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术师成圣比武道成圣更难,而一旦成就圣境,必然会降临天劫,而且这天劫也肯定比当初的武道圣境的天劫还要恐怖!”

    “若是我在这碎块大陆直接突破的话,天劫降落下来,声势太浩大,难免会引来那江左梅,甚至这碎湮深渊中隐藏的恐怖存在,这对我不利,所以我才提前遏制住境界,没有去突破。   ”

    卓文微笑地解释一番,而小黑则是露出恍然之色,不由得竖起大拇指道:“你小子想的倒是挺周到的。”

    “走吧,我倒是要在这碎片大陆搜寻一番,或许能够找到好东西也说不定。”

    说着,卓文化作一道长虹,瞬间消失在了盆地入口。

    这块碎片大陆很大,卓文所过之处,倒是看到了好几处的禁制,而且这些禁制都不强,卓文基本挥手就破解掉了。

    只不过让得卓文失望的是,这些禁制之中竟是没有任何的东西存在,即使是有也是由于岁月的久远灵性尽失,基本无法使用。

    大陆西部,卓文停下脚步,他眉头微微蹙起,以他现在噬咒禁小成自然可以轻松的勘破这块大陆中大部分的禁制,但一般里面都找不到什么好东西。

    不过卓文也不是没有任何的收获,只见他右手一翻,手中出现了一块乳白色的晶体,此晶体名为仙晶,其内蕴含着浓郁的仙元。

    这等仙晶对于仙圣境的武者有着难以想象的好处,可以加速仙圣武者的修炼,而且卓文也发现,以仙元催动杀戮黄泉指,威力远比他用圣力施展的要强大许多。

    杀戮黄泉指毕竟是仙术,唯有以仙元催动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即使杀戮黄泉指门槛极低也不例外。

    在大大小小的禁制之中,都或多或少存在着这种仙晶,这一路过来,卓文收集了大约了近百颗之多。

    关于仙晶,其实中土许多大势力都拥有,只不过数量都不多,这些大势力基本都不会将仙晶带在身上而是储存在势力中秘密的地方,唯有势力中半仙和仙圣级别的强者才有资格使用。

    仙晶中蕴含着澎湃的仙元,足以加快半仙和仙圣级别的强者修炼速度,再加上在中土数量稀少,在各大势力可是宝贵着呢。

    即使是那身为风雷家族雷系一脉族长的雷擎天,身上也根本没带任何的仙晶,不是他不想带而是舍不得带。

    近百颗仙晶数量虽然不多,不过在中土却也能引起不少势力的觊觎,当然这近百颗仙晶内所蕴含的仙元虽然澎湃,但还无法与那雷擎天元神相比。

    毕竟雷擎天的元神可是货真价实的地仙,而且还是地仙中的佼佼者,元神内所蕴含的仙元之庞大,岂是区区近百颗仙晶可比的?

    “当年的大战太激烈了,岁月太悠久了,若不是极其强大的宝贝的话,恐怕也熬不过岁月的侵蚀,也唯有这仙晶,倒是能够保存在至今。”小黑轻叹地道。

    卓文目光闪烁,沉声道:“小黑,你不是说过,曾经在这大陆内找到过比那盆地还要强大的禁制陷阱吗?那几个禁制在哪儿?”

    小黑沉吟片刻,沉声道:“当年我确实是找到过两大极为强大的禁制陷阱,不过这两个上的禁制比盆地的要强大太多,即使是你的噬咒禁小成,想要破坏掉那两个禁制陷阱也有些够呛。”

    “可以去一试!”卓文道。

    “那就依你的意思,跟我来,那两大禁制就在这西部附近,而且两大禁制相距不远,当年我并没学过禁制之法,完全是凭借经验去破解,不过最终无功而返。”

    小黑说着,化作一道黑芒,带着卓文朝着西部深处掠去。

    卓文紧紧跟在后面,大约半柱香的时间,小黑停下了脚步,在它的前面,伫立着一颗枯木桩。

    这根枯木桩只有半丈长,无数根须犹如生根一般,蔓延向地面下方。

    枯木桩很平凡,但这么一根枯木桩伫立在一片荒芜的大地之上,却显得极为的不正常。

    在枯木桩后方数十丈外,一具尸骸下身埋在土里,只露出上半身,这尸骸身上还穿着一件皮甲。

    这件皮甲表面光滑如镜,呈现亮白色,更是散发出点点的星芒,一看去就知此皮甲不同寻常。

    “小子,两大禁制陷阱都在此地,其一便是那枯木桩,其二便是那枯木桩后方数十丈外的身穿皮甲的尸骸,而且我怀疑,这两大禁制很可能是连环禁制陷阱,两者相辅相成,想要破解很困难。”小黑轻叹一口气地道。

    卓文目光虚眯,右手一掐决,顿时间,一道道咒印自他的右手之中打出,这些咒印遍布在卓文的全身,形成一道防御,随后卓文一步走向那枯木桩。

    当卓文走进枯木桩三丈范围的瞬间,一股无形的涟漪蔓延开来,硬是将卓文的脚步阻碍了下来,使之无法寸进。

    “破!”

