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族长我自然是信得过!”周军嘿嘿笑道。

    卓文冷冷看着那一唱一和的周军和风如戟,心中暗自冷笑,这周军和风如戟还真的将他当做普通的半仙了。

    薛辉却是冷眼旁观,他丝毫没有担心卓文,因为他知道卓文的实力,比他还要强上许多,对付实力比他还弱的周军自然不在话下。

    而且周军所在的周潭府底蕴并不深厚,其城主府内并不存在地仙圣器,再加上此次赌斗不能使用外物,在薛辉看来,周军此局必输无疑。

    只见周军一步踏空,瞬间掠至高空,他俯视着下方的卓文,目光中满是锐利之芒,淡漠地道:“还不滚上来嘛?需要我请你上来嘛?”

    卓文目光满是冷冽,右手虚空一抓,恐怖的仙元自体内掠出,猛地化作一张巨手,直接抓向那上空的周军,欲要将其拽下来。

    周军冷哼一声,目光中流露出一丝嘲弄之色,同样是右手虚空一抓,自身仙元涌出,涌现出巨手,狠狠地对着卓文的巨手轰去。

    砰砰砰!

    两张巨手瞬间交击在一起,爆发出连续不断的爆鸣之音,撕裂空气的嘶嘶声连绵不绝的响彻,随后卓文那只巨手竟是被压制下来。

    周军哈哈一笑,道:“就你这半仙的境界,还想妄图拉我下来,不自量力吧?”

    说着,周军右手再次一扯,顿时将卓文所显化的那张巨手给盖了过去。

    卓文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其丹田内,那碎裂的元丹表面的斗战佛魔圣沾染上去的精血,调动了一丝,顿时间,他仙元所化的大手,竟是冒出冲天恐怖的白芒。

    砰砰砰!

    周军所显化的仙元大手则是尽数溃散,化作无数的白色碎末,而卓文所显化的大手冲天而起,一把扯住那露出惊色的周军,狠狠的一抛。

    轰!

    周军猝不及防,直接被大手给抛在了地上,砸出一块巨坑,随后卓文缓缓的踏空而上,悬浮在半空,俯视着那在深坑内极为狼狈的周军,道:“现在应该是你滚上来!”

    这一幕,看在风如戟和绝上老人眼中,皆是露出一抹惊色,特别是风如戟,他乃是这三人中修为最强的一人,倒是看出的一丝端倪。

    原本卓文显化的仙元大手彻底被周军给压制住,但不知为何,这卓文体内丹田处,竟忽然爆发出一股极为陌生的强大力量,使得其仙元大手威能大增。

    这股陌生的力量,给风如戟极为忌惮的感觉,仿佛他面对一位绝世强者一般。

    “此子是什么来历?刚才从其丹田中爆发的力量又是怎么回事呢?”风如戟深深看了卓文一眼,心中却是充满了疑惑。

    周军脸色有些苍白,但更多的却是惊怒,他竟是被一名半仙给如此不客气的从半空拉下来,对他绝对是一种耻辱。

    “你……”周军惊怒交加地道。

    “我什么?我让你滚上来,你没听到嘛?”卓文淡淡地道。

    周军脸色阴沉,右脚一踏地,顿时,整个地面都是震动,浮现出无数的皲裂,随后他犹如一阵风般,朝着卓文暴掠而来。

    “我会让你后悔的!”

    周军双目赤红,咬破右手食指,顿时间,指尖鲜血飞溅,随后他一指虚空点出,其指尖的鲜血翻涌而上,混合着其体内的仙元,竟是在虚空形成一根百丈恐怖手指。

    此手指形象与周军那滴血的手指一般无二,其指尖一滴滴鲜血流出,血腥味布满了整个天际,让人看之胃内翻滚。

    “仙术嗜血指!”

    周军此话一出,那嗜血指顿时横空掠来,速度极快,瞬间便是掠至卓文头顶上空。

    卓文微微仰起头,仰视着那横空而来的手指,目光中涌现出一抹战意。

    他身上共有三式仙术,其中杀戮黄泉指他现在还不能暴露,毕竟此仙术当初在风雷家族使用过,风如戟自然是能够一眼认出来。

    现在,他还不打算在风如戟身上暴露身份,毕竟风如戟实力与当初的雷擎天和江左梅相差不多,皆是地仙后期,这等强者他抗衡实在有些勉强。

    即使是有着元神炸弹,若是不能捕捉到这风如戟的话,恐怕也难以对其造成太大的伤害,所以他打算等待,等待那神战开始后,他自会报复这风雷家族。

    而孤峰此术太耗费仙晶了,虽说卓文身上仙晶储量不少,不过也不能随意挥霍,所以此次卓文决定使用仙术问佛魔变。

    “这还是第一次在别人面前施展仙术问佛魔变,我倒是要看看这问佛魔变到底能强到怎样的程度。”

