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这两道身影出现在包厢之外的瞬间,卓文目光猛地虚眯起来,而不远处的姬辰雁也是美眸阴沉,沉声道:“贺雨、贺无伤……”

    此刻,贺雨极为的狼狈,直接跌落在地上,他目光中充满了惊骇之色,他没想到的是,方才那忽然出现的黑色闪电居然这么恐怖。

    方才,在包厢内,若不是贺无伤极力在庇护他的话,他恐怕就会被那黑色闪电给缠上,即使不死,恐怕也要重伤。

    “此子身上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黑色闪电呢?难道是他那个真仙师傅留给他的防身之物?对,肯定是这样的,他区区半仙不可能拥有这么强力的手段。”贺雨暗道。

    而贺无伤则是目光阴沉,他冷冷地盯着那已经破碎的包厢,只见在那包厢碎片之中,一道黑色闪电猛地暴掠而来,其速度之快,超乎了贺无伤的想象。

    “该死,这到底是什么力量?”

    瞧着那如跗骨之蛆的黑色闪电,贺无伤不由得暗自低骂一声,袖袍一卷,恐怖的气息自体内暴掠而出,旋即他右手虚空一抓。

    “剑!”

    此话一出,在他的右手虚空之上,竟是爆发出无穷的密密麻麻的剑影,这些剑影一出现,便是开始席卷,化作一道恐怖的剑影漩涡,犹如巨兽大嘴,一口将那黑色闪电吞噬进去。

    噼里啪啦!

    可惜的是,在剑影所化的剑影漩涡吞噬黑色闪电的瞬间,便是发出颇为诡异的噼里啪啦的声音,接着那剑影漩涡便是在这等闷响之中,轰然溃散。

    贺无伤瞳孔微缩,剑影漩涡溃散的速度实在太快了,而黑色闪电的攻势也太凌厉了,这一切都出乎了他的预料。

    所以在剑影漩涡崩溃的瞬间,贺无伤无奈之下,开始一步步后退,而他的左手也是虚空一抓,沉声道:“刀!”

    此刻,澎湃的仙元在他的左手之中凝聚,随后便是迸发出极为恐怖的无数的刀影,这些刀影一形成,便是层层叠叠化作了一把巨大的刀刃之影。

    此刀刃之影拥有着开天辟地的恐怖威能,一形成,便是嗖的一声劈了下来,其刀影所过之处,空间泛起一丝丝的涟漪,随着涟漪的扩散,周围空间更是轰然崩溃,形成一道道诡异的空间裂缝。

    轰隆!

    刀影速度极快,瞬间轰在了黑色闪电之上,此刀影的威力还在那剑影漩涡之上,那股开天辟地的恐怖气势,更是让得周围包厢的众人都是心惊胆战。

    好在这三楼周围遍布着极为强大的禁制,而且贺无伤也是由于忌惮永生家族背后的那老祖,所以他并没有将实力发挥到最强,只是在与黑色闪电周旋,期望能够一步步减弱这黑色闪电的威力。

    刀影虽然强大,不过依旧还是被黑色闪电破碎,只不过,黑色闪电也是在接连接触了刀影和剑影后,表面的雷光也变得暗淡了不少。

    贺无伤目光灼灼,随后他右脚一踏虚空,顿时间,更为恐怖的仙元在他的脚底下开始凝聚,竟是形成了锐利无比的恐怖枪影。

    嗖!

    枪影一形成,便是犹如离弦之箭般暴掠而出,瞬间轰在了黑色闪电面前。

    接下来,贺无伤一次次的以仙元构建出千奇百怪的兵器虚影,终于是以最小的代价将那黑色闪电给彻底的湮灭。

    而贺无伤看向卓文的目光,也变得略有些凝重和忌惮。

    当然,贺无伤忌惮的并不是卓文本人,而是那从卓文身上迸发而出的黑色闪电。

    关于卓文的背景,贺无伤自然是知道,其背后有着那赫赫有名的斗战佛魔圣存在,在贺无伤看来,只要他能够立刻废掉这卓文,那么释羁在这个即将打开上古战场的节骨眼上随便翻脸的。

    毕竟这卓文只不过是区区半仙而已,在上古战场和区区半仙两者相比,贺无伤知道那释羁是懂得大体之人,不会因为这件小事而找他麻烦的。

    但现在贺无伤知道他错了,这黑色闪电明显不可能是卓文本身的手段,唯一的可能就是,这黑色闪电是释羁赋予给卓文的。

    能够将这么强力的手段,交给半仙后辈,由此可见,那释羁对于这卓文的重视程度,这让得贺无伤感到一丝不可思议。

    在贺无伤思绪万千的瞬间,姬辰雁已经掠至卓文面前,她美眸极为不善地盯着贺无伤,沉声道:“贺前辈,你在我永生家族所布置下的拍卖场中肆无忌惮的对我的客人出手,你是不是完全不将我们永生家族放在眼里。”

