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峰逐渐消散,随后那黄华清则是成了一具生机全无的干尸。

    而卓文则是颇为麻利的将五禽印和黄华清身上的灵戒收了过来。

    卓文之所以能够如此轻易地击杀掉手持黄华清的原因,主要还是此时的卓文实力今非昔比,而且又拥有瞬移的神通,而且再加上黄华清还根本无法发挥出五禽印的全部威力。

    所以,卓文才能如此轻易的杀死黄华清,说起来,这里面也有那黄华清自大的因素,毕竟黄华清太自信了,他的注意全部都放在毕家上面,根本就没想到会有人从后面过来袭击他。

    正是这种种的因素加起来,所以卓文才会如此轻易得手,若是卓文正面面对拥有五禽印的黄华清的话,虽然也能够战胜,但绝对会颇费周折,浪费精力。

    毕家高层愣愣地瞧着这一幕,他们甚至还没反应过来,黄华清瞬息间就被人所杀,而且临死甚至都没看清杀他的凶手的真实模样。

    “好恐怖,好强!”

    毕青为首的毕家高层,回过神来后,皆是浑身一颤,嘴唇哆嗦,目光中充斥着不敢置信之色。

    而吕寒天和舞蝶二人则是目光一亮,因为他们二人在方才那攻势之中,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

    嗖!

    破空声响起,四道长虹瞬息而至,在毕家上方浮现出四道身影,为首一人,身着黑袍,年纪颇轻的青年,此青年身上的气息若有若无,但他那一双目光却如皓月般明亮,令人难以逼视。

    毕家高层众人视线落在这青年身上的时候,皆是浑身一颤,特别是毕青,他的感受是最深的,虽说这青年看上去气息微弱,但仔细感受,他却能够隐隐感受到此青年体内拥有着令人心悸的恐怖力量。

    “毕凤、毕柳、毕鳞?你们三人怎么又回来了?”毕青瞳孔一缩,看向卓文身后的三人,不由得呵斥道。

    毕鳞三人显然有些惧怕毕青,皆是缩着脖子不敢有丝毫的言语。

    毕青好像要再次呵斥的时候,卓文却是开口了,道:“毕家主,现在青莲府邸的府兵还没驱散,这才是目前首要解决的事情。”

    “杀!”

    此刻,围绕在毕家周围的众多士兵,自然是纷纷从黄华清陨落的事实中清醒过来,大多数人虽说心神震撼,升起恐惧之感。

    但同时他们目光中更是有着愤怒,将军就这样死在他们面前,对于他们来说,绝对是一种耻辱。

    所以,这些士兵仗着人多势众,纷纷朝着卓文以及毕家暴掠而来。

    “看来仅仅只是死一名将军还不足以起到震慑作用啊!”

    卓文目光寒意闪烁,袖袍一挥,十根黄泉死针顿时溃散成十万滴黄泉水滴。

    嗖嗖嗖!

    十万滴黄泉水滴犹如一道道黄色的闪电,划破虚空,簌簌地朝着周围暴掠而来的众多士兵掠去。

    虽说一滴黄泉水滴还不足以杀死一名士兵,但如此众多的黄泉水滴合起来,那些冲上来的士兵基本都是来一个死一个,来两个死一双。

    而这单方面的屠杀根本没持续多久,后面的士兵终于是恐惧了,旋即纷纷作鸟兽散逃离了。

    卓文也并没有追击那些逃窜的士兵,而是袖袍一卷,带着毕鳞三人落入了毕家的庭院。

    而卓文则是径直走向吕寒天和舞蝶二人,他站在二人面前,静静看着吕寒天和舞蝶,忽然笑道:“寒天大哥,舞蝶,好久不见了啊!”

    吕寒天和舞蝶二人皆是目露激动之色,其中吕寒天向前一步,双手重重地落在卓文的双肩之上,他深吸一口气,沉声道:“你小子……我就知道你小子福大命大的。”

    “卓大哥,舞蝶终于是再次见到你了!”

    舞蝶也是喜极而泣,早在舞蝶成圣后,卓文就已经与舞蝶解除了主仆关系,所以舞蝶对卓文的称呼从主人变成了卓大哥。

    “哈哈,原来是与寒天和舞蝶二位客卿的旧识啊,寒天客卿,你不给我们介绍介绍这位兄台嘛?”

    眼见卓文与吕寒天和舞蝶的举动,毕青等一众高层皆是露出喜色,特别是毕青,更是哈哈一笑,对着吕寒天和舞蝶道。

    吕寒天回过神来,颇为平静地道:“毕家主,此人是我的一位好兄弟,名叫龙文,也是与我们一样,都是从东土那边来的。”

    “也是东土过来的?”

