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家修缮好了后,毕青便是毕恭毕敬地将毕家中最好的一处阁楼留给卓文,而且恰巧的是,卓文所在的阁楼与吕寒天和舞蝶二人的阁楼只有一墙之隔。

    卓文自然是知道毕青的小心思,不过也没说破,欣然接受了毕青给他安排的阁楼。

    此次他出来,主要目的是为了神战,既然神战还有一段时间,那他索性就先待在毕家。

    而且在住进阁楼后,卓文单独召见了毕青,将关于毕方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说给了毕青,同时也是将毕青留下来的遗物,原封不动的全部归还了毕青。

    在听说了卓文竟是传承自毕方后,毕青极为震惊,不过很快便是释然了,他终于是知道卓文为何会如此相帮他们毕家了。

    虽说有着吕寒天和舞蝶这一方面的事情,不过这点程度还真不可能让得卓文如此帮着他们毕家,现在听到卓文的识海传承自毕方,他心中的疑惑也终于是解开了。

    同时,毕青心中极为的窃喜,虽说毕方的死让他颇为的感慨和悲哀,不过现在能够与眼前这神秘强大的青年扯上关系,对他也有着不小的好处。

    而且,青莲府府主薛辉由于本命精血掌握在卓文的手里,现在对他们毕家可是客客气气,也给了他们毕家不小的照顾,甚至那薛辉为了讨好卓文,还搬来了许多城主府的资源。

    此事在整个青莲府都传开了,倒是让得许多势力都是暗暗猜测城主府与毕家的关系,毕竟之前城主府派人围剿毕家可是在府域内传的沸沸扬扬的。

    虽说城主府的态度转变如此之快,使得许多人都是不明所以,但还是有人隐隐打听到城主府的这种态度转变的关键,而这个关键来自于一名神秘的青年。

    据说这神秘青年曾经与青莲府府主薛辉大战,最终大败了薛辉,而且这神秘青年与毕家更是关系莫测,所以才使得城主府对毕家态度来了个大转变。

    这种传言在青莲府传的很热,以至于将那所谓的神秘青年的形象以讹传讹成了一名绝世强者,而许多势力也因为这传言以及城主府的态度,也开始隐隐忌惮起那毕家了。

    此刻,昏暗的阁楼内,卓文缓缓的睁开双目,他眉头微蹙地盯着灵戒,只见灵戒开始不断的晃动,他甚至在灵戒表面感受到炽烈的温度,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灵戒中爆发出来一样。

    “主子!快放我出去,小血子要突破了!”一道焦急的声音自灵戒中断断续续地传来。

    卓文目光一亮,屈指一弹,顿时间,数丈庞大的血仙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只见此刻血仙表面无数的血色涌现,一股股恐怖的血雷更是密密麻麻,在血仙体表的骨架上蔓延而出,一股浩大恐怖的气势,犹如蓄势待发的火山般,自血仙体内暴涌而出。

    卓文眉头紧锁,他能感受到此刻血仙体内所涌动的恐怖气息,这股气息极为恐怖,甚至卓文还在血仙体内感受到仙元的气息,很显然,血仙确实是要蜕变成为真正的血仙了。

    “不能在此地突破!”

    卓文脸色微变,血仙体内所暴涌而出的气势太恐怖了,犹如一座座万丈巨山一般,这股气势可不是仅仅出现在卓文的房间内,而是以他的房间为中心,朝着四周辐射。

    毕家以及整个天伦城都感受到这股恐怖的威压,引起了整个天伦城的恐慌!

    卓文想都不想,右手一捏诀,无数咒印自他的手中打出,旋即将血仙整个人都包裹进去,随后,卓文右脚一踏,直接推门而出,化作一道长虹离开了毕家。

    此刻,毕青为首的一名名毕家之人,皆是走了出来,他们目送着那离去的长虹,目光中还留有一丝心悸,方才的威压太恐怖,使得他们根本就不敢靠近卓文所在的阁楼。

    他们毕竟就在毕家之中,自然是清晰的感受到,那股威压乃是从卓文所在的阁楼内传来的。

    “好恐怖的威压,大人手里提着的那血色怪物到底是什么?居然有着这么恐怖的气息?”

    毕青目露惊骇之色,他乃是毕家修为最高的强者,眼力远超过他人,在卓文化作一道长虹离开后,他敏锐的发现那卓文手里提着的是一只数丈庞大的血色怪物。

    而且,毕青更加骇然的发现,这血仙身上的气息之强大,居然丝毫不亚于青莲府府主薛辉。

    “不愧是大人,也唯有大人才能够拥有这等恐怖的怪物当做打手吧?”

