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这座孤峰之上,卓文感受到了一股与众不同的孤傲,此峰虽是孤独,但它骨子里却是极傲,不与群山为伍,不与众鸟作伴,它至始至终就只是一座孤独的山峰,但那骨子里的傲意却让卓文肃然起敬。

    “孤峰不与众山俦,直入青云势未休。”

    不由自主,卓文的脑海中逐渐的浮现出这么一句诗句,这诗句出现的莫名其妙,在他的脑海中幽幽响起,仿佛有人在他的耳边轻声呢喃。

    卓文缓缓睁开双目,目光猛然落在眼前的画中,方才他被此画的意境所影响,从而身临其境的站在了孤峰之上,感受了一番会当凌绝顶的感觉。

    “仙术孤峰!”

    卓文低声喃喃,目光中涌现出一抹兴奋,他没想到这识海的仙术居然藏在这幅毫不起眼的水墨画之中。

    “你所得的这仙术恐怕不简单,而且这仙术孤峰可不像你所修炼的杀戮黄泉指那般门槛极低,此仙术若是没有仙元支持的话,难以施展出来,不过你身具十五万仙晶,又有雷擎天的元神,倒是可以勉强施展出此仙术。”小。

    卓文点点头,旋即意念从储物水晶中掠出,同时将那幅水墨画取了出来。

    凝视着手中的水墨画,卓文目光闪烁,沉声道:“反正现在我也不急,先将这仙术给修炼了再说,此仙术威力不知道有多么强大。”

    说着,卓文盘膝坐在地上,双目闭合,开始默默的修炼起这仙术孤峰,而卓文这么一修炼便是修炼了足足三个月。

    三个月后,卓文缓缓站起身来,只见他右手屈指一弹,顿时取出了十枚仙晶,猛地将其捏碎,一股股仙元被他以噬咒禁的方式吸收,接着立马施展起了仙术孤峰。

    顿时间,仙元化作螺旋气劲,旋转凝聚成了十丈孤峰,此孤峰之上透露着浓郁的孤傲之意。

    此孤峰一出,一股恐怖的气劲,犹如暴风一般席卷而起,以卓文为中心,朝着四周掠去。

    咔擦!

    当气劲蔓延至周围的九座宫殿瞬间,这九座宫殿仿若承受不住这股气劲,直接崩溃成了齑粉。

    “这仙术孤峰,威力实在不俗啊!”

    瞧着那碎成齑粉的九座宫殿,卓文瞳孔不由得一缩,这还仅仅只是孤峰所散发出来的气劲余波啊,居然就让九座宫殿碎裂,若是这孤峰正面轰击的话,那所爆发出的威能还了得。

    收起孤峰,卓文目光的震撼久久不能消散,这仙术孤峰的强大,着实是出乎他的预料之外。

    他的本体实力本就不强,虽然修为晋级到空天圣境,但不依靠次仙器和九阳道剑的话,只能勉强与逆天圣境一战。

    但他的本体拥有这仙术孤峰,那么一切都不一样了,即使是不依靠次仙器和九阳道剑,恐怕击杀逆天圣境,与半仙一拼之力还是有的。

    “雷擎天和江左梅将我追杀的这么惨,现在雷擎天已死,是该引出那江左梅了,要杀也得杀的彻底点。”

    卓文目光露出一丝杀意,旋即他迅速掠出九座宫殿,不过他并没有立马碎片大陆。

    这块碎片大陆极大,即使是在碎湮深渊之中,也算是数一数二的,至少卓文之前一路走来,还从未见过比他现在所在的更大的碎片大陆。

    而且这碎片大陆中大大小小的禁制更是有无数,卓文以噬咒禁,将这些禁制一个个都解开,不过他并没有将这些禁制给破坏掉,而是以噬咒禁将解开的禁制纷纷串联在一起。

    在这片碎片大陆之中,卓文又是待了足足两个月,这两个月内,他一直都在寻找其中的大大小小的禁制,倒是在这片碎片大陆中寻到了数千个禁制。

    当然,如此之多的禁制之中,大多数都是威力比较小,或者是残损严重的禁制,比较完整且威力大的禁制,却是极为的稀少。

    当卓文将这些数千禁制全部以噬咒禁的方式串联在一起的时候,卓文这才停在了碎片大陆的中央位置。

    卓文轻吁一口气,脸色略有些苍白,两个月不断的以噬咒禁推演如此众多的禁制,饶是卓文意志坚韧,也差点有点支持不下来。

    但卓文目光中却布满了兴奋之色,他低声喃喃道:“这数千禁制若是一起自爆的话,这整块碎片大陆都有可能崩溃坍塌掉,即使是地仙,在如此众多禁制自爆,那也恐怕也得陨落。”

    “原来如此,怪不得你这两个月来在这大陆中不断的寻找禁制,大大小小禁制都是来者不拒,原来目的是这个啊。”小黑掠至卓文肩膀处,露出恍然之色。

    “以噬咒禁布下的串联的联系,我只需要一念之间,就能够彻底引爆整个碎片大陆。”卓文目光灼灼地道。

    “而现在就等着那江左梅自投罗网了!”

