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男子轻咦一声,转头看去,恰好瞧见那卓文犹如一道长虹暴掠而来。

    “原来是那小家伙,瞧见了我们三人大战,这小家伙居然还敢来接近我们,胆气倒是不小呢?”中年男子嘴角微翘,目光露出一丝赞赏之色。

    古老也是顺着中年男子的视线,落在那暴掠而来的卓文身上,不知为何,他能够感觉到那掠来的青年目光中充满了炽热,而这炽热的目光正直勾勾看着自己,这让古老目露古怪之色。

    嗖!

    很快,卓文便是掠至古老和中年男子面前,而他的目光则是直勾勾地落在古老身上,旋即极为恭敬地拱手道:“在下卓文,参见两位前辈,请问这位前辈是否是仙圣师?”

    古老与中年男子对视一眼,旋即古老看着卓文沉吟片刻,道:“老夫确实是仙圣师,你有何事?”

    在古老和中年男子两人眼中,卓文与蝼蚁无异,原本不想过多理会卓文的。

    但想到此子能够在他们三人大战之中生还,再加上此子居然还破去了中年男子的那眼神的压制,这让得古老和中年男子对卓文产生了一丝兴趣。

    “看其根骨年纪不超过三十岁,修为居然能够达到逆天圣境,此子天赋虽然比不上袁弘文,但也是万中无一的天才了啊。”中年男子上下打量了卓文一眼,啧啧称奇地道。

    此刻,卓文的注意全部都在古老身上,在听到古老承认自己是仙圣师后,他神色分外的激昂,甚至有些手足无措。

    “这位小友,不知你有何事?”瞧见卓文这副无措的模样,古老眉头微蹙地道。

    虽说卓文天赋不错,但还真无法入得了他的法眼,此刻见卓文忽然拦住他们的去路,自然觉得有些不太耐烦了。

    卓文自然是瞧见古老脸上的不耐烦,深吸一口气,倒是缓缓平复了略有些激动的心情,他略微颤声地道:“前辈,晚辈素闻仙圣师已经接触到灵魂的层次,对于灵魂方面有着极为深厚的造诣,所以晚辈有个不情之请!”

    说到这里,卓文屈指一弹,顿时从灵戒之中取出一道丈许长的水晶棺材。

    在晶莹剔透的水晶棺材之中,静静地躺着一道双手交叉放在胸前,俏脸中满是安详宁和的绝美女子。

    此女子双目微微闭着,仿若陷入了沉睡之中,那干净的面庞犹如睡美人一般。

    在取出水晶棺材的瞬间,卓文的双手颤抖着,他双目此刻充满了柔和,因为这躺在水晶棺材中的绝美女子可是他心爱的女子啊,是他甘愿付出一切都要救活的女子。

    古老原本不想理会卓文的,不过在瞧见那水晶棺材的绝美女子的时候,他忽然轻咦一声,掠至水晶棺材之前。

    此刻,古老看着水晶棺材内的女子,眉头缓缓地皱起来,只见他摇头晃脑,最终低声喃喃地道:“肉身崩溃,只剩下一具毫无意识的灵魂,而且这灵魂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还真的是稀奇,这是怎么造成的呢?”

    眼见古老开始打量起水晶棺材的慕辰雪的时候,卓文目光顿时露出一抹希冀之色,他连忙道:“当初辰雪的一段记忆被人强行提取出来,后来那提取出来的记忆破碎,最终影响到了自身的灵魂,所以……”

    “原来如此,老夫看了下,这被提取出的可不仅仅是记忆,还有此女身上的一处关键的灵魂,正是这关键的灵魂,所以在那段记忆破碎后,此女不仅仅失忆,连灵魂都开始了崩溃,而且这种崩溃是致命性的。”古老沉声道。

    见古老说得完全一致,卓文目光中的希冀之色越发的浓郁,他知道眼前这仙圣师或许真的有可能挽救慕辰雪。

    “前辈,能否救下辰雪,为此,晚辈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卓文猛地跪在虚空之上,对着古老郑重地一拜。

    他卓文不拜天地,不拜鬼神,不拜生死,但为了慕辰雪,也是他的妻子,他甚至愿意放弃他任何的尊严,跪下他的双膝,向古老跪拜。

    古老眉头微蹙,沉声道:“灵魂本就是极为重要的部分,也是极为脆弱的东西,若是灵魂缺失了一部分,那么所带来的是致命性的毁灭。”

    “而想要拯救这样的灵魂缺失之辈,所需要花费的代价那是难以想象的,而且成功率也不高,你我无亲无故,老夫为何要花费如此大的代价帮你呢?”

    卓文全身一颤,他也知道,眼前这古老与他非亲非故,怎么可能花费如此大的代价为慕辰雪治疗呢?