    卓文毫不犹豫,右手剑指一点,一道巨大的咒字从他的指尖显现蔓延,随后那无形的涟漪蔓延的越发的剧烈,而卓文直接踏入了三丈之内。

    当卓文踏入三丈内的瞬间,枯木桩骤然间爆发出恐怖的气息,天空顿时暗了下来,仿佛在这一刻,卓文触怒了某位神明。

    嗖嗖嗖!

    一瞬间,枯木桩开始碰撞,从半丈瞬间衍生到了数千丈巨大,化作了一棵参天大树,一根根枯萎的藤条从巨大的大树之内暴掠而出,朝着卓文四面八方缠绕而去。

    卓文瞳孔微缩,右手一指指点出,黄泉水滴化作一道道防御,挡在了这些藤条面前,与此同时,卓文更是以噬咒禁打出一道道咒印,布下了第二道防御。

    轰轰轰!

    藤条瞬间掠来,轰在了黄泉水滴和咒印的防御之上,旋即爆发出连绵不断的爆鸣之音。

    此刻,卓文十分的冷静,他压根就没有理会那不断爆开的黄泉水滴和咒印,他的目光一直盯在那参天大树之上,仿佛在观察着什么。

    砰砰砰!

    五息过后,黄泉水滴和咒印彻底的崩溃,随后那些藤条风驰电掣地朝着卓文掠来,而卓文目光如炬,其背后猛地张开雷翼,爆步和虚空两种法则加身,顿时瞬移般消失在了原地,所有藤条都是扑了个空。

    当卓文再次出现的瞬间,他已经来到了打出的底部,他目光炯炯地盯着这大树下方的密集的根须,目露果断之色,右手一招,第九阳道剑掠出被他捏在手里,旋即猛地一斩。

    炽烈的太阳剑气自这些根须之间一闪而过,随后这些密集的根须瞬间爆裂开来,而这些根须之中竟是喷射出樱红的鲜血,仿佛这些根须是人体中的经脉一般。

    卓文目光一奇,不过右脚一踏,以瞬移的速度躲过了那再次掠来的藤条,而卓文则是朝着大树底部另外一个方向的根须掠去。

    当卓文手持第九阳道剑,欲要斩去这一边的根须的瞬间,一股极为浓烈的危机感,猛地从脑海中升起。

    嗖!

    只见,在这根须之下,猛地伸出一张骨手,这骨手一把抓向卓文斩来的第九阳道剑,只听铿的一声,无数火花冒出,随后卓文瞳孔一缩,第九阳道剑直接被反弹开来,而他也是连带着退后数步。

    稳住身形,卓文这才发现,在前面根须下方,一道身披皮甲的骸骨缓缓的走了出来,而这骸骨正是那之前还在参天大树后方数十丈外的那具下半身被埋的骸骨。

    当骸骨最终走出底部根须的瞬间,卓文瞳孔微缩,因为这骸骨根本没有下半身,其下半身竟然是无数根须缠绕而成,这些根须与参天大树相连,就犹如其他的藤条一般,根据大树的指挥行动。

    嗖嗖嗖!

    那骸骨缓缓抬头,看向卓文,没有皮肉的两排牙齿微微张开,好似在狞笑一般,随后在根须的控制之下,猛地朝着卓文暴掠而来,而与其一起掠来的还有那无数的藤条。

    卓文脸色微变,借助着雷翼、爆步和虚空法则,他身形一次次的瞬移,躲过了那无数藤条的进攻,即使有个别的掠来的藤条临身,卓文手腕一扭,第九阳道剑也基本将临身的藤条切断。

    但让得卓文头痛的是那骸骨,此骸骨的下身由众多根须缠绕而成,其速度比那些藤条要快上太多了,居然每每能够追上卓文。

    更让卓文无奈的是,这骸骨不知道是不是其身上那皮甲的作用,全身看上去随时都可能折断的骸骨居然坚若铁石,他的第九阳道剑无论怎么劈砍,居然都砍不断。

    砰!

    骸骨带着厉啸之音,瞬间掠至卓文身前,一拳猛地轰来,森森白骨带着一股股阴风朝着卓文面门轰来。

    卓文右手长剑一横,只听铿锵之音,随后他闷哼一声,便是连连暴退,而借助这爆退的空隙,卓文立马展开全身最快的速度,退出了这禁制的范围。

    而卓文退出的瞬间,那参天大树则是缓缓缩小,而那骸骨也是重新钻入了大树根须之下,重新恢复了枯木桩的形态。

    “果然是双重禁制,这两个禁制陷阱是相连的,威力很强大!”卓文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