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血球被风如戟吞噬的瞬间,风如戟体内的气息开始暴涨,原本被杨逸所轰击的伤势,此刻,尽数都恢复了过来,而且其气息更是趋近于地仙巅峰。

    风如戟根本就没理会杨逸,更没有理会卓文,而是双目阴森地盯着不远处的毕青,他低吼一声,脚掌一踏,瞬移而出。

    可惜的是,当风如戟刚瞬移而出的瞬间,无数的雷霆自其周围蔓延而出,瞬间将风如戟周围的空间给封锁了起来,而且这雷霆并不是普通的雷霆,而是血仙成仙之时的七彩劫雷。

    只见卓文右手托着金雷竹,在金雷竹表面,闪烁着浓郁的七彩雷霆,其恐怖的破坏力,让看的诸多武者都是暗暗心惊,连杨逸都是露出诧异之色。

    “七彩劫雷?这小子倒是不简单,身上居然还有这等东西。”

    杨逸深深看了卓文手中的金雷竹,静静地站在虚空,并没有打算插手的意思。

    七彩劫雷封锁了空间,风如戟的瞬移顿时失效,他目光森冷,右手一指点出,周围空气逆流,在其指尖形成数尺长的尖锐的长针,此长针表面无数漩涡环绕。

    “风梭指!”

    说着,风如戟右脚向前一踏,旋即指尖成剑,猛地对着前方的七彩劫雷点去,只听刺啦一声,风梭指直接抵在了前方的七彩劫雷之上。

    噼里啪啦!

    阵阵爆鸣之音响起,风梭指与七彩劫雷爆发出恐怖的余波,不过,七彩劫雷毕竟乃是成仙之时降落的恐怖雷霆,极为不凡,故而风如戟即使是使出风梭指,依旧难以破开。

    而且七彩劫雷更是犹如跗骨之蛆一般,顺着他的风梭指,猛地朝着他的臂膀涌去,使得风如戟不得不连连爆退,神色阴沉。

    而在风如戟退后的瞬间,卓文露出一丝笑意,随后他右手一探,从灵戒之内猛地抓出一道元神,此元神乃是上次击杀周军所得,威力比雷擎天那个要弱上许多,但足以让得风如戟受伤。

    在卓文取出元神的瞬间,薛辉和绝上老人倒还好,但那龙若府府主季飞龙和天水府府主水天泽却是神色大震,他死死地盯着卓文手中的元神,嘴巴张的大大的。

    两人隐隐能够感觉的出来,卓文手中的元神内,所蕴含的一丝周军的气息,毫无疑问,这元神是属于周军的,而风如戟所说的周军死在此子手里,应该是确有其事。

    “此子取出元神,想要干什么?难道是打算将其引爆嘛?这……”

    季飞龙和水天泽两人相视一眼,心神一颤,想到了一种不可置信的可能。

    杨逸目光虚眯,露出一抹精芒,饶有深意地盯着卓文手中的元神。

    风如戟瞳孔一缩,他死死地盯着卓文手中的元神,连忙道:“龙文,你想干什么?你我二人本无仇怨,你竟打算使用元神?”

    此刻,风如戟有些慌了,卓文他自然是不惧,但卓文手中的元神,他不得不惧,即使这元神只是地仙初期的,但若是自爆,对他依旧会造成不小的伤害。

    卓文咧嘴一笑,并没有回答,而是袖袍一挥,顿时周围密密麻麻的七彩劫雷开始收缩。

    随后,卓文更是以噬咒禁,在元神之上连点,原本封印在元神表面的无数咒印,此刻,竟是开始犹如锁链一般解开。

    当咒印全部解开的瞬间,一股恐怖的气息,顿时从元神之中暴掠而出。

    这股气息太恐怖,而且还开始越来越恐怖,越来越强大的趋势,仿佛随着时间推移,这元神表面开始爆发出极为炽烈的白芒。

    解开最后一道咒印后,卓文右手一张,将元神抛了下去,瞬间落在了那风如戟的身前。

    在元神落下的瞬间,其上面的气息终于是达到了极点,随后恐怖的白芒瞬间将周围尽数都包裹进去,犹如炽烈的骄阳的光芒。

    这一刻,风如戟心脏砰砰乱跳,他感受到一股死亡的恐惧,他毫不保留,直接将灵戒中所有的圣器尽数取了出来。

    虽说他的地仙圣器被夺,但他身上还有不少的天圣器,他此刻根本顾不上,一股脑儿的将这些能够保命的东西全部取了出来,环绕在他的周身,形成一层层防御。

    而风如戟心中更是不断咒骂卓文此人疯子,竟然为了一个并不是太相干的人,居然使用元神自爆,这实在太疯狂了。

    在风如戟做好这些防御之后,元神最终落在了他的面前,随后恐怖的气息猛地流泻而出,无数的白芒开始暴涌而出,朝着四面八方逸散而出,随后传来噼里啪啦的恐怖爆鸣之音。

    轰轰轰!

