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男子说完,目光虚眯,身上爆发出令人恐怖的气息。

    “怎么了?”黑袍女子诧异地问道。

    中年男子咧嘴一笑道:“有个不知死活的小家伙闯入这禁地附近,玄者,你去将那小家伙给我抓来。”

    阴柔男子目光一怔,他环顾四周,仿若也发现了什么,桀桀怪笑道:“嘿嘿,完全没问题。”

    说完,阴柔男子一步跨出,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天者,我们现在立马攻向秦天部落嘛?”黑袍女子看向中年男子问道。

    “事不宜迟,你先去黑洞内准备准备,此次带出五千幻神,那闯入者此次必须死。”中年男子冷冷地道。

    黑袍女子目露惊诧,不过却也没反对中年男子,点点头,便是没入了黑洞深处。

    阿列行走在一座座山峰之间,他目光中满是警惕之色,在他的周身,一根数尺长的黄泉死针不断的旋转环绕在他的周围。

    “这一年来,部落发展的太快了,方圆万里内,居然根本找不到任何的幻神。”

    说到这里,阿列双拳紧握起来,他的目光中满是炽热之色,道:“我必须要变得更强,更加的强大,既然部落方圆万里内没有,那我就来这禁地来找。”

    “桀桀!小家伙,胆子很大嘛,居然来到此地,你是准备来猎杀幻神嘛?”

    忽然,一道不阴不阳的声音传来,阿列猛地一跳,目光四处张望,额前冷汗留下来,颇为的紧张。

    这道声音传来,他居然分辨不出声源到底在何处,仿佛这声音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

    嗖!

    一道黑影瞬间扑来,自阿列身后轰来,此黑影的右手探出,五指利爪衍生而出,足有数丈之长,朝着阿列后心捅来。

    阿列心中升起极为不祥的预感,低吼一声,环绕在周围的黄泉死针厉啸一声,便是挡在了他的后心处。

    叮!

    清脆之音骤然响起,随后阿列猛地吐出一口鲜血,黄泉死针居然不断的颤抖,隐隐有些崩裂的迹象。

    这个发现,让得阿列心神震撼,心中唯有一个念头,那便是他遇到传说中的人形幻神了。

    “逃!”

    毫不犹豫,阿列想都不想,立马逃窜,人形幻神还不是现在的他所能够抵抗的。

    阴柔男子嘿嘿一笑,慢悠悠地跟随在阿列身后,目光中满是戏谑之色,同时,还时不时的右爪一划,发动攻势,让得阿列疲于奔命的使用黄泉死针来应付阴柔男子的攻势。

    但每次应付阴柔男子攻势之后,阿列都会狂吐一口鲜血,脸色苍白如雪,全身发颤。

    此刻,原本盘膝坐在高塔内的卓文,猛地睁开双目,他以黄泉水滴感应到有一名修炼杀戮黄泉指的部落之人,此刻陷入了岌岌可危的地步。

    若是一般的族民的话,卓文还不是太在意,但这名岌岌可危的族民,身上蕴含着万滴黄泉水滴,对卓文的帮助可不小,一旦此人死掉的话,这万滴黄泉水滴可就浪费掉了。

    说到这里,卓文一步跨出高塔,化作一道长虹瞬间消失在了部落之内。

    “大人今日出去不只是所为何事?”

    苗夜抬头望天,瞧着那消失在天际的长虹,不由得低声喃喃。

    噗嗤!

    此刻,密林之中,阿列猛地吐出一口鲜血,猛地倒飞砸倒了一棵棵树木,神色萎靡,脸色苍白,而那环绕在他周身的黄泉死针,已经变得极为的暗淡。

    “真是没劲,本来我还打算和你多玩玩的,没想到你这么快就不行了,既然如此,那你就先去死吧。”

    阴柔男子冷冷凝视着前方气息奄奄的阿列,目光中流露出一丝不耐烦,旋即右手轰出,顿时无数黑气衍生出一张数丈庞大的黑爪,猛地对着阿列轰去。

    瞧着那越来越近的黑爪,阿列目露绝望之色,但他心中却极为的不甘心,他努力修炼到这样的程度,却要因此死掉,他实在不甘心。

    但面对阴柔男子那恐怖的实力,他心中满是苦涩,此刻,在阴柔男子面前,他犹如一只渺小的蝼蚁一般。

    “我还是太弱了。”阿列苦笑地喃喃自语道。

    砰!

    不过,当黑爪覆压下来的瞬间,三道长虹掠来,瞬间将黑爪刺穿,随后这三道长虹余势不减,继续朝着那阴柔男子掠去。

    阴柔男子目光虚眯,袖袍一挥,无数的黑雾爆出,形成一条条黑色的锁链,将那三道长虹缠绕进去。

    经过黑色锁链缠绕,这三道长虹立马凝滞下来,阴柔男子这才发现,这三道长虹竟也是那黄泉死针。

    而阿列在瞧见这三根黄泉死针瞬间,目光中顿时暴露出不可察觉的精芒,甚至目光中还显露出一抹狂热,他知道那位存在出现了。

    “哼!三根不够,给我破!”

