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现在卓文眼前的乃是一条幽深的通道,前方女王静静地走着,斗战佛魔圣紧随其后,卓文也是带着小黑不甘示弱地跟了上去。

    这条通道颇为的奇异,周围居然遍布着血色漩涡,一步踏出,卓文有种瞬移的感觉,仿佛这一步,他跨出了很远很远。

    三人一路无言,在这通道中整整走了半天,卓文目光虚眯,发现前方出现了一股极为浓郁的灰雾。

    “这股灰雾……”

    卓文感觉这灰雾与当初在碎湮沼泽上空所见的灰雾极为的相像,唯一的区别便是沼泽上空的灰雾要稀薄许多,而此地的灰雾更浓,色泽也更加的深厚。

    “这应该就是罗烟,也是罗烟鲸的标志特点,这罗烟有着极为强烈的致幻和迷幻的作用,当然也有剧毒的功效,一般人不小心置身于这罗烟中的话,恐怕立马将会迷失自我,导致死亡。”

    小黑沉声道:“还有当初那碎湮沼泽上的灰雾恐怕也与这罗烟鲸的罗烟有些关系,只不过当初本龙爷没有往这方面细想而已。”

    卓文点点头,旋即调动体内圣力,封闭五官,踏入这灰雾之中。

    这灰雾的重力远比外界要强大许多,卓文进入里面开始还有些身体摇晃,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衡,不过这罗烟的穿透力极强,虽说卓文封闭了五官,但这罗烟竟是附着在卓文的皮肤表面。

    卓文只感觉到一股针刺的疼痛,只见那附着在皮肤表面的罗烟,居然凝聚出一根根细针,欲要刺入卓文的体内。

    卓文脸色难看,立马召唤出了吞灵岩浆河,以吞灵岩浆河的吞噬之能来吞噬这些弥漫在全身的罗烟。

    在卓文疲于应付周围罗烟的时候,一道倩影忽然掠至他的身边,旋即一张玉手轻轻搭在了卓文的手上,那原本涌来的罗烟,纷纷都散开,仿佛在忌讳着什么。

    卓文心中一松,旋即目光诧异地盯着身边的女王,他没想到这女王会忽然出现在他身边,并且替他驱散了周围的罗烟。

    兴许是感受到卓文那诧异的目光,女王秋眸微转,淡淡地道:“一旦罗烟入体的话,将会在你体内留下隐患,既然我承诺要带你们出去,自然是不会让你们有事的。”

    “现在你跟着我走吧!”

    说着,女王很是自然的拉过卓文的右手,缓缓地朝着前方走去。

    释羁瞧着这一幕,挠挠头,也没怎么怀疑,反而是小黑目光虚眯,冷冷地盯在女王的背影上。

    卓文眉头微蹙,却也没拒绝女王的这行为,只是他内心却极为的疑惑,在联想起之前这女王刚出现时看他的那复杂的眼神,他隐隐感觉这女王对他的态度有些与众不同。

    越深入,罗烟越发的浓郁,不过这些罗烟好似对女王极为畏惧,但凡女王所过之处,基本都退避三舍。

    嗖嗖嗖!

    大约半个时辰后,卓文发现,在前方罗烟更加的浓郁,而且前方的罗烟竟是形成一道不断旋转的巨大漩涡气柱,这气柱逆时针朝着上方席卷而去。

    在气柱的尽头,竟是一片幽黑的虚空,这气柱通向外界。

    “气柱尽头便是外界,我送你们离开此地吧!”

    女王玉手一挥,顿时间,那不断旋转的气柱骤然间停滞了下来,随后女王袖袍一卷,气柱轰然崩溃。

    “看来你还是挺遵守承诺的!”

    斗战佛魔圣一抱拳,旋即纵身一跃,直接跃出了上方的空洞,很快便是消失在了此地。

    “你还不离去嘛?”女王转身看向身后的卓文问道。

    卓文深深看着眼前的女王,他忽然道:“我们曾经见过面吗?”

    女王一怔,双眸中罕见地露出一丝慌乱,不过很快便是恢复了平静,摇头道:“没见过!”

    卓文沉默了片刻,旋即一抱拳,道:“那便多谢姑娘此次出手相助了,告辞!”

    说完,卓文丝毫不留恋,一步跨出,也是离开了此地。

    卓文离开后,那原本停滞的气柱,重新生成,朝着上方喷涌而出。

    女王美眸复杂地瞧着那重新被气柱充斥着的空洞,轻叹地道:“君不识妾,妾却识君!下次再见,兴许君能认出妾来吧!”

    幽幽的声音在气柱中回荡,那声音之中弥漫着淡淡的忧伤,犹如受伤的羔羊,在偏僻的角落中静静地着伤口。

    掠出空洞,卓文这才发现,原来这空洞竟是罗烟鲸的喷气口,此刻,卓文刚走出洞口,里面顿时再次喷出澎湃的气柱,随后浓郁的灰雾,便是将罗烟鲸那庞大的身躯给掩盖了。

    “卓文,跟着我走!”

