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我们毕家就在前方的天伦城!”

    毕鳞站在高坡上,指着前方的巨大城池轮廓,对着身后的卓文说道。  .

    卓文带着毕凤和毕柳二人缓缓走来,他凝视着前方巨大的城池,眼中流露出一抹精芒。

    他之所以前来毕家,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毕方,当然也有一小部分是因为吕寒天和舞蝶。

    在这一路上,卓文也是知道了三人的名字,那年轻男子名叫毕鳞,女子是毕凤,而那沉默不语的中年男子是毕柳,三人在毕家的地位都不低。

    而且卓文也从毕鳞口中听说,吕寒天和舞蝶二人一直都待在他们毕家,成为他们毕家的客卿,而且由于二人实力都不错,在他们毕家待遇还不错。

    “不对!怎么今日天伦城这么安静呢?”毕凤柳眉一蹙,察觉到不对劲。

    卓文目光如炬,右手屈指一探,顿时体内黄泉水滴掠出千滴,凝聚成了一颗黄泉之眼,在卓文的指示下,黄泉之眼速度极快,迅速便是掠入了天伦城内。

    不一会儿,卓文目光虚眯,淡淡地道:“天伦城被人控制了,看样子,应该是那青莲府府主干的好事!”

    此话一出,毕鳞、毕凤和毕柳三人都是脸色微变,其中毕鳞有些惊慌地道:“那现在该怎么办?青莲府的势力比我们毕家要强大许多啊……”

    “闯进去!”

    卓文淡淡地道,声音之中包含了不容置疑之色,而毕鳞三人更是心神一震,其中那一直沉默不语的毕柳,忽然开口道:“大人,青莲府府主乃是地仙初期的强者,此人并不好惹,而且青莲府高手众多……”

    “我说过,闯进去!”

    卓文打断毕柳的话语,右脚一踏,便是化作一道长虹,直接朝着天伦城掠去。

    “我们也跟上去!”

    毕鳞和毕凤两人二话不说,紧紧跟在卓文身后,而毕柳则是犹豫片刻,也是轻叹一声,紧随其后。

    此刻,天伦城极为安静,其内大街小巷站满了一道道身穿甲胄的士兵,而天伦城街道两边的房屋房门,皆是关着严严实实的,偶尔会有些窗户被悄悄打开,但很快便是合上。

    毕家位于天伦城最北部的一座颇大的建筑群,此刻,毕家早已经被密密麻麻的重兵包围着,不过,在毕家的周围,倒是有着一道无形的禁制树立而去,将这些重兵都是挡在了外面。

    在禁制之外,一名身披白色羽铠的中年男子,悬浮在上空,静静地凝视着禁制另一边的毕家,他冷冷地道:“本座乃是青莲府总将军黄华清,毕家你们私自放走毕凤,违抗我青莲府邸,此乃大罪,现在投降还能从轻发落,不然,那就别怪本座不客气了。”

    毕家巨大的演武场上,毕家家主带着一众高层,目光凝重地凝视着外面把守的重兵,他们也没想到,最终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家主,当初你就应该将毕凤交出来的啊,不然也不会惹怒青莲府邸,现在这样的局面,我们怎么抵抗啊?”

    “是啊!现在这局面,是我们毕家走上末路了啊!”

    毕家家主毕青身后,许多高层都是目露绝望和埋怨之色,他们都责怪毕青当初的决定。

    “哼!就算没有这档子事,你们以为青莲府会放过我们毕家,青莲府觊觎我们毕家的混元仙诀已经很久了,这混元仙诀修炼了后,不需精神力与元力结合,就能够修炼出仙力,从而轻易突破玄圣师。”

    “以前有毕方的原因,所以青莲府不敢乱动,但现在,毕方早已失踪,即使没有毕凤的事情,青莲府终会找上我们毕家的,因为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毕青环顾四周,凡是与他对视的高层,都是不由自主的低下头。

    “可惜的是,我们毕家只有混元仙诀上半部,下半部在毕方身上,若是有完整的混元仙诀的话,那么我们毕家也能出一名天圣师,以天圣师的地位,必然能引起混沌神庙重视,这青莲府府主即使修为达到地仙初期,也不敢拿捏我们毕家。”

    其中一名高层慨叹一声,在中土奥术师的地位也远比武者要高,特别是玄圣师更是稀少,一般玄圣师的地位足以媲美天圣武者,而天圣师更是少之又少,除了混沌神庙以外,在中土其他地方是基本见不到天圣师的。

    但一旦有天圣师出现的话,无论天圣师加不加入混沌神庙,都会受到混沌神庙的庇护。

    说到这里,毕青忽然对着一边的两道身影拱手道歉道:“吕客卿、舞客卿,这本是我毕家的私事,却是将两位牵扯进去,实在对不住!”

