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韵然姑娘到底是想要表达什么意思呢?”

    卓文眉头微蹙,方才韵然的一系列话,看上去毫无关联,但若是细想的话,却是有些古怪,或者说,里面好似蕴含着韵然想要隐晦表达什么事情。

    想了半天,卓文却是想不出任何的所以然来,最终只能摇头苦笑,但他却是开始暗自留意起韵然所在的那处阁楼。

    当韵然和中年女子彻底消失在卓文视线中后,卓文右手轻轻摸了摸左边肩膀,方才韵然临走前轻拍了拍他的左肩的举动颇为的奇异。

    “嗯?”

    在他的右手探入左肩的瞬间,他只觉得掌心一热,随后他手掌一翻,便是瞧见掌心处竟是浮现出一行字。

    “三日后子时,此处相见,有要事相商!”

    这行字仅仅只是出现了片刻,便是随风消散,犹如细砂一般。

    卓文目光闪烁,旋即便是恢复了平静,而此刻,那带路女子林夕也走了过来,毕恭毕敬地将卓文带回其所在的住处。

    “大人,没想到您还认识太阴战场之人,不过在此处,您还是小心点太阳战场之人,太阴之主和太阳之主天生犯冲,经常作对,一言不合,就有可能大打出手,若是让太阳战场之人知道您与太阴战场之人认识的话,恐怕免不了会有一些麻烦。”

    在临走之前,林夕颇为敬畏地说了一句,便是退出了宫殿。

    而卓文蓦然一震,他很快想起了韵然体内的那诡异的阴阳之气,那阴阳之气中阴气居多,在极阴之中蕴含着一丝极阳。

    而且这两股阴阳之气并不是融洽的结合在一起,而是两者相冲,仿佛冤家一般,在韵然的体内不断的交击着。

    “韵然体内的阴阳之气相冲,不正应和了那原本不和的太阴之主和太阳之主。”

    “之前韵然姑娘还问过我,如何让桃花保持永久的盛开,不至于中途夭折,此话其实是在说她自己,也就是说,她现在的境遇就犹如即将凋零的桃花一般,随时都有可能凋零陨落。”

    “而这一切必然是其体内的阴阳之气所引起的,而这阴阳之气应该是韵然故意显露给我看,提示我这阴阳之气指的是太阴之主和太阳之主。”

    “而韵然后面又说,可惜的是,时间最是无情,总是一丝不苟的执行着原有的铁律,从不会拖迟。此话的意思恐怕是……”

    卓文目光虚眯,沉声道:“她的时日已经不多了!”

    “在韵然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从韵然的提醒来看,此事与太阴之主和太阳之主有关系,但无论是太阴之主还是太阳之主,两者都是站在中土的绝顶大人物,这样的人物又怎么会对韵然这么个小人物下手呢?理由又是什么呢?”

    卓文在房间内踱来踱去,百思不得其解韵然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看来只能等三日后子时,韵然来了之后,应该会有所解释的。”

    卓文索性也不再胡思乱想,而是盘膝坐在房间内,默默等待着三日后的到来。

    此次神战并没有那么早开始,之前释羁就已经提醒过他了,毕竟在神战之后,便要打开上古战场,这一切是需要人力、物力和时间的,没有那么快。

    时光流逝,三天时间很快便是过去,当第三天夜幕降临,夜深人静之时,卓文缓缓睁开双目,旋即,便是右脚一跨,离开了住处,很快便是来到了上次所在的广场上。

    此刻,广场万籁俱寂,在广场中央的喷泉前,一道倩影背对着卓文所在的方向。

    “韵然姑娘?”卓文目光闪烁,轻轻呼唤了一声。

    倩影娇躯一颤,旋即缓缓转身神来,美眸复杂地看了卓文一眼,沉声道:“卓文,此处不方便谈话,你随我来吧!”

    说完,韵然便是朝着前方幽暗处走去,而卓文沉吟片刻,也是跟了上去。

    在前方尽头,是一处颇为复杂的假山,韵然带着卓文绕了好几个弯,最终停在了一处低矮的假山面前。

    只见韵然双手一捏诀,旋即轻轻搭在了这假山的表面,旋即便是传来颇为沉闷的声音,接着假山裂开一道口子,露出了幽深的甬道。

    卓文目光虚眯,此地毕竟是混沌神庙的地方,这韵然居然会知道这么一处机关密室?