    卓文刚出来,释羁便是右手搭在卓文肩膀上,旋即周围的空间瞬间扭曲,当卓文出来后,已经是在数十万里之外。

    “挪移?”

    卓文目露明悟之色,这挪移的神通之前那自称神主的中年男子也使用过,其瞬息间挪移的距离可比瞬移还要渺远许多,瞬息间就是数十万里。

    站在数十万里的虚空之中,卓文凝视着前方的灰雾,只见眼前的灰雾之中,一道庞大的黑影若隐若现,卓文知道这黑影应该就是罗烟鲸。

    随着灰雾越来越浓郁,卓文甚至有一种错觉,这灰雾与周围的虚空融为了一体,他所看过去的黑影不再了,而是一片虚空而已。

    “罗烟具有致幻和迷幻的功能,看来小黑所说的没错!”

    卓文瞧着那由于罗烟而隐于虚空中的罗烟鲸,目光中露出一丝恍然之色,旋即他环顾四周,发现虚空远处悬浮着一块块巨大的碎片大陆。

    “看来我依旧还在碎湮深渊之中啊!”卓文低声喃喃地道。

    “卓文,此乃我的传讯玉牌,里面拥有我的神识烙印,我曾答应过你,你救出我,我为你出手三次,这传讯玉牌可以召唤三次,三次之后便是会破碎,所以谨慎使用。”

    释羁颇为慎重地将一块金色的玉牌交到卓文手里,继续道:“这传讯玉牌内还拥有我的一式最强仙术问佛魔变,此仙术分成两部分,其一为问佛,其二是魔变,威力不容小视。”

    说到这里,释羁好似还有些过意不去,毕竟卓文带着佛魔眼前来,并且将他释放出来,他将佛魔眼拿了回来,说起来有些不地道的。

    “卓文,我看你修为已经达到逆天圣境了,虽说距离地仙极为遥远,不过距离半仙却不远,我亲自为你灌顶,助你抵达半仙吧!”

    说到这里,释羁咬破舌尖,吐出一口精血,随后他右手剑指一点那喷出的精血,接着带着精血点入了卓文的眉心之处。

    卓文双目一睁,当精血入体的瞬间,他只觉得一股雄浑浩瀚的力量,顺着他的眉心涌入他的全身,使得他全身的气息达到了极为不可思议的地步。

    而且释羁的那股精血更是犹如游蛇一般,顺着卓文的经脉,掠入丹田之内的元丹之中。

    这一刻,金光四溢的元丹,在沾染上鲜血的瞬间,竟是出现了一丝丝的裂缝,而且裂缝越来越庞大,竟是蔓延了元丹一半以上的面积,随后便是停止了蔓延。

    卓文很清楚,一旦元丹彻底碎裂,那么便是会彻底化作元神,到那时候,他就能够水到渠成的晋级地仙。

    只不过,现在他底蕴还不够,即使是释羁的鲜血,也只不过是将他推上了半仙的修为而已。

    在元丹出现一半以上的裂痕后,丹田内的圣力犹如海纳百川一般,纷纷涌入元丹之内,当丹田中的圣力全部涌入元丹内后,元丹裂缝中开始喷发出乳白色的仙元。

    毫无疑问,仙元比圣力的数量要稀少许多,但其质量却远超过圣力。

    当释羁缓缓的收回剑指,他的双目浮现出些许的疲惫,毕竟他是以自身精血将卓文的修为强行提升到半仙的,这种强行提升方式是完全没有副作用的。

    可以说,释羁这种做法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所以,卓文在发现自身状况之后,连忙对着释羁俯身拱手道:“多谢释羁前辈无私馈赠!”

    释羁摆摆手,道:“无需如此说,你将我从罗烟鲸内释放出来,已经是天大的恩情了,而且我又颇为无礼的收回佛魔眼,其实还是我占了大便宜。”

    说到这里,释羁环顾四周,道:“卓文,你是否打算随我现在出去?”

    卓文却是摇摇头道:“晚辈目前还不打算出去,打算迟些再出去。”

    释羁点点头道:“我还有些当年的疑惑,想要出去求证一番,所以我就先走了,若是你有什么需要的话,使用传讯玉牌传唤我即可,我可以在短时间内挪移到你身边的。”

    “晚辈知道!”卓文沉声道。

    释羁点点头,旋即虚空一踏,其周身的空间顿时扭曲,旋即他便是消失在了卓文面前。

    “江左梅和雷擎天的死,恐怕风雷家族和冰火家族必然得知了,恐怕现在的我已经被这两家通缉也说不定,而且那中年男子所说的神战必然也不简单,现在冒然出去不妥。”

    卓文目光闪烁,他此次收获颇丰,有些东西还没来得及消化,他打算将此次收获尽数消化了之后再出去,到那时,除非是风雷家族和冰火家族老祖亲来,不然他根本就不惧。

    而且有释羁这样的恐怖存在做后盾,即使两大家族的老祖出现,其实卓文也不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