    若是卓文在此处的话,必然能够认出这两道身影,不正是卓文打算前来寻找的吕寒天和舞蝶嘛。

    吕寒天连忙拱手,道:“毕家主哪里的话,这些年来,你亲自拿家主的资源来供我夫妇二人修炼,若是吕某在这个节骨眼上跑路的话,那吕某还是人嘛?”

    “寒天哥所说的对,现在我们首先要面对的是这黄华清才是!”舞蝶也是点头道。

    此刻,外界身穿羽铠的黄华清,眼见禁制内无人答话,他冷然一笑,道:“既然如此,那你们也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此次府主可是让我带来了五禽印,区区玄圣师布置的禁制,实在微不足道。”

    说着,黄华清屈指一弹,从灵戒内取出一块大印,此大印上涌现着大量的青气,这些青气幻化出虎鹿熊猿鸟五种动物形态,一股澎湃的威压,自大印之中席卷而出。

    “青莲府至宝五禽印?没想到薛辉将这东西都交给你了?”

    当黄华清拿出五禽印的瞬间,毕青等人都是脸色难看起来,这五禽印可是地仙圣器啊,没想到那薛辉还真的是下血本,死了心要毁掉他们毕家了啊!

    黄华清冷冷一笑,瞧着下方禁制内的毕青等人,目光中满是不屑。

    只见黄华清口中吹出一口气,顿时间,那萦绕在五禽印上的青气,顿时席卷而出,化作虎鹿熊猿鸟五种巨大的动物形态,旋即纷纷朝着下方暴掠而出。

    砰砰砰!

    五禽一出,随后黄华清更是右手一压,那承载着青气的大印顿时轰在了禁制表面,随后那禁制传来恐怖的震颤之音,旋即直接崩溃了下来。

    主持禁制的毕青等一众高层,猛地吐出一口鲜血,个个脸色苍白无血。

    “哈哈!你们毕家到此为止了。”

    黄华清右手托着五禽印,左手一探,顿时间,澎湃的圣力暴涌而出,显化出巨大的手掌,欲要将毕青等人给彻底笼罩进去。

    毕青等人个个脸色微变,纷纷施展出各自的圣力,欲要挡住黄华清的这张手掌。

    不过,这圣力的手掌还没彻底落下,便是直接凝滞在半空,随后直接崩溃。

    而原本露出得意笑容的黄华清,则是脸色微变,闷哼一声,连连暴退。

    嗖!

    在黄华清爆退的瞬间,他瞳孔紧缩的发现,那从崩溃的手掌之中,掠出一根黄色的长针,此长针速度极快,朝着他的要害刺来。

    黄华清怒喝出声,右手一挥,将五禽印托举在身前,顿时间,五禽印之上的青气越发的澎湃,显化出虎鹿熊猿鸟五种动物形态,欲要挡住这诡异的黄色长针。

    嗖嗖嗖!

    不过,很快,黄华清瞳孔微缩的发现,那黄色长针之后,竟是又是掠出九枚一模一样的长针。

    十道长针犹如十道长虹,瞬间将五禽印所化的五种动物形态给轰成粉碎。

    “怎么可能?”

    黄华清惊呼一声,不得已,只能将五禽印托举,直接迎向十根长针。

    五禽印毕竟是地仙圣器,十根长针落在五禽印上,并没有将其轰碎,而是被阻挡在外面。

    黄华清轻吁一口气,但内心却极为的惊骇,这神秘出现的十根长针实在恐怖,不知道长针的主人到底在哪里?

    “地仙圣器在你手里实在太浪费了!”

    一道淡漠的声音传来,随后两轮骄阳骤然自黄华清身后升起,在这两轮骄阳之中,蕴含着两柄长剑。

    两柄长剑速度极快,瞬间抵在了十根长针之上,顿时间,其产生的巨力,将黄华清手中的五禽印给崩地脱开了手。

    “这……也是地仙圣器?”

    黄华清死死地盯着那暴掠而来的两柄长剑,他清晰的感觉到这两柄长剑上那地仙圣器的气息,虽然有些残缺,但确确实实是地仙圣器的气息。

    当五禽印脱手的瞬间,黄华清的反应速度也是极快的,他咬破舌尖,喷出一口血雾,随后这些血雾迅速钻入他的体内,随后他直接消失在了原地,朝着那脱手而出的五禽印瞬移而去。

    不过,当他接近五禽印的瞬间,一座巨大的孤峰,从天际轰隆隆的碾压下来,重重砸在了黄华清身上。

    这孤峰足有五千丈庞大,一砸下来,周围空间全部碎成齑粉。

    黄华清猛地惨叫一声,直接被五千丈孤峰彻底的压在了地下,而那不远处的十根长针簌簌地钻入孤峰底部,黄华清的惨叫声则是瞬间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