    卓文咧嘴一笑,袖袍一挥,精神力分身便是从他本体中分离而出,旋即一股浩大的气势自分身体内暴涌而出,而且这股气势愈演愈烈,愈来愈强,竟然隐隐引起碎片大陆的震颤。

    哗啦!

    顿时间,精神力分身猛地掠上高空,其周围数万丈范围的空间,纷纷碎裂,在这碎裂的空间裂缝之内,暴掠出一道道恐怖的巨大风暴。

    寻常之人若是瞧见这风暴,识海顿时沸腾受创,此风暴乃是精神风暴,无形无质,针对识海。

    当然,以卓文晋级玄圣师所产生的精神风暴,可不仅仅只是针对识海,连实质性的肉体也将会有着极为强大的破坏力。

    一时之间,碎片大陆上空的声势极为的浩大,仿佛那大海中山雨欲来的狂暴海啸,随时都有可能掀起滔天的灾难。

    而整个碎湮深渊内,大多数的碎片都被这恐怖的风暴所影响。

    “嗯?”

    距离卓文所在的碎片大陆前方数十万里的一处颇大的碎片岩石之上,一道寻找的身影猛地停住了动作,他转过身,目光炽热地盯着那浩大的精神风暴。

    “如此浩大的精神风暴,恐怕是有人晋级玄圣师了,而这碎湮深渊中,除了我以外便是雷擎天和那卓文了,但雷擎天可不是奥术师,那么引起这精神风暴的也唯有那卓文了。”

    此人正是还在寻找卓文的江左梅,在与雷擎天失去联系后,他并没有联想到雷擎天可能被卓文所杀,或者说他根本就不认为那卓文能够杀得了雷擎天这等地仙。

    碎湮深渊如此之大,他只是认为那雷擎天恐怕是打算独自行动,不想与他联系而已。

    “此子还真是大意,居然敢在此地突破,看来是老天要你死啊!”

    江左梅哈哈一笑,目光中杀机毕露,脚掌踏在虚空,便是如离弦之箭般暴掠而出,朝着那精神风暴所产生的碎片大陆掠去。

    而在江左梅掠出的瞬间,一道鬼魅般的身影,悄无声息地跟在江左梅身后。

    此人带着鬼脸面具,一双锐利如剑般的目光,凝视着那江左梅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且让人惊讶的是,以江左梅地仙的修为,居然丝毫没能察觉出这鬼脸面具之人,此人的隐匿之法还真的是颇为了得。

    哗啦啦!

    无尽的精神风暴,在整个虚空中肆虐,卓文精神力分身仰头凝视着那虚空吹出的精神风暴,丝毫不惧,立马祭出了四杀圣剑阵,同时以万衍真经所修炼而出的庞大精神力,直接对抗那虚空中的精神风暴。

    “噬咒禁之万咒封禁!”

    与此同时,卓文右手一掐决,虚空连连打出,顿时间,一道道咒印以卓文的精神力为媒介掠出,幻化出万千咒印,看上去极为的恐怖强大。

    这万千咒印犹如巨大圆盘,自卓文头顶朝着上方掠去,顿时间,那恐怖的精神风暴在这万千咒印组成的圆盘之下,尽数崩溃殆尽。

    虽说周围掠出的精神风暴越来越恐怖,不过卓文修炼噬咒禁乃是强大的古禁,再加上卓文精神力本身就很强大,所以这掠出的精神风暴还真的难以奈何卓文。

    嗖!

    忽然间,一道犀利的破空声骤然自碎片大陆之外响彻而起,而且这破空声越来越响亮,仿佛直接在耳畔轰隆炸响一般。

    精神力分身目光虚眯,右手虚空一点,那万千咒印所化的圆盘,猛地倾斜落在了卓文左侧方,犹如一道庞大的盾牌,而抵在圆盘上的那恐怖精神风暴,更是化作了他的攻击手段,轰向了那掠来的破空声。

    “哼!”

    当卓文做完这些后,一道冷哼自咒印前方掠来,旋即只见一道黑影右手一捏,恐怖的冰火能量凝聚在其掌心,化作了冰蓝与火红交织在一起的不断旋转的螺旋状圆球。

    “仙术冰火螺旋!”

    此黑影右手掌心圆球不断旋转,而且旋转地越来越快,接着他右手一掌按在了那咒印圆盘之上。

    噼里啪啦!

    顿时间,犹如鞭炮般的密集声音连续不断的响彻而起,接着那咒印圆盘连带着那精神风暴,纷纷轰然崩溃。

    卓文的精神力分身瞳孔微缩,却不慌不忙,右手捏着噬咒禁,连连爆退。

    而站在碎片大陆之上的本体,目光精芒闪烁,他冷冷地盯着那势如破竹掠来的黑影,低声道:“江左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