    卓文舔了舔嘴唇,对于这斗战佛魔圣释羁最强大的仙术,他可是抱着极大的期待,当初他刚修炼成的问佛的威力,就超乎了他的预料之外。

    只见卓文双手合十,其全身开始逐渐的被佛光所笼罩,而且这些佛光极为的澎湃炽烈,冲天而起,竟是在卓文背后虚空显化出一座庞大的古佛虚影。

    “我问佛曰: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

    古佛虚眯着双目,恢弘庄严的声音,自其口中缓缓地念诵而出,随后,澎湃恐怖的佛光,在虚空扩散,最终形成了一朵朵的落花和落叶。

    落花与落叶相互衬托,虚空飘零,在这一霎那,竟是有着难以言表的美感。

    卓文右手一抬,顿时间,那自古佛虚影之上飘零的落叶与落花,顿时顺着他的右臂猛地席卷而出,犹如恐怖的龙卷一般,瞬间将庞大的嗜血指包裹进去。

    砰砰砰!

    落花与落叶席卷而出,竟是将周围的空间尽数崩溃成虚无,犹如一块块碎片一般,流露出周围空间无数的裂痕。

    在这股落花与落叶形成的漩涡之中,那嗜血指竟是彻底停滞在了原地,其表面更是爆成一团团血雾,这是落花与落叶所制造的恐怖的伤势。

    “还不破嘛?”

    卓文冷哼一声,那背后虚空的古佛虚影,猛地睁开双目,佛光如两道直通天际的光柱一般,随后古佛右手一捏,狠狠地对着那嗜血指轰了下来。

    轰隆!

    瞬间,嗜血指直接被轰爆,无数的血水爆开,自天空挥洒而出,形成极为密集淅沥的血雨,洋洋洒洒,看上去极为的恐怖骇人。

    周军闷哼一声,嘴角溢出一丝鲜血,脸色苍白,竟是直接反身逃窜,脸上充满了惊慌失措的表情。

    卓文一步踏出,踏着一花一叶,迅速地朝着周军追去,速度如梭,瞬间便是追上了周军,右脚一踏,其脚下的一花一叶,犹如怒龙一般,瞬间将周军整个人都包裹进去。

    “放开我!”

    此刻,周军已经慌了,心中充满了恐惧,他没想到卓文所使出的仙术居然这么恐怖,直接破开了他的嗜血指。

    卓文嘴角满是冷笑,右手一捏,顿时间,包裹在周军周围的无数花叶开始猛地收缩,犹如绞肉机一般,欲要将其彻底撕成碎片。

    周军以全身仙元布满全身,拼命地抵抗着周围收缩的花叶,他沉声喝道:“风族长,救我!”

    风如戟目光闪烁,他颇为意外地看了卓文一眼,方才此子所使出的仙术,连他都为之心惊,毫无疑问,此子所使用的仙术绝对不简单。

    而更为吃惊的,就属薛辉了,当初他自然是知道卓文身怀两种仙术,一种是杀戮黄泉指,一种就是孤峰,但现在卓文又使出了一式仙术,这惊掉了他的大牙。

    要知道,整个中土的仙术是极为稀少的,即使是大势力内的仙术,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但卓文一人身上就会三式仙术,在他看来,算是极为惊人了,更让他苦涩的是,卓文这第三式仙术居然比前两式还要恐怖。

    “风族长,还不来助我嘛?”

    此刻,周军连忙大喝,他身上的仙元即将坚持不了多久了,死亡随时都有可能袭来。

    风如戟轻叹一声,一跃而起,掠向周军,同时开口道:“这位小友,得饶人处且饶人,此次赌斗你胜了,我们也不要你的坐骑了,可以放过周军了。”

    卓文却是冷笑连连,右手屈指一弹,顿时取出了那元神炸弹,对着风如戟道:“风族长真的打算接近我救下这周军嘛?”

    风如戟目光一滞,顿时停在了半空中,目光忌惮地盯着卓文手中的元神炸弹,前进不是,后退也不是。

    “既然是赌斗,自然是有输有赢,我输了给你们赌资,而你们输了,自然是要给我赌资,而这赌资就是此人的元神。”

    卓文咧嘴一笑,右手再次狠狠的一握,顿时间,那无数的花叶所形成的漩涡,再次收缩,而周军惨叫一声,附着在体表的仙元顿时崩溃,随后整个身躯被绞碎,爆成一团团的血雾。

    卓文右手一抓,目光带着锐利,直接从无数的血雾之中,抓出了周军的元神,同时他毫不犹豫的将周军的元神中的意识给磨灭掉,极为麻利地将其收入灵戒之内。

    卓文速度极快,风如戟还未完全反应过来,周军的元神已经成了卓文的囊中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