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卓文还发现这颗白发飘飘的头颅,乃是独眼,右眼则是紧闭着,在那眼睑之下,则是有着一条血痕划过其脸颊,看上去颇为的狰狞。

    卓文死死地盯着这颗头颅那紧闭的右眼,余光不由得落在了那躺在他怀中装死的眼球,目露恍然之色。

    他猜测这眼球很可能就是这颗头颅那失去的右眼,只是让得他疑惑的是,这右眼为什么不回归这颗头颅,而是跟随他卓文呢?

    虽然满腹疑虑,不过卓文自然是不可能在这个关键时刻,将这眼球给揪出来。

    此刻,无论是那独眼头颅还是那中年男子亦或是老者,都是极为恐怖的存在,这三个存在只需要捏一捏手指就能够捏死他,他可不会拿出这颗眼球自寻死路。

    而且,他怀中的眼球,此刻可是正在装死,其身上的气息彻底的消失殆尽,恐怕也是不想被那头颅找到。

    “你们二人是何人?竟敢布置禁制阻止本座出去?”

    这颗头颅缓缓的转过头来,一头白发无风自动,气息如一座拔地而起的山岳一般,猛地爆发开来,连天地都为之变色。

    “呵呵!我们二人可是打破七彩漩涡封印,也就是释放你出来的恩人,你就这么对待你的恩人的吗?”

    中年男子目光淡漠,但也完全不惧这颗头颅,一步跨出,其身上的气息如火山爆发般腾地涌出,一瞬间,周围的空间尽数都凝滞了下来。

    若是这不是一颗头颅而是完整的人形的话,或者这中年男子不敢与之争锋,但现在这仅仅只是一颗头颅而已,他根本不惧。

    在中年男子身边,古老也是不甘示弱,与其齐头并进,其身上的威压虽说不如这中年男子凌厉,但却也弱不到哪里去。

    瞧着那齐头并进的古老和中年男子,这颗头颅目光不由得紧缩成针,古老和中年男子身上的气息丝毫不比他弱多少,甚至在某种意义上还要强大一些。

    “该死,若不是本座当初被仓颉五马分尸,现在只剩下这么一颗头颅的话,你二人在本座眼里不过是蝼蚁般的存在,哪里还有让你们二人骑上头的时候?”头颅目光忌惮地道。

    “好汉不提当年勇,当年你确实是威风无尽,但现在你只不过是一颗头颅而已,区区一颗头颅还想奈我们何?”

    中年男子冷然一笑,右指举天,顿时间,那落星指再次从虚空碾压下来,无尽的星辰环绕在落星指表面,看上去星光璀璨,威势无匹。

    落星指瞬息落下,那头颅目光虚眯,露出慎重之色,冷哼道:“这可是你逼我的。”

    说完,头颅深吸一口气,旋即猛地一吹,那巨型的七彩漩涡虽然崩裂,不过其周围四个七彩漩涡却完好无损,在头颅吹出一口气的瞬间,距离头颅最近的七彩漩涡便是彻底崩裂。

    七彩漩涡崩裂,从中露出一股黑气,这黑气出现的瞬间,竟是显化出一只狰狞的大手虚影。

    这大手黑黝黝,手臂周围出现了一道道黑色的漩涡,看上去就仿佛这手臂中存在着无数的黑色眼睛一般,看上去颇为的诡异。

    这张大手虚影猛地举天抓去,这一抓仿佛整片天空都被其抓下来一般,竟然引起周围天际无穷的崩裂,一道道黑色的裂痕更是在虚空中浮现,看上去极为的诡异。

    此手迎向那落星指,一手一指瞬息间碰撞,接着,整个空间仿佛凝滞下来了一般,居然陷入了极为的安静之中。

    当然,这股安静持续的时间并不长,便是轰然被连续不断的爆鸣取代,虚空中涌现出无穷无尽的塌陷,而且这种塌陷不是断续的,而是源源不断,连绵不绝的。

    中年男子目光虚眯,冷哼一声,对着身边的古老使了个眼色,古老会意点点头,右手掐诀,打出一道道印诀,浮现出无数的红色的阵法。

    “千阵图!”

    古老右手虚空打出,数千红色阵法层层叠叠的堆砌在一起,最终形成了极为浓郁深刻的红色印记。

    红色印记自古老右手掠出,印在了那张庞大的黑手之上,旋即原本与落星指不相伯仲的黑色大手居然瞬间陷入了颓势,甚至节节败退。

    头颅目光极为阴沉,深吸一口气,再次一吹,第二个漩涡爆裂,从中掠出一道数丈大的黑印。

    此黑印暴掠而出,顿时印在了那黑色大手之上,紧接着,原本陷入颓势的黑色大手猛地爆发出更加恐怖的气势,竟是一举压过了那落星指和千阵图。

    砰砰砰!

