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卓文目露诧异的瞬间,周围顿时传出惊呼之声,旋即卓文便是瞧见周围闪烁着诸多人影,影影憧憧,看上去颇为的诡异。

    更让卓文诧异的是,这些闪烁的人影身上没有任何的圣力的气息,仿佛都是普通人一般。

    在卓文显露出第一阳道剑和第九阳道剑的瞬间,周围的人影皆是露出恐惧之色,旋即全部一哄而散,朝着密林深处逃窜而去。

    卓文目光虚眯,一步跨出,瞬间掠至最近的一人身边,右手一点,圣力涌出,此人更是被禁锢在了此地。

    卓文上下打量着眼前之人,发现此人装束极为奇怪,身着兽皮衣服,身上绘制着青绿色的图纹。

    在他被卓文禁锢在原地的瞬间,此人目光露出恐惧之色,他嘴唇蠕动,发出奇怪的言语,让得卓文眉头微蹙,他根本就不懂此人所说的语言。

    “上古之语?”

    忽然,隐藏在识海中的小黑,蓦然化作一道黑芒,掠至卓文肩膀上,目光惊疑不定地盯着眼前的兽皮男人。

    “他在说什么?还有上古之语是上古时期的语言吗?”

    卓文目露诧异之色,旋即盯着肩膀上的小黑诧异地问道。

    小黑连连点头道:“此人只是在求饶而已,只是本龙爷诧异的是,此人怎么会上古之语,一般来说,上古时代因为浩劫结束后,会上古之语的除了一些幸存下来的老怪物以外,现在很少人懂得。”

    “而且眼前之人身上毫无圣力气息,明显是未入圣的武者,其身上的气息更是微弱,这样的普通存在,居然会上古之语,实在有些不可思议。”小黑眉头微蹙地道。

    兴许是感觉到卓文目光中的诧异之色,小黑小爪子一挥,顿时一道墨黑色光芒掠出,没入了卓文眉心之处。

    “这里面是上古之语的基本语法,你学下应该也能听得懂上古之语。”小黑淡淡地道。

    卓文大致浏览了番小黑传来的上古之语的语法,以他现在的境界和修为,自然是基本就能够将上古之语语法大部分给掌握了下来。

    而眼前的兽皮男子的话语,卓文倒是勉强能够听懂。

    “这里是哪里?”卓文有些生涩以上古之语问道。

    兽皮男子恐惧地盯着卓文,道:“幻神……你是幻神?求你别杀我……”

    说着兽皮男子立马跪在地上,瑟瑟发抖,最终喃喃着幻神之名。

    盯着眼前兽皮男子的这等表现,卓文眉头微蹙,这兽皮男子口中的幻神,他可是完全没有任何的印象,更是不知所谓。

    “我不杀你,你跟我说说此地是何处?”卓文目光闪烁,淡淡地问道。

    兽皮男子偷眼打量着卓文,在发现卓文确实没有打算杀他的意思,他心中的恐惧才变淡了许多,但同时对于卓文的提问感到颇为的疑问。

    不过,为了不惹怒眼前他口中的幻神,他自然是老老实实地回答道:“小人所在的是三大部落中的秦天部落的一员……”

    随着兽皮男子述说,卓文大致了解了此地的情况,此地共有三个部落,每个部落族民都有数千之多,三大部落相互制衡。

    还有更重要的是,这三大部落虽然相互制衡,但每个族民心中都有个使命,那便是守护三大部落中央位置的那座祭塔。

    这座祭塔据说是他们先祖传承下来的祖宝,需要他们族民世代守护。

    至于此处到底是什么地方,这兽皮男子自己也说不清楚,但卓文却知道,此地绝不是中土,至于到底是哪里,他也说不出来。

    “眼前之人虽然身上毫无圣力的气息,不过肉身却颇为的强大,身体素质比一般武者要强大许多。”

    卓文心中暗道,对于此地倒是生出了浓郁的兴趣,还有当初那传送阵的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将他传送到这里来呢?此地又是什么地方呢?

    “带我去你们部落。”卓文淡漠地道。

    兽皮男子瞳孔微缩,嘴唇轻颤地道:“我们部落是不允许幻神进入的,你如果要去部落的话,我们都会被部落之人杀死的。”

    卓文冷冷地盯着兽皮男子,冷漠地道:“若是不想现在死的话,那就带我去。”

    兽皮男子心中一颤,最终还是硬着头皮道:“不,部落决不允许幻神进入,一旦幻神混入部落内,那么将会造成滔天的灾祸,我虽然怕死,但也不会去害部落。”

    卓文露出不耐烦之色,他知道眼前这兽皮男子是不会说了,索性右手一扣,按在了其天灵穴上,顿时男子的记忆在卓文眼前一览无余。

    “原来如此,秦天部落距离此地也不远。”

    说着,卓文右手一提,将兽皮男子一把提在了手里,而他如一阵风一般,带着兽皮男子消失在了原地。

    距离密林数十里之外,有着一块面积颇大的部落,部落之中,瓦屋堆砌,族民络绎不绝。

    在部落一处高塔之中,一名老者缓缓站起身来,他目光中露出一抹凝重之色,看着前面跪着的数人,沉声道:“你所说的可是真的?人形幻神又出现了?”

