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片大陆中央处,伫立着一座水晶高塔,在塔内,盘膝坐着一道倩影。

    此女有着粉红的瓜子脸,身穿一件暗花金枝线叶菱锦琵琶襟皮袄。乌油油的青丝,头绾风流别致葫芦髻,脚上穿的是色乳烟缎攒珠小靴,整个人显得瑰姿艳逸。

    若是近看的话,此女的面貌并不算是倾国倾城,但若是仔细看的话,却是发现此女绝对是极为耐看,越看越顺眼和舒服的那种。

    因为此女全身上下,充斥着一股安详宁静的气息,即使是看上一眼,也能让躁动的心彻底的平静下来,这是一种极为独特的气质。

    此刻,此女身后阴影中,一名中年男子缓缓走了出来,他静静地看着女子的背影,沉吟片刻,道:“辰雁,此次袁弘文打算亲自前来仙市,据说带来了上古灵丹,他指名要与你交易。”

    此女缓缓睁开双眸,在她的眸子中充斥着湖水般的湛蓝,看上去幽光闪烁,有着一抹奇异的感觉。

    “父亲,我知道了,既然是上古灵丹的话,那我就和袁弘文进行此次的交易吧!”姬辰雁平静地道。

    中年男子目光闪烁,沉声道:“这袁弘文恐怕是假借此次的交易,欲要亲近与你,辰雁,若是你不想见袁弘文的话,可以不必勉强!”

    姬辰雁美眸平静,她转过身,静静地看着中年男子,道:“父亲,此次我并不是勉强,而是那上古灵丹确实是对我有用,此次我与袁弘文只谈交易,不谈其他。”

    语毕,姬辰雁若有所觉,美眸微抬,看上窗外,随后她脸色微微一变,沉声道:“有人在破仙市的禁制!”

    说着,姬辰雁玉足一踏,犹如轻灵的蝴蝶一般,消失在了原地,而中年男子目光如炬,身子一晃,也是消失在了塔内。

    咔擦!

    只见,碎片大陆上空,无数的裂痕开始涌现,仿佛碎片大陆上方的天空裂开了一般,看上去极为的恐怖骇人。

    而仙市中的许多地仙都是瞳孔微缩,当然除了地仙以外,还有不少都是托关系进来的半仙,他们都是目露惊惧地看着这一幕。

    仙市的禁制,乃是永生家族一名天圣师联合十多名玄圣师一起布置下来的,其坚固程度,绝对是超乎想象。

    但现在,竟是出现了裂缝,而当所有人目光投射而去的瞬间,旋即便是瞧见了在入口处,一名神色冷漠的青年,右手手臂裸露,无数咒印在其手臂中浮现环绕,而他的指尖更是被无数的咒印形成的漩涡所充斥着。

    只见这名青年右手如电,迅速在那禁制表面点出,每一次点出,禁制都会剧烈的震动,随后那禁制表面的裂痕也变得越加的密集。

    “那是……卓文?这煞星居然懂得禁制破解之法?是哪个杀千刀的将这煞星关在外面,不放进来的?”

    “妈的,守门的是哪个兔崽子?连卓文都不认识,脑子被门挤了吧?”

    “……”

    仙市之中不乏地仙级别的强者,在瞧见了那神色冷漠的青年后,立马就认出了其身份。

    此子可是卓文啊,当初连太阴之主那等存在的东西都敢抢,甚至其背后还有一名真仙级别的后盾,最后使得太阴之主这等存在都只能不了了之。

    这在一个月前,就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了,现在卓文居然破阵,毫无疑问,是被阻拦在外面,不然人家不会故意破坏仙市的安宁的。

    当然,更多人心中极为震惊,没想到这卓文居然还懂得破阵之法,竟然可以将仙市的禁制破解到这等程度,实在有些惊世骇俗,也更让不少人对卓文越发的忌惮。

    若说之前是因为释羁的原因而忌惮这卓文,那么现在这些人全部都已经改变了想法,也开始忌惮起卓文本人了。

    此刻,那负责仙市入口处的男子,吓得双腿发软了,他知道现在事情真的闹大了,卓文将禁制弄出这么大的动静,他是难辞其咎啊。

    “你这个疯子,这里可是仙市,你居然敢破坏禁制,你完蛋了,我们永生家族绝对饶不了你,你还不快快停手,跪在地上求饶道歉?”

    男子声色内荏,依旧试图以永生家族来压卓文。

    卓文却是笑了,他冷冷地道:“执迷不悟的不是我,而是你才对,若不是你不放我进去,我会破坏禁制?我会如此兴师动众?现在你还想威胁我,那好,这禁制不要也罢!”

    说着,卓文森然一笑,右手五指猛地一变,连连在禁制表面瞬间点出,顿时间,噬咒禁的威能被卓文发挥到了极致。

    砰砰砰!