    元神爆炸太恐怖了,那爆炸的声音冲上九天,随后扩散开来,许多武者即使是站在远处,依旧被这道恐怖的爆炸声影响的只能捂住双耳,目光露出痛苦之色。

    随后,白色爆炸团开始膨胀,一直膨胀到了万丈范围,竟是将整个上空的风雷圆盘给彻底笼罩进去。

    嗖嗖嗖!

    坐在圆盘上的薛辉、绝上老人等一群人,皆是脸色微变,纷纷远离风雷圆盘,而杨逸则是目光微眯,右手抵在风雷圆盘之上,顿时间,风雷圆盘开始不断的扩增,一直扩增到万丈,犹如屏障一般,倒是将整个风雷城给挡在了外面。

    而卓文早已在元神自爆的瞬间,已经使用瞬移,掠出了数千里之外,他目光颇为诧异地盯着那恐怖的爆炸团,他倒是没想到这元神自爆的威力竟然这么恐怖。

    而且这还仅仅只是地仙初期的元神而已,若是使用江左梅的元神进行自爆的话,恐怕那等威力可以直接将这风如戟给炸死。

    爆炸持续的时间并不是很长,大约半柱香时间,这爆炸便是开始缓缓的收敛,一阵阵爆炸产生的云烟也是逐渐的消散。

    所有人都是目光投射而去,落在那即将消散的云烟之中,他们很想看看,在这等爆炸之下,风如戟到底如何了。

    云烟彻底敛去,随后风如戟的身影彻底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接着一道道倒吸凉气的声音接连响起。

    只见,风如戟此刻衣衫褴褛,那原本被他取出的一件件圣器,此刻更是变成了破铜烂铁,甚至有些更是已经成了无数的碎片。

    而更惨的就数风如戟,只见他全身血痕累累,甚至此刻身上还不断爆出一团团血雾,神色萎靡,气息更是虚弱到了极点。

    噗嗤!

    风如戟猛地吐出一口鲜血,他盯着卓文,目光终于是露出一抹恐惧之色,他沉声道:“龙文,你到底是想要干什么?即使你庇护那卓文,那也应该有个限度,拿出元神自爆对付我,是不是太过了?”

    此刻,所有人看向卓文的目光,充满了忌惮和恐惧,能够擅自拿出元神自爆当做攻击手段,绝对是骇人听闻的事情。

    若是他们拥有元神的话,绝对不会将其当做攻击手段,而是秘密保存起来,用以修炼之用,但此子却将其直接引爆,这行为太疯狂了。

    而往往这种疯狂的行为,最容易被别人所忌惮和恐惧,因为疯狂的人是毫无逻辑的,行事更是以拼命为主,没有谁愿意和疯子硬碰硬。

    卓文目光淡漠,只见他右脚一跺,顿时间,无数的黄泉水滴自他的体内暴掠而出,随后形成九根黄泉死针,而环绕在毕青周身的那根黄泉死针,此刻也掠至卓文身边。

    “知道我为何会对付你的真正原因了吧?”卓文嘲弄地道。

    风如戟瞳孔紧缩成针,嘴巴微微张开,他死死地盯着卓文,道:“你……你才是真正的卓文?”

    哗!

    当卓文显露出真实身份后,下方众人都是露出哗然之音,原本众人以为那毕青才是卓文,现在峰回路转,真正的卓文竟是这龙文,而那毕青只不过是一个幌子而已。

    毕青露出苦笑,他现在也终于是知道,他成了卓文的诱饵了,目的是引诱出这风如戟,让他卓文有一个正当的出手理由。

    不过,毕青心中并无怨恨,因为卓文已经在方才传音给他,事后会补偿他的,而他也并没有收到太大的实质性的伤害,故而此次对他乃是有益无害的。

    “对!我就是卓文,今日我来是为了讨债的!”

    说着,卓文一步跨出,瞬间掠至风如戟身前,右手一指点出,顿时间,十根黄泉死针犹如十道长虹,猛地朝着风如戟周身要害刺去。

    风如戟目光凝重,但更多的是愤怒,这卓文实在太可恨了,竟是将他当猴耍,他绝饶不了这卓文。

    “今日老夫定要杀了你!”

    风如戟怒啸一声,双手猛地一捏诀,随后再次咬破舌尖,狂喷出一口鲜血,顿时间,他身上的气息再次暴涨,而风如戟的神色却越加的萎靡。

    卓文知道,这风如戟是牺牲自身的精元来硬生生提升自己的气息的,而这种损人不利己的秘法,极为的阴狠毒辣,副作用必然极大。

    但风如戟却顾不上这么多,此刻他唯一的念头,就是杀死眼前的卓文,不顾一切的杀死。

    风如戟很清楚,雷擎天和风雷无机的死,瞒不了太久,一旦被中土其他势力知道,他们风雷家族必将危险。

    风如戟自知无力回天,所以定要杀死卓文,出一口心中的恶气,哪怕牺牲性命也在所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