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文速度极快,大约一个时辰后,便是冲出了食道,掠至罗烟鲸的口腔处。

    罗烟鲸的口腔面积极大,一望过去,蔓延都是暗红色的,卓文甚至在边缘瞧见犹如通天柱一般的白色尖锐利齿。

    一进入口腔处,他便是能够闻到一股难掩的恶臭扑鼻而来,使得他眉头微微蹙起,不过相对于那从胃部涌上来的酸液倒是要好多了。

    卓文进入此地没多久,身后猛地传来低喝之音,旋即斗战佛魔圣一步跨来,掠至卓文身后不远处。

    与此同时,斗战佛魔圣在咽喉处,虚空连连打出印诀,顿时间,佛魔两股力量自其掌心暴掠而出,在咽喉处形成一道金色与黑色交替的法阵。

    噗噗噗!

    在法阵形成后的瞬间,那酸液猛地涌了上来,簌簌地撞击在法阵之上,传来颇为刺耳的闷响。

    酸液的冲击力极为的强大,不过斗战佛魔圣也不是吃素的,只见他右手佛掌连连捏出,顿时万千佛印掠出,在虚空组成卍字符号,印在法阵之上,顿时让得法阵变得更加的坚韧无比。

    一时之间,那酸液冲击力再强大,依旧是被这法阵挡在了外面。

    “这罗烟鲸还真是够难缠的,即使是陷入沉睡,居然还这般的不依不饶,若是苏醒的话,岂不是更伤脑筋了。”斗战佛魔圣有些唏嘘地自言自语地道。

    卓文盯着斗战佛魔圣,旋即问道:“前辈,此地应该就是罗烟鲸的口腔了,只是罗烟鲸应该不同寻常,你真的打算将其弄醒?”

    斗战佛魔圣拍了拍光头,道:“现在也只有这个办法了,若是不让这罗烟鲸张嘴的话,我们根本就出不去啊,小友,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的名讳呢?”

    “晚辈卓文,前辈的名讳是?”

    卓文看着斗战佛魔圣,他知道这斗战佛魔圣应该是一种尊称,至于其真实的姓名自然不是这个。

    “呵呵,本座法号释羁,至于名字,其实我连我自己都忘记了!”斗战佛魔圣淡笑道。

    卓文点点头,正想要说话的时候,小黑猛地自他眉心掠出,悬浮在斗战佛魔圣面前。

    “释羁秃头,罗烟鲸太恐怖了,你打算唤醒它是要害了我们吗?一旦这罗烟鲸苏醒,等它冲入现如今的中土,必定是中土的一大浩劫。”小黑冷冷地道。

    “咦?你是……太幽圣龙?没想到能够在此处见到故人,还有这小家伙福源也太大了吧?不仅拥有苍龙道人的苍龙殿,还有你这样的存在辅助……”

    斗战佛魔圣此刻蓦然变得严肃了起来,他上下打量着卓文,目光极为的慎重。

    太幽圣龙的来历,其实大多数人并不是特别清楚,他知道的也不多,但他知道太幽圣龙在上古时代,绝对是不一般的存在。

    在那个时代,太幽圣龙实力未必胜得过他斗战佛魔圣,但在上古时代,只要提到太幽圣龙,大多数势力都是闻风丧胆,不敢怠慢。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太幽圣龙背后有着一名让得整个大陆都让人讳莫如深的恐怖人物撑腰,这个人名叫仓颉。

    在上古时代,仓颉被大陆众多圣人誉为大陆最强者,此人具体修为斗战佛魔圣并不知道,但他知道,此人修为必然是达到了化神。

    万年前的浩劫,大战极为的激烈,牵动了大陆所有的强者,而仓颉也加入了那场大战。

    大战太恐怖,斗战佛魔圣不知道结果到底是怎么样的,因为他在大战进入白热化之前,便是曾被一张擎天巨手轰中,差点就魂飞魄散,佛魔眼都被打散,后来被这罗烟鲸吞入了腹中。

    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斗战佛魔圣其实也不甚清楚。

    毫无疑问,太幽圣龙是极为高傲的存在,虽说现在太幽圣龙只剩下一副残缺的灵体,但斗战佛魔圣知道,太幽圣龙的高傲是骨子里的,并不是徒有虚表。

    正是因为这股高傲,太幽圣龙是不会随随便便依附于别人身上,但现在这太幽圣龙居然依附在眼前这青年身上,看其样子倒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排斥,斗战佛魔圣自然颇为的诧异。

    所以,这一刻,斗战佛魔圣也是意识到眼前这青年恐怕不简单,他也是第一次开始正视起卓文来了。

    “不是福源太大,而是冥冥之中自有天定,不然你以为本龙爷会跟在他身边?”小黑双爪抱胸,冷冷地道。

    斗战佛魔圣瞳孔微缩,他死死地盯着小黑,道:“你的意思是,这是那位大人的意思……”

    小黑摆摆手,道:“你可以这么理解,不过现在此事你还是不要多问了,我倒是想问你,你真的打算用这么野蛮的方法出去?唤醒罗烟鲸可不是闹着玩的?”

