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吼吼!

    十多头血鲸被灭,顿时激怒了,只见周围的疯了一般的喷涌出一道道的血色触手,这些触手再次凝聚,形成一头头的血鲸。

    此次,足足制造了数百头的血鲸,密密麻麻的遍布在空间之内。

    “来得好!”

    斗战佛魔圣长笑一声,脚掌一踏,犹如闪电般暴掠而出,每掠至一头血鲸面前,那血鲸都是直接崩溃爆裂成无数的血水,丧失了任何复活的机会。

    此刻,跟随在斗战佛魔圣身后的卓文,则是一脸震撼地瞧着这一幕。

    血鲸有多难缠,之前在血鲸与佛魔眼对战的时候,卓文可是清楚的领略过了,若是卓文对上血鲸的话,绝对会被压制到死,更不用说如此众多的血鲸了。

    但斗战佛魔圣却如入无人之境一般,一次次闪烁而出,一头头血鲸毫无反抗的爆成虚无,这根本就是单方面的大屠杀啊。

    卓文凝视着那同时拥有佛躯和魔躯的斗战佛魔圣,他算是彻底的感受到了前者的恐怖,这种感受是卓文发自内心深处的。

    “主子,看在我立功的份上,可否让我在外面吸收这些血水啊?”

    血仙站在卓文身后,目光贪婪地盯着苍龙殿外的那澎湃的血海,不由得舔了舔嘴唇。

    卓文瞥了眼血仙,淡淡地道:“现在大战当前,你若是不想死,最好不要出去。”

    闻言,血仙顿时露出失望之色,虽说心中颇为不满,不过却也不敢对卓文发泄,之前他可是受到了印象深刻的惩罚,现在他是根本不敢惹卓文这个煞星。

    “不过你确实是有功,我会打开殿门,牵引一部分血水进来供你修炼的。”

    卓文淡淡地话语刚落下,血仙立马激动的跪在地上,颇为激动的谄笑道:“多谢主子,您真是英明神武,大公无私,无与伦比,高瞻远瞩,英明果断,明察秋毫……”

    “行了,滚去殿门那里吧,我自会帮你牵引血水的。”

    卓文踢了血仙一脚,血仙立马偃旗息鼓,连连谄笑地按照卓文的吩咐来到了殿门。

    殿门打开,卓文一掐决,将一部分的血水牵引进入苍龙殿内,大约汇聚成小池子那么多的血水后,卓文袖袍一挥,再次封闭殿门。

    血仙双目放光,嬉笑一声,便是跃入血池之中,颇为舒服地呻吟了一声,其心中倒是对卓文升起了一丝感激之色,当然这家伙心中的感激能够维持多久还是有待商榷的。

    “什么狗屁血鲸,想要困住老子还不够格!”

    斗战佛魔圣厉啸一声,一脚蹬出,随后右手戒刀斩出,顿时间,佛音念诵,如空谷回音,随后整个空间竟是涌现出无数的佛印。

    这些佛印密密麻麻,太过繁多,旋即那些剩余的血鲸体内被诸多佛印打入,随后尽数被封禁起来,纷纷跌落在血海之中。

    “主子,这些血鲸更是滋补之物,求求你一定要把它们给夺过来啊!”

    原本抛在血池内,舒服呻吟的血仙,在瞧见那些被佛印封禁跌入血海中的血鲸,目光放光,不由得对着卓文说道。

    “对我可有用处?”卓文淡淡地道。

    若是这些血鲸仅仅只是对血仙有用处的话,他还不至于亲自去夺,毕竟这对他并无任何的好处。

    “主子,对你的好处更大,小血子可以利用秘法,将这些血鲸的血力与您的精血相结合,然后这些血鲸可以成为你的生命替身。”

    “通俗点讲,这血鲸经过我的炼制,当你遇到生死危机的时候,此血鲸可以代替你死!”血仙一咬牙,连忙道。

    卓文心神一震,他死死地盯着血仙,沉声道:“可是当真?你是如何知道这些的?”

    血仙露出迷茫之色,道:“我也不知道,我在瞧见这血鲸后,脑海中就不由自主地想起这等秘法,好似与生俱来就存在于我的记忆中一般,主子放心,我是真的没骗你。”

    卓文目光一凝,他知道这秘法恐怕是血魔一族的传承之法,这血仙前身乃是血魔,也是最为接近远古血魔的血魔一族,即使被卓文抹去记忆,不过传承记忆恐怕还留在其脑海深处。

    “可以!”

    说着,卓文右手一掐决,顿时间,苍龙殿表面涌现出一条巨大的苍白巨龙虚影,随后苍白巨龙托着苍龙殿,猛地掀起万丈血海浪涛,朝着那跌落在血海中的血鲸掠去。

    很快,卓文便是掠至其中一头血鲸面前,这血鲸体型极为庞大,此刻被佛印封印,陷入了沉睡之中,卓文毫不犹豫的打开殿门,将其收入苍龙广场内。

    嗖嗖嗖!

