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子,靠你了!”

    血仙脚掌一踏,血雷弥漫,速度极快,躲避着周围掠来的触手,不过触手太多,他不可能全部都躲过,所以剩下的只能交给卓文。

    卓文点点头,立马取出了第一阳道剑和第九阳道剑,同时杀戮黄泉指猛地点出,化作庞大的黄色漩涡,但凡掠来的触手,基本都被挡了下来。

    很快,血仙带着卓文接近了金色棺椁数十米处,以血仙目前的速度,只需要一息时间就能够抵达。

    嗖嗖嗖!

    忽然,周围血海开始翻涌,竟是在周围形成一道道水中漩涡,随后那周围的触手也犹如疯了一般,竟是从四面八方,迅速地在血仙面前汇聚,化作了一道极为厚实的血色墙壁。

    而在血仙的左右两侧,更多的触手犹如天罗地网一般,朝着血仙这边缠绕过来。

    “我的妈呀,主子,这可怎么办?这些鬼东西太多了,我们怎么突破的过去?”血仙暗自叫苦,开始打退堂鼓。

    卓文脸色也有些发白,周围汇聚而来的触手实在太多了,以卓文现在的底牌,想要抗衡这么庞大繁多的触手,恐怕也唯有那元神自爆了。

    不过,很快卓文便是想到了那还躲在他衣袍里装死的眼球,他右手探入衣领内,将眼球揪了出来。

    此刻,眼球眼珠子不断的转动,而且还很人性化地给了卓文一个白眼,好似卓文搅了它好梦一般。

    卓文指了指眼前由无数触手构筑成的壁垒,沉声道:“帮我轰破那触手壁垒!”

    眼球再次给了卓文一个白眼,旋即瞳孔对着眼前的壁垒轻轻一眨,顿时间,一道黑色的闪电掠出。

    噗嗤!

    黑色闪电极为的凌厉,轰在触手所化的壁垒之上,竟是轻而易举地将壁垒轰成碎片。

    “走!”

    卓文目光一喜,这眼球所产生的黑色闪电果然不一般啊,居然能够如此轻易的轰碎触手所化的壁垒。

    血仙嚎叫一声,顿时化作一道血雷,消失在了原地,当它再次出现后,便是来到了那金色棺椁上方。

    卓文袖袍一卷,顿时将金色棺椁卷入苍龙殿内,旋即释放出苍龙殿,迅速的进入了苍龙殿之中。

    轰轰轰!

    在卓文进入苍龙殿的瞬间,周围掠来的触手也是掠至,纷纷轰在了苍龙殿表面,引起剧烈的晃动。

    苍龙广场中,卓文轻吁一口气,血海中的那些触手可不好应付啊,若没有神秘眼球的话,他还真的难以突破。

    “小友,现在你可以打开棺椁了,佛魔眼恐怕撑不了太久!”棺椁内传来略有些急促的声音。

    卓文目光闪烁,最终还是按照斗战佛魔圣给的口诀,右手一捏,旋即打在了棺椁表面。

    咯吱!

    骤然间,棺椁的棺盖缓缓地打开,一股浩瀚的气息自棺椁内传出,这股气息太过于恐怖,连整个苍龙殿都为之轰隆震动。

    在苍龙殿第三重天地,第一山的某处,盘膝而坐的第一山神,猛地睁开双目,他双目如炬,透过重重迷雾,落在了苍龙广场这边。

    “斗战佛魔圣?虽然知道此子身上拥有佛魔眼必然会与斗战佛魔圣扯上因果,却是没想到这么快就遇到这家伙了,看来进入这罗烟鲸是这斗战佛魔圣的安排啊!”

    “不过此事对于卓文这小子并无坏处,或许还能与这斗战佛魔圣结个善缘,以后或许还能得到这斗战佛魔圣的帮助也说不定。”

    第一山神低声喃喃,旋即便是盘膝入定,双目微闭,不再关注苍龙广场。

    卓文退后数步,目光炯炯地盯着那已经打开的金色棺椁。

    此刻,金色棺椁内冒出一缕缕的白雾,随着白雾越来越汹涌,一道人影缓缓坐了起来。

    卓文定睛看去,发现此人光头,骨瘦如柴,脸颊两边凹陷,双眼更是深深的凸起,裸露的上身隐约浮现出一排排的肋骨,在其脖颈处,挂着一串金色的佛珠。

    卓文仔细看着眼前这骨瘦如柴的光头和尚,脑海中回忆起曾得到佛魔眼的时候所见的斗战佛魔圣的形容,发现两者倒是有些神似,特别是那一双目光炯炯有神,极为的灵动。

    斗战佛魔圣缓缓地从棺椁内站起来,随后缓缓踏出了棺椁。

    第一步,斗战佛魔圣那原本虚弱的气息,犹如火山爆发般喷涌而出;第二步,他原本骨瘦如柴的身躯,竟是缓缓的鼓胀而起,全身的褶皱逐渐的变得圆润;第三步,他全身节节拔高,达到了丈许,佝偻的身体也彻底的直立而起。

    斗战佛魔圣身上的气息,此刻达到了巅峰,由于太过于恐怖,卓文连连退后,一直退后数百步,这才勉强稳住身形,目光惊骇地盯着眼前的斗战佛魔圣。

    “阿弥陀佛,小友,多谢你将我从桎梏之中释放出来,我在罗烟鲸内待得时间太久太久了,将近万年了,每日每夜都被其吸扯这全身的力量,这种感觉并不好受啊!”