    毕青等人脸色微变,不由得开始认真打量着卓文,毫无疑问,卓文方才表现出的实力极为的恐怖,能够翻手间将持有五禽印的黄华清给击杀,至少也是地仙初期吧。

    这样的人物,在中土都算得上是绝顶高手,但此人出身竟然仅仅只是那元气比中土要匮乏许多的东土,这实在有些不可思议。

    当然,这也更让的毕青,对卓文看重了几分,他们知道,眼前这青年未来成就绝对不一般,当然,即使是这青年所表现出的实力,也是让得他们望尘莫及。

    卓文深深看了吕寒天一眼,从吕寒天并没有报出他卓文之名的时候,卓文就已经有所猜测。

    “卓文,你真名现在在中土可是如雷贯耳,家喻户晓了,而且风雷家族和冰火家族更是联合起来,在整个中土通缉你了,你可要小心点。”吕寒天传音过来道。

    闻言,卓文目光虚眯,从风雷家族和冰火家族联合通缉他这件事可以看出,这两大家族应该是知道江左梅和雷擎天之死了。

    “寒天大哥,此事我知道了,还有这两年内我困在碎湮深渊内,最近才出来,待会儿,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谈谈这两年内中土发生的事情。”卓文传音回道。

    “原来兄台叫做龙文啊,以兄台的实力和修为,足以与我等平辈而论,老朽毕青,乃是毕家之主,这些都是毕家的高层……”

    毕青颇为殷勤地对着卓文介绍了周围的毕家高层,不过卓文对此并不感兴趣,只是随意应付了一下而已。

    毕青察言观色,自然是看出卓文对此并不感冒,连忙道:“龙文兄弟长途跋涉,应该也是颇为辛苦吧,毕凤,你选个最好的厢房,带龙文兄弟过去。”

    轰隆隆!

    不过,毕青话音刚落,一道恐怖的闷雷自天伦城上空响彻,只见远处一团浓密的乌云,以迅捷不及掩耳的速度,猛地暴掠而来,这乌云深处,闪烁着一道道极为恐怖强烈的雷霆,仿若无数的雷蛇电蟒。

    卓文缓缓地抬头,目光如炬,凝视着那乌云,嘴角露出一抹冷笑之色。

    乌云速度极快,瞬间掠至天伦城上空,一时之间,风雷大作,轰隆炸响,使得天伦城许多武者都是闭门不敢出,只能躲在各自的里屋里,偷偷地查看。

    只见,乌云内无数雷霆缠绕,这些雷霆呈现青色,最终凝聚出一道身影,此人身着青衫,长发披肩,其眉心处刻录着一道青色的闪电图纹。

    青衫男子缓缓的低头,他的双目中闪烁着青色的电芒,他俯视着卓文,沉声道:“五禽印……在你手里?黄华清也是你杀的?”

    “是青莲府府主薛辉,可恶,这薛辉居然没脸没皮,直接亲自前来我毕家,实在欺人太甚了。”毕青额前青筋冒起,脸色极为难看。

    而毕家高层则个个露出担忧之色,虽说有着卓文在,不过这薛辉可不是吃素的,毕竟这薛辉可是地仙初期的修为,实力极为不俗,这卓文还未必能够胜得过这薛辉呢。

    卓文静静凝视着薛辉,目光露出一丝奇色,这青莲府府主薛辉实力倒是比当初那血炼府府主血恨天倒是强悍许多,竟是达到地仙初期。

    而血炼府的府主血恨天,也不过是极为接近半仙而已,不过卓文也知道,血炼府真正的府主其实是九阳天君。

    那九阳天君能够炼制出九阳道剑这等地仙圣器,很显然也是名地仙的实力,只不过后来被血恨天占了大便宜而已。

    当然,九十九府域的府主可不是个个都拥有地仙的实力,毕竟府域和府域之间还是有许多的差距的,这青莲府府主算是九十九府域中名列前茅的强者了,实力达到了地仙初期。

    而大多数府域府主是半仙那个层次,而且府域内能够拥有地仙圣器的也是极为稀少的。

    卓文淡漠地抬起头,道:“是我杀的,又如何?”

    “交出五禽印,我可饶你不死!”薛辉站在乌云雷霆之下,淡漠地俯视着卓文,其目光中满是傲然和不屑之色。

    或许别人看不出卓文身上的气息,但他却看得出,眼前这青年不过是半仙而已,与他地仙初期的修为差距可是有着不小啊。

    当然,薛辉内心奇异的是,黄清华毕竟是手持他给的五禽印,居然还死在眼前这半仙的青年手里,这让他有些匪夷所思。

    卓文右手一弹,取出了青气弥漫的五禽印,拿在手里,颇为挑衅地看着上空的薛辉,道:“你想要这五禽印,过来抢便是,何必在那边磨磨唧唧的呢?”

    薛辉目光虚眯,冷笑道:“区区半仙,居然还敢如此猖狂,真不知道是谁给你这样的胆子,既然你要我强抢,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薛辉右脚一跺,顿时间,乌云上的青色雷霆更加的炽烈,随后猛地一道雷霆从天空劈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