    兴许是感受到身后卓文的迟疑,韵然轻叹一声道:“卓兄,你是在怀疑我为何会在混沌神庙知道这么一间密室吧?此处密室是太阴之主所留,是得到神主窦华的允许才留下的,而我曾进入过此地数次,对于此密室极为熟悉。”

    “你现在进入此地,太阴之主难道会不知道吗?”卓文沉声问道。

    韵然却是摇摇头,道:“你大可放心好了,今日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正是无数年来太阴之时,太阴之主早早就闭关修炼了,在其闭关期间,是不会散开神识探查周围的,所以我才会选这个时候与你见面。”

    卓文略微沉吟,道:“我们进去吧!”

    两人顺着阶梯,一路沉默无言地走下去,很快便是到了尽头。

    在阶梯尽头,乃是面积极大的石室,这石室四周都镶嵌着冰蓝色的圆珠,散发着冰冷的寒光,而且这股寒光还散发着彻骨的森寒,让人不寒而栗。

    “这是……”

    当卓文目光落在石室中的景象瞬间,瞳孔不由得微微一缩。

    只见石室之中,充斥着冰蓝色的寒气,而在寒气笼罩之下,竟是密密麻麻林立着一座座冰柱,而在冰柱之中,竟是冰封着一具具赤身裸体的女子尸体。

    这些女子大多数年纪不大,但其尸体却并不是完整的,而是残缺不堪的。

    其中有的乃是无头女尸,有的双臂残损,有的只剩下一手一脚,更有甚者只剩下一具躯干,而这些女尸都有一个共同点,那便是她们死前的表情都极为的恐惧,仿佛看见了某种不可思议的恐怖事情。

    而站在卓文身边的韵然,盯着石室中的一具具女尸,美眸中充满了悲哀和无奈。

    “她们都是太阴之主的试验失败品,或许我就是下一个实验失败品!”韵然苦笑地道。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瞧着眼前的一幕幕,卓文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同时对于那素未蒙面的太阴之主更加的忌惮了。

    韵然美眸闪烁,道:“太阴之主修炼足有九千载,乃是与神主窦华同一时代的天才,他修炼速度很快,而且其修炼之法更是另辟蹊径,舍弃了元气,而是以阴气来取代修炼。”

    “在仙气退化,只有元气的道艰时代,他另辟蹊径,使用阴气取代仙气,无疑是极为明智的选择,这也是他能够成为现在中土巅峰巨擘和掌控太阴战场的主要原因。”

    “但是,他的这种修炼之法有利也有弊,而且随着修炼到后期,其弊端极大,因为一般的阴气已经无法满足太阴之主,他必须要寻到更为强大的阴气才行。”

    说到这里,韵然轻叹道:“为了寻找到这等强大的阴气,并且助他顺利突破现在境界的桎梏,他于是开始了各种各样的实验,而眼前这石室其实就是太阴之主其中的一处实验室。”

    “这里主要研究的便是,太阴之主将自身的阴气引入拥有处子之身的女子体内,若是能够撑过阴气的侵蚀的话,其女子体内将会蕴生出一股蕴含着极阳的极阴之气,这种方法是太阴之主从太阳之主的功法中感悟而来的。”

    “而现在呈现在你眼前的无数具女尸,其实就是那些没能撑过阴气侵蚀而陨落的失败品。”

    卓文目光一凝,静静地盯着韵然,沉声道:“那你……”

    韵然道:“我想以你的眼力,之前应该是看到我身上的状况了吧?我虽然撑过了阴气的侵蚀,并且还因此蕴生出一丝极阳,但我的情况我知道,我的身体已经达到了极限。”

    “极阴和极阳每一次交错,对我的身体所造成的伤势,是难以估量的,过不了多久,我恐怕也会成为这些女尸中的一员!”

    卓文沉默片刻,他深深看着韵然,右手一探,抓住了韵然的玉手,不一会儿,卓文的脸色变了,变得极为的阴沉和难看。

    此刻,韵然体内的生机早已被极阴和极阳所取代,而且随着两种能量不断在其体内缠绕,韵然的生机正在迅速的敛去。

    这股极阴和极阳太恐怖,以卓文现在之能,想要驱除根本不可能,或许释羁前来还有些可能,但也不能保证,因为现在韵然的生机犹如即将凋零的花朵一般,全部被极阴和极阳所吸收而去。

    等到韵然的生机彻底消失,也是这股极阴和极阳最为强大的时候,那时候韵然的死期也就到了。

    卓文深吸一口气道:“韵然姑娘,我能帮你什么吗?”

    韵然却是苦笑道:“现在我已经无力回天了,即使是太阴之主亲来,恐怕也救不了我了,因为这种生机的流逝是单方面的,不可逆转的,等到黎明到来之后,太阴之主就会从闭关之处出来,然后会来到我身边,取走我身上的这股蕴含着极阳的极阴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