒脸色阴沉,不由得惊呼出声道。

    鬼脸面具之人却是哈哈一笑,道:“你说的是司徒无恙嘛?那老家伙早就已经死了,只不过你们不知道而已,这圣符在我手里都已经几千年了。”

    说完,鬼脸面具之人根本不再废话,右手一压,恐怖的黑色气旋下坠,其气势太恐怖了,仿佛这黑色气旋下坠就仿佛天塌下来一般。

    江兵寒怒喝出声,极力催动冰炎圣符,其上空的冰火莲花也是越来越庞大,越来越恐怖,迎向了那黑色的气旋。

    不过,当两者相撞的瞬间,冰火莲花立马被压制下来,而江兵寒更是吐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无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