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呼啸而来的黑影,不是别人,正是那掠至碎片大陆的江左梅。

    在以仙术冰火螺旋破坏了精神风暴和噬咒禁布置下的万千咒印后,江左梅势如破竹,余势不减,带着漫天杀机,瞬间掠至精神力分身身前,右手掌心螺旋狠狠地对着分身胸口轰去。

    精神力分身避无可避,不过在这冰火螺旋临身的瞬间,第一阳道剑和第九阳道剑交叉出现,挡在了分身面前。

    轰轰轰!

    第一阳道剑和第九阳道剑毕竟是地仙圣器的一部分,威能极强,倒是让得那冰火螺旋前冲之势停滞住。

    借着冰火螺旋停滞的瞬间,精神力分身如梭子般,迅速后退,融入了本体之内。

    砰!

    江左梅右手一挥,挡在其面前的第一阳道剑和第九阳道剑顿时被其隔开,重新落在了卓文的身边。

    “借助老夫的力量,成功渡过了玄圣师的天劫了么?倒是挺聪明的,不过……你很快就会知道,你的下场将会变得极为的凄惨。”

    江左梅森寒一笑,右脚踏在虚空,旋即犹如泰山般,猛地朝着下方坠落,手中的冰火螺旋更是剧烈的旋转起来,爆发出极为慑人的威势。

    “仙术孤峰!”

    卓文右手一点,顿时取出了百枚仙晶,一一捏爆,其爆发出的仙元被卓文所吸收,直接被他施展出了仙术孤峰。

    一股沧桑孤傲的气息,自卓文的背后虚空中传递而来,旋即一座百丈孤峰自卓文背后浮现,随后猛地朝着江左梅碾压而去。

    江左梅目光虚眯,颇为诧异地瞧了眼卓文使出的仙术孤峰,他能够感觉到这仙术孤峰的不同寻常,虽然由于卓文修为的原因,并没有发挥出这仙术的全部威能。

    但这仙术孤峰身上所散发而出的那股气势却远比一般的仙术要雄浑和强大,毫无疑问,卓文这仙术绝对不同凡响。

    “这小子还真的是一身是宝啊,杀了此子,恐怕对我有着难掩的好处吧!”

    江左梅目光中满是炽热,根本就没有丝毫躲避那孤峰的打算,横冲直撞而去,右手掌心托着冰火螺旋,直接一手按了过去。

    咔咔咔!

    当冰火螺旋轰在孤峰之上的瞬间,江左梅眉头微蹙的发现,这孤峰居然没有立即崩溃,只是出现了一丝丝裂缝,但这孤峰上所爆发而出的孤傲意境却是越发的浓郁强大。

    “哼!”

    江左梅冷哼一声,体内仙元在刹那间爆发而出,汇聚在其掌心中的冰火螺旋之上,一瞬间,冰火螺旋的威势提升到了极为恐怖的地步。

    轰轰轰!

    在威势增加了数倍不止的冰火螺旋攻击之下,孤峰终于是支撑不住,彻底的崩溃了下来。

    “我看你还有什么招可以用?”

    轰碎孤峰,江左梅满脸狞笑,仿佛卓文此刻是挥手可灭的蝼蚁一般。

    卓文目光极为的平静,他就这样抬起头,静静凝视着那满脸狞笑的江左梅。

    当江左梅距离卓文唯有数十米的距离的瞬间,卓文嘴角露出一丝嘲弄之色,随后他的右手再次点出,接着一枚枚仙晶犹如繁星一般自他的灵戒之内暴掠而出。

    此次,卓文拿出来的仙晶之多,即使是江左梅都觉得心惊肉跳,不由得惊呼出声:“居然拿出一千枚仙晶,你一个人怎么可能有这么多仙晶?”

    卓文却对江左梅此话置之不理,他右手猛地点出,顿时间,千枚仙晶纷纷破碎,浓郁的仙元犹如江河般滚滚涌来。

    “仙术孤峰!”

    以噬咒禁吸收千枚仙晶仙元,卓文脸色涨红,以他现在的境界,吸收如此众多的仙元,其实是有些勉强了,但靠着噬咒禁他还是能够勉强承受。

    随后庞大的仙元,顺着他的右手倾泻而出,而他再次施展出了仙术孤峰。

    此刻,一座孤峰再次出现,此次出现的孤峰足有千丈庞大,横亘在天际,看上去雄伟而壮观,其孤峰之上所弥漫的那股沧桑和孤傲的气息,更是如狂风海啸般扑面而来。

    江左梅脸色微变,这孤峰比之前那座百丈孤峰要强大太多了,即使是他也有些凝重,毕竟以千枚仙晶为代价施展出的仙术,绝对是极为疯狂的举动。

    虽说江左梅心中充满了凝重,不过却也不惧,只见他深吸一口气,全身的仙元汇聚在冰火螺旋之上,随后一掌压了下来。

    轰轰轰!

