呲呲呲!

    七彩劫雷速度极快,划破虚空,瞬间落在了血仙头顶上空,而血仙眼疾手快,将金雷竹举起,顿时间,七彩劫雷落在金雷竹上,顿时爆发出恐怖的七彩雷丝。

    不过,若是仔细看去的话,便是能够看出七彩雷丝,竟是大部分都被金雷竹吸收进去,而少部分落在血仙身上,以血仙强悍的体质,倒是能够硬扛住。

    血仙目光露出狂喜之色,心中对于卓文倒是真的升起一丝感激之色,他很清楚,若是没有金雷竹的辅助的话,想要如此轻松地承受七彩劫雷基本是不可能的。

    轰轰轰!

    七彩祥云之中,一道道七彩劫雷降落,在半空中汇聚成极为恐怖的七彩之光,而且这七彩之光之浓几乎盖过了沙漠上空的烈日,竟是将整个沙漠都染成了七彩之光。

    血仙手持金雷竹,倒是有条不紊地抗衡着七彩劫雷,而每渡过七彩劫雷,它身上的气息也是越来越庞大。

    “最后一道劫雷了!”

    忽然,一道声音自卓文身后传来,卓文并没有转身,只是淡淡地道:“薛辉兄,你是被这七彩祥云所吸引而来的?”

    只见薛辉一身青衫,掠至卓文身边,他神色复杂地看了卓文一眼,旋即又看了那血仙一眼,点点头道:“对,原本薛某以为这渡七彩雷劫的应该是大人,却是没想到是……”

    “它叫血仙,乃是我的奴仆!”卓文淡淡地道。

    薛辉心中一颤,看着卓文的目光越发的敬畏,虽说他也有所猜测,但却远没想到,眼前这渡七彩雷劫的血色怪物,居然是卓文的奴仆。

    而且,薛辉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这血色怪物身上的气息极为浩大,或者说比他还要强上几分,他明白这血仙一旦渡过七彩雷劫,其必然不是一般的地仙。

    “我败得不冤啊!”薛辉轻叹一声,低声喃喃自语道。

    此刻,上空的七彩劫云开始剧烈旋转,竟是形成七彩漩涡,随后这七彩漩涡化作倒漏斗状,猛地朝着血仙此处暴掠而来。

    噼里啪啦!

    无数的爆鸣之音响彻,一股无形的威压蔓延过来,使得卓文和薛辉脸色微变,不由得连连爆退。

    只见,那以倒漏斗状下沉的七彩劫云之内,竟是蕴含着密密麻麻的七彩雷霆,其雷霆之多之密达到了令人头皮发麻的地步。

    这最后一道七彩雷劫,远远比之前的雷劫要恐怖太多,即使是那血仙,手托金雷竹,也不由自主的连连后退,目露震撼,不敢靠近这下沉的雷云。

    卓文目光闪烁,屈指一弹,又是取出了一株金雷竹,将其抛给血仙道:“此物拿着!”

    血仙右爪一抽,将金雷竹拿在手中,他目光布满了凝重之色,抬头凝视着那缓缓下沉的劫云,深吸一口气,将两株金雷竹托于头顶。

    “来吧,到底能否渡过此劫,就看这一下了!”

    血仙低吼一声,右脚一踏,直接钻入了那下沉的劫云的中心,身影猛地没入消失不见。

    卓文目光极为慎重地盯着那将血仙吞噬进去的七彩劫云,此劫云即使是对他来说,依旧感觉到庞大的压力。

    卓文与薛辉沉默无言,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七彩劫云,其中薛辉目光闪烁,而卓文则是眉头微蹙。

    嗖嗖嗖!

    忽然,在沙漠另一端,掠来两道身影,这两道身影身上的气息极为充足,隐隐有着强大仙元的气息,使得卓文不由得瞳孔紧缩成针。

    这两人其中一人乃是秃头的老者,而另外一人则是骨瘦如柴的阴郁男子。

    这两人一来,先是看了眼那七彩劫云,目光中布满了凝重之色,随后又是看向卓文和薛辉两人。

    不过两人目光直接无视卓文,直接落在薛辉身上,以他们二人的眼力,自然是一眼就瞧出了卓文不过是半仙而已,这等修为虽不错,不过还无法放在他们的眼中。

    “薛辉,你来的倒是挺快的啊!”骨瘦如柴的中年男子咧嘴一笑,目光中充满了阴森森之意。

    “此人是周潭府的周军,为人极为阴森,喜欢阴暗手段。”薛辉沉声对着卓文说道,眉头微微蹙起,显然对于眼前的周军很不感冒,继续道:“另一人是绝壁府的绝上老人,也是地仙初期的人物,实力不容小觑。”

    闻言,卓文目光虚眯,点点头,以他的感知,自然是感知出眼前这出现的秃头老人和周军的修为皆是地仙初期的存在,不然也不可能感应到此处的七彩雷劫的气息从而赶来的。

    而且这周潭府和绝壁府距离青莲府也不远,就是附近的府域,再加上此乃是青莲府的边缘地带,前来自然不需要花费太多的时间。

    绝上老人和周军何等人物,在瞧见薛辉的举动之后,皆是目露诧异之色,毕竟看薛辉的行为以及姿势,仿若对身边的那修为不过半仙的卓文颇为敬畏。

    “薛辉,你什么时候对一名区区半仙的蝼蚁这般的百依百顺了?还真是丢你们青莲府的脸啊!”周军冷笑连连地道。

    薛辉眉头微蹙,冷冷地道:“周军,我的事情还容不得你来管东管西的吧?”

