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青身上的印记,乃是卓文偷偷在其身上种下的,前者还并不知道此事。

    此刻,毕青一身青袍,衣袍猎猎,他目光如炬,站在圆盘之上,而在他的对面,同样站着一道身影,此人身着黑衣,脸庞瘦削,双目阴冷,也是逆天圣境的强者。

    “速战速决吧!”

    黑衣男子冷冷地瞧了毕青一眼,右脚踏出,顿时间,其周围空间浮现出涟漪,接着他竟是凭空消失不见了。

    而黑衣男子凭空消失,自然也引起了许多武者的哗然,众多武者都找不出黑衣男子的具体位置,即使是半仙,寻找起来也分外的艰难。

    卓文目光虚眯,倒是多看了那黑衣男子一眼,以他的眼力,一眼便是看出了这黑衣男子的具体位置。

    这黑衣男子的隐匿手段应该是一种奇异的障眼法,他清晰的看见黑衣男子的圣力极为的奇特,竟是流转全身,将全身的皮肤趋近于透明,与空气几乎一模一样。

    这种隐匿手法极为的高端,若是修为在地仙以下的话,很难看穿这男子的障眼法。

    在黑衣男子隐匿的瞬间,他便是悄然掠出,瞬间掠至毕青身后,其手中寒光一闪,一柄短小的首刺向毕青的后心之处。

    毕青可不是初生牛犊,大大小小的战斗可是经历过不少,在黑衣男子在其背后发动攻击的时候,他便是事先察觉到,袖袍一挥,顿时间,一股气浪自袖袍中涌出,猛地朝着身后掠去。

    这股气浪出现的太突然,后面的黑衣男子,根本就没预料到,竟是中了个正着,随后黑衣男子便是全身摇晃,脚步踉跄,竟是在瞬间,显现出了身影。

    当然,这身影显现只是瞬间,但被毕青敏锐的捕捉到了,只见毕青右手一抓,澎湃的圣力涌现而出,形成无数的细线,瞬间将那黑衣男子缠绕住。

    黑衣男子脸色大变,目光中露出坚决之色,只见他右手首迅速在身前划动八下,随后竟是涌现出八道凌厉的刀刃。

    这八道刀刃极为的锋锐,掠出的瞬间,竟是将周围缠绕的细线尽数切断。

    不过,在切断的瞬间,毕青已然掠至黑衣男子身前,只见毕青右掌轰出,一道掌影竟是显化出一块巨大的青石,轰隆隆的碾压下来。

    黑衣男子脸色微变,毕青拿捏的时机极为的准确,在他挣脱的瞬间,便是发出攻势,无奈之下,他只能操控着那八道刀刃掠向那掌影所化的青石之上。

    砰砰砰!

    不过,青石之威太强,八道刀刃轰在青石的瞬间,竟是接连崩溃,而黑衣男子脸色大变,他本想逃窜,可惜的是,青石速度太快,瞬间便是掠至他的面前,无奈之下,他只能硬抗。

    轰!

    只见他右手一划,首挥舞而出,带着森冷的寒光,不过,在首轰在青石表面瞬间,他右手一痛,竟是连连倒退,全身气血翻涌。

    与此同时,毕青不知何时,竟是从青石之后掠出,来到了黑衣男子身前,右掌毫不留情地印在了黑衣男子胸口。

    噗嗤!

    黑衣男子脸色苍白,吐出一口鲜血,直接倒飞而出,跌落在了圆盘之外。

    瞧着干净利落的击败黑衣男子的毕青,卓文暗自点头,毕青的战斗经验极为的丰富,战斗时机拿捏得极为的准确,即使不靠卓文留在其身上的印记,晋级的希望也很大。

    接下来的八场战斗,毕青赢得极为轻松,几乎达到了碾压的程度。

    第十场,一名手持折扇,身着白衣的中年男子,缓步落在了毕青对面。

    白衣男子目光极为的锐利,犹如天上的皓月,其身上的气息,竟然比毕青还要强大许多。

    “是风雷家族的风吟雪,这风吟雪乃是风天寒之父,据说修为极强,达到了半仙巅峰,与地仙只有半步之遥,是个极为难缠的对手!”

    在白衣男子出现的瞬间,卓文眉头微微蹙起,而他身边的薛辉,则是为卓文介绍起了这白衣男子的身份和来历。

    毕青脸色更加凝重,他死死地盯着风吟雪,脸色微微有些发白,毫无疑问,半仙巅峰的风吟雪,给他的压力极大,犹如高不可攀的山岳一般,让他只能仰望。

    风吟雪折扇一合,他上下打量了番毕青,淡淡地道:“滚下去吧,你实力太弱,不用浪费我时间。”

    毕青瞳孔一缩,双拳紧紧攒起,沉声道:“还未开战,你怎么就知道我会输?”

    风吟雪忽然笑了起来,他戏谑地看了毕青一眼,双目露出嗜血的光芒:“还真是个颇为倔强的蝼蚁啊,事先声明,我风吟雪出手,一般不会留活口,你若是战的话,做好心理准备吧!”

