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文目光越过那守门男子,落在了其身边的中年男子身上,拱拱手笑道:“姬家主,这一切都是误会而已,既然误会解开了,我现在应该能够进入仙市吧?”

    眼前的中年男子,薛辉已经秘密传音给他介绍过了,乃是永生家族的家主姬流云,而中年男子身边那拥有着独特的宁静气质的女子,就是极富盛名的姬辰雁。

    姬流云的这副作态,明显是给足了卓文面子,所以卓文也不好得寸进尺,毕竟永生家族身为九大圣符家族排名第一的势力,其底蕴极为深厚,卓文自然知道见好就收。

    姬流云洒然一笑,旋即从袖袍中取出一枚白玉,递给卓文道:“卓小友,此次是我们永生家族做的不对,这白玉在仙市内可以抵一万仙晶,小友完全可以用这白玉在仙市内购买需要之物。”

    卓文目露诧异之色,这姬流云还真是大手笔啊,一万仙晶可不是小数目,对于大多数地仙来说,这可能就是他们大部分的家产了,但这姬流云眉头都不皱一下就交给了卓文。

    在薛辉、绝上老人以及其余众多地仙武者羡慕的目光中,卓文收下白玉,对姬流云一抱拳道:“多谢姬家主,卓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见卓文收下白玉,姬流云嘴角笑意越发的灿烂,旋即他看向身边的那守门男子,冷哼道:“还不给我滚?以后你就不用再来仙市了,还有永生家族也容不下你这样的大牌,来人,将其带下去!”

    守门男子嘴角满是苦涩,被两名壮汉一左一右提着带了下去,众人不难想象,此人接下来恐怕会被永生家族逐出家族,境遇之糟可想而知。

    在守门男子带下去的瞬间,仙市深处又是掠出一名长袍老者,这名老者目光锐利如鹰隼,迸发着难以逼视的光芒。

    嗖!

    老者速度极快,瞬间掠至仙市入口,他的周身充斥着极为浩瀚的仙力。

    “天圣师?”卓文目光微凝,低声喃喃道。

    “家主!方才我在仙市之内闭关刚出来,便是发现仙市周围的九转大阵被破了?是谁胆子这么大,竟然敢破坏仙市的九转大阵?咦……”

    老者目光极为的不善,不过当他掠至入口处的瞬间,目光顿时落在了周围被破的禁制之上,随后他越看目光越感兴趣,沉声道:“居然不是以蛮力破坏的,而是以一种奇异的手法破开的?破阵之人是谁?”

    当这名老者掠来的瞬间,姬流云和姬辰雁都是不敢怠慢,其中姬流云对其点点头,旋即指着卓文苦笑道:“此阵是这位卓文小友所破解的,不过这是一场误会,还请周奕先生莫要见怪,也不要怪罪卓文小友头上。 ”

    周奕上下打量了卓文一眼,目光略有些炽热地道:“方才我看了下周围的破阵痕迹,此等破阵手法不简单,至少老夫从未见过,可是古禁之法?”

    卓文目光虚眯,眼前这名为周奕的老者不简单啊,居然单单从破阵的情况就直接推断出他所使用的乃是古禁之法,倒是让得卓文升起一丝敬佩之心。

    而且看这老者的目光,除了一抹狂热以外,并无其他的意思,恐怕眼前这老者应该是个对禁制极为痴迷之辈,不然也不会露出这等狂热的神色出来。

    卓文沉默不言,只是微微点头。

    老者双目露出精芒,哈哈一笑,极为热情的来到卓文面前,笑道:“卓文小友,可否到老夫寒舍一叙?你放心,老夫绝无二心,而且以你现在的背景,老夫还不敢随意动你。”

    卓文沉吟片刻,最终微微点头,道:“可以!”

    “哈哈,小友真是爽快,既然小友答应,那我们就先走一步吧!”

    老者哈哈一笑,旋即对着姬流云和姬辰雁点点头,便是带着卓文深入仙市内部。

    瞧着那离去的二人,姬流云和姬辰雁皆是露出无奈之色,周奕乃是他们永生家族唯一的一位天圣师,而且这周奕还极为的不简单,据说距离仙圣师只有半步之遥了。

    按理说,这样强大的天圣师巅峰的存在,应该会被混沌神庙邀请过去成为混沌神庙的高层才对,不过周奕却并没有。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永生家族的老祖曾对周奕有恩,而且在周奕早年的时候,给过他不少的帮助,为了报恩,周奕才留在永生家族的。

    当然,以周奕的实力和地位,永生家族基本是将其奉为上宾,即使是家主姬流云和天之骄女姬辰雁都是对其客客气气的,毕竟人家留在他们家族里,已经算是他们家族天大的幸运了。

    而薛辉和绝上老人相视苦笑,他们也没料到会发生这一茬事情,不过,两人都有卓文的联系方式,所以决定先进入仙市逛逛,等到卓文出来后,应该会第一时间联系他们二人的。

    碎片大陆极大,而仙市仅仅只是占据了这碎片大陆的十分之一而已,其余地方除了一望无际的荒漠以外,别无他物。

    这是一处极高的悬崖,在悬崖顶端,一条匹练般的瀑布倾泻而下,落在下方的巨石之上,发出哗啦啦的清脆水流之音。

    在瀑布不远处,伫立着一座极为优雅的木制阁楼。

    一道长虹掠来,显现出两道身影,其中一名老者指着那木制阁楼笑道:“卓文小友,此处就是老朽的住处,你随意!”