    “前辈,晚辈有一物,此物很可能是真仙圣器,这真仙圣器应该足以换得前辈为卓某妻子出手治疗了吧?”

    卓文目光中掠出一丝坚定的光芒,此刻,在面对能够救活慕辰雪的机会,他宁愿将苍龙殿给暴露出来,也要牢牢的抓住这次机会。

    “真仙圣器?”

    中年男子和古老皆是目光虚眯,开始上下打量着卓文一眼,真仙圣器可是极为稀有啊,即使是他们背后的势力也不容小觑真仙圣器啊,这等宝贝他们背后的势力都只有一两件。

    但眼前这修为不过逆天圣境的青年,身上居然拥有真仙圣器,这不由得让两人心中怀疑。

    “虽然晚辈从未见过真仙圣器,但这件圣器晚辈当初得来的时候还不知其来历,不过随着我不断的使用,这圣器越发的不凡,晚辈可以断定此圣器很可能就是真仙圣器。”卓文沉声道。

    “既然如此,那你就先将这圣器拿出来看看吧,是不是真仙圣器,我二人自然是能够看出来的。”

    中年男子呵呵一笑,不过其目光中却满是戏谑之色,在他眼中,并不认为这卓文拥有真仙圣器,毕竟卓文修为实在太低了,而古老与中年男子的想法是一致的。

    卓文点点头,屈指一弹,便是打算取出苍龙殿,只见一道光华自他灵戒内掠出,最终这光芒的真面目显露了出来。

    中年男子和古老二人盯着那光芒敛去的真面目,目光中皆是露出古怪之色,因为展现在他们眼前的竟然仅仅只是一柄迸发着太阳虚影的长剑,正是第九阳道剑。

    卓文瞳孔一缩,他明明是打算祭出苍龙殿的,居然鬼使神差的取出了第九阳道剑。

    “苍龙殿万万不可展现给眼前这两人看,不然你必然性命不保。”

    一道冷漠的声音骤然间自卓文脑海中响起,卓文立马就认出这声音的主人不是别人,竟是那第一山神。

    卓文知道,刚才应该是这第一山神搞的鬼。

    卓文眉头微蹙,正想反驳的时候,第一山神的声音再次响起,道:“你若是真的打算交出苍龙殿的话,那你就别怪本座心狠手辣了,我不会杀你,但我会让你的妻子永远的与你阴阳两隔。”

    此话一出,卓文目光阴沉到了极点,甚至其在那阴沉之中还隐隐透露出一丝怒火,但他却生生的将这股怒火压制下来。

    第一山神太强大了,若是第一山神真的打算杀死慕辰雪的话,以他现在的实力,根本就不可能阻止得了。

    “这就是真仙圣器?小友,你是在耍我们吧?”古老冷冷地道。

    而中年男子则是有些好笑,不由得笑出声来,道:“这不过是地仙圣器的一个小部分,只能算次仙器,与真仙圣器可是天差地别啊,小子,你这是打算在我们面前蒙混过关嘛?”

    “神主,此子竟然敢耍我们,这口气我可咽不下。”古老蹙眉道。

    中年男子却是摆摆手,道:“无妨!”

    说到这里,中年男子看了眼卓文身边的水晶棺材,他目光中流露出一抹追忆之色,轻声道:“看你也是个重情重义的痴情种子,我们二人也不为难你了。”

    “若是你真的想要请古老治疗你的妻子的话,那必须是要付出不小的代价的,正好混沌神庙开始封混沌战神,举行神战,若是你能够在神战中脱颖而出,成为神战第一,本座可以帮你请古老救治你的妻子。”

    卓文一怔,旋即浑身一颤,原本目光中的暗淡顿时迸发出炽烈的精芒,他拱手道:“不知这参加神战到底有什么条件?”

    中年男子却是长笑一声,道:“等你出了这碎湮深渊后,自然会知道神战的具体细则,在未来五年内,神战必定会爆发,到时候你想要救治你的妻子,那就获得神战第一吧。”

    说到这里,中年男子饶有深意地看了卓文一眼,旋即袖袍一挥,顿时其周围的空间开始扭曲,瞬间将中年男子连带着古老一起消失在原地。

    卓文怔怔地盯着那消失的中年男子和古老,目光中的希冀之色越发的浓郁。

    有的时候,人缺失的并不是动力,而是希望,只要你心怀希望,那么便会有着无穷的动力。

    现在,卓文的希望便是救治慕辰雪,为此,他会参加神战,并且获得神战第一。

    “神战,我卓文必定要参加!”

    说着,卓文从苍龙殿内取出了碎片,此刻,中年男子和古老都走了,第一山神也就没有阻止卓文使用苍龙殿。

    踏入传送阵内,一道白光将卓文彻底的包裹进去,旋即卓文便是消失在了白芒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