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那第九层内的众多幻神,卓文心中就有些苦涩。

    更让卓文头痛的就是那出现的黑袍女子,此女子毫无疑问,就是人形幻神,而且这黑袍女子的实力比之前在秦天部落被卓文所杀的人形幻神还要强。

    最主要的就是,这黑袍女子可以利用异兽幻神的力量,爆发出的那黑炎实在太恐怖,而且幻神越多,那黑炎的威力也越庞大。

    在那黑洞之中,黑袍女子无疑是占据了天时地利,若是单对单的话,那黑袍女子还真不是卓文的对手,但借助着黑洞内恐怖数量的幻神,黑袍女子却是死死压制住卓文。

    当然,若是卓文使用元神自爆的话,那黑袍女子即使占据天时地利,恐怕也要饮恨。

    但现在问题是,卓文身上的元神总共也就只剩下一个了,雷擎天的元神已经在对付鬼脸面具之人使用了,剩下的这最后元神算是卓文最强的底牌了,卓文自然不可能浪费在这里。

    “那黑洞内的幻神虽多,不过你体内的杀戮黄泉却极为克制那幻神,而且由于幻神身上的罪孽极为庞大,杀戮幻神对积聚黄泉水滴有着难掩的好处。”小黑的声音忽然在脑海中响起。

    “话虽如此,不过我个人的力量实在有限,而那黑洞内的幻神数量极多,又有着人形幻神的调度,恐怕我捕杀幻神的计划不太好办。”卓文沉声道。

    小黑沉默片刻,忽然道:“杀戮黄泉指的门槛很低,若是你将这杀戮黄泉指传给此地部落之人,以部落之人助你收集黄泉水滴,用以培养杀戮黄泉指,兴许能够利用这种办法对抗黑洞内的幻神。”

    卓文目光一亮,不由得笑道:“你说的极对,若是这种方法可行的话,确实是可以以部落之人对抗幻神,而且又能够因此积聚黄泉水滴,绝对是一举两得。”

    “不过,在此之前,要先试试此地部落之人能否修炼杀戮黄泉指。”

    说到这里,卓文传出一道神念,旋即苗夜颇为恭敬地步入卓文所在的房间,道:“大人,不知道您吩咐我前来有何事?”

    “此术你可想学否?”

    卓文没有废话,袖袍一挥,黄泉死针掠出,环绕在他的周身,如一道黄色长虹,不断的旋转着。

    苗夜浑身一颤,目光中露出一抹激动之色,这萦绕在卓文周身的黄泉死针他自然是认得,当初卓文靠着这黄泉死针,甚至杀死了人形幻神,极为的强大恐怖。

    “小人想学!”苗夜颤声道。

    “卓某给你以及你们部落一场造化,这造化便是此术,拥有此术,你们部落拥有击杀幻神的可能,你……是否真的要学?”卓文再次问道。

    “要!”苗夜立马跪在地上,跪拜卓文,激动地道。

    卓文点点头,继续道:“你们部落拥有战力的人数总共有多少?”

    “我们秦天部落精壮男子共有八百名,周天和举天两大部落由于受创严重,分别是三百和四百名,总共加起来是一千五百名。”苗夜极为老实地答道。

    卓文目光闪烁,袖袍一挥,便是取出一千五百滴黄泉水滴,融合成黄色圆球,交给了苗夜。

    “此术名为杀戮黄泉指,这里面蕴含一千五百滴黄泉水滴,这黄泉水滴内蕴含着杀戮黄泉指修炼之法,只需要融入一滴黄泉水滴,便是能够彻悟此术。”

    “不过,此术一开始威力很弱,随着黄泉水滴增加,威力会越来越强,而想要增多黄泉水滴,那么便是去杀戮幻神,从其内剥夺罪孽,凝聚出更多的黄泉水滴。”

    说到这里,卓文又是取出一百滴黄泉水滴,旋即右手剑指一点,这一百滴黄泉水滴,在卓文掌控之下,尽数涌入苗夜眉心之处。

    这些黄泉水滴都是经过卓文特殊炼化过的,不会吸收精气,而是成为一种容纳杀戮黄泉指功法以及承载黄泉水滴的媒介。

    有着这经过卓文特殊炼化过的黄泉水滴,部落内的人会很容易就掌握杀戮黄泉指,而且也会拥有杀死幻神,扩增黄泉水滴的功效。

    而且卓文将黄泉水滴纳入部落之人的体内,还有一个目的,那便是让黄泉水滴尽数归他所管。

    部落之人,无论他们体内的黄泉水滴有多么的庞大,即使是超越了他卓文,但只要他卓文心念一动,那么这些黄泉水滴将会脱离这些人的身体,尽数汇入他卓文体内。

    可以说,卓文这种方法与放养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他卓文只需要将炼化过的黄泉水滴传授给部落之人,那么他不需要去管,那些部落之人为了增强,也会去捕猎幻神。

    毕竟,现在那黑洞被卓文搅动了一番后,经常会有幻神掠出,前来骚扰秦天部落。

    若不是秦天部落拥有锁神阵的话,恐怕下场可不妙,而这杀戮黄泉指却能够给部落希望,一个可以抗争幻神的希望。

    苗夜闭上双目,默默感悟着黄泉水滴中附带的杀戮黄泉指修炼之法,大约半天后,他猛地睁开双目,极为激动地跪伏在地上,对着卓文遥遥一拜。

    “苗夜替整个部落感谢大人的无私馈赠!”

