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大战太过于恐怖,整个碎湮深渊更是剧烈颤动,而距离在数十万丈之外的被定住身形的卓文,心中却暗暗叫苦。

    虽说之前为了躲避元神自爆影响,他已经躲得足够远了,但这三人可都不是等闲之辈,即使是隔得老远,其战斗余波依旧严重的影响到了卓文。

    噗嗤!

    终于,三人的大战越来越激烈,其产生的余波犹如天崩海啸一般层层叠叠的碾压而来,在这余波的影响之下,卓文脸色发白,不由得吐出一口鲜血。

    “不行,这样下去我肯定会被这三人的战斗余波给震死的,必须要将这碎片推得更远点。”

    想到这里,卓文立马召唤出了血仙,血仙一出现,便是脸露讨好之色地看着卓文,不过在瞧见卓文全身一动不动地站在传送阵处的时候,它目光中顿时虚眯起来,迸发出异样的光彩。

    但很快,血仙意识到周围那恐怖的余波,全身不由得一颤,下意识道:“好恐怖的余波,这三人是什么来历?”

    “别废话,不想死就赶快将这块碎片推得远远的,这三人太恐怖了,若是还不走,你我都得死。”卓文冷哼道。

    血仙目光闪烁,咧嘴一笑道:“主子放心,小的这就将这碎片推远点。”

    说着,血仙化作一道血芒,掠至碎片下方,双爪一探,抓住碎片底部,旋即血仙爆发出自身速度,迅速地朝着远离战斗的方向逃去。

    这战斗余波实在太恐怖强大了,血仙自然不敢在此处多待,毕竟多呆一会儿那就多一分危险。

    不一会儿,血仙便是掠至那碎湮深渊的入口处,这才勉强停了下来。

    此处距离那碎湮深渊核心处足足有数百万里,距离可谓极为的渺远,但即使是此地,依旧能够感受到那传递而来的恐怖的震颤,仿佛整个碎湮深渊都在这股震颤之下瑟瑟发抖一般。

    “我的天啊!那三人到底是什么怪物啊?好像我在他们面前就犹如随时都会被捏死的蝼蚁一般,太可怕了。”

    血仙松了一口气,目光中露出心有余悸之色,那三人给他的压力确实是太恐怖了,即使现在躲得远远地,依旧让得他感到心惊肉跳。

    不过,很快血仙的目光便是落在了不远处卓文的身上,此刻卓文全身一动不动,使得血仙目光虚眯,笑道:“主子,你这是怎么了?站在那里不动是在修炼某种功法嘛?”

    卓文淡漠地看了血仙一眼,道:“此事你办的很好,现在你可以回灵戒里了。”

    血仙目光缓缓的眯起来,却忽然笑道:“主子为什么这么着急让小的回灵戒里呢?小的才刚刚出来,不得透透气啊?”

    闻言,卓文目光一寒,他知道这血仙已经看出什么端倪了,但他依旧神态自若,冷冷的道:“血仙,你是打算在试试那血色印记的滋味吗?”

    血仙目光露出一丝惊惧,显然对于那血色印记有着很深的恐惧,但很快他咧嘴笑道:“主子,小血子看你现在行动不便,应该使不出那血色印记吧?以主子的性格,若是施展那血色印记不应该会说出来,而是直接会使用来惩罚小血子我的。”

    说完此话,血仙默默地观察着卓文,发现卓文依旧一动不动,旋即却是仰天哈哈大笑,道:“果然如此,卓文,虽然我不知道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但现在你动弹不得,那么你就完蛋了。”

    说着,血仙右脚一蹬,猛地朝着卓文暴掠而来,全身血雷弥漫,犹如一只恐怖的洪荒巨兽一般。

    瞧着那暴掠而来的血仙,卓文目光寒意渐浓,这血仙还真是天生反骨,若是他卓文一旦出现什么事故或者说实力不足以威胁这血仙的话,这血仙立马就会噬主。

    “小子,你身上的压制已经彻底解决掉了,这压制太恐怖了,耗费了我和老狐狸不少的心神啊。”

    忽然,小黑那略显疲惫的声音自卓文脑海中响起,随后卓文只觉得全身的压制如潮水般退去,而他也是恢复了行动自由。

    此刻,血仙距离卓文只有数十米的距离,他甚至能够清晰地瞧见血仙那脸上得意的狞笑。

    卓文冷哼一声,右手一捏诀,顿时打出数十个血色印记。

    “啊!”

    血色印记一出,血仙双手抱头,不由得惨嚎出声,直接摔在了地上,不断的挣扎翻滚,双目充斥着血红和痛苦。

    卓文目光森寒,右手再次一捏诀,顿时间捏出了数百血色印记,当数百血色印记彻底印入血仙脑中之时,血仙爆发出惊天动地般的惨叫。

    “主子,小血子错了,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主子饶命啊!”