    说着,老者袖袍一挥,那木制阁楼表面顿起阵阵涟漪,显然这阁楼周围布置了不弱的禁制。

    “古禁随风阵?”

    卓文目光虚眯,露出一抹讶异之色,他倒是没想到眼前木制阁楼周围所布置下的,竟也是一种古禁,而且这等古禁还极为的不弱。

    “看来小友对于古禁果然是有所研究啊,先进入老夫寒舍小憩一番吧!”

    眼见卓文迅速认出阁楼外的古禁,老者目露欣赏之色,对于卓文更是多了一份认同。

    两人进入阁楼后,便是有两名扎着发髻的小童,摆列两座案条,在案条上斟了两壶茶水。

    两人落座后,老者笑着道:“卓文小友,老夫名周奕,冒昧让小友来到老夫寒舍,还望小友不要介意啊!”

    卓文摆摆手,道:“前辈多虑了,前辈此处环境优雅,安静恬淡,他人恐怕还求之不得呢,哪里会有介意之说。”

    周奕哈哈一笑,品了几口茶水后,他看向卓文,沉吟片刻,道:“小友,从你破解周围手法可以看出,小友应该是传承了上古某种极为强大的禁制之法吧?不知小友能否告知那古禁之名?”

    “小友不必误会,实在是老夫对于古禁太过于痴迷,所以才会冒昧一问,若是小友不愿意透露的话,也没关系!”周奕连忙道。

    卓文目光闪烁,却是笑道:“这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这古禁名叫噬咒禁,不知前辈是否听说过?”

    周奕目光一震,有些惊讶地道:“上古十大禁制之一的噬咒禁?小友还真是福源不浅啊,居然能够得到这等强大古禁传承。这等古禁你若是修炼到大成的话,恐怕即使你未突破天圣,但以噬咒禁恐怕都能够轻易击败天圣师了。”

    卓文没有答话,他静静地看着周奕,他知道周奕将他招来此处,必然是有要事,所以他索性就等着周奕打开话题。

    周奕目光闪烁,他一咬牙,道:“卓文小友,你也知道老夫对于古禁极为的痴迷,或者说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了,你这噬咒禁对于老夫很重要,老夫愿意用任何代价,从你手里换取噬咒禁修炼之法。”

    卓文目光虚眯,他依旧是静静地看着周奕,他知道既然周奕说出这等话语来了,恐怕其所兑换之物必然极为的珍贵。

    “小友可认识此物?”

    犹豫片刻,周奕从袖袍中取出了一片紫色的叶片,此紫叶外形很像一名刚出生的婴儿一般,闭着双目,栩栩如生。

    “紫婴叶?”

    卓文猛地站起身来,目光怔怔地盯着那紫色叶片,心却是砰砰乱跳。

    紫婴叶乃是传说中的东西,据说此叶世间只有七片,诞生于黎明初生,阴阳交错的地方,当然阴阳交错乃是千百年难得一遇,而且即使遇上了,这位置也是不固定的。

    据说此紫婴叶在诞生的瞬间,只会在世间存在五息时间,若是在这五息时间内没能将其采摘下来,此紫婴叶将会随之烟消云散,不复存在。

    可以说紫婴叶很难得,而且更难得的是,紫婴叶本身蕴含着阴阳交错的天地纹理,若是武者吸收此紫婴叶的话,将会达到阴阳调和,迅速提升自身的仙元的奇效。

    此叶对于仙圣级别的武者有着极大的好处,特别是对于那些即将突破桎梏的武者。

    “老夫知道小友修为已经达到半仙,若是拥有这紫婴叶的话,可以在短时间内,彻底将修为突破至地仙,不知以紫婴叶交换噬咒禁可行?”周奕试探地道。

    卓文深吸一口气,或许这周奕不知道,卓文身上还拥有太阴之主那里所获得的阴阳之气,若是有了这紫婴叶,卓文可以彻底吸收那阴阳之气,他能够晋级更高的境界。

    毫无疑问,这紫婴叶对卓文有着太大的好处了,不过,卓文并没有因此失去理智,他很清楚,噬咒禁位列上古十大禁制,其珍贵程度还在这紫婴叶之上。

    “紫婴叶,还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