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轰轰!

    锁神阵剧烈的震颤,连带着锁神阵周围数百里范围的地面都是不断颤动。

    这股震颤极为的强烈,甚至影响到了锁神阵内的秦天部落,原本躲入瓦屋内的老弱妇孺,皆是神色恐惧地走出。

    “怎么回事?此人怎么这么恐怖,居然引起锁神阵这般强烈的轰动。”

    部落内许多精壮男子,都是神色惶恐,他们死死地盯着卓文,部落内,再次弥漫出一股纷乱的骚动。

    就连一直都神色平淡的老者,此刻也是坐不住了,他低喝道:“部落的男人,献出你们身上的青纹吧,以此来驱赶一切的邪恶。”

    此话一出,部落内的精壮男子,皆是恢复了平静,旋即这些精壮男子目光尽数汇聚在老者身上,开始齐整地念诵着繁复的上古之语。

    随后,这些精壮男子身上刻录的青色花纹,竟是爆发出刺眼的青色光芒,这些光芒冲天而起,汇入了锁神阵。

    嗷呜!

    一瞬间,锁神阵开始剧烈蠕动,其气势瞬息间窜了上来。

    血色屏障开始不断地蠕动,犹如翻涌的血海,这些血海不断的汇聚,竟是凝聚出十头数百丈巨大的血色巨兽。

    奇异的是,十头血色巨兽身上皆是捆缚着血色锁链,每头血色巨兽身躯动弹的同时,一道道清脆的锁链相触之音响起。

    嗖嗖嗖!

    十头血色巨兽出现的瞬间,分成十个方向朝着卓文暴掠而来,而十头血色巨兽身上的血色锁链,也纷纷掠出,竟是在上方交织成了一道庞大的血色锁链网。

    卓文目光虚眯,背后展开一道庞大的雷翼,一脚踏空,瞬息间便是消失在了原地,倒是躲过了血色锁链的笼罩。

    铿铿铿!

    不过,十头血色巨兽却并没有放过卓文的意思,只见它们纷纷仰天大吼,血色锁链簌簌簌地掠出,犹如十条血色蟒蛇,瞬间将卓文的十个方向都给封锁。

    而且卓文发现,随着十条锁链的封锁,周围的空间居然也被锁住,卓文只觉得周身仿佛压着一座山一般,让得他的速度瞬间便是降落到了低点。

    与此同时,十头血色巨兽顺着十条锁链,猛地呼啸而来,无数的风声呼呼作响,瞬间将卓文包裹进去。

    卓文目光虚眯,一指点出,三千滴黄泉水滴暴掠而出,化作三千道黄色的细针,簌簌地暴掠而出,朝着十头血色巨兽掠去。

    “仙术孤峰!”

    使出了杀戮黄泉指之后,卓文更是取出了五千枚仙晶,猛地将其捏碎,施展出了仙术孤峰。

    仙元如梭,纷纷汇聚成了一座孤傲的山峰,此孤峰足有五千丈庞大,横在了半空,看上去异常的浩大。

    砰砰砰!

    杀戮黄泉指虽说将十头血色巨兽的前冲之势止住,可惜的是,在十头血色巨兽的攻势之下,纷纷崩溃。

    不过,卓文却是不急不缓,袖袍一卷,五千丈恐怖的孤峰暴掠而出,狠狠地砸在了十头血色巨兽身上,竟是将十头血色巨兽砸的倒飞而出。

    而禁锢在卓文周围空间的血色锁链,也都是随着血色巨兽而纷纷显露出了空隙。

    卓文目光精芒闪烁,纵身一跃,顺着那空隙掠出,直接朝着最近的一只血色巨兽掠去。

    此刻,这只巨兽还未反应过来,便是瞧见卓文已然出现在它上方,手举五千丈恐怖的孤峰,狠狠的砸了下来。

    嗷呜!

    血色巨兽悲鸣一声,欲要抬起硕大的兽爪阻挡那碾压下来的孤峰,却是悲哀的发现,在孤峰碾压下,它的爪子根本就是纸老虎,随后它便是在哀鸣之中,爆成了一团血雾。

    杀完第一只血色巨兽后,卓文立马展开雷翼。

    此刻,卓文将雷翼的威能催发到了极致,一瞬间,雷翼展开足有百丈庞大,遮天蔽日,日月无光,蔓延望去,尽是雷霆。

    十头巨兽,死去一头,其威力瞬间大减,而卓文更是凭借着独步天下的速度以及孤峰的恐怖,在短短十息时间内,竟是将剩下的九只血色巨兽,尽数轰成血雾。

    在十头血色巨兽被湮灭的瞬间,部落内众多精壮男子,皆是吐出一口鲜血,其身上的青纹光芒更是变得极为的黯淡。

    而那挥斥方遒的老者,闷哼一声,连连倒退,好在其身后有两名男子眼疾手快,将老者扶住,这才没有让其出丑。

    “这人形幻神太强大了,我们秦天部落完蛋了,该怎么办?”

