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发了血仙后,卓文袖袍一卷,顿时呼唤出了小黑,他沉声问道:“小黑,之前你与释羁前辈所提到的那仓颉到底是谁?与这罗烟鲸有关系吗?”

    小黑目光闪烁,轻叹一声道:“仓颉是我的主人,在上古时代被誉为大陆最强者,而伏羲是我主人的弟子,所以伏羲与我的关系才会这般好。 ”

    “而你识海中的伏羲鼎,就是我主人仓颉专门为伏羲炼制的,这也是当初我愿意跟在你身边的原因,因为伏羲鼎选择了你啊!”

    卓文目光一缩,心中露出恍然之色,他继续问道:“那么这罗烟鲸你也该与我说说了吧?之前听你与释羁前辈的对话,好似这罗烟鲸的沉睡与仓颉有关系!”

    此刻,卓文算是真正的开始接触到那万年前的浩劫的真相,但随着他越发的了解,他发现他越迷茫,迷雾一层接着一层。

    一开始,他知道万年前的浩劫与天虫有着不小的关系,但后来知道,天虫并不是真正的浩劫源头,其中还有这幕后黑手。

    现在又是牵扯进入了这所谓的罗烟鲸以及那大陆最强者仓颉,卓文心中可谓是充满了疑惑之感,他知道这仓颉应该是当年浩劫大战的关键人物。

    与此同时,卓文又是想起那被封印在碎湮深渊的那白发头颅,那头颅的主人又是谁呢?难道也是万年前浩劫有关之人吗?

    “罗烟鲸与天虫一样,乃是当年那浩劫的幕后黑手所释放出的恐怖巨兽,或者说,这罗烟鲸比那天虫还要恐怖些,因为这罗烟鲸当年可以横扫真仙的存在,即使是化神也可抗衡一二。”

    “你也知道,这罗烟鲸内存在着女王,这女王由来已久,乃是罗烟鲸大脑一般的存在,调度着罗烟鲸的各种行动,曾经我主人仓颉提前抓住了那第一任女王的把柄,将其彻底的陨灭,更是置罗烟鲸陷入永久的沉睡。”

    “不过,后来主人带着大陆的几名巅峰强者,寻到了那幕后黑手,在虚无之中与那幕后黑手大战,具体的战役结果如何,我那时候根本就没资格参与,所以也不知道。”

    “我只知道,整个天铠大陆崩溃了,碎成好几个板块,诸多的圣人强者更是纷纷陨落,当年的仙气更是退化成了目前的元气,昌盛的武道也是从此彻底的没落。”

    说到这里,小黑目光中满是唏嘘之色。

    而卓文眉头微蹙,现在他对于那万年前的浩劫,实在是越来越感兴趣了,只是这其中迷雾太多,即使是现在的他,也只是知道冰山一角而已。

    “那你知道那陷入七彩封印中的白发头颅又到底是谁呢?”卓文继续问道。

    他隐隐感觉,那白发头颅恐怕也不简单,兴许也是万年前的关键性的人物。

    小黑却是摇摇头,道:“那白发头颅我从未见过,我还真不知道那白发头颅的身份,还有那收服白发头颅的中年男子,我猜测应该是混沌神庙这一代的神主,此人应该是这万年来新晋的真仙,不然的话,我也不可能不知道此人。”

    “混沌神庙在万年前就曾存在,其始创人正是我的主人仓颉,而天虫的本源也是被封印在混沌神庙的深处,我觉得在那混沌神庙之内,恐怕有我主人当年记载的手札,兴许真相可以从混沌神庙之中获得。”

    闻言,卓文目光微眯,沉声道:“小黑,若这混沌神庙真的是你的主人创立的,那么若是你出现在那混沌神庙的话,是不是能够畅通无阻?毕竟……”

    小黑却是摆摆手,打断了卓文的话语,道:“此事休提,若是本龙爷的身份被混沌神庙知道的话,恐怕你我都要危险?”

    卓文目光一奇,颇为古怪地道:“为何如此说?”

    小黑目光闪烁,有些难以启齿,而乘黄却是从卓文眉心处掠出,指着小黑哈哈笑道:“还不是这家伙当初作孽太多,在当初可是在混沌神庙得罪了不少人,那时候若不是因为仓颉大人之名,恐怕早就有人剁了它煮狗肉了。”

    “老狐狸,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小黑呲牙咧嘴,目光极为不善地盯着乘黄,而乘黄根本就无所顾忌,继续道:“虽说当初的混沌神庙的故人都死在了万年前的浩劫中,不过这家伙的威名在混沌神庙可是传的很开,若是真的让混沌神庙的人知道这小黑狗的话,保不准真的会拿去煮狗肉。”

    “老狐狸,今日我要撕了你!”

