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九座宫殿的位置……”

    卓文一脚踏出,瞬间掠至九座宫殿中央,环顾四周顿时发现,周围的九座宫殿成环状分列在九个方向,而九座宫殿的殿门恰好对准卓文所站着的中央位置。

    而这中央位置,则是一座面积颇大的广场,而广场的中央则是一块面积不大的松软的泥土。

    卓文右手在泥土中抓了一把,鼻翼轻轻翕合,顿时一股隐约的仙元自这泥土之中流溢而出。

    将手中的泥土放下,卓文右手猛地一探,顿时深入这泥土半米之内,一把捏出一团泥土,旋即卓文发现这以下半米的泥土内,所蕴含的仙元比之前的更加的澎湃。

    “这泥土之下有东西?”

    卓文目光掠过一抹精芒,旋即袖袍一挥,召唤出了血仙。

    “主子,你叫我出来什么事情啊?”血仙一出来,便是开始舔着脸,对着卓文谄笑道。

    卓文指着脚下的泥土,道:“将此地挖出来,要小心翼翼,切不要乱来,不然我绝饶不了你。”

    血仙脸色一凛,虽然心中不大愿意,不过毕竟卓文掌握它的弱点,它自然不敢违抗卓文的命令。

    “主子放心,小的立马就帮你挖。”血仙嬉皮笑脸地道。

    说完,血仙便是颇为卖力的开始挖掘了起来,而卓文则是默默地看着那被挖开的泥土,他心中极为好奇,这泥土下面到底是什么呢?居然让这普通的泥土都沾染上仙元。

    大约半个时辰,已经挖到底部的血仙忽然嗷嗷大叫起来,猛地从里面一跃而起。

    与此同时,在那洞穴的底部,竟是腾腾上涌出极为澎湃恐怖的仙元,这些仙元乃是气态状,虽然看上去极为的稀薄,但其中气态仙元却是能量雄浑。

    卓文一步跨出,顿时落在了那洞穴上空,盘膝而坐,开始默默吞吸着这里面喷涌而出的仙元。

    而那从洞穴掠出的血仙,目光颇为热切地盯着眼前的仙元气柱,它偷眼打量了卓文一眼,旋即蹑手蹑脚的来到气柱旁边,吸收那朝着周围逸散的仙元之气,目光中露出陶醉之色。

    卓文自然是注意到血仙的小动作,不过他也没说什么,这些喷涌而出的仙元气柱可无法储存,只能在其喷涌的过程中吸收。

    卓文一个人是无法全部吸收这些仙元气柱的,逸散出来的仙元气体难免会有所浪费,让血仙吸收这些逸散出来的仙元气体也无伤大雅。

    仙元气柱仅仅只是持续了半柱香,便是溃散停止,而卓文缓缓落在洞穴口,面颊红润,他刚刚晋级空天圣境,原本境界还需要慢慢巩固,但吸收了这仙元气柱后,这个巩固效果直接水到渠成的完成了。

    “这下面到底是什么?居然能够喷涌出如此浓郁的仙元气柱?”卓文看向血仙问道。

    血仙搔搔头,颇为讨好地笑道:“主子,这下面除了一具尸骸以外,别无他物,而那仙元气柱便是从那尸骸身上喷涌而出的,主子大可以下去看看。”

    “尸骸?”

    卓文目光一奇,露出沉吟之色,旋即便是决定下去看看,只见他一跃而下,便是深入洞穴最深处。

    落在最底部,卓文目光一凝,果然在此处看见一具尸骸。

    这具尸骸只有上半身,下半身离奇的不见了,好似死前被人懒腰斩断。

    不过,这些并不是让卓文心生惊奇的最主要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这尸骸与卓文破阵那自枯木桩中钻出来的那半身尸骸一模一样。

    特别是这半身骸骨身上的气息,竟然隐隐让卓文有些发毛,心中升起一丝寒意,这尸骸生前绝对不简单。

    “这尸骸的主人很强,生前应该是天仙级别的存在,而且恐怕也是这宫殿群的主人,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死在了此地,并且还被埋在这广场中央的泥土下面。”小黑沉声道。

    “天仙么?”