    秦天部落无数族民,都是目露绝望之色,连锁神阵最强大的形态所形成了十头异兽都奈何不了此人,他们秦天部落几乎无计可施了啊。

    此刻,十头血色巨兽被湮灭,锁神阵表面的光芒已经极为的暗淡。

    卓文缓步踏来,俯视着秦天部落所有族民,右手举起孤峰,猛地一甩。

    咔擦!

    玻璃碎裂的声音传来,孤峰砸在锁神阵表面,竟是蔓延出无数的裂痕,随后锁神阵最终彻底的崩溃下来。

    而卓文则是在锁神阵破灭的瞬间,提着那兽皮男子,缓缓的降落在了秦天部落之内。

    此刻,部落内噤若寒蝉,所有的族民都是目露恐惧地盯着卓文。

    卓文甚至看到有不少的幼童,躲在妇女的身后,害怕地打量着闯入部落的卓文。

    卓文不经意地瞧着那些躲在精壮男子身后的老弱妇孺,目光中的冷漠也是缓和了许多,而后他目光落在不远处弱不禁风的老者身上,他知道这老者应该是此部落的主事人。

    老者目光忌惮地瞧了卓文一眼,旋即看向了卓文手中提着的兽皮男子,他沉声道:“阿和,这人形幻神是你引到部落这里来的?”

    此刻,兽皮男子早已清醒过来,他方才自然是看清了所发生的一切。

    扑通!

    兽皮男子挣脱卓文,猛地跪在地上,对着老者连连磕头,道:“族长,阿和罪该万死,阿和明明没有和此人说过秦天部落的方位的,阿和不知道他为什么找过来的。”

    “但阿和知道,这和我分不开任何关系,所以阿和愿意以死赔罪。”

    兽皮男子泣不成声,旋即从兽皮裤子中,抽出了一柄岩石打磨的首,对着脖颈抹去。

    铿!

    不过,兽皮男子的这等行为,立马被卓文所阻止了。

    卓文环顾四周,他冷冷地道:“卓某说过了,我不是那什么你们口中的幻神,只是偶然路过此地的过客而已,若是幻神的话,现在的你们焉有活命?”

    老者上下打量着卓文,在发现卓文闯入秦天部落后,竟然没有像其他幻神那般大肆杀戮,目光倒是露出将信将疑之色。

    “你真的不是幻神?若你真的不是的话,可否让我亲自检查下你?”老者沉声道。

    卓文目光虚眯,瞥了老者一眼,最终点点头道:“可以!”

    “阿达,阿尔,你们二人将祖石取来!”老者对着身后的两名男子吩咐道。

    两名男子对着老者点头,旋即便是离开此地,不一会儿,两人便是步履蹒跚地抬来了丈许大的青石。

    “你若是想要证明自己不是幻神,可愿意在祖石上滴入鲜血证明你的身份?”老者道。

    卓文沉吟片刻,在观察了眼前这祖石没问题后,便是极为干脆的在大拇指上一划,旋即弹出一滴鲜血,落在了祖石之上。

    呲呲呲!

    鲜血没入祖石内后,便是被其吸收,随后祖石并无任何的变化。

    瞧见毫无变化的祖石,老者这才松了一口气,低声喃喃道:“还真的不是幻神。”

    周围许多的族民,自然也瞧见了祖石现象,纷纷松了一口气。

    “这位贵客,是老朽观察不周,为你带来如此麻烦之事,实在是老朽之过。”

    此老倒是豁达,知道自己认错人了,便是毕恭毕敬地来到卓文面前,对其深深一鞠躬,表达自己的歉意。

    当然,老者之所以态度放得这么低,道歉自然有一部分,但更多的还是因为卓文那强大的实力,能够以一己之力破开锁神阵,这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办得到的,此人当得起他的一鞠躬。

    “无妨,在下不过是过客而已,我现在只想离开此地,不知道老人家你有何办法?之前我听你说过祖地,难道那地方有出去的通道吗?”卓文目光灼灼地道。

    感受到卓文那灼灼的目光,老者头皮发麻,以他的聪慧,自然是猜到了眼前这青年不输于这处世界,而是来自于外界。

    关于通往外界,老者也仅仅只是在古籍中看到过,据说在很久远很久远的时候,他们这里拥有通往外界的通道,而那通道就在祖地之中。

    只不过,现在的祖地,已经是成为了三大部落的禁地,一般人根本难以踏入半步,谈何出去?

    老者的犹豫,惹得卓文眉头微蹙,他正想要继续说话的时候,忽然,在秦天部落之外竟是涌来一道道的身影。

    这些身影行动极为的矫健,犹如猿猴一般,迅速地靠近秦天部落。

    不过十息时间,这一道道身影已然掠至秦天部落之内,而这些身影,隐隐分成两个派系。

    其中一个派系领头之人乃是身着豹纹背心的青年,另一个派系领头之人则是上身的中年汉子,这两大领头之人掠至秦天部落后,脸上皆是流露出慌张之色。

    而且在卓文的眼中,这两人眼中的慌张中还夹杂着浓郁的恐惧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