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冰炎圣符并不完整,而我的旋刺圣符却是完整的;而你又有伤在身,实力大损,如何与我对抗?”

    鬼脸面具之人冷然一笑,右手再次一压,顿时间,那庞大的黑色气旋顿时将冰火莲花连同江兵寒都彻底的吞噬了进去。

    鬼脸面具之人袖袍一挥,那庞大的黑色气旋开始逐渐的收缩,最终化作了拇指大小的气旋,落在了鬼脸面具之人的指尖。

    “两大圣符终于是全部收集过来了!”

    说着,鬼脸面具之人指尖一点,那拇指大小的黑色气旋顿时吞吐出一枚冰蓝与火红交织的符箓。

    瞧着眼前的冰炎圣符,鬼脸面具之人嘴角露出一抹灿烂的笑意,不由得仰天大笑。

    连他都没想到,风雷圣符和冰炎圣符居然这么容易的被他所得到,这实在是出乎了他的预料之外。

    “现在就差剑奴带回风雷圣符的雷系部分和冰炎圣符的一丝本源了!”

    鬼脸面具之人说着,消失在了这个小世界,而冰火家族中命牌阁内那代表着江兵寒的命牌,此刻却是彻底的碎裂成了齑粉。

    而冰火家族也是在此刻,彻底的混乱了起来,江兵寒的命牌碎裂,几乎引起了整个冰火家族的恐慌。

    家主江左梅虽然不在冰火家族之中,不过好在有大长老江哲还在,他强行镇压住冰火家族的混乱,但即使是使用强硬手段,依旧驱散不了冰火家族族人心中的恐慌。

    而江哲也确实是有一手,为了不让冰火家族因为恐慌而陷入崩溃,倒是强行将江兵寒命牌碎裂的事情给瞒了下来,倒是勉强的挽回了冰火家族的恐慌。

    但江哲本人却是心中满是苦涩和阴沉,虽然他将事情都给压下来了,但他知道江兵寒的命牌确实是碎裂了,也就是说,江兵寒陨落了。

    “老祖,怎么可能陨落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江哲站在命牌阁内,瞧着那最顶部的命牌,目光中满是不解和疑惑。

    江兵寒的闭关之所很神秘,即使是他这个大长老,也没有资格知道,所以江兵寒出事了,他都不知道该去哪里找江兵寒的闭关之所。

    漆黑的深渊之中,一座大殿迅速的下坠,在大殿周围,密布着恐怖的碎湮黑风,密密麻麻。

    轰隆!

    忽然,大殿砸在了地上,使得整个大殿都是晃动了一番,而碎湮黑风也是在大殿落入底部的瞬间,尽数散去。

    殿门打开,一道修长身影缓缓走出。

    卓文打量四周的环境,发现碎湮深渊底部依旧是漆黑一片,而且连意念都无法辐射超过百米,可以说,这里的黑暗才是可以称之为真正的黑暗。

    “黄泉之眼!”

    卓文屈指一弹,倒是释放出一千滴黄泉水滴,幻化出了黄泉之眼,悬浮在他的肩膀之上。

    黄泉乃是地府九幽所化,而地府更是传说中世间最黑暗的存在,而黄泉所化的黄泉之眼自然是可以勘破黑暗。

    只见,在黄泉之眼的视线之中,尽数都是血色,此黄泉之眼毕竟是主要用于辨别罪孽血光的,故而视线与寻常之眼有着极大的区别,但即使视线是血色的,卓文依旧能够看清楚周围的景象。

    卓文脚下乃是环状的岩石之地,周围怪石嶙峋,崎岖陡峭,而上方则是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碎湮黑风,这些碎湮黑风犹如风刃般,层层叠叠的汇聚在一起。

    “那是?”

    黄泉之眼朝上看去,卓文目光顿时露出慎重之色,在黄泉之眼中,卓文能够看见在上方数千米之上的碎湮黑风中,有两道身影迅速的下坠。

    “雷擎天和江左梅?”

    卓文脸色阴沉,他没想到这两人居然也跟着进入碎湮深渊之内。

    “小子,进入前方的通道之内,既然这两人还是不放弃的话,那也就不能怪本龙爷心狠手辣了。”

    小黑幻化而出,小爪子指着前方的通道,旋即便是化作一道黑芒没入通道之中。

    卓文收起苍龙殿,紧紧跟在小黑之后。

    在卓文进入通道没多久,雷擎天和江左梅两人骤然坠入底部。

    咔擦!