    真正感受到了杀戮黄泉指的修炼之法后,苗夜能够体会到这杀戮黄泉指的强大,而他也是从这杀戮黄泉指内看到了让他激动澎湃的希望。

    “你去吧,将这杀戮黄泉指传承下去,那么以后你们部落将会不再惧怕那幻神,而是应该幻神惧怕你们。”卓文淡淡地道。

    苗夜再次一拜,带着激动的心情,缓缓的退去。

    在苗夜退去后,卓文目光闪烁,袖袍一挥,便是从苍龙殿内召唤出一道狼狈的身影。

    这道身影一出现,便是躺倒在地上,不断的挣扎扭曲着,仿佛在挣脱着什么一般。

    卓文盯着这道身影,目光中露出一丝叹息之色,这道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当初那被卓文擒住的鬼脸面具之人。

    此刻,这鬼脸面具之人脸上的面具早已碎裂,露出了一张颇为英俊干爽的面庞。

    “为何会是你呢?剑慕……”卓文轻叹地道。

    眼前这将卓文追逐地极为狼狈,甚至差点杀死卓文的鬼脸面具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东土之中同时嘉神学院天才的剑慕。

    后来,剑慕跟随那神秘的杨逸,离开了东土前往中土。

    两人一别十多年,此次再次见面,竟是以这样的方式见面,实在让得卓文颇为的唏嘘。

    当然,更让卓文诧异的是,剑慕的修为提升的未免太快了点吧,这才没多久,居然已经达到了地仙巅峰,实在太恐怖了点吧。

    “这段时间,剑慕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看其样子,好似根本就不认识我了一般……”

    卓文静静地凝视着那不断挣扎的剑慕,他发现此刻剑慕目光显得极为的冷漠,仿佛其双目之中毫无感情,唯一存在的只是麻木。

    此刻,剑慕全身被无数的咒印环绕,甚至剑慕的丹田元神也被卓文以噬咒禁,密密麻麻的施展了不下数千道的禁制封印。

    若不是剑慕由于那地仙元神自爆而身受重伤的话,即使卓文在剑慕元神内布下数千道禁制封印,恐怕也无济于事。

    而且卓文发现这剑慕体内的元神极为的古怪,这元神与剑慕的气息完全不同,甚至给卓文一种极为陌生阴冷的感觉。

    此刻,小黑骤然自卓文眉心掠出,它掠至剑慕身前,小爪子探入剑慕丹田处,其目光顿时变得森寒起来。

    “果然如此,怪不得这剑慕修为提升这么快,一下子就成为了地仙巅峰的存在,原来是有人给他使用了李代桃僵的阴毒方法。”小黑冷冷地道。

    卓文眉头微蹙,露出疑惑之色,看着小黑。

    小黑也没有继续打哑谜,道:“这元神并不是剑慕修炼而来的,而是有人强行将他人的元神,以一种极为阴狠的秘法,强行纳入剑慕的丹田之中。”

    “若是我没料错的话,当初剑慕修为应该仅仅只是玄圣而已,其体内的圣力尽数被抽出,当其丹田中的圣力全部抽空后,再将这元神放入他的丹田之内,而且这元神也毫无意识,应该是受人操控……”

    卓文目光虚眯,道:“那么剑慕的意识?”

    “恐怕真正的剑慕意识已经被掩盖了,那施术者应该是看上了剑慕的剑修之体,而这剑慕体内的元神也是另一名剑修的元神,可以说,这具躯体就是一具傀儡,毫无意识,只能听凭别人控制的傀儡。”小黑沉声道。

    卓文深吸一口气,目光中越发的阴沉了下来,他终于是知道,剑慕为何成为鬼脸面具之人,并且还追杀于他。

    也终于是知道剑慕为何修为提升的这么快,一下子就窜到了地仙巅峰的程度,原来这一切,还有这样的缘由。

    “是谁?竟然在剑慕身上施用这么阴狠的手段?”卓文目露杀机,全身杀气腾腾地沉声道。

    “恐怕是当初嫁祸你的那鬼脸面具之人,剑慕变成这样,绝对与那人有关。”小黑冷冷道。

    卓文杀气腾腾地道:“若是让我知道那鬼脸面具之人到底是谁的话,我绝不会放过那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