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文目光闪烁,虽说心中颇有些忌惮,但却也不打算放过这些元神,毕竟这些元神若是制造出元神炸弹的话,虽说威力比不上雷擎天和江左梅两人的元神,但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不过,在此之前,我需要在这石室好好检查一遍,做到以防万一。”

    说着,卓文缓步朝着石室深处走去,这石室并无任何的空气流动,应该本身就是密闭的。

    顺着一具具吊着的尸体,卓文走入深处,他目光充满了警惕之色,之前他就在石室中感受到窥视的感觉,现在这种感觉更强烈了。

    “之前黑袍女子便是进入了这石室之内,这窥视的主人,恐怕是那黑袍女子吧?”

    卓文目光寒意闪烁,此地毕竟是那黑袍女子的老巢,那黑袍女子必然比他要熟悉许多,恐怕那黑袍女子就躲在某处看着他也说不定。

    虽说卓文对于此地仙尸的元神颇为心动,但若是不将那黑袍女子给揪出来的话,他是难以安心在此地炼化这些仙尸内的元神的。

    穿过一排排仙尸,卓文很快走到了石室的尽头,只见在石室的尽头,乃是密闭的墙壁,这墙壁是惨绿色的砖石堆砌而成的。

    而且走过一排排仙尸,卓文发现,这石室内的仙尸内的元神气息都不是太强,虽然有着被吸收的关系,不过其元神上的威压并不是特别强,所以他断定,此地的仙尸生前应该都是地仙级别的存在。

    咔咔咔!

    忽然,机括转动之音骤然在石室内响起,卓文瞳孔一缩,便是发现石室周围那被掉在顶部铁柱上的铁链,居然纷纷打开,原本悬挂在半空的一具具仙尸,直接摔在了地上。

    让得卓文蹙眉的是,这些仙尸摔在地上后,居然纷纷蠕动起来,旋即闭着的双目猛地睁开。

    这是一双双猩红的目光,其中蕴含着嗜血的光芒。

    数百具仙尸都是撑起身体,站了起来,数百道猩红的目光,更是纷纷落在卓文的身上,即使是卓文,都感到头皮发麻。

    “闯入者,敢闯入第十层,你的胆子真的够大,可惜的是,此地可不是那么好闯的,进入此地,那你就要有死亡的觉悟。”

    忽然,在石室顶部中央处,一块微不可查的砖石凸起,一股黑雾逐渐的弥漫出来,显化出那黑袍女子。

    此刻,黑袍女子站在众多仙尸后面,美眸带着戏谑的盯着卓文,脸上充满了腾腾杀意。

    “看来还有机关?这第十层并不是底层了?”

    瞧着那顶部凸起的砖石,卓文目露深思之色,之前这黑袍女子进入第十层也是从那白石大门中央的凸起钻入,现在又是从石室顶部凸起的砖石钻出,恐怕石室上面还另有洞天。

    “对!还有第十一层和第十二层,不过那地方你是进不了了,此地便是你的葬身之地。”

    黑袍女子桀桀一笑,玉手一挥,无数的黑雾喷发而出,这些黑雾在其控制之下,幻化出一道道黑色的细线,这些细线如梭般,迅速掠出,竟是与那数百具仙尸后脑勺的锁链连接在一起。

    骤然间,数百具仙尸目光中爆发出前所未有的红芒,吼间响起野兽般的声音,听上去格外的渗人。

    不过,这黑袍女子控制这数百具仙尸也不是没有代价的,只见她脸色更加的苍白。

    原本她的一部分力量贡献给了中年大汉,而后更是在卓文的追逐下,使用了不少的力量,让黑洞内的幻神阻挡卓文。

    可以说,黑袍女子此刻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只能勉强控制住这数百具仙尸而已。

    “死!”

    此刻,黑袍女子目光中充满了恨意,双手一甩,顿时间,下方的数百具仙尸犹如豺狼一般,飞掠而来,瞬间将卓文层层叠叠的包裹进去。

    卓文目光满是凝重之色,右脚一跺,顿时间,那闯入石室内的巨大的杀戮黄泉指,顿时轰然崩溃,化作了一团庞大的黄泉之水,犹如一道倒挂的瀑布一般,挂在了卓文的面前,形成一道颇为强大的防御。

    轰轰轰!

    数百具仙尸前仆后继,纷纷砸在了黄泉之水上,飞溅出无数的黄色水花。

    此刻,卓文身上的黄泉之水极为的庞大,由于将秦天部落族民身上的黄泉水滴全部都收集过来了,此刻已经达到了五十万之多,杀戮黄泉指的威力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

    可惜的是,眼前可是数百具仙尸,这些仙尸生前可都是赫赫威名的地仙啊,即使死去多年,身体枯槁,元神枯竭,但地仙强悍的肉身力量,却也不弱。

    一两个卓文或许不惧,但数百具如此恐怖的地仙尸骸,即使卓文的杀戮黄泉指,抵挡的也有些勉强。

    砰砰砰!