    血仙连忙双膝跪在地上,不断的对着卓文连连磕头,面庞因为剧烈的疼痛而略显狰狞可怖。

    卓文并没有理会血仙,淡淡地道:“七七四十九天,进入灵戒好好给我自省。”

    说着,卓文袖袍一挥,将血仙卷入灵戒之中,而在灵戒内血仙更是痛苦大叫,心中却是暗自悔恨。

    它知道这样的痛苦要持续七七四十九天了,它现在后悔死了,之前不应该对这卓文出手的,可惜的是,现在后悔也没用了。

    处理完血仙的事情后,卓文却并没有立刻离开碎湮深渊,而是先将那蕴含着传送阵的碎片收入苍龙殿后,他的目光落在了碎湮深渊的最深处。

    在那里,中年男子、老者和那白发头颅的战斗依旧在持续着,以现在的战斗状态看来,三人没有大战个数千回合,很难分出胜负。

    卓文默默地盯着三人的大战,这三人的力量完全是脱离了卓文所能理解的范畴,每一招每一式都蕴含着天地至理,仿佛他们的力量是应天地而蕴生的最强大的力量。

    “这三人都拥有真仙的战力,小子,你好好看着吧,对你以后或许有着难掩的好处。”小黑掠至卓文面前,沉声道。

    卓文点点头,三人的战斗对他确实是有着不小启发的作用,不过,他之所以留下来,主要目的并不是为了领悟这三人的战斗,而是因为那老者是仙圣师。

    “辰雪,我找到仙圣师了……”卓文双目迷离,低声喃喃地道。

    小黑瞧着卓文这副模样,却是不由得轻叹一口气,它虽有心想要规劝,但它也是知道,规劝是完全没用的。

    它很清楚,卓文这小子的脾气很倔强,为了所爱之人,或许连性命豁出去都完全可以办到。

    大战持续了三个月,这三个月时间内,整个碎湮深渊都被大战余波所影响,这碎湮深渊内的无数的碎片尽皆都被打成了齑粉。

    在这期间,卓文为了躲避强大的余波,经常躲得远远的,好在他拥有雷翼再加上爆步和虚空两大法则,倒是有惊无险的躲过每一次余波的侵袭。

    “混账,若不是本座的第二眼不知道被谁夺去了,哪里还能被你们两个蝼蚁压制击溃,本座不甘心。”

    忽然,原本大战的白发头颅猛地大喝一声,随后他那虚幻的身体以及黑色大戟尽数崩溃,一口鲜血更是喷涌而出,脸色露出萎靡之色。

    与此同时,那古老一步跨出,目光显露出极为凝重之色,旋即只见他袖袍一挥,便是祭出一个紫金钵。

    这紫金钵一出现,便是迅速地胀大数十倍,旋即倒扣而下,一把将那白发头颅给扣了进去。

    “混账!”

    紫金钵内传来惊天大喝,旋即便是砰砰砰地传来无数的轰鸣之音,显然那白发头颅在内部不断的进行攻击,紫金钵表面居然因此出现一丝丝的裂痕。

    老者目光分外的凝重,旋即只见他右手袖袍一挥,双手连连捏诀打出一道道的印诀,顿时间,一道道繁复的印记自他双手中掠出,纷纷印在了紫金钵的表面。

    在印记进入紫金钵中的瞬间,紫金钵表面的裂痕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其表面的气息更是变得比原来更加的浩瀚无比。

    “神主,助我一臂之力。”古老对着中年男子喝道。

    中年男子一步跨来,右手搭在古老肩膀上,澎湃的能量犹如潮水般涌入古老体内。

    得到中年男子能量的支持,古老迅速打出一道道的印记,此次露出的印记比之前还要强大许多,这些印记掠入紫金钵表面,那原本摇晃不已的紫金钵,便是彻底的安静了下来,显然那白发头颅彻底被镇压下来了。

    做完这些,古老轻吁一口气,右手摸了摸额前的冷汗,心惊肉跳地道:“还真的是恐怖的家伙啊,仅仅一个头颅就这么难对付。”

    中年男子脸色发白,他沉声道:“毕竟是那等存在,而且这头颅若不是失去了第二眼的话,我们恐怕还不一定是其对手啊,其实我们此次运气还不错。”

    古老闻言,深以为然地点点头,这白发头颅最强大的攻击手段,恐怕就是其嘴中那第二眼了,毕竟在发现第二眼不见后,这白发头颅可是极为的恼怒生气。

    “这头颅已经收集起来了,我们也该离开此地了。”古老沉声道。

    中年男子点点头,正打算离开此地的时候,却是轻咦一声,看向另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