    若是卓文在此地的话,必然能够认出这跪在老者面前的数人,正是之前那攻击他的一行人中的领头几人。

    此刻,一名壮硕青年抬头,颇为惊惧地道:“千真万确,我们近百人扔出的石矛,居然根本对此人造成不了任何的威胁,除了幻神,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老者眉头微蹙,道:“按照推算,幻神也该出现了,只是却没想到的是,此次出现了人形幻神,这绝对是我们三大部落需要慎重的灾难,我必须要通知其他两个部落。”

    “还有我们秦天部落布置最高警戒,还有开启先祖所布置下的锁神阵,有着锁神阵存在,那幻神根本进不来。”

    跪在地上的数人遥遥一拜,旋即便是缓缓的退后,而老者则是取出了一枚晶莹剔透的晶石,口中念诵着灰色的上古之语,仿佛在传递着某种讯息一般。

    不一会儿,整个秦天部落内便是响起了嘹亮的号角之音,原本宁静的部落,便是被彻底的打破了。

    部落内的族民,尽皆都是神色慌张,其中老弱妇孺纷纷都躲在了各自的家中,而精壮的年轻男人,则是个个取出家中的锋利石器汇聚在部落的广场。

    号角的吹起,代表着部落陷入了水生火热的地步,其情况达到了极为危急的程度了。

    与此同时,部落数里范围上空,涌现出一道庞大的血色异兽虚影,这血色异兽虚影仰天咆哮一声,便是猛地崩溃碎成了无数的血河。

    恐怖的血河化作了血色的屏障,将整个秦天部落给笼罩进去。

    “锁神阵?部落到底发生什么大事了?”

    部落内,许多族民瞧着那笼罩上空范围的血河,目光中皆是露出惊惧和凝重之色。

    一般来说,吹起号角预示着重大事情即将发生,而将锁神阵也摆出来,这已经意味着部落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了。

    “大家打起精神来,人形幻神出现了,此次我们不能让这等存在的幻神闯入部落,不然将会给我们部落带来滔天的灾难。”一名精壮的汉子大喝出声道。

    顿时间,周围掀起了大范围的骚动,许多族民都是手足无措、目露惊恐,甚至有不少族民都是全身瑟瑟发抖,脸上毫无血色。

    但更多的族民却是目露坚毅之色,誓死捍卫部落的生死存亡。

    嗖!

    在秦天部落布置锁神阵没多久,一道长虹瞬间掠来,停在了部落外数百米处。

    卓文手中提着兽皮男子,目光落在前方的锁神阵之上,神色诧异。

    这锁神阵上的气息,卓文实在太熟悉了,上面流转地正是上古禁制的纹理。

    当卓文掠至锁神阵上空的瞬间,部落内的无数族民,自然也是注意到了卓文,旋即他们都是露出惊慌之色。

    “人形幻神,真的是人形幻神……”

    恐慌在持续,甚至闹得沸沸扬扬,不过,当一道白发苍苍的老者一步步从高塔走出后,外界的喧闹顿时安静了下来。

    “大家不必惊慌,有锁神阵存在,即使是人形幻神,也翻不起什么风浪起来。”老者不急不缓地道。

    而老者的话语,顿时平复了诸多族民心中的恐慌。

    卓文眉头微蹙,淡淡地道:“我想诸位误会了,在下并不是你们口中的人形幻神,只是无意进入此地的过客,只要你们能够告知在下离开此地的办法,在下绝不会为难诸位的。”

    老者冷冷地道:“不得不说,你所编造的谎言实在是有些拙劣,你以为这个谎言就能够让我们放你进入祖地嘛?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卓文目光微眯,从老者的只言片语之中,他能够察觉出,这所谓的祖地恐怕是出入外界的关键。

    不过,这秦天部落众人全部都将他认作人形幻神,他知道若是不使用雷霆手段的话,恐怕他是无法和这些人说清楚的。

    想到这里,卓文不再废话,右手一捏诀,顿时以噬咒禁,刻画出一道道繁复的咒印虚影,这些咒印漫天洒落,附着在了锁神阵表面,顿时间,锁神阵便是剧烈颤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