    周军目光一凝,他死死地盯了卓文一眼,冷笑一声,却是并不答话,而是转过头继续看着那七彩劫云。

    而卓文目光虚眯,他冷冷地看了周军一眼,方才他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周军投射而来的那道目光,蕴含着一抹杀意,这杀意很轻,但却也引起了卓文的注意。

    “大人,不必理会这周军,这周军当初与我切磋,败在我的手里,心中对于此事一直耿耿于怀,所以面对我才会如此不客气,也连带着可能对大人你不怎么待见。”薛辉低声道。

    卓文却是摆摆手,道:“无妨!”

    但卓文心中却冷笑连连,若是这周军没惹他的话,他卓文自然不会找对方麻烦,但若是这周军主动招惹他卓文的话,那么也就别怪他卓文了。

    从薛辉口中可知,这周军实力比薛辉还要弱上一筹,他连薛辉都击败了,又怎么可能惧这周军呢。

    轰隆隆!

    忽然,那以倒漏斗状的七彩祥云,缓缓地下沉,随后开始剧烈的膨胀涌动,若是仔细看去,在七彩祥云之内,竟然隐隐涌动着一抹血色雷霆,看上去颇为的诡异。

    砰!

    只听一声闷响,七彩祥云开始溃散,随后缓缓地消散在了天际,而在七彩祥云之中,一道极为狼狈的血色身影猛地砸落在地上。

    此刻,血仙极为的狼狈,全身血迹斑斑,多处鲜血直流,气息更是虚弱到了极点。

    虽说血仙此刻气息虚弱,但他身上却发生了质变,卓文明显能够感觉到,血仙的体质以及体内的力量,比之前要强大太多了,特别是那涌动的血雷,竟然隐隐蕴含着一丝七彩之色。

    不过,血仙毕竟刚刚渡过七彩雷劫,实在太虚弱,等他慢慢恢复元气后,恐怕其实力将会发生极为恐怖的质变。

    在瞧见血仙的瞬间,绝上老人和周军皆是目露诧异之色,他们显然没想到渡劫的不是武者,而是一只如此诡异的血色怪物。

    周军和绝上老人相视一眼,皆是从各自目光中瞧出了一抹异色,既然不是武者,而是怪物的话,两人心中皆是升起了收服此怪之心。

    “血仙!回来!”

    此刻,卓文的声音传来,旋即,血仙挣扎起身,瞬间被卓文收入了苍龙殿内,而那两株金雷竹,则是被卓文托于手掌心中。

    只见此刻金雷竹表面,涌动着七彩雷霆,雷丝如游蛇般,缓缓地在金雷竹枝桠中不断穿梭游走。

    瞧见金雷竹萦绕着七彩雷霆,周军、绝上老人和薛辉都是露出奇色,特别是周军,眉头微蹙,他倒是没想到,这渡劫的血色怪物,居然是这区区半仙之物。

    “你开个价吧,那血色怪物我愿意买下来!”周军忽然开口道。

    卓文收起金雷竹,冷冷地看着周军道:“你要买下血仙?你买得起嘛?”

    闻言,周军脸色顿时变得一阵青一阵白,冷冷地道:“区区半仙竟然如此狂妄,恐怕你这辈子都没见过仙晶吧,我出一千仙晶买下你那血色怪物,这交易对你来说已经不错了。”

    薛辉犹如看傻子一般看着周军,他对于卓文身上的庞大仙晶储量有着深刻的记忆,此子在战斗都能够随意拿出七千仙晶,哪里还会在意这区区一千仙晶呢?

    “一千仙晶?还真是搞笑,你若是真想买下血仙的话,拿出一百万仙晶吧!”卓文冷笑连连地道。

    周军脸色顿时阴沉,他总共的身家也没多少仙晶,怎么可能拿得出一百万仙晶呢,很明显,卓文此话就是变相的拒绝。

    “你不过半仙而已,这东西在你手里可是烫手的很,或许你还有可能因为此物而丢失性命,我劝你还是聪明点吧。”周军冷冷地道。

    卓文目光一冷,道:“威胁我?你还不够资格,不想死就给我滚!”

    此话一出,彻底引爆了周军的脾气,只见周军全身气息爆发,衣袍猎猎,他露出残忍的笑容道:“既然你如此不识抬举,那我只好出手教训教训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了。”

    说着,周军一步跨出,瞬间掠至卓文面前,一拳狠狠的轰来,其拳头表面布满了浓郁的仙元,带着泵天裂地的恐怖威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