    斗战佛魔圣嘴角露出一抹自嘲之色。

    “前辈,接下来您打算如何离开此地?”卓文颇为恭敬地道。

    眼前这斗战佛魔圣在上古时代都是赫赫有名的存在,乃是真仙巅峰的存在,虽然由于被罗烟鲸吸收了万年的仙元,境界和修为有所下跌,但实力依然媲美一般的真仙。

    斗战佛魔圣抬头,豪情地道:“打出去!”

    卓文一怔,斗战佛魔圣此话很简单,但其语气却充满了万丈豪情,不过以斗战佛魔圣的实力,确实是有说此话的资本。

    “咦?小友,你这是苍龙殿吧?看来你福源不浅啊,居然还得到了苍龙道人那家伙的东西。”斗战佛魔圣深深地看了卓文一眼。

    卓文看着斗战佛魔圣,沉声道:“难道前辈认识苍龙道人嘛?”

    斗战佛魔圣哈哈一笑道:“自然是认识,那是个很有趣的家伙,而且也是个让我也极为佩服的家伙,就是不知道苍龙道人现在怎么样了?不过看见苍龙殿,我知道那家伙不是死了就是如同我一般失踪了吧?”

    卓文一惊,他却是没想到这在上古时代赫赫威名的斗战佛魔圣,居然对苍龙道人评价这么高,看来在那个年代苍龙道人果真不是一般人。

    “走吧!这些都是陈年往事,现在我们首先要做的是,先离开罗烟鲸内部再说。”

    说着,斗战佛魔圣走出殿门,一步跨出,顿时间,周围的血海翻涌席卷。

    嗖嗖嗖!

    原本周围掠至苍龙殿表面的无数触手,纷纷朝着走出苍龙殿的斗战佛魔圣掠来。

    砰砰砰!

    斗战佛魔圣长笑一声,袖袍一卷,顿时间,那些触手皆是诡异的爆裂成无数的血雾,而斗战佛魔圣脚掌踏空,犹如梭子般,迅速朝着血海海面掠去,其所过之处,血海纷纷爆出一道道恐怖的水柱。

    控制着苍龙殿跟随在斗战佛魔圣之后的卓文,震撼地瞧着这一幕,这些自内涌出的血水可不简单啊,拥有着极其庞大的阻力。

    斗战佛魔圣竟能够在血海中造成如此庞大的动静,可见前者的实力到底有多恐怖。

    此刻,原本与血海之上的血鲸颤抖的佛影和魔影都是双目爆发出精芒,旋即化作一道金芒一道黑芒,猛地在上空聚合在一起,形成了一颗金色和黑色两种不断交替的佛魔眼。

    佛魔眼破空而出,与此同时,斗战佛魔圣自血海深处冲出,飞溅出无数的血色巨浪,佛魔眼恰好钻入了斗战佛魔圣的眉心之处。

    咔咔咔!

    在佛魔眼进入斗战佛魔圣眉心瞬间,斗战佛魔圣体内竟是传来一道道异响,随后斗战佛魔圣额头的佛魔眼显示出左边漆黑,右边金黄。

    一瞬间,斗战佛魔圣的左半边身躯化作了魔躯,右半边身躯化作了佛躯,此刻的斗战佛魔圣兴许才是真正的那个上古时期让人闻风丧胆的斗战佛魔圣。

    只见斗战佛魔圣左边魔手一捏,魔气喷发凝聚出一柄魔刀,右边佛手一捏,佛力弥漫凝聚出一柄戒刀。

    “今日就战个痛快,近万年被困在这劳什子的罗烟鲸的肚子里,每天都在压榨老子的仙元,今日老子出来了,我要让你好好长长记性。”

    斗战佛魔圣咧嘴一笑,一步跨出,瞬间掠至其中一头血鲸之前,左边魔手猛地一斩,魔刀迸发出恐怖的魔气,狠狠的将血鲸一刀两断。

    砰砰砰!

    血鲸爆成一团血雾,一股魔光将血雾笼罩,原本打算借助血海复活的血鲸,竟是直接崩溃成虚无。

    原本可以复活的血鲸,竟是在魔刀的斩击之下,彻底的散失了复活的机会。

    卓文瞧着这一幕,目光露出震惊之色,他清晰的看到,那爆成血雾的血鲸,明明是即将复活的,却是被一股浩大的魔力直接捏碎。

    “哈哈!不死之身?世上哪有什么不死之身,之所以不死,是因为力量还不够,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连天都能够打塌下来。”

    斗战佛魔圣哈哈一笑,一手魔刀,一手戒刀,一步跨出,犹如瞬移一般,消失在了原地,瞬间从那剩下的十多只血鲸掠过。

    砰砰砰!

    顿时间,十多只血鲸便是纷纷爆成血雾,而且当这些血雾欲要浴血重生的时候,皆是被佛光或者魔光崩裂成了虚无,丧失了复活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