    说完,风吟雪根本就无视那脸色大变的毕青,右手一挥,其手中的折扇如暗器般,飞射而出,速度极快,带着狂啸的风声,瞬间掠至毕青身前。

    毕青脸色凝重,右掌虚空打出,顿时间,青芒暴掠而出,形成一块巨大的青石,迎向那掠来的折扇。

    砰砰砰!

    折扇轰在青石之上,旋即高速旋转,竟是与青石瞬间碰撞了数十下,每一下都轰出无数的火花。

    蹬蹬蹬!

    而且随着折扇旋转,托着青石的毕青,闷哼一声,一步步退后,一直退后数百步,才勉强停住身形,随后他猛地吐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无血。

    此刻,毕青心中满是苦涩,他现在的状况很不好,全身的力量尽数都花在了青石之上,全身想要挪动一下都有些艰难。

    风如戟淡淡看了那目露嗜血之芒的风吟雪,心中轻叹一声,以前的风吟雪可不是这样子的,那时候风吟雪儒雅端庄,待人谦和,犹如谦谦公子。

    但自从风天寒死后,风吟雪整个人变了,变得有些疯疯癫癫,嗜血疯狂,凡是动手必见血。

    风吟雪瞬间掠至青石面前,舔了舔嘴唇,右手握住那折扇,随后猛地一划,顿时间,青石表面飞溅出无数的火花,一股巨力蔓延而来。

    毕青吐出一口鲜血,单膝跪在地上,全身发颤。

    “死吧!”

    风吟雪舔了舔嘴唇,右手一压,顿时间,毕青身前的青石崩溃,随后那折扇再次高速旋转,朝着毕青眉心掠去,其扇面散发出森寒的冷光,分外的刺目。

    若是这一击下去,毕青必死无疑,而风吟雪更是疯狂的大笑,他能够幻想出,眼前的毕青被折扇撕成粉碎的场景。

    不过,当折扇掠至毕青眉心的瞬间,毕青眉心处竟是爆发出恐怖的黄芒,随后一道黄色长虹暴掠而出,直接将折扇弹开。

    在弹开折扇之后,黄色长虹速度不减,继续朝着风吟雪掠去。

    此刻,风吟雪脸色微变,右手一挥,将折扇召回手中,随后仙元涌入折扇之中,原本不大的折扇,在灌注了仙元之后,竟是胀大了数十倍,其扇骨尖端更是衍生出狰狞的骨刺。

    随后,风吟雪右手折扇一挥,顿时间,狂啸的风伴随着雪花,化作恐怖的暴风雪,掠至黄色长虹之上。

    受到这股阻碍,黄色长虹速度顿时缓慢了下来,随后风吟雪这才发现,这黄色长虹竟是一根数尺长的黄色长针。

    毕青目光落在那黄色长针之上,目光顿时看向了不远处的卓文身上,露出一抹感激之色,他知道这黄色长针是卓文暗中安置在他身上的。

    “仙术?”

    风吟雪面色凝重,他在这黄色长针之上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危机感,而在他思考的片刻,黄色长针竟是嗡鸣一声,直接破开了折扇。

    砰!

    风吟雪只觉得右手一麻,折扇彻底崩溃,随后风吟雪不断的退后,而那黄色长针更是不断的跟进,直取风吟雪的要害之处。

    很快,风吟雪便是退到了圆盘边缘地带,他额前满是冷汗,怒啸一声,道:“仙术风梭!”

    只见风吟雪袖袍一挥,周围的空气竟是开始不断凝聚,形成一道道恐怖的梭子,这些梭子乃是由风所组成,有着极为凌厉的破坏力。

    风梭数量极多,以包围之势,将黄泉死针包裹进去,那风梭极强,但在包裹黄泉死针的瞬间,黄泉死针猛地溃散成无数的黄泉水滴,这些黄泉水滴纷纷从风梭的空隙掠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再次凝聚成黄泉死针,瞬间穿过了风吟雪的眉心。

    噗嗤!

    只见,风吟雪眉心顿时出现了一块血洞,随后,风吟雪全身撕扯,尖声惊叫,发出极为痛苦的嚎叫之声,随后他便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成了一具气息全无的干尸。

    风吟雪一死,周围瞬间陷入了沉默之中,随后一道道倒吸凉气之音响起,众人不可思议地望着这一幕,久久说不出话来。

    而风如戟更是浑身一颤,他认出了那黄泉死针崩溃而出的黄泉水滴,此黄泉水滴当初那卓文曾使用过。

    这一刻,风如戟气急攻心,他死死地盯着毕青,大喝出声道:“卓文……果然是你,就算你现在装扮的面目全非,你以为老夫认不出你嘛?今日老夫非要杀了你不可。”

    风如戟怒喝出声,旋即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直接朝着毕青掠去,右手一压,无数的风刃席卷,竟是形成一柄数丈长的风枪。

    嗖!

    风如戟右手一捏,风枪如梭,暴掠而出,直掠向毕青,速度极快,瞬间抵达毕青身前。

    此刻,毕青整个慌了,他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更没想到风如戟会忽然出手,但他知道,这一切必然是那黄泉死针引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