    “当初主人千辛万苦才将这罗烟鲸弄沉睡,你倒好,竟然打算将其唤醒,你是想要害死整个大陆之人啊?”

    释羁挠挠光头,他指着四周,道:“那你倒是说说,若是不弄醒这罗烟鲸,我们如何出的去?”

    小黑冷哼的道:“罗烟鲸除了口腔处,还有一道出口,那便是释放出罗烟之处,不过那地方乃是罗烟鲸的核心之处,我们想找恐怕很难。”

    “我们都已经来到这里了,难道还要原路返回去找那释放罗烟之处啊?”释羁蹙眉地道。

    释羁话音刚说完,目光中迸发出杀气腾腾的冷光,随后他猛地对着身后喝道:“是谁?鬼鬼祟祟地躲在暗处,以为本座不知道吗?”

    卓文瞳孔一缩,全身紧绷,他居然丝毫没察觉还有人存在,若不是释羁提醒的话,他恐怕还不知道此地还有人躲着。

    不过回应释羁的是一阵的寂静和沉默,仿佛此地并没有他所说的躲着人。

    “你不出来?那行,我来将你揪出来!”

    释羁冷笑一声,旋即朝着左侧一块白色利齿走去。

    “你不必过来了,我出来便是!”

    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旋即那白色利齿表面出现犹如水波一般的涟漪,一道倩影缓缓地自涟漪中踏出。

    这是一名身材颇为火爆的女子,只不过此女脸上带着黑白圆圈的面具,看不清其真实相貌,不过从其身材以及气质来看,此女相貌即使不是倾国倾城,也是美轮美奂。

    此女一出现,那一双如水般的秋眸,便是怔怔地落在了卓文的身上,其目光中蕴含着复杂之色。

    此女的目光自然是逃不过卓文的注意,特别是当他注意到此女露出复杂神色的时候,他心中颇为的疑虑,不知道此女为何会露出那等古怪的神色呢?

    “看来你是罗烟鲸中现任的女王喽?”小黑上下打量着女子,淡淡地道。

    卓文露出恍然之色,关于女王的消息,之前他从那黑袍女子口中听说过,看来那黑袍女子所言非虚。

    说起那黑袍女子,之前这黑袍女子进入了那第十一层的法阵,若不是佛魔眼带他进入那空间的话,他恐怕已经踏入那法阵之内了。

    现在想想,若是那法阵真的是出去的出口的话,以斗战佛魔圣的性格必然会说的,但斗战佛魔圣并没说,而是顺着罗烟鲸的食道一直来到其口腔处,打算硬闯出去。

    由此可见,那黑袍女子所说的法阵十有八九是假的。

    想到这里,卓文目光露出一抹冷光,那法阵另一边不用猜也不是什么善地,看来之前佛魔眼出现异动,应该也是对他的一种提醒。

    女子淡淡瞥了眼小黑,没有承认也没否认,继续道:“我可以带你们去罗烟所在之处,并且放你们离开此地。”

    斗战佛魔圣和小黑同时眯起了眼睛,其中小黑冷笑道:“你会这么好心,我们毕竟是闯入者,而且斗战佛魔圣这样的免费能源你也打算就这样放弃了?我可不信。”

    女子轻叹一声道:“我乃是先上任的女王,还根本没能彻底掌握罗烟鲸,你们若是贸贸然唤醒罗烟鲸的话,对我对你们也并无好处,这也是我打算放你们离开的原因。”

    “至于斗战佛魔圣乃是第一任女王安置的,与我并无多大关系,我现在只是不想惹多余的麻烦,所以才打算放你们离开的。”

    “当然,你们若是还不满意的话,那小女即使并未彻底掌握罗烟鲸内部的能量,但也会舍命与你们同归于尽,大家一拍两散,同归于尽。”

    一时之间,双方皆是沉默了下来,气氛顿时变得有些紧张和诡异起来。

    “那我们暂且就相信你,若是你没有丝毫诚意的话,以我们这样的阵容,你也未必困得住我们。”小黑点点头道。

    女王却是冷笑道:“放心,我现在巴不得你们赶快离开,现在你们就跟我来吧。”

    说着,女王转身进入了身后的白色利齿之中,仿佛并不是特别在意小黑三人。

    “我们也进去吧!”小。

    说着,斗战佛魔圣也是走了进去,而卓文紧随其后。

    在临近白色利齿的瞬间,卓文只觉得表面泛起一丝丝的涟漪,随后他的右手畅通无阻的进入了里面。

    “看来这上面布置了某种障眼法的手段……”

    卓文低声喃喃,旋即一步跨入了里面,瞬间身影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