    阴柔男子冷哼一声,右手一捏,那缠绕住黄泉死针的锁链开始收缩,仿佛欲要将这黄泉死针碾压成齑粉。

    “三根不够么?”

    一道冷漠的声音传来,旋即从远处又是掠来了五根黄泉死针,瞬间轰在黑色锁链之上,黑色锁链顿时崩溃。

    阴柔男子瞳孔微缩,连连爆退,八根黄泉死针带给他的压力实在太大。

    他右手一掐决,滚滚黑雾自其袖袍内掠出,最终爆发出恐怖的黑色巨兽。

    不过这黑色巨兽在八根黄泉死针下,根本支撑不了太久便是碎成齑粉,不过那阴柔男子却是靠着这点时间,迅速的逃窜。

    可惜的是,阴柔男子根本没逃窜多久,前路便是被两柄爆发出炽烈骄阳虚影的长剑挡住了去路。

    闷哼一声,阴柔男子被两柄长剑轰的退后数步,而八根黄泉死针速度极快,猛地将阴柔男子贯穿。

    阴柔男子双目一瞪,便是彻底的化作了干尸,随后重重砸在了地上。

    阴柔男子一死,一道身影缓缓虚空踏来,他落在阿列不远处,八根黄泉死针环绕在他的周身,那第一阳道剑和第九阳道剑也是掠至他身边,犹如最忠实的护卫。

    阿列瞧着眼前这天神下凡般的身影,目光中的狂热越发的炽烈,随后他不顾伤势,猛地跪在地上,激动地道:“多谢大人救命之恩!”

    卓文点点头,他盯了眼阿列身边的那根黄泉死针,淡淡地道:“能够凝练出黄泉死针,你很不错,你现在先回去吧,接下来恐怕此地会不太安宁。”

    得到卓文的夸奖,阿列激动的浑身颤抖,又是磕了三个响头,便是默默地退去。

    击杀了阴柔男子,卓文得到了两千滴黄泉水滴,这阴柔男子的实力比上次出现在秦天部落的人形幻神要强些,不过比那黑袍女子又要弱一些。

    原本卓文身上只凝聚出三根黄泉死针的,不过这一年来,秦天部落发展太快了,人人都在杀戮幻神,积聚着许多黄泉水滴。

    苗夜也是颇为做人,每过一段时间,都会交给卓文部落得到的一半黄泉水滴。

    虽然这一年时间卓文基本都闭关,不过靠着部落的进贡,他的黄泉水滴也是与日俱增,现在已经积聚到了八万多的黄泉水滴。

    轰隆!

    忽然,在前方无数山峰环绕之地,一道黑雾猛地冲天而起,形成一道黑色的恐怖旋风支柱,在那黑色支柱中,一道道狰狞的异兽幻神,如雨滴般,尽数飞掠而出,看上去极为的壮观而恐怖。

    “看来祖地内发生什么事情了啊!”

    卓文目光虚眯,倒是并没有只身涉险进入祖地,而是谨慎的回到了秦天部落。

    “大人,祖地那边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卓文回到部落后,苗夜目露惊惧之色问道。

    卓文摇摇头,道:“此事我也不清楚,静观其变吧。”

    只见,那自祖地中冲天而起的黑色支柱,忽然发出爆鸣之音,旋即轰然溃散,接着秦天部落众人惊骇的发现,无数的异兽幻神自那爆裂的黑色支柱中产生,铺天盖地地朝着这边掠来。

    而在那无数的异兽幻神前方,两名人形幻神迅速掠来。

    “幻神攻过来了,怎么有这么多,起码有不下数千只异兽幻神吧?而且人形幻神还有两只,这……”

    瞧见那气势汹汹掠来的无数幻神,秦天部落顿时陷入了恐慌,旋即所有人的目光尽数落在卓文的身上。

    卓文一步跃入部落上空,他静静地凝视着那铺天盖地掠来的幻神,淡淡地道:“这些幻神将你们当做食粮,视你们为他们圈养起来的家畜,难道你们就要一直这样下去嘛?”

    “你们难道不想改变?不想为自己的命运抗争嘛?若是你们不想的话,大可以退后,继续当你们以前那家畜的角色,若是有人想要与我一起抗争你们的命运,为此愿意奉献出自己性命的勇者,现在站出来……”

    此话虽然淡漠,但却如雷霆般在部落所有人耳畔响彻而起,原本心生恐慌的众人忽然平静了下来,对,此刻他们心中前所未有的平静。

    “人活一世,并不是要顺应天命,而是逆天而为,从而掌握自己的命运,我苗夜不愿继续做待宰的羔羊,愿随大人逆天而行,反抗幻神。”

    苗夜站了出来,他的目光中满是坚定之色。

    “阿列愿意!”

    阿列第二个站出来。

    “倪勇愿意!”

    “孔怡愿意!”

    “……”

    接着,一名名部落之人都是目露坚定之色,纷纷站出来,他们目光中露出视死如归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