    两者相交击,随后空气中便是传来连续不断地闷响之音,两大仙术的碰撞,威势着实恐怖。

    不过,碰撞持续的时间并不久,江左梅怒喝一声,最终还是将那千丈孤峰给轰碎,不过轰碎这千丈孤峰对江左梅来说,还是有些勉强,不像之前那般势如破竹。

    在孤峰破碎的瞬间,卓文闷哼一声,嘴角溢出鲜血,脸色微有些苍白,而他则是连连倒退,瞬间掠出了碎片大陆的范围。

    “想逃?我看你此次往哪里逃?”

    江左梅目光杀机涌动,犹如疯了般,继续朝着卓文追去。

    可惜的是,卓文却并没有给他任何的机会,只见他双手一捏诀,顿时间,触发了碎片大陆无数的禁制。

    只见整个碎片大陆表面同时涌现出无数的无形涟漪,这些无形涟漪犹如坚韧的绳索一般,纷纷朝着江左梅缠绕而去。

    感受到周围缠绕而来的涟漪波动,江左梅瞳孔紧缩成针,一股极为不祥的危机感,自他脑海中升起,随之而来的,便是一股寒气从他的脚底涌向他的天灵穴。

    “不好!”

    江左梅抬头,顿时瞧见卓文嘴角森冷的笑意,暗道一声不好,脚掌一跨,便是打算瞬移离开碎片大陆。

    可惜的是,这无数禁制所散发出的无形涟漪,居然有着禁空的作用,江左梅的瞬移功亏一篑。

    “江家主,你可以安心地去见雷擎天了!”

    江左梅还没从惊骇中反应过来,卓文的一句话,却是让他浑身一颤。

    “雷擎天死了?死在你手里了?你怎么可能杀得了雷擎天。”

    想起雷擎天忽然失去联系,江左梅原本没有多想,但现在卓文一句话,却是让他浑身颤抖,不由得低吼。

    卓文目光森冷,却没有再与江左梅拖延时间,而是右手一掐决,噬咒禁留在碎片大陆上的导火索顿时引爆,一瞬间,整个碎片大陆传来一股天威般的波动。

    随后,碎片大陆中数千禁制开始齐齐爆炸,如此众多大大小小禁制爆炸,所产生的威能,是极为恐怖的。

    大陆开始崩溃,周围空间纷纷塌陷,显露出幽黑深邃的黑洞,无数的湮灭之风自黑洞中掠出,仿佛能够摧毁世间一切的有形之物。

    此刻,江左梅已经闪掠到碎片大陆边缘,可惜的是,碎片大陆已经开始崩溃塌陷了,一股庞大到令人难以承受的强大吸力,直接作用在江左梅的身上。

    此刻,江左梅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恐惧,这股吸力实在太庞大了,庞大到让他有种面对无上天威一般,这种感觉他已经上千年没有体验过了。

    “不!”

    江左梅嘶吼怒喝,声音如奔雷般,在整个虚空响彻,随后他便是彻底的被那股吸力吸扯进去,然后碎片大陆彻底塌陷,开始了恐怖的大爆炸。

    轰轰轰!

    整片大陆的塌陷,所产生的力量有多么庞大,根本就是难以想象的,即使是江左梅这样的地仙,恐怕都有着陨落的危机。

    卓文默默地看着那不断塌陷的碎片大陆,目光中满是森冷无情,并没有任何怜悯这江左梅的意思。

    对他来说,这江左梅根本就是自作自受。

    碎片大陆的崩溃,足足持续了两个时辰,这才逐渐地恢复了平静。

    此刻,眼前那偌大的大陆已经不复存在,只剩下无数漂浮的细碎石块,而无形涟漪犹如恐怖的气浪,在四周不断的席卷翻涌。

    卓文召唤出第一阳道剑和第九阳道剑,同时三千滴黄泉水滴更是紧紧地贴在卓文的体表,随后卓文目光慎重地靠近那塌陷的大陆碎片。

    这大陆爆炸虽然彻底平息了,不过其弥漫的强大余波,却是让得卓文气血沸腾,若是没有第一阳道剑和第九阳道剑以及黄泉水滴护在周身的话,卓文恐怕一进入其中就要身受重伤了。

    “嗯?”

    当卓文踏入此地的瞬间,便是注意到在无数碎片的最中心,一块椭圆形冰蓝与火红交替辉映的圆蛋静静地悬浮着。

    不过,这圆蛋残破的很严重,许多处都出现了裂痕,甚至还有几处更是裂开了极大的空洞,露出了里面江左梅的身形。

    咔咔咔!

    当卓文目光落在那圆蛋的瞬间,此圆蛋直接崩裂开来,随后在里面的江左梅,猛地吐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如雪,他目光更是暗淡之极。

    此刻,江左梅全身衣衫褴褛,其左半边的躯体居然被炸得血肉模糊,露出了森森白骨,他从圆蛋中跌落在地上,还不住的吐血,目光中的死意极为的浓郁。

    卓文缓步走到江左梅身前,他能够感受到此刻江左梅身上的气息,已经虚弱到了极点,其双目中更是充满了浓郁的死意。

    现在的江左梅,离死已经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