    毕青目光复杂,心中对于卓文越发的崇敬,早在卓文展现出强大实力后,他对卓文的称呼也已经改成了大人,以示尊敬。

    卓文速度极快,越过一座座城池,同时他敏锐的感受到,那被噬咒禁封禁的血仙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强大,他的封禁在血仙气息影响下,开始有了松动的迹象。

    毫不犹豫,卓文张开了百丈雷翼,猛地越至云端,无数闷雷响彻,他犹如离弦之箭,速度又是增加了许多。

    很快,卓文便是寻到了一处极为荒凉的沙漠之地,此地几乎临近于青莲府的边缘,四周数十万里范围人烟荒凉,飞沙走石,犹如破败的上古战场一般。

    掠至这片沙漠之地上空,卓文猛地将血仙抛入此地,而那困住血仙的噬咒禁也是达到了极限,寸寸崩溃。

    轰!

    咒印一破,血仙的气息犹如决堤的大坝,猛地倾泻而出,顿时间,数十万里的沙漠,竟是在这股恐怖的气息下,猛地掀起恐怖的沙尘暴。

    在这沙尘暴之中,一股股的血雷冲天而起,形成一道道的恐怖血柱,看上去分外的恐怖。

    卓文悬浮在高空,静静地俯视着血仙所引起的恐怖血柱,目光中满是凝重之色。

    与此同时,高空之上,开始汇聚出一道道恐怖的劫云。

    而且诡异的是,这些汇聚的劫云居然不是以前卓文所见到的那漆黑如墨的乌云,而是呈现七彩之色的祥云。

    但这祥云之内,却是涌动着一股股凌厉的七彩雷劫,这里面每一道七彩雷霆都蕴含着极为恐怖的威能。

    在七彩祥云出现的刹那,青莲府中心地域的城主府内,薛辉猛地自密室内睁开双目,他一跃而出,目光凝聚在远方那七彩祥云之上,低声喃喃地道:“七彩祥云?难道有人要成仙了吗?而且还是在我的地域之中。”

    薛辉目光闪烁,脑海蓦然想起一道身影,不由得道:“难不成是大人?”

    说着,薛辉一步跨出,朝着那远方的七彩祥云掠去。

    在他们青莲府地域内,半仙寥寥无几,但基本都在城主府内,但这股七彩祥云却来自于青莲府其他地域,那么也唯有那之前将他大败的卓文了,毕竟那卓文修为也是半仙。

    不仅仅是薛辉,青莲府附近的府域的府主,都是发现了悬浮在高空的七彩祥云,旋即这些附近的府主,都是与薛辉一样,皆是暴掠而出,朝着七彩祥云汇聚而来。

    风雷府风雷家族内,风如戟目光猛地睁开,他缓缓站起来,透过打开的窗户,他目光沉吟,沉声道:“有人成仙了?看那方向应该是青莲府,去看看!”

    轰轰轰!

    一道七彩劫雷自云层内降落,七彩之光充斥着整个沙漠上空,卓文不由得后退数步,他目光震撼地盯着七彩劫雷,他能够感受到七彩劫雷中所蕴含的恐怖威能。

    七彩劫雷劈下,顿时间,那自沙漠中冲天而起的恐怖血雷,竟是直接溃散,而血仙一脚踏在沙漠上,整个人犹如暴风一般,直接朝着七彩劫雷掠去。

    轰隆!

    七彩劫雷猛地轰在了血仙身上,顿时间,血仙全身充斥着恐怖的七彩之光,接着直接从天际坠落,在沙漠中砸出巨大的坑洞,无数飞沙掀起。

    卓文极目看去,目光中充满了凝重,他清晰的看到血仙胸口居然被七彩劫雷轰穿,鲜红的血液伴随着血雷留在了坑洞之内,积成了小血潭。

    血仙勉强从血潭中支起身体,它双目之中已然被惊惧充斥,它没想到这七彩劫雷居然这么恐怖,直接将他轰穿,即使是他身体远超武者,依旧不能幸免。

    而且血仙那被轰穿的伤口,愈合的速度极慢,鲜血不断的涌出,看上去极为的恐怖。

    卓文凝视着血仙这幅惨样,目光虚眯起来,这血仙毕竟是他颇为得力的帮手,而且一旦成仙,对他的帮助可极大,所以他自然是不能坐视不管。

    想到这里,卓文屈指一弹,将金雷竹取出,抛给血仙,道:“金雷竹拿去,此物可以帮你削弱劫雷!”

    血仙接过金雷竹,目光略显复杂地盯着上空的卓文,它没想到卓文会拿出金雷竹帮助它,它心中仿若有块冰融化了一般。

    “谢谢!”

    血仙极为慎重的吐出这句话,与此同时,高空劫云之上,再次降落下一道七彩劫雷,轰隆隆的,看上去极为的恐怖。

    血仙深吸一口气,右手一点伤口,那伤口暂时被他堵塞住,而他则是右手托着金雷竹,影响了那降落下的七彩劫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