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有其人?是谁?”

    卓文目露诧异之色,在这混沌神庙之中,他除了认识眼前的神主以及那古老以外,他好像并没有认识的人了吧。

    而且那古老脾气并不算好,当初对他卓文也没什么好感,万不可能会亲自接见他的才是。

    神主却是微微一笑,却并没说话,而是看向大厅右边的角落处,只见在那角落内,一道身影缓缓走出。

    卓文移目看去,却是瞳孔微缩,不由得沉声道:“没想到是前辈你……”

    “哈哈!卓文,我们又见面了,现在你见到我是不是很吃惊啊?”

    这道身影缓缓地从阴影之中走出,旋即露出其壮硕的身影,此人看上去年过三十,全身穿着宽松的僧袍,头上光滑如镜,此刻带着一抹淡淡地笑容。

    此人不是别人,竟是当初卓文从罗烟鲸内救出来的斗战佛魔圣释羁。

    之前释羁想要去查证一下当年之事,便是与卓文分开了,却是没想到现在竟是在混沌神庙中遇见了。

    卓文知道,释羁出现在这混沌神庙之中,应该不是无的放矢,恐怕是打算在混沌神庙之中打听一些当年真相,毕竟混沌神庙能够传承至今,恐怕对于万年前的浩劫必然也是有所记录。

    “你们二人若是有要事相谈的话,窦某就不打扰了!不过希望释兄可不要忘记答应过窦某之事啊!”

    神主深深地看了释羁一眼,旋即便是长笑一声,准备离开了此处大厅,不过卓文却是忽然开口道:“神主前辈,当初你答应过晚辈的事……”

    神主身影一顿,却是头抬也不抬地道:“卓文小友,你放心,我窦华自然是说到做到,此次神战你若是获得第一战神,那么本座自然会亲自请古老来救治你的妻子!”

    说完,神主便是大踏步地离开了大厅,只留下卓文和释羁二人。

    释羁颇为忌惮地瞧了一眼离去的神主,旋即他盯着眼前的卓文,沉默片刻后,他低沉地道:“卓文,你不该来此处的,即使你能够获得进入上古战场的资格,但那上古战场乃是是非之地,你实力不错,但还远没有达到在上古战场自保的地步。”

    卓文看了看释羁,笑道:“释羁前辈,我知道你说这个是为我好,不过我此次参加神战,是有必须要做的事情,和必须要救的重要的人,所以我不得不来!”

    卓文的倔强,让得释羁深深看了卓文一眼,轻叹道:“既然如此,我也不再说劝告的话了,免得你说我唠叨,仙术问佛魔变修炼的怎么样了?”

    “勉强修炼到问佛,应该达到了小成的程度!”卓文沉声道。

    释羁撇了撇眉毛,道:“你施展一式让我看看!”

    卓文一怔,旋即看了看周围大厅道:“就在这里?”

    释羁却是哈哈一笑,道:“对,就在这里,你放心好了,这座神殿乃是真仙圣器,以你的实力,根本无法对这内部造成什么损害,尽管施展出来我看看,这式仙术乃是我所自创的,威力不俗,你若是全部悟透的话,对你参加此次神战有不小的帮助。”

    闻言,卓文点点头,旋即他深吸一口气,默默调动体内仙元,旋即双手合十,顿时仙元脱体而出,竟是转化成万丈佛光。

    “我问佛曰: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

    恐怖的佛光冲天而起,佛光逐渐蠕动融合,形成一道巨大的古佛虚影。

    这道古佛虚影一出现,便是捏起兰花指,屈指一弹,顿时间,其周围无数的落花和落叶飘零,洋洋洒洒,看上去绚烂而多姿多彩。

    释羁瞧着这具古佛虚影,目光露出满意之色,卓文能够在这半年时间,将问佛领悟到这等地步,实为不容易啊!

    “卓文,你且看看我所施展的真正的问佛!”

    释羁哈哈一笑,旋即同样是双手合十,其后脑勺竟是浮现一道光轮,随后其身上爆发出数百万丈恐怖的佛光。

    这些佛光太过于恐怖,整个大厅在这佛光出现的瞬间,都是轰隆隆的震动起来,好在释羁出手比较分寸,倒是留了几分力,这才没有引起大殿更加剧烈的反应。

    数百万丈佛光猛地汇聚在一起,最终形成一道只能让人仰望的巨大古佛虚影。

    当这道古佛虚影出现的瞬间,释羁缓步踏出,来到了古佛身前,只见他抬起头,静静凝视着上方的古佛虚影,低声喃喃道:“我问佛曰: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一禅一菩提!”