    而且得到了黑印的加持,黑色大手强大太多了,落星指根本没坚持多久,便是彻底的崩裂开来,紧接着那千阵图也是彻底的碎裂。

    黑色大手余势不减,猛地落在了中年男子和古老的头顶,仿佛一张遮天大手一般,竟是形成一道庞大的黑影将两人彻底的笼罩进去。

    中年男子和古老面色顿时变得凝重起来,只见那中年男子再次右手手指曲起,旋即抬手举天,沉声道:“流星指!”

    此言一出,以中年男子为中心数万丈范围的虚空,居然开始落下无穷无尽的流星。

    在这无数的流星之中,一根环绕着无数流星的手指,缓缓的自虚空中探出,这手指与落星指有着根本的区别,落星指环绕漫天繁星,而这流星指则是自流星中衍生而出,威力比落星指要强大太多了。

    流星指碾压而下,轰在黑色大手之上,倒是彻底阻止住了黑色大手的前冲之势。

    头颅目光阴沉,竟是连续吹出两口气,冷冷地道:“看来本座不使出最后的底牌的话,你们二人是不会善罢甘休吧?今日本座就让你这两只蝼蚁看看,本座的真正的实力。”

    两口气一吹出来,剩下的两个七彩漩涡则是彻底的崩溃,其中一个七彩漩涡内掠出一把黑色大戟,当然这黑色大戟与那张大手一样也是一道无形无质的虚影。

    不过,即使是虚影,这大戟表面所表现出的气势,依旧让人心惊胆颤,空间塌陷。

    这黑色大戟一把被那黑色大手给抓住,旋即猛地一甩,无数的黑色戟影轰然掠出,笼罩数万里的空间,那流星指竟是在这无数戟影之下,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会崩溃。

    当黑色大戟掠出后,另一个七彩漩涡也是崩溃,不过这七彩漩涡崩溃后,其内竟是空空如也。

    那白发头颅瞧见第四个漩涡竟是空空如也,目光中顿时露出惊怒交加之色,不由得怒吼出声道:“哪个该死的混蛋?居然拿走了本座的第二眼?是谁?”

    白发头颅仰天咆哮,但很快目光便是锁定在了古老和中年男子两人身上,他怒吼道:“定是你们两人,还真是卑劣的蝼蚁,今日本座绝不会放过你们二人的,给我死吧。”

    白发头颅大喝一声,旋即其脖颈处竟是爆发出极为浓郁的黑雾,这些黑雾在其脖颈以下的位置开始不断的凝聚蠕动,最终显化出极为健硕的身躯。

    只不过,这身躯乃是黑雾所化,看上去略显虚幻。

    此身躯右手处空空如也,只见白发头颅吹了一声口哨,那手持黑色大戟的大手猛地掠来,最终粘合在了此身躯的右手之处。

    白发头颅右手捏了捏,目光中顿时爆发出恐怖的精芒,他冷笑一声道:“虽说只是虚幻之体,不过对付你们两个蝼蚁足矣,纳命来吧,敢夺本座第二眼,简直就是在找死。”

    说着,白发头颅一步跨出,瞬息间掠至中年男子和古老两人面前,右手一甩,黑色大戟猛地横斩而出,直接对着中年男子和古老二人横着切了过去。

    大戟刃尖之处,迸发出刺目的黑光,这黑光犹如黑色闪电,随着大戟掠出,竟是轰隆炸响,仿若整个空间都会在这大戟一挥之下彻底的崩溃一般。

    中年男子和古老二人顿时露出凝重之色,中年男子再次屈指一点,沉声道:“仙术乱星云指!”

    此指点出,中年男子上空竟是浮现出一道道范围极为庞大的星云,这些星云排列的方式极为混乱,交错在一起。

    而这些星云混乱交错在一起,隐隐有着一根庞大的手指雏形,仿佛这些星云排列在一起,组成了一根手指的形状,浑然天成。

    而此指也是中年男子的终极一指,其威力比他之前的落星指和流星指强大不知道多少倍,仿佛这一指落下,星空中漫天繁星都会因此陨落天际一般。

    “万阵图!”

    古老也不甘示弱,竟是在瞬间便是打出数万的红色阵法,一道道红色阵法涟漪蔓延开来,仿佛将周围空间都尽数封锁了一般,极为的恐怖骇人。

    乱星云指与万阵图齐齐碾压下来,最终与那白发头颅战在一起。

    轰轰轰!

    只见白发头颅手持黑色大戟,一戟戟挥出,仿佛在遵循着某种天地至理,爆发出惊骇的天地能量。

    而古老则是在万阵图之中岿然不动,以静制动,至于中年男子则是整个人处于乱星云指中央,无数星云环绕,使得中年男子如神似魔,天神下凡一般。

    三人瞬间大战在一起,强烈的战斗余波蔓延开来,仿佛连天都能打穿,连地都能震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