    卓文目露动容之色,天仙这种级别已经是九大圣符家族老祖级别的存在了,那江兵寒和风雷无机两人便是这样的存在。

    天仙对于卓文来说,无疑是极为遥远和强大的存在,这种存在翻手间就能够捏死卓文,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而这样老祖级别的存在,现在居然被葬在此地,倒是充满了诡异。

    “若是我没猜错的话,此人恐怕也是万年前那场浩劫的参战者,后来不知什么原因,他所在的这宫殿群被攻破,而他更是被某位更强大的存在懒腰斩成两段。此人在死之前,以强大的禁制手法,布置了这强大的上古禁制,这禁制极为的强大,最终留存到了现在。”

    小黑目光中露出一丝思索之色,旋即化作一道黑芒,便是落在了尸骸旁边,在仔细的查看了一番后,小爪子忽然探入这尸骸的肋骨之间,从里面摸索了一番,便是取出了一块六面体的水晶。

    “这是什么东西?”卓文颇为好奇地问道。

    “储物水晶,类似于灵戒的储物灵宝,上古时候并没有灵戒,大多数武者都是使用这储物水晶,而这储物水晶最好的一个特点便是可以附着在体内肋骨之间,看上去还毫无违和感,可以说储物水晶在保密性上比灵戒要好多了。”小黑淡淡地道。

    卓文目光一亮,道:“这储物水晶这么神奇?那是不是我也能用?”

    小黑点点头,道:“那是自然,这储物水晶保密性虽好,不过这主人一死,里面的烙印也会随着时间流逝而逐渐消失,现在这储物水晶就处于无主之物,你看看里面有什么东西吧。”

    说着,小黑将储物水晶抛给卓文,而卓文接过储物水晶后,颇为激动,稍微冷静下来后,便是意念探入储物水晶之内。

    正如小黑所说这储物水晶内的烙印确实是消失殆尽了,他的意念很容易就进入了储物水晶的空间内。

    略微扫视了一番,卓文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因为在这储物水晶之内,他看到了一堆又一堆的仙晶,粗略的扫视了一下,卓文发现这一堆堆的仙晶,数量极多,足足达到了十四万之多。

    加上卓文之前寻到的一万仙晶,也就是说,现在卓文身上的仙晶储量足足有十五万,这么庞大数量的仙晶,甚至超过了中土大多数的大势力了吧。

    饶是卓文意志坚定,此刻在瞧见那明晃晃的一堆堆的仙晶,呼吸也不由得急促起来。

    “小子,你这也太大惊小怪了吧?浩劫之前,天铠大陆的武道极为的昌盛,十几万仙晶并不算多,也只有现在这分崩离析的中土,才会将这东西当成宝。”

    小黑双爪抱肩,颇为不屑地瞧着卓文那副震撼的模样,撇撇嘴,在那个武道昌盛的年代,仙晶其实就相当于现在的灵石一样普及,而仙晶更是被当做统一的货币来用。

    当然,这种货币也就只有仙圣级别的存在才有资格拿来使用,毕竟仙圣级别以下的武者根本没有仙元,仙晶对他们用处并不是太大。

    当然,若是身怀仙术的武者的话,即使是修为未曾达到仙圣,仙晶对他们也有不小的用处,毕竟仙晶中的仙元可以增强仙术的威力。

    除了一堆堆的仙晶,卓文在储物水晶空间中瞧见了不少稀奇古怪的东西,不过这些东西他从未在中土见过,恐怕是上古时代的物品,而且这些物品气息都不怎么强大,卓文也不是太在意。

    在其中,卓文甚至还发现了两件地仙圣器和一件天仙圣器,但这三件圣器却全部损坏了,根本用不了。

    不过,卓文也没将这三件残破的仙圣器扔掉,而是将其好好保存起来,毕竟是仙圣器,即使是破损了,里面的原材料可都是十分珍贵,以后若是想要炼制仙圣器的话,或许可以从这残破的仙圣器中提取原材料。

    虽说卓文心中有些惋惜,不过却也没有想太多,既然仙圣器破损了,那他也没办法。

    “这是……”

    卓文的注意很快便是落在另一处角落上的一堆堆竹简上,他将这些竹简翻开,发现里面全部都是关于古禁的心得和感悟,里面甚至还很详细的解释了古禁的起源和原理。

    原本学过噬咒禁的卓文,在粗略的看了这些竹简中的心得后,心中一一印证,倒是对于古禁有了全新的认识和诠释。

    “堂堂天仙,不应该没有仙术传承下来才对!”

    收起竹简,卓文再次打量这片空间其他的地方,很快他的目光落在了一副平放在一座木桌上的画。

    此乃是水墨画,里面只有黑白两色,而且画面极为的单调,只画了一座孤峰。

    这座孤峰周围萦绕着迷蒙的雾气,除了这相伴的雾气,这孤峰内别无他物,一股沧桑而孤寂的气息自这画中孤峰弥漫传递而来。

    感受到这股沧桑而孤寂的气息瞬间,卓文目光露出一丝茫然之色,此刻他仿佛感觉到自己就站在一座孤峰之上,他远眺天际,发现别无他物。

    天空没有太阳,大地没有河流,天上地下,唯有这么一座屹立而起的孤峰,在孤峰之上也唯有这道站着的孤独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