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枪速度极快,在其掠至毕青身前瞬间,一座巨大的山峰从天而降,重重砸在了毕青面前。

    砰!

    风枪轰在孤峰之上,顿时发出颇为刺耳的闷响之音,随后那气势如虹的风枪,便是被这座孤峰挡在了外面。

    风如戟瞳孔微缩,他冷冷地盯着坐在对面圆盘上的卓文,沉声道:“龙文兄弟此举是何意?此人与我风雷家族有着极大的宿怨,难道你想要为此人而与我动手吗?”

    卓文嘴角微翘,淡淡地道:“毕青与我关系不错,你能杀他,我为何不能救他?”

    风如戟强压着心中的怒气,冷然道:“此人杀了我风雷家族的风吟雪,而且其所使用的仙术气息更是与当初大闹我风雷家族的卓文一模一样,此人身份就是卓文,难道你还要阻我?”

    此话一出,众多武者一片哗然,关于卓文的事情,可谓是在中土人尽皆知了。

    当初,风雷家族与冰火家族大战,便是与这卓文脱不了任何的关系,后来更是引得两大家族的天仙老祖大战,在那时候,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而且冰火家族家主江左梅和风雷家族雷系一脉族长雷擎天两大地仙高手,在追击了那卓文之后,便是下落不明,很多人都猜测两大地仙高手很可能死在了碎湮深渊之内。

    而现在风如戟此话一出,众人目光皆是落在毕青身上,他们目光都是变了。

    他们知道,若是这毕青真的是那卓文所假扮的,那么这就太恐怖了,此子居然能够从碎湮深渊中不死而走出来,这运气太逆天了。

    而且江左梅和雷擎天的死,还很有可能与此子有些关系也说不定。

    而毕青则是脸色微变,在风如戟提到卓文的名字的瞬间,他立马想到了黄泉死针的主人龙文,他此刻已经有些明白了,恐怕这龙文应该是卓文假扮的。

    虽然他颇有些猜测,但他却不敢乱说话,他很清楚,风如戟难惹,但卓文恐怕更不好惹,现在他夹在两者之间,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持沉默。

    “这与我无关,毕青我是保定了!”卓文淡淡地道。

    风如戟眉头蹙起,他沉默片刻,冷笑道:“这可是你自寻死路,可不能怪我,即使你实力不错,即使你与混沌使者大人有些关系,今日这卓文我是必杀无疑,你阻止不了。 ”

    说着,风如戟,根本不管卓文,而是袖袍一挥,顿时间,他周围数千丈范围的空气竟是逆流起来,而且这逆流空气的速度极快,竟是形成一道道恐怖的倒旋的气流。

    “仙术风梭!”

    风如戟冷冷地低喝一声,顿时间,他周围数千丈的气流形成一道道恐怖的风梭,这些风梭密密麻麻,遍布在周围数千丈的范围,数量极为恐怖。

    虽然风如戟所使用的仙术与风吟雪一样,但风如戟所使用的风梭可比风吟雪要恐怖太多了,密密麻麻,几乎遍布了整个周围的空间,仿佛有着万千刀刃,在上空亮着明晃晃的光芒。

    卓文静静端坐在圆盘之上,他瞧着那主动发动攻击的风如戟,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原本卓文将黄泉死针寄宿在毕青身上是有着他自己的目的,那就是引起风如戟的注意,并且将毕青认作是卓文。

    而一旦风如戟认出来,那么必然会出手,而风如戟一出手,那么也给了卓文动手的理由,而这正是卓文的目的。

    “仙术孤峰!”

    卓文右手一点,那横在毕青身前的孤峰,变得更加的浩大,旋即直接朝着那上空的风梭掠去,而毕青则是被卓文席卷,送到了他身边的圆盘之上。

    既然毕青十连胜了,那么自然是顺利晋级了,有权坐在这圆盘上。

    毕青坐在圆盘上后,沉默不语,他目光复杂地看了卓文一眼,便是轻叹一声,闷声不说话。

    卓文自然也注意到毕青的异状,不过现在并不是解释的时机,现在他所要做的,便是借机报复这风如戟。

    虽说风雷家族拥有着天仙老祖,但卓文其实并不惧,他身上拥有释羁的传讯玉牌,若是风雷家族的天仙老祖风雷无机真的出现的话,那么他自然也能召唤来释羁。

    在释羁这样的真仙面前,风雷无机根本就不够看,或者说,根本就是蝼蚁一般,这就是卓文此次敢于在风雷家族这里,与风如戟对上。

    当然,若是卓文知道风雷无机早已陨落的话,恐怕就不会有这样的想法了。

    轰轰轰!

    孤峰与风梭瞬间撞击在一起,旋即恐怖的爆鸣之音源源不断的响彻而起。

    两大恐怖的仙术撞击在一起,所产生的能量之强,极为的恐怖和骇人,几乎将底下那庞大的圆盘都给撼动,爆出无数的风雷能量,化作一道道壮观的雷浆。

    而风雷圆盘下方,众多武者都是露出骇然之色,两大仙术的碰撞,所产生的余波威力实在太恐怖,一些逸散而出的余波能量,更是让得许多武者,都是艰难抵挡。

    砰!