    在两人抵达底部的瞬间,雷擎天手中的雷芒尺和江左梅手中的冰火轮回镜皆是嗡鸣一声,便是彻底的碎裂开来。

    “碎湮黑风还真是恐怖,若不是你我联手,恐怕还坚持不到这底部,而且为了抵达底部,你我的地仙圣器都损坏了。”

    瞧着那彻底破碎的冰火轮回镜,江左梅轻叹一声,目光中露出一丝肉痛之色。

    “至少抓住那卓文,这些损失都值得。”雷擎天不咸不淡地道。

    江左梅点点头,旋即也是观察四周,两人毕竟是地仙,感知力比卓文自然要强大许多,很快便是找到了前方的通道。

    两人相视一眼,化作两道长虹,皆是掠入了通道之中。

    而雷擎天和江左梅离开大约数天,一道背负长剑的凌厉身影以迅疾的速度坠落底部,此人环顾了下四周,毫不犹豫的踏入了通道之中。

    通道颇长,卓文以最快的速度在里面穿行,居然也花费了数天时间,这才抵达通道尽头。

    当卓文走出通道的瞬间,他整个人顿时愣住了。

    只见,在通道之外,存在的竟是一片巨大无比的虚空。

    这片虚空不分天地,无论是天空还是大地,尽数是一望无际的黑暗,仿若前世的宇宙空间。

    而在这庞大的虚空之中,存在的乃是一块有一块巨大的岩石碎块,这些岩石碎块有大有小,大的足有数十万丈,仿若一块大陆,小的只有数丈,仅仅之上站上去一两人那么大。

    无数的岩石碎片,漂浮在虚空之中,看上去极为的壮观。

    “这些是什么?这里就是碎湮深渊的内部嘛?”卓文有些震撼地瞧着这一幕道。

    “小子,往西边掠去,关于这碎湮深渊的事情,本龙爷在路上和你说。”

    小黑说着,化作一道黑芒便是朝着西边掠去,而卓文紧随其后。

    很快,卓文便是踏上了最近的一块碎块,这碎块不大,只有数百丈左右。

    但卓文踏上去的瞬间,一股难以掩盖的沧桑气息扑面而来,竟然让卓文感受到一股自己极为渺小的感觉。

    而且这碎块中的重力极为的浩大,卓文刚踏上的瞬间,竟然有点身形不稳,好在他反应及时,倒是没有闹出乌龙事件。

    “这碎块……”

    卓文看向小黑,此刻他敏锐的发现,小黑的目光中带着一丝哀伤。

    “这碎块乃是万年前主战场碎块,你刚刚进入中土,对于中土的六大险地并不了解吧?这所谓的六大险地分别是四大战场、尸幽绝地和这碎湮深渊。”

    “其中四大战场位于中土边缘,尸幽绝地乃是一个封闭的空间,唯有通过四大战场才能进入尸幽绝地,而唯有这碎湮深渊是位于中土之内的。”小黑淡淡地道。

    “万年前主战场的碎块,不是说战场是那尸幽绝地嘛?”卓文疑惑地道。

    小黑看了卓文一眼,继续道:“主战场面积很大,当年被打裂,形成了六块区域,而这六块区域便是现在中土的六大险地,所以说,尸幽绝地和碎湮深渊都是当年主战场的一部分。”

    “而且此处区域正是当初本龙爷陨落之地,当年主战场被打裂,形成了这碎湮深渊,而本龙爷那时候重伤掉落在此地,在此地待了近千年,在恢复了元气之后,本龙爷才重新出去,进入尸幽绝地打算将自己葬入里面,恢复伤势。”

    “可惜的是,本龙爷最终在尸幽绝地失败了,后来的事情你应该也知道了,就不用本龙爷说了。”

    卓文点点头,旋即目光灼灼地道:“那这么说,你对此地极为熟悉了?你真的有把握坑死那雷擎天和江左梅?”

    小黑却是傲然抬头道:“本龙爷对于碎湮深渊比那尸幽绝地要熟悉太多了,作为当年主战场的一部分,这里面陨落了不知道多少地仙以上的强者,更不用说区区两名地仙了。”

    “这里面存在着诸多上古禁制,当年本龙爷倒是有研究过一些上古禁制,若是启动这些上古禁制,足以杀死那雷擎天和江左梅。”

    闻言,卓文目光露出兴奋之色,弑仙之举他还从未想过,即使他的实力恐怕可以媲美逆天圣境,再加上有血仙根本不惧半仙。

    但地仙这等存在,在他的心中,依旧是极为渺不可及的强大存在,也从未想过以现在的实力行那弑仙之举。

    但现在,小黑的一席话,却是彻底点燃了卓文的这股熊熊燃烧的野心。

    “现在一直往西走,在那里有一块巨大的碎片大陆,那里面存在着好几处强大的上古禁制,而且若是我没记错的话,还有一些仙圣级别的强者陨落在那片大陆,或许你有所机缘的话,有可能得到不少的机缘。”小黑沉声道。

    闻言,卓文点点头,旋即猛地张开雷翼,以最快的速度朝着西方掠去。

    大约飞行了五六天,一块巨大无比的碎片大陆呈现在卓文的眼前。

    卓文目光显露出浓郁的喜色,他知道眼前这块碎片大陆应该就是小黑所说的那存在着上古禁制的碎块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