    小黑咆哮一声,立马朝着乘黄扑去,两人顿时在半空扭打在一起。

    卓文并没有管小黑和乘黄的打闹,而是目露沉吟之色,看来当年小黑做了不少天怒人怨的事情啊,想要靠关系进入混沌神庙是不太可能了,现在唯有看那神战了。

    他若是真的在神战中获得第一名,进入混沌神庙绝对是绰绰有余。

    “当初那中年男子说过,神战在这五年内会爆发,那么时间还很充裕,我先将释羁前辈传给我的仙术问佛魔变给学会了再说。”

    卓文进入碎湮深渊不过一年半左右,他打算在待半年再出去。

    时间逐渐流逝,又是半年过去,在浩瀚无尽的碎湮深渊的虚空中,一块碎片大陆上方,忽然爆发出惊天恐怖的佛光。

    此佛光掠至高空,旋即挥洒而下,普照大地,在佛光之上,一尊万丈庞大的古佛虚影缓缓浮现,此古佛虚影双目虚眯,右手捏着兰花指,后脑勺存在着千丈光轮,一道道晦涩的佛音念诵而出。

    “我问佛曰:坐亦禅,行亦禅,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春来花自青,秋至叶飘零,无穷般若心自在,语默动静体自然。”

    卓文跟随着古佛虚影,右手捏起兰花指,虚空轻轻打出,顿时间,无数落花自天际飘零,落花旁边衬着落叶,落叶飘零随着落花。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

    卓文低声喃喃,右手一捏,抓住了一朵落花,他的目光布满了迷离之色,他的双目穿透这朵落花,仿若在落花之内,瞧见了万千世界,无尽起源。

    卓文屈指一弹,落花如飞镖,瞬息间便是暴掠而出,其所过之处,周围虚空寸寸崩裂,化作一片片的虚无碎片。

    此花之威,让得卓文目光精芒闪烁,他抬头凝视着那端坐在上空,周身飘满朵朵落花与片片落叶的古佛虚影,心中却浮现出狂喜之色。

    “原来这就是问佛的真谛,此仙术不愧是斗战佛魔圣的最强仙术,竟是有着这么恐怖的威力。”

    卓文低声喃喃,袖袍一卷,古佛虚影缓缓消散,而那落花与落叶也都是犹如隐身一般,消失在了虚空。

    在这半年来,卓文一直都在参悟仙术问佛魔变,今日施展出问佛后,其威力之强,连卓文都有些出乎预料。

    卓文此时虽是半仙,但他身上所拥有的三式仙术杀戮黄泉指、孤峰和问佛魔变全部都不是普通的仙术。

    单单靠着三大仙术,卓文以本体之威,地仙初期的存在恐怕还杀不死他,顶多只能将他压制下来。

    不过卓文若是让拥有噬咒禁的精神力分身和大成圣体融为一体的话,卓文的战力,恐怕将会推上另一个高度。

    那个状态的卓文,地仙初期他可战,甚至有很大的几率可以完全击败地仙初期的强者。

    “嗯?大成圣体在第十九山第四禁区已经待了足够的时间了,对于那第四禁区的法则应该也快要彻底领悟了!”

    说到这里,卓文双目露出一抹炽热之色,他很清楚,若是大成圣体彻底的明悟第四禁区的法则的话,那么他身上的法则数量将会达到十个。

    而十个法则加身,那么卓文他拥有领悟道意的机会,当然,那时候他能否领悟出道意,那么就要看他的悟性了。

    “该离开此地了!”

    卓文长笑一声,一步跨出,顿时间,他人已经消失在万里之外。

    若是有人瞧见卓文此刻的状态的话,定会大呼,因为卓文此刻施展的是,唯有地仙才会的瞬移,但卓文现在修为还未入地仙,却能够施展瞬移,毫无疑问,这是多么的逆天之举。

    而卓文之所以掌握瞬移,自然不是卓文自己领悟而来的,而是靠着释羁的精血所赋予给他的神通。

    释羁乃是上古时代赫赫有名的斗战佛魔圣,其一丝精血有多么珍贵可想而知,而且这丝精血还是直接附着在卓文的丹田之中,卓文拥有瞬移神通也就不足为奇了。

    当然,若是卓文展开雷翼的话,其速度只会在瞬移的基础上加成,将会远超过一般地仙的速度,虽然比不了天仙的大瞬移,但已经极为接近了。

    很快,卓文便是掠出了碎湮深渊的无尽虚空,来到了当初入口的通道。

    卓文抬头,凝视着上空的无数的碎湮黑风,他嘴角满是笑意。

    当初他进入这碎湮深渊必须要靠着苍龙殿才能抵御住这些碎湮黑风,但现在,即使不靠苍龙殿,他也能冲出碎湮深渊。

    只见卓文一步跨出,体内十万滴黄泉水滴化作十根黄泉死针,随后他犹如一道闪电般,猛地朝着上方掠去。

    周围的碎湮黑风纷纷汇聚,欲要侵袭卓文,不过,尽数都被卓文周身的十根黄泉死针给挡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