    两大仙术碰撞持续的时间并不长,但所产生的余波威力却恐怖骇然,圆盘上的空间,更是产生一道道细密的裂痕,仿若随时碎裂的玻璃一般。

    风如戟冷哼一声,他死死地盯着卓文不远处的毕青,目光中闪烁着仇恨之色,或许别人还只是猜测,但他却是知道,雷擎天确实是死了。

    不仅仅是雷擎天,连风雷无机也死了,而且死的毫无征兆,他甚至都不知道他们风雷家族的天仙老祖是怎么死的。

    但风如戟知道,这一切的源头,必然是那卓文,可以说,他将卓文深深地给恨上了,现在认出卓文的招式,他怎么可能会放过卓文呢?

    “阻我者,都得死!”

    风如戟声音极为的阴寒,只见他右手屈指一弹,顿时间,一道光华从其灵戒内涌出,化作一把数尺长的细剑,此剑表面刻录着密密麻麻的花纹,在这些花纹之中,闪烁着颇为诡异的风之能量。

    手握此剑,风如戟微微一挥,顿时无数的风刃席卷而出。

    “地仙圣器?”卓文目光虚眯,淡漠地道。

    “龙文,交出那卓文,我不为难你,甚至我风雷家族还会拿出足够的仙晶补偿你,如何?”风如戟道。

    毕青此刻却是有些慌了,他心中有着不祥的猜想,他紧紧地盯着卓文,内心极为紧张。

    卓文目光平静,道:“不交!”

    风如戟目光森冷,道:“既然如此,那就只能让你吃吃苦头了,这可不是我主动找你,而是你自己偏偏往枪头上撞的。”

    说着,风如戟右脚一踏,握着细剑,猛地虚空斩出,顿时间,周围数百丈的空气顿时逆流,密密麻麻的风刃竟是叠加在一起,形成一道百丈巨大的无形风刃。

    这道无形风刃速度极快,破空而起,朝着卓文这边暴掠而来,瞬间抵达卓文的面前。

    卓文静静站在虚空,屈指一弹,取出了五禽印,他右手点在五禽印之上,顿时五禽印涌出大量的青气,随后这些青气显化出虎、鹿、熊、猿、鸟五种形态的巨兽。

    五只巨兽咆哮而出,竟是直接合五为一,形成了一只拥有五颗头颅的巨大凶兽。

    此凶兽的五颗头颅分别是虎、鹿、熊、猿、鸟五种禽类的形象,其身躯犹如蛇躯,极为的庞大,足足有数百丈巨大。

    异兽仰天咆哮,瞬间掠至高空,蛇尾一甩,直接轰在了那百丈风刃之上,随后直接将风刃给溃散掉了。

    风如戟瞳孔微缩,他倒是没想到这龙文身上居然也有一件地仙圣器,不过,却也没有太在意,而是右手一捏诀,打在了细剑之上,旋即手持细剑,猛地斩出。

    呲呲呲!

    顿时间,风如戟周围千丈的气流开始逆转起来,形成了数千丈庞大的风刃,这风刃就犹如巨兽一般,轰隆隆碾压下来,砸在了五禽异兽头上。

    两者相撞,爆发出毁天灭地般的威能,恐怖的闷响,更是响彻云霄。

    原本躺在高空青麒麟身上的杨逸,此刻已经醒来,他俯视着下方的大战,目光闪烁,先是看了看卓文,随后他便是定格在了风如戟的身上,嘴角满是残忍地笑意。

    “风如戟,你好大的胆子,竟敢与我师弟作对,找死不成?”

    杨逸那懒洋洋的声音传来,使得风如戟脸色大变,他刚想回话的时候,一道呼啸之音自他的身后传来。

    风如戟暗叫一声不好,想要转身回击,却无奈的发现,他正在与卓文斗法,实在抽不出身来。

    砰!

    一张手掌如鬼魅般掠来,狠狠印在了风如戟的背部,随后风如戟闷哼一声,口中吐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无血,直接倒飞而出。

    而身处于他身后的杨逸,右手一抚,直接将风如戟手中的细剑夺了回来,笑道:“你这地仙圣器不错,送给我算了。”

    杨逸此话太混蛋了,风如戟听得只觉得吼间一甜,气得再次吐出一口鲜血。

    而在风如戟倒飞而出的瞬间,卓文目光一亮,瞬间掠至风如戟身前,手中五禽印猛地砸了下去,那五禽异兽再次掠出,此次足足显化出千丈庞大,碾压下来,欲要将风如戟彻底的湮灭。

    风如戟脸色难看,右手一掐决,随后咬破舌尖,喷出一口鲜血在空气之中,顿时间,这喷出的鲜血开始蠕动,化作了一颗血球。

    风如戟毫不犹豫的将这颗血球捏爆,随后一股股血色能量环绕在他的体表,形成一道血色的防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