    收下这头血鲸后,卓文速度不慢,继续朝着其余血鲸掠去,当卓文收起第九头血鲸的时候,一道恐怖的颤动,蔓延整个空间。

    卓文猛地抬起头,只见血海上空,斗战佛魔圣上方的,直接被他轰出巨大的空洞,此空洞足有数百丈巨大,无数的血水自这空洞上空之中倾泻而下,看上去极为的浩荡。

    “小友,紧随我之后,我带你离开此地!”

    卓文脑海中响起斗战佛魔圣的声音,旋即悬浮在上空的斗战佛魔圣脚掌踏空,掠入上方空洞之内。

    而且让得卓文瞳孔紧缩的是,那空洞竟是以一种极快的速度被周围密密麻麻的给覆盖愈合,不过一息之间,就已经愈合了三分之一区域。

    “快走!”

    卓文低吼一声,再也不顾血海中其余的血鲸,猛地控制着苍龙殿嗖的一声窜上了上方的空洞之内。

    而在被斗战佛魔圣捅出巨大的伤口后,整个罗烟鲸体内都是开始剧烈疯狂了起来,无数的开始紊乱起来,一股股令人恐惧震撼的震动在罗烟鲸体内传来。

    第十二层,漆黑的空间之内,一道倩影盘膝而坐,只见她猛地睁开双目,暗道一声不好,便是玉足一踏,消失在了第十二层。

    这是一处庞大渺远的血色通道,通道两边遍布了密密麻麻的血色脉络,此刻,这通道在急剧的脉动着,甚至在通道两边,经常会掠出一条条血色触手,而且有时候通道上方还会喷出气味刺激的酸液。

    无论是血色触手还是酸液,都能够轻易杀死一般的地仙。

    好在卓文紧随在斗战佛魔圣之后,有着后者在前面开路,卓文无疑是要轻松许多,前路的阻碍基本都被斗战佛魔圣给清理完全了。

    “这里是罗烟鲸的食道,你小心点那喷涌而出的胃酸,这罗烟鲸的胃酸很恐怖,连天仙都不一定能够扛得住,不过,好在你有苍龙殿,但依然不能掉以轻心。”

    斗战佛魔圣瞥了眼身后的苍龙殿,沉声提点一声道。

    卓文微微点头,旋即道:“这里既然是罗烟鲸的食道,那是不是意味着一直顺着这食道,就能够抵达罗烟鲸口腔,到时候就能够因此离开此地了?”

    “理论上如此,不过从我这近万年来的观察,这罗烟鲸还处于沉睡之中,即使抵达口腔,想要出去,那就需要撬开这罗烟鲸的嘴才行。”斗战佛魔圣沉声道。

    说完,两人一前一后,一路上相顾无言,大约穿行了数天时间,斗战佛魔圣忽然略有些波动地道:“快到了,我能够感觉得到。”

    哗啦啦!

    卓文也是目露希冀之色,不过,很快一股澎湃的水声引起了卓文的注意。

    “这是什么声音?”卓文诧异地问道。

    当然,他刚问完,一股扑鼻而来的刺激性臭味,猛地从下方倒涌而来,使得卓文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旋即卓文发现在下方,一股惨绿色的液体,速度极快冲来。

    “该死,是罗烟鲸的酸液,这畜生虽然沉睡,不过还是留有一定的意识,知道我们离开此地,竟然控制体内的酸液来阻止我们。”

    斗战佛魔圣目光阴沉,一步掠出,便是横在了卓文的前面,随后斗战佛魔圣双手猛地一合。

    佛光普照的戒刀与魔芒万丈的魔刀合在了一起,旋即融合化作了一柄黑芒与金光相互交替的诡异长刀。

    这柄长刀的气息极为的浩大,即使静静地悬浮在半空一动不动,其周围的空间,依旧因为这长刀而崩溃塌陷,可见此刀的不凡和恐怖。

    “斩!”

    斗战佛魔圣右手提刀,猛地朝上一挑,顿时间,一道夹杂着佛影和魔影的刀芒暴掠而出,朝着那倒涌而来的酸液轰击而去。

    砰砰砰!

    刀芒所过之处,酸液竟是砰砰砰的被斩成了虚无。

    不过,食道周围的剧烈的蠕动,底部越来越多的酸液,前仆后继涌来。

    刀芒虽恐怖,不过也招架不住如此庞大的酸液,不过片刻时间,刀芒便是被酸液彻底的淹没掩盖了过去,继续势如破竹地朝着卓文这边暴掠而来。

    斗战佛魔圣目光露出凝重之色,他对着卓文道:“小友,你先去罗烟鲸口腔处,这酸液吸附力很强,以你的实力,即使是有着苍龙殿,也必然会被酸液席卷进入胃部,到时候你脱困无望,我来替你先挡住这酸液,迟些时候我与你在口腔处汇合。”

    卓文一怔,旋即深深看了斗战佛魔圣背影一眼,颇为感激地一抱拳,道:“多谢前辈!”

    说完,他便是控制着苍龙殿朝着上方暴掠而出,他知道目前斗战佛魔圣的这个提议是最好的办法,他也不是迂腐之人,自然不会优柔寡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