    当他此话刚说出口,只见古佛虚影身前,竟是生长出漫天落英纷飞的巨大菩提树。

    这棵菩提树就这样屹立在释羁面前,随后释羁盘膝坐在了菩提树之下,低声念诵着,只见一道道犹如实质的经文,自他的口中倾吐而出,掠至虚空之上,萦绕在古佛虚影周围。

    此刻,释羁所施展而出的古佛虚影,比卓文身前的古佛虚影不知要壮大多少,若是真的要比较的话,就是成年人与幼儿的差别。

    而且卓文还发现,释羁所施展而出的古佛虚影身上,充斥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灵动,而之所以有这样的感觉,恐怕与那坐在菩提树之下,盘膝而坐的释羁所念诵出来的经文有着极大的关系。

    有了这个发现之后,卓文凝神静气,开始静静倾听着释羁所念诵的经文,并且极为认真的一字一句地记了下来。

    兴许是发现卓文在倾听,释羁故意放慢了语调,并且在不断的重复着经文内容。

    随着不断的倾听,卓文双目露出明悟之色,旋即他来到自己身前的古佛虚影面前,低声道:“我问佛曰: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一禅一菩提!”

    刚说完,在古佛虚影面前,一棵菩提树缓缓地生长而出,而卓文掠至菩提树下,盘膝而坐,开始缓缓念诵着释羁方才所念的经文。

    随着不断的念诵,卓文忽然发现,其身后的古佛虚影,竟也是露出灵动之色,而且有着经文加身,古佛虚影身上的气息,竟也是犹如洪水猛兽一般,不断的暴涨,比之前竟要浩瀚澎湃了太多。

    当卓文逐渐从菩提树下清醒过来后,他发现周围的古佛虚影早已消失,而对面释羁则是静静地看着自己。

    瞧见卓文醒来,释羁笑着道:“这才是真正问佛的仙术,之前你虽是懂得了皮毛,却并没有懂得问佛的精髓。”

    卓文一抱拳,沉声道:“多谢释羁前辈指点!”

    “此乃小事,不必如此!”释羁摆摆手道。

    嗖!

    此刻,卓文眉心蓦然掠出一道黑芒,显化出小黑的身影,只见小黑深深地看着释羁,沉声道:“你在这混沌神庙查到了当年所发生的真相了?”

    释羁目光闪烁,道:“我只查到了一部分,剩余的一部分,唯有帮助那神主窦华打开上古战场才能得到。”

    “那你可否把你所知道的告诉我们?”小黑颇为热切地问道。

    当年,仓颉虽是它的主人,但在这种重大事情上,仓颉并没有过多的给它透露,这也导致小黑对于当年浩劫的真相,一直都是颇为的模糊。

    “你可知道,当年天铠大陆站在巅峰的化神强者仓颉,其实并不是真正的化神境,而仅仅只是半神而已,这半神与半仙差不多,其境界超过真仙,但却弱于化神,与真正的化神还有半步之遥。”释羁道。

    小黑目光虚眯,道:“主人那么强大的实力,也仅仅只是半神?”

    释羁点点头,道:“而当年浩劫的源头,据说就是一名自星空而来的真正的化神强者所制造的,而罗烟鲸和天虫都是这名化神强者所带来的,据说这两种恐怖的怪物,仅仅只是这化神强者所饲养的家畜一般的存在。”

    此话说完,小黑和卓文皆是瞳孔微缩,特别是卓文,心中充满了不可置信之色。

    他对于天虫并不了解,但进入过罗烟鲸体内的他,深知罗烟鲸的恐怖,这样的强大存在,仅仅只是人家饲养的家畜般的存在,这让卓文心中极为的不平衡。

    不过,他也知道,化神强者这等级别的存在,拥有着超乎他想象的力量和手段。

    “嗯?也就是说,造成万年前浩劫的,就是这真正的化神强者了?”小黑眉头微蹙地道。

    “应该是,这名化神强者不知什么原因,入侵天铠大陆,随后便是引起了大陆无数武者的反抗,特别是万年前那仅有的几名本土的神境强者在仓颉大人的带领下,与那化神强者大战在一起,至于最后的结果到底是怎样的,我却是不知道了!”释羁苦笑道。

    “那么那名化神强者为何要入侵天铠大陆呢?以化神强者的实力,我们天铠大陆好像并没有什么东西是值得这等存在需要的吧?”卓文提出疑问道。

    释羁摇摇头,道:“此事我也不得而知,当年的具体情况我并不是很清楚,仅仅只是从混沌神庙中的一些只言片语的记载中推算出来的,而且那窦华只给了我一部分的资料记录,另一部分只能等此次打开上古战场之后才能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