    随后,禁制表面传来连绵不断的爆鸣之音,随后整个禁制开始不断的塌陷,最终碎成了无数的碎片。

    在无数塌陷的碎片之中,卓文如神似魔,在无数道惊愕的目光之中,缓缓的进入了仙市的入口。

    “这家伙……进入仙市的方式还真是霸气啊!”

    在呆愣的武者当中,有人不由得轻声喃喃,目光中充满了忌惮之色。

    “你……胆子太大了!”

    那守门的男子气得发抖,双目赤红,犹如失去理智的猛兽一般,猛地朝着卓文飞扑而去。

    他知道,禁制被破,他难辞其咎,恐怕接下来他就要受到家族的惩罚,而想到那惩罚的可怕后果,他就感觉到不寒而栗。

    一想起那可怕的后果,此人对于卓文便是充满了滔天的恨意。

    卓文淡淡地瞧着那直掠而来的男子,右手五指点出,无数咒印虚空掠出,密密麻麻,瞬间将男子包裹进去,随后那男子便是直接被禁锢在了半空,一动不动。

    “我无意与你们永生家族为敌,但你实在太过了,这仙市本就是一场交易的盛会,既然有需求,那么谁都有资格进入里面进行交易,而不是如你这般看到修为低微的武者就要进行区别对待。”卓文淡淡地道。

    男子不断的挣扎,可惜的是,噬咒禁的力量极为的强大,他越挣扎,噬咒禁便是越紧缩,将他紧紧勒住,并且还伴随着全身骨头咯吱脆响之音,仿佛体内许多骨头都碾碎了一般。

    嗖嗖!

    忽的,两道破空声掠来,只见一道倩影与一名中年男子,肩并肩地掠来,其中女子虽不是绝色,但其身上所透露而出的那股宁静的气质,却是让得卓文眼前一亮。

    而且站在此女身边的那中年男子,身上的气息极为的不弱,恐怕起码也是地仙巅峰的修为。

    “是姬辰雁,没想到将永生家族的姬辰雁都引出来了!”

    薛辉和绝上老人二人掠至卓文身边,两人双目放光地盯着姬辰雁,目光中皆是露出痴迷之色。

    虽说姬辰雁的姿色与慕辰雪要差上一些,但其身上的气质却极为的独特,正是这股气质,所以使得姬辰雁反而增添了不一样的风情。

    “她就是姬辰雁嘛?”卓文上下打量着姬辰雁,并没开口。

    只见姬辰雁先是看了眼那被噬咒禁禁锢住的守门男子,随后美眸便是落在卓文身上道:“你就是最近声名远扬的卓文吧?不知道卓兄为何如此暴力,竟是强闯仙市,可否给个解释?”

    姬辰雁的声音很好听,清脆悦耳,犹如黄莺般,让人听之心旷神怡。

    “此事还得问问你们仙市这守门之人,此人故意刁难我等,不让我等进入仙市,并且还扬言卓某修为低下,想要进入仙市,必须要缴纳一千仙晶才行,难道你们仙市真的是规定地仙以下的武者,想要进入仙市,必须要缴纳一千仙晶嘛?”卓文淡淡地道。

    “辰雁小姐,家主大人,你们可不能听此人胡言乱语,小人根本就没刁难他,明明是他刁难我才对,小姐,家主,你们可要为我做主啊!”守卫男子慌不择言地道。

    中年男子一言不发,来到那男子面前,袖袍一挥,顿时将男子身上的噬咒禁解开,此举让得卓文双目眯起危险的弧度,不过接下来中年男子的举动,却是让得卓文目光一凝。

    啪啪啪!

    只见中年男子毫不犹豫地给了守门男子数个巴掌,连续不断的巴掌声,更是连绵不绝的响彻而起,那守门男子顿时间,脸颊高高隆起,混着碎牙的血水猛地吐出,神色萎靡不振。

    “你瞎了眼了吗?眼前此人乃是卓文,这等人物你居然还将其拒之门外,还因此将仙市的禁制给搭了进去,你可真的是守得一手好门啊!”中年男子瓮声瓮气地道。

    说完,中年男子拉着守门男子,来到卓文面前,极为珍重地对着卓文道:“卓文小友,此人随便你处置,即使杀了他,我们永生家族也不会有任何怨言的。”

    守门男子直接懵掉了,他现在才回过神来,特别是当中年男子将他交给卓文的瞬间,他意识到自己惹上了不该惹的存在。

    此刻,守门男子连肠子都悔青了,在中年男子将他拖到卓文面前的瞬间,他连忙跪在地上,连连对着卓文磕头道:“卓大人,是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大人能够饶过小人这一次。”

    砰砰砰!

    守门男子跪在地上,一个个响头磕着,极为的卖力恳求卓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