    无数的黄泉水花飞溅,黄泉瀑布的防御,此刻显得岌岌可危,摇摇欲坠,仿若随时都会崩溃一般。

    十息时间之后,黄泉瀑布轰然溃散,竟是被数百具仙尸轰出了数丈大的空洞,随后,一具具仙尸涌入黄泉瀑布之内,瞬间将卓文的身影给淹没了。

    黑袍女子双手十指摆动,虽然脸色极其的苍白,甚至娇躯都有些摇摇欲坠的迹象,但她眸子中却满是疯狂和解恨之色。

    “任你实力多强,在这数百具仙尸的联合攻势之下,你也要饮恨黄泉。”黑袍女子冷冷地道。

    “抱歉,恐怕我要让你失望了!”

    一道淡漠的声音传来,黑袍女子脸色大变,脸上的笑容彻底凝固下来,这道声音她不陌生,正是那闯入者的声音。

    她刚想转头看去的时候,却是发现她全身都动弹不得了,只见她全身不知何时,竟是被密密麻麻的咒印所覆盖住。

    这些咒印在她的体表,以一种玄奥的轨迹在排列着,仿佛组成了一道极为恐怖的禁制阵法,将她整个人都是禁锢在了此地。

    “你是什么时候出现在我身后了,方才那人又是谁?”

    黑袍女子瞳孔微缩,艰难转过头,只见身后卓文身穿着宽大的衣袍,缓缓的踏空而来。

    卓文淡淡一笑,道:“方才那人也是我,这人也是我。”

    此话刚说完,前方的黄泉瀑布瞬间崩溃,一座浩大的大殿猛地涌出,那些飞扑而来的仙尸直接被撞得抛飞开来,在大殿之上,另一名卓文静静地站立着。

    苍龙殿上所站着的乃是卓文的本体,而此次施展噬咒禁困住黑袍女子的乃是卓文的精神力分身。

    早在之前卓文感觉到窥视的感觉后,卓文就已经开始提防了,所以暗中将精神力分身与本体分开,其中本体在明处,分身在暗处。

    可以说,本体就是诱饵般的存在,目的便是引出那躲在暗处的黑袍女子,而分身则是伺机而动,等黑袍女子出现后,便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以噬咒禁将黑袍女子给封印起来。

    分身袖袍一挥,那黑袍女子指尖衍生而出的黑色细线顿时断裂,而石室内的众多仙尸也都是如时间静止般,停在了原地。

    “原来如此,之前你一直都在跟我逢场作戏。”

    黑袍女子惨然一笑,她可不傻,瞬间便是理顺了来龙去脉,知道自己上当了。

    “我们幽冥四使都栽在你的手里了,这我还真的是没想到啊!”黑袍女子苦涩地道。

    “幽冥四使?”

    卓文目光虚眯,想起之前所杀的三名人形幻神,加上眼前这黑袍女子,刚好是四人,显然这幽冥四使应该是这黑袍女子在内的四名人形幻神了。

    “方才你曾说过,在石室之上还有两层,那两层你带我去!”卓文淡淡地道,语气中满是不容置疑。

    黑袍女子冷冷地瞥了卓文一眼,道:“你觉得我会这么干嘛?我劝你还是熄了这个念头吧。”

    “带我去,你可活;不然,立马死!”

    卓文没有与黑袍女子废话,右手指尖一点,黄泉水滴在其指尖凝聚出了黄泉死针,对着黑袍女子眉心刺去。

    黑袍女子瞳孔紧缩成针,她倒是没想到眼前这闯入者如此果断,根本就没有给她留有任何的商量的余地,便是打算置她于死地。

    感受到那黄泉死针的逼近,以及卓文目光中的腾腾杀意,黑袍女子心中充满了恐惧之色,连忙道:“别杀我,我从幻神进化到人形幻神也不容易,求你别杀我。”

    “不想死,那就带我去前往第十一层和第十二层!”卓文淡淡地道。

    黑袍女子浑身颤抖,连忙道:“我带你去,只求你别杀我。”

    卓文深深看了黑袍女子一眼,旋即收起了黄泉死针,同时右手在此女身上捏诀一点,此女顿时能够自由行动。

    只是黑袍女子苦涩的发现,虽然她现在能够自由行动,但身上的力量却被咒印给封印起来,她想要使用力量,根本就不可能。

    放开黑袍女子后,卓文目光闪烁,问道:“现在你该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了吧?此地除了你们幽冥四使以外,还有什么样的存在?”

    黑袍女子贝齿紧咬,轻叹道:“除了幽冥四使,还有女王陛下,只不过女王现在处于闭关之中,此次围剿你是我们擅自主张的,女王并不知道此事。”

    “女王?”卓文目光虚眯,倒是没想到此地还存在着女王,于是他继续问道:“那么此地又是哪里?”

    黑袍女子诧异地看了卓文一眼,道:“此地乃是罗烟鲸的体内,你闯入里面,居然还不知道此地是什么地方?”

    “罗烟鲸?居然是罗烟鲸……”

    卓文心中对于罗烟鲸极为的陌生,但小黑却犹如炸开了锅一般,在识海中大喊大叫起来,不仅仅是小黑,连乘黄都跟着大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