    “若是的话,小女子只能请出我们家族的老祖过来给我们评评理了。”

    此话一出,贺无伤瞳孔一缩,连忙笑道:“姬侄女,这一切只是误会,老夫素闻你们这水晶高塔三楼最低标准也应该是地仙后期才有资格进入,并且参加此次的拍卖会。”

    “但你带上来的这三人气息实在太弱了,那旁边的两名地仙初期的废物也就罢了,居然其中还有一名半仙蝼蚁,这让的老夫百思不得其解,所以老夫猜测这三人可能是隐藏了修为,连老夫都看不透这三人的真实修为。”

    “因此,老夫一时心痒,所以便是想要试探试探,此次是老夫做错了,给姬侄女陪个不是。”

    姬辰雁柳眉微蹙,微摇头道:“贺前辈,此次你最应该道歉的对象应该是卓公子,而不是我。”

    贺无伤淡淡一笑,只是看了卓文一眼,便是毫无动静,显然,根本就不打算给卓文道歉,甚至还有些无视卓文。

    卓文淡淡地看了那贺无伤一眼,冷冷地道:“倚强凌弱,居然还能说得如此冠冕堂皇,你们王刃家族的脸皮之厚,品德之无耻,实在让得卓某佩服佩服。”

    这等略带嘲弄的话语刚说出口,立马令得贺无伤转过头来,目光极为不善得盯着卓文,沉声道:“小家伙,饭可以乱吃,但话可不能乱说,你身上的那诡异的黑色闪电确实是强大,但能够发挥出几次,老夫想要杀你就犹如捏死一只蝼蚁一般容易。”

    “若不是因为看在释羁的面子上,你以为方才你就吃定了老夫了吗?”

    卓文不再理会那贺无伤,而是看向姬辰雁道:“姬姑娘,你为我们三人安排一个包厢吧,卓某现在不太想与一只疯狗多嚼舌头。”

    此言一出,满场寂静,而那贺无伤更是气的脸庞涨红,不过碍于此地不得动手,再加上卓文身上那诡异莫测的黑色闪电,贺无伤最终还是冷哼一声,带着贺雨,找了另一个包厢走了进去。

    “卓公子,实在抱歉,我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若是此事对你造成困扰的话,我们永生家族愿意赔偿你任何损失。”姬辰雁歉意地道。

    在她的地盘,卓文居然因为攻击而差点就要被废掉,此事传出去的话,对他们永生家族可没有任何的好处。

    卓文却是摆摆手,示意姬辰雁将他们带去包厢,姬辰雁也不是拖泥带水之人,带入包厢后,道:“卓公子,此次拍卖会三日后进行,由于是秘密进行的,所以在此期间不得外出,只能待在这里直到拍卖会开始。”

    闻言,卓文点点头,并没有异议,而姬辰雁则是嫣然一笑,便是离开了包厢。

    “王刃家族此次做的太过分了,那贺雨对付卓兄就已经是倚强凌弱了,现在倒好,连他们家族的老祖贺无伤都出手对付卓兄,实在是无耻之极。”

    绝上老人义愤填膺,而薛辉也是极为赞同地点点头,卓文本来只是半仙修为,地仙对付他就已经很不公平了,那王刃家族反倒好,连天仙老祖都出手了,这根本就是无耻的行径啊。

    卓文却是摆摆手,道:“此事不提也罢,等神战开始之后,我会让王刃家族知道,招惹我卓文的下场到底是会怎样。”

    说到这里,卓文嘴角露出一抹冷笑,而薛辉和绝上老人看到卓文嘴角的这抹冷笑,皆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战。

    两人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当初那死在卓文手里风如戟。

    风如戟的修为和实力其实与贺雨相差不多,即使可能由于圣符的原因,可能比贺雨要弱上一些,但弱也是弱的极为的有限。

    既然卓文能够杀死风如戟这样的强者,恐怕这贺雨应该也不在话下。

    卓文缓缓转过头,正打算透过窗帘看向窗外的时候,脸色忽然一变,仿佛遇到了某种极为震惊的事情。

    薛辉和绝上老人自然也察觉到了卓文那忽然骤变的脸色,连忙问道:“卓兄,你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哪里不舒服?”

    卓文目光闪烁,沉声道:“可能刚才的战斗,我有受到一些影响,身上有一些轻伤,所以需要调养一番才行了。”

    薛辉和绝上老人闻言,皆是点点头,也没有怀疑卓文的话语,在卓文的嘱咐下,担任起了护法的任务。

    卓文随意盘膝坐在了包厢内的蒲团上,便是开始闭目打坐,只不过,在他闭目打坐的瞬间,他的本体悄无声息地进入了苍龙殿,只留